亲,鼠标左键双击即可自动滚动,键盘左键 ← 上一章、键盘右键 → 下一章。
网络小说讨论叶非夜新书神级相像微微一笑很倾城

1

简昱清脸色很臭,第十二次指着花店那只卷筒画妖怪问旁边的天君:“您确定是他吗?”

天君看看手中的差令,再看看下世的妖怪,面无表情地打破了简昱清最后挣扎的心。

“就是他。”

简昱清夭寿了,向天发出灵魂的质疑。

“谁他妈会欠这种滚筒妖怪的情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?????”

 

2

事情是这样的。

接到天令的头一天,简昱清坐在自己半山腰的别墅里,翘着二郎腿等飞升的时候,隔壁松鼠妖怪抱着松子蹿到他家花园里高喊:“老狐!老狐!不得了了!”

简昱清修炼一千年,什么稀奇古怪的名字别人没叫过呢,于是忍了,心情颇好地那未成人形的小妖怪问:“什么不得了的事,能比我明天飞升更不得了吗?”

“有的,”小妖怪说,“你明天飞升不了了。”

简昱清一把狐火烧秃了小妖怪的尾巴,眯着眼翻书,缓缓道:

“乖,不要乱说。”

第二日清晨,简昱清就接到了天令。

司命薄上白纸黑字的一排字:修行已果,然则尚有一债。

司命大手一挥落下一款:还债。

简昱清破口大骂,“我还你……”

天君在旁咳嗽一声,简昱清回过神来。

“我还你他妈的还不行吗?”

 

3

简昱清想了一整晚,想不通,自己烟酒不沾,清心寡欲,百年的天劫都过得比其他狐妖快,怎么就欠下一桩情债来。

想不通,完全想不通。

他把焦了尾小松鼠叫出来,小松鼠抱尾痛哭,哭得冒鼻涕泡泡,简昱清不耐烦地挥挥手,它尾巴的毛就长出来了。

“你怎么知道我要还债的事?”

“我偷偷听到的,还说你两个月内还不了债,这辈子都别想成仙了,仙界名额本来就少,你不抓紧……”

简昱清打断它,问: “你听谁说的?”

小妖怪停顿了两秒,很遗憾地摇头:“你真傻,真的,” 然后继续说,“我不告诉你。”

“行的,”简昱清右手撑死一把狐火,闪着蓝幽幽的光,从光里对小妖怪笑,“冬天快到了吧?”

“司命,老狐,我哥是司命。”

“你一个小妖怪怎么攀上司命这尊佛的?”

小妖怪把手一叉,很是得意:“小妖怪怎么了?我哥说我招人疼,谁不疼我谁傻逼。”

简昱清心想我看你就挺傻逼的。

 

4

行吧,还就还吧。

简昱清站在镜子面前剪断了自己一头长银发,又用幻术把它变黑,整理了一个乖乖的发型出来。

情债怎么了,活了一千年的男狐狸精,还怕一个区区的情债吗?

 

5

简昱清确实是很久很久没有去过凡间了,他都快忘了要怎么混在人类中不被发现了。

他自己的家都是变出来的,其实千年以前就是个狐狸洞,他照着人事的发展不停地变,凡世有钱人住什么他就住什么。

只不过他家里是没有任何通电设备的,他烦任何一惊一乍的声音。

他找到那只卷筒画妖怪待的地方,心里更烦躁了。

闷骚妖怪,还开花店。

他想起来几百年前他的狐狸阿姐教他的勾人法子,我们先表面上迎合他,要乖,凡人一般对很乖的孩子是没有抵抗力的,等到时机差不多,我们再一举拿下。

简昱清仔细想了下,觉得很有道理,于是他朝里面乖乖地叫:“老板老板,我要买花。”

被叫的老板从电脑后抬起头来,愣了一下。

简昱清也愣了一下。

这妖怪虽然生的非常好,比许多同族修成的相貌还要好上很多,但是简昱清看他的眼睛始终带着冰碴子的味道,整个人有很严重的疏离感。

这么恐怖的老板,真的有人会来买花吗?

