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非夜小说 > 暗夜夫宠之司君要命 > 第92章 套上的枷锁
    季末扬?

    我正发呆,季末扬嘴角上翘,已经抱住了我,罗绾贞一把拉开了季末扬,结果季末扬转身抱住罗绾贞亲了上去。

    我站在一边愣住,但还没等我动手,罗绾贞推开季末扬给了他一巴掌。

    他们对视,季末扬冷笑了一下:“你会后悔的!”

    “我会不会后悔,那也是我的事,轮不到你来管,滚开!”罗绾贞拉着我就走。

    我们刚离开,就听假扬说:“明天晚上,要么是你来我房间陪我,要么就是她!”

    我转身看假扬,他站在那里盯着我和罗绾贞,罗绾贞根本没回头,拉着我就走。

    我转身看罗绾贞,看她好像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,但我知道,她很不舒服,而且这件事也不见得能摆脱。

    走到夜天堂里面,很快就看到了更高的一个台子,但那边是玻璃窗,隐约能看见里面坐着几个男人,台子上是跳舞的女人,而那些女人从外面看都没穿衣服。

    罗绾贞带着我走到门口,准备进去的时候被人拦下来,那人说这是贵宾室,闲杂人等不能入内,要我们远一点。

    罗绾贞带着我去一边,我们商量怎么进去,是我进去还是罗绾贞进去,最后商量好她来把人引开,我进去。

    罗绾贞开始行动,我随后就去了门口,进门就看到里面的几个人。

    他们都穿黑衣服,行动快速,在走来的同时像是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对付我。

    我快速看了一眼在坐的人,四个年轻人,他们都在二十七八岁的样子,穿着不俗,相貌也都不错,不难想到他们的身份地位都不低。

    而他们也都在看我,有人还对我笑了下。

    就在那几个人扑上来的时候,我立刻躲到了一边,顺便看了眼台上正扭动的几个女人。

    她们身上都有阴气,而且很重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看见我就呆愣在了那里,她对着我发呆,开始哭起来:“恩人!”

    我确认是阿花,拿出封口钱,唤了一声阿花,阿花就进了我的封口钱。

    没找到苏曼,破不了阿花身上的术,但却可以抓阿花,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阿花一出来,承载她的身体普通一声就摔倒了。

    场面瞬间变了,那几个跳舞的女子,开始喊我:“恩人救我!”

    我立刻问:“报名字!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喊我:“紫月!”

    “紫月,收!”

    紫月瞬间到了封口钱里面。

    其他两个也告诉我名字,我将她们一起收了起来,而场面一下就控制住了,台上倒了四个女人,下面的人也不敢动我了。

    那些坐在一起的男人都在看我,我快速走上台子,去看那些女人,发现都快没气了,她们气息微弱,好像要不行了一样。

    我马上拿出手机打电话叫救护车,起身我去拿了几件扔在一边的衣服,给几个人盖上,才看向在场的人。

    谁都没动,其中一个倒还气定神闲问我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我看了那人一眼,还是打电话给了齐宇,他来的话比较好办事。

    我不理会他们,那个人起身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把我的人给我弄晕了,扫了我的雅兴,那现在就由你来代替她们,脱光了上去跳舞!”

    男人正说着,门口有人推开门进来,我还以为是罗绾贞来了,结果来的竟然是玄君,玄君看见我稍稍打量了一番,房间里的人朝着他看过去,特别是跟我说话的男人,一把拉住我的手,将我拉到了身后。

    “给我拦住他!”

    说完那些人全都朝着玄君走了过去,我一脸漠然看着拉着我的人,估计他是离死不远了。

    果然,如我所料,玄君走来,但凡靠近的人都被弹射了出去,摔倒在地口吐鲜血。

    等玄君到了我和男人面前,他看向男人拉着我的手,眼底的寒气迸射而出,抬眸他看我:“过来!”

    听上去也没很冷,但我凭什么过去?

    索性我就躲着没出去。

    古往今来,雄性都喜欢保护弱小的雌性,而这句话倒是在此时体现了出来,男人挡着我,看着玄君:“她不愿意跟你走,你可以走了!”