司云从吧台后站起来,绕过脚底的花,朝简昱清走过来,边走边淡淡地问他要什么花。

简昱清才发现这个妖怪很高,几乎高出自己快一个头了。

简昱清也不认识什么花,就到处乱指一通,说全都要了。

司云打量了下他的小身板,没说话,弯腰给他把花折出来。

简昱清看到他弯腰时薄毛衣上缩露出的腰。

快跟自己一样白了。

他把花簇在一起,束成好几把,再找出几张包装纸细心裁剪包装,全程没说话,简昱清却被他绕来绕去的手吸引过去。

原来男妖怪的手也能这么好看。

“包好了。”

司云把几把花递给他,简昱清连忙接过来甜甜地笑,问:“多少钱呀老板。”

“不知道,随便给吧。”

“?”

“嗯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说,”司云很认真耐烦地给他解释,“随便给就行了。”

“您卖花都这样吗?”

“我的店,已经很久没来过人了。”

“?”

“店周围设有结界的,”他用毛巾仔仔细细地擦干净手,云淡风轻地问,“你看不到吗,狐妖。”

 

6

简昱清很生气,气得冒出耳朵竖起来,“我他妈不知道!”

“噢。”

“你神经病啊!开个花店设结界!谁买啊!”

“谁想买都行啊,”司云又很认真的给他讲,“主要是给自己看的。”

简昱清瞪大了眼睛看着他,司云不为所动,“你要找我吗,狐妖。”

“对!”简昱清破罐子破摔走进去坐在唯一的凳子上,烦躁地吼:“你表舅挂念你,让我来看看你!”

“我没有表舅。”

“啊!”简昱清的腿突然被什么东西挠了一下,低头一看是只猫,翘起尾巴龇牙咧嘴地向着他,他用眼神要求司云解释,司云会意,告诉他:“这是它的凳子,你坐了,他不高兴。”

那一刻,简昱清想,干脆就不做神仙了吧。

 

7

简昱清把裤管折起来,看到小腿部被挠出两天浅浅的红痕。

心一横,哭起来,“不得了,腿瘸了,回不了家了。”

司云垂眼看了一下,说:“别慌,问题不大。”

说完朝他腿上吹了口气,红痕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甚至皮肤比刚刚还要细滑。

简昱清???

“你知道的,”司云把猫抱起来,走到吧台后,这回简昱清看清楚了,他根本就没有坐,整个下半身折成坐在凳子上的样子,但实际是飘起来的,“有时候被摩损啊,刮花什么的,就很麻烦,一般都要自己动手修修。”

我他妈让你修了吗???我又不是画!!!!

 

8

简昱清匆忙回到自己家,翻出他阿姐留给他的那本《撩人心魂八百式》,彻夜学习了一把。

第二天精神抖擞的去找那只卷画妖怪。

“老板!”

司云从里边房间探出来,接着,露出下半身画卷的身子。

简昱清笑容凝固,“你……过来,我……有……话……”

司云:“你吃面吗?我煮了面,不过不知道符不符合你胃口。”

“吃。”

简昱清蹲在椅子上,哧溜哧溜吃面,司云忽然用手点了点他的头顶,简昱清抬头问怎么了,司云把手里的指递给他,严肃地说:“可不可以帮我擦擦背后的轴,你把油弄我身上了。”

“你自己不会擦吗??卷起来不就擦了吗??”

司云恍然大悟,然后低头将下半身的画轴卷起来,里里外外都擦干净了。

“你吃完了可不可以把碗洗一下,我最近湿气有点重,不太好碰水。”

“哦对了,”司云飘到门口,对他说,“我叫司云。”

?????

简昱清忍无可忍,点了把狐火,当着他的面把《撩人心魂八百式》烧了。

 

9

简昱清找了个天黑借口,要睡在司云家里,说是家,其实就是花店后面的两间小房子。

司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睡在这里,简昱清把被子变出来的时候,司云看了看手上的表,提醒他:“其实这个点可以出门左拐住酒店的。”

简昱清:“我求求你,你让我住一晚行不行,我从小就有个梦想睡在花海里,我做梦都想睡在花海里。”

司云没有说什么,转过身去进房间,进去之后没多久又走出来,抱着猫不解地问:“你们狐狸洞外面不种花的吗?”

简昱清爆炸:“大家都是妖怪!睡一晚怎么了?我又不睡你!”

司云:……

简昱清忽然耳朵一抖,坐起来问他:“我可以睡你吗??”

司云把门关了。

 

10

简昱清睡得不好,他总觉得有人在碰他的尾巴,清早八晨被扰得睡不着觉。

等……等等……尾巴

这个触觉!

难道是????

他就知道,司云这只妖,不简单。

怎么会有面对他的美色还坐怀不乱的妖怪呢?没有的,也不应当有。

简昱清得意地翻了个身,装作刚睡醒,一边揉了揉眼,一边用甜的发腻的声音说:“干嘛呀……”

睁眼,空无一人。

他把尾巴甩到前面,上面结结实实挂了只猫。

“司云!!!!”

司云卷着画飘过来问,“怎么了?”

“把你的猫拿走!”

“海参,”司云叫了小猫一声,“自己去玩。”

小猫就像听懂了人话一样送了爪子,跑开了。

简昱清: “你干嘛?你变回去行不行?吓我一大跳。”

司云:“啊,今天太阳蛮不错的。”

 

11

简昱清想,干脆施个媚术把人一捆,睡了完事。

可是醒来他赖账怎么办?

简昱清有了个大胆的想法。

他假装跟司云说要回家了,司云没做挽留,随他去了。

当夜,简昱清趁司云不注意,遛进他房间,先剥光了自己,凝神屏气,等司云进来。

等了很久,司云终于进来了,并且一进来就把全部的灯打开了,他就站在门口,也不进来,“噫,你不是说你回去了吗?”

“靠!”简昱清掀开被子,“你怎么知道是我?”

“大家都是妖怪,就别问这种问题了好不好。”

简昱清赶紧掐了个诀把衣服变上,抓起被子往身上堆,边坐起来,干巴巴地笑,“是走了,想来睡一睡……你的床,就回来了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要脱光衣服?”

“求求你别问了。”

 

12

司云解下睡袍,露出里面的薄单衣,领口低得暴露锁骨,漂亮地简昱清移不开眼。

他躺上床,往中间移,“诶,你能不能靠过来一点点。”

简昱清惊恐:“干……干什么……”

“你怕什么,大家都是妖怪,”司云见他不动,自己就移过去了,“唉,冬天太冷了。”

“还没到冬天吧?”

“是吗?”

……

“谢谢你啊小狐狸,”司云闭着眼睛,笑了笑,“好像有一百年没有和人说过话了。”

“……我叫简昱清。”

“嗯,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来,但是你能和我说话,也蛮高兴的。”

干什么,突然这么煽情?

这老妖怪打什么主意?

简昱清看见他清俊秀美的脸,再想了想自己龌龊的心思,突然愧疚地低下了头,“也……也没有什么事啦,就听说有人,有妖怪开了家不错的花店,想来看看嘛……”

“那你怎么不知道我店周围设了结界呢?”

“你还是别说话吧。”

“那应该是不行的,”司云翻过来,面无表情地戳了下他的脸,“可以把你的尾巴变出来玩玩吗?”

“你神经啊啊???”

 

13

这债没法还了。

简昱清第二天就找到了送旨的天君,哭天喊地要求见见司命,查一下到底他做了什么孽要欠个木头情债!

天君焦头烂额给他查送来的司命薄,八月二十,八月二十,简昱清,欠……

欠……

坏了!

嗯?

简昱清从地上起来,拍拍身上的云,兴奋地问,什么坏了,是不是搞错人了?不是欠他吧?我就说嘛,本君风流一场,怎么会摊上这等不解风情之人呢?

天君擦擦额角的汗解释道:“狐君……狐君您……千年……无情劫,欠债的人……弄错了。”

简昱清:“我杀了你,下辈子再成仙吧。”

 

14

小天君欲哭无泪,“我是今年刚上任的,狐君,求您大人不记小人过,放我一马,千万别告诉司命!”

“那老子成仙的事怎么办呢??”

“天帝后日正殿上点官!您赶快去司命处登上名字就行了!我这就带你去!”

“慢着!”

“什么?”

“且问一问,那轴古画妖怪什么来历?”

“他啊,”小天君略想了一想,“我听别的天君说了,他是天帝飞升前画的画,修了佛缘,却不肯成仙,自愿为妖的呢。”

神经病啊,这老妖怪……

一百年没和人交流有什么了不起啊,他不是一样几百年没去过人间吗?

“你等一等,”简昱清咬牙,“我还有桩事未解决,明日来找你。”

“狐君!什么大事,比得上飞升吗!”

“你急什么!”简昱清烦乱的要死,“我说明天就明天!”

 

15

简昱清来到花店门口,看到司云也站在门口,像是知道他要回来一样,看到他,就笑了。

简昱清不知道为什么,一下子就非常难过,他跟司云说:“你要是以后不好玩,可以来找我。”

司云抱着猫,低低嗯了一声。

简昱清更难过了。

“我家就在百华山半山腰,你叫我名字吧,简昱清,我肯定出来。”

司云说好。

简昱清站了会儿,要离开,司云叫住了他。

他转过去,听司云问,:“你不喜欢海参吗?”

简昱清看着他怀里的猫,额角跳了跳,忍了:“还行,一般。”

“猫和狐狸挺像的。”

忍不了了。

“我比它可爱多了!”

“我以前,还住在山里的时候,也救过一只狐狸几次。”

简昱清嗯嗯嗯答应他,心里却想的管老子屁事。

“我还留了他几张照片,和你挺像的,说不定你们认识,你要看吗?”

简昱清说要看要看,就跟着他走进去,走到一半,如梦初醒,“不不不,还是不了吧,没什么好看的。”

司云笑了,从身后用手肘轻轻扼住他的脖子,往他脖子后轻轻吹了口气。

“狐妖,欠了我的债,这么容易还的吗?”

 

16

简昱清还没来得及尖叫,便被抱上了床,司云俯在他上方,分开他的双腿挤进去,对着他的嘴埋下头来重重地吻上去。

简昱清何曾经历过这些,向来是自诩风流,其实怕的要死,被司云撬开嘴后被迫承受他的吻,司云的动作一点也不像平时木楞的样子,而是近乎疯狂地勾住了简昱清的舌头,汲取他的甜美。

简昱清被吻得晕头转向,下半身扭动起来,他听见了司云的浅笑,而后感到腿间一凉,他直接给他裤子变没了!

“等!等等!!!”

“等不了。”

司云离开他的唇,用食指在他嘴里搅动,简昱清迷乱地咬了一口,不重,但是小尖牙刺上去,还是会有一点痛,“海参可不会咬我。”

“那你找它做啊!啊!”

他把食指放进去了!

他在那紧致的**中搅弄,听简昱清发出一声声难以克制的呻吟。

最后换上司云时,还是有点勉强,简昱清疼哭了。

司云没有说话,而是不停地吻他,缓缓地抽动,简昱清缓过那阵之后,竟渐入佳境,沉迷起来。

他抽泣着,两只白生生的腿被撞得一晃一晃,不知道怎么回事,司云开始用力,每一下都撞进最深处,尔后,啃咬他的脖子,说:

“七百年前你渡劫受伤,我抱你的时候,你不记得了,”

“六百年前你渡劫受伤,我给你疗伤的,你也不记得了,”

“你每次都会忘记我,”

他说着这些话,每说一句便是重重一捣,简昱清身心大动,却被死死扼住,不能动弹,沉溺欲海,无法自拔。

他应该是完了。

不想成仙了。

 

17

简昱清折了修为,做不成神仙,半夜魂游出去找天君,去查七百年前司云口中所说的“旧事”。

果真查到自己好几次渡劫都被同一只妖怪救,司命薄上明明白白打了红勾,欠了债,怎么又说弄错了?

他正想问,却瞥见小天君已经做好了逃跑的准备,见他已经发现,脸色一白,立马求饶:“狐君饶命!!是司命!司命要我这么说的!”

“他说什么了???”

“他说……说……说您下次便知万万不能得罪他粉雕玉琢的宝贝弟弟了?”

“老子回家就给他烤了!”

“我再问你!”

“那老妖怪什么时候成妖的?”

“七……七百年前……”

“真是!”简昱清气死了,这个神经病啊。

 

18

“这神仙我不做了。”简昱清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小天君在后面哭,以为自己闯了大祸,“狐君!狐君您这是干嘛呢!?”

“回去卖花。”

 

 

 

最后修改时间:2018-03-20 12:01:50

 
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来自网络,与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