    玄君完全不理会男人,反倒看我:“听话,来这里!”

    我抬头看玄君,心里没底,但就不想过去。

    玄君失去耐心,也不在问我,他也只是看着男人,男人就如遭雷击,身体忽然僵直,跟着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,我也被吓了一跳,低头去看男人的时候,男人垂着脑袋,一点动静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直挺挺的跪在玄君面前,低着头。

    我去试探,还以为断气了,但实际上男人还有呼吸。

    男人一跪下,其他的人也都不敢动弹了。

    玄君这才抬头看我,我没动他反倒绕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停下捏起我的下巴:“本君要不要将这里所有的人,都赶尽杀绝,让他们的魂魄受烈焰焚烧之苦,魂飞魄散?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造孽么?”我一气问玄君,玄君咬了咬后槽牙,眼底寒气森森。

    “你敢让他拉着你,何必担心造孽?”

    玄君手一挥,男人的整条手臂被扯了下去,瞬间眼前血光四溅,手臂砰一声撞击到墙壁上面,摔的成了肉泥落到地上,吓得周围的人一哆嗦,不用玄君说,那些看似人模狗样的人纷纷跪下求饶。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:“你是不是疯了?你是天师,你不是魔鬼!”

    玄君一笑:“本君可以一念成师,也可以一念成魔!”

    我有些茫然,太儿戏了!

    玄君将我抱在怀里,他低头看着我:“跟本君回去,如何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我没回答,甚至怀疑玄君是不是也被附身了?

    他身上的戾气很重,但他对我倒是并不凶。

    只是之前他不信我,我们已经无话可说,他又何必找我!

    “用这里的人命换你回去,如何?”

    玄君正说着,罗绾贞从门口进来了,看到玄君愣了一下,但不知道为什么,她不敢看我,眼神闪躲不定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叔!”

    罗绾贞急忙走到玄君面前,玄君转身看罗绾贞,伸手过去,竟掀了一下罗绾贞的衣领,罗绾贞躲了一下,但我还是看见了,她脖子上的狰狞齿痕!

    我立刻离开玄君去看她,罗绾贞想拉上,但我强行拉开了她领口的领子,上面有四五个狰狞齿痕,往下去,她胸口也有。

    我一下就想到了假扬,迈步我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出来!”出了门我喊,罗绾贞来找我,我推开罗绾贞,继续喊!

    整个场子里面闹哄哄的,根本就没人理会我们,我气得握着拳头,罗绾贞从地上起来,我转身看她,我就想打她!扬起手罗绾贞扭开脸等着我打,我又下不去手!

    齐宇和救护车是一起来的,看到我要打罗绾贞,走来先把我拉到一边问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我没理会齐宇,罗绾贞反而很平静:“你先办事,我们要找苏曼,叫你的人帮忙找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齐宇答应就去办事了,我这才看向罗绾贞,拉着她去外面。

    出了门已经天亮了,罗绾贞说我:“没什么大惊小怪的,我也是人,是人就有七情六欲,你不是也跟师叔鬼混么?”

    我没理会罗绾贞,她就是说破了天,我也不会听。

    等我找到假扬,我就把他大卸八块。

    夜天堂这边的事情处理好,我们就先回去。

    我把罗绾贞带到了云上那里,罗绾贞去洗澡,我给她买了消毒药水和一些消炎药粉。

    罗绾贞换了衣服,出来看我。

    我正和玄君对坐着,但我没有说话,也很平静,倒是玄君坐在那里一直看我。

    “师叔!”罗绾贞先跟玄君打招呼,玄君才正色问罗绾贞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罗绾贞就把假扬的事情告诉玄君,还说假扬要我和罗绾贞去陪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忽然发现,罗绾贞真是颇有心计,她那么刚烈的人,怎么可能让假扬轻易得逞,那她之所以让假扬得逞,其目的不是很明显!

    是为了让玄君介入!

    玄君看我:“她说是真的?”

    我没回答,玄君的手在桌子上磨挲了两下,桌子咔嚓一声。

    罗绾贞吓得一哆嗦,急忙说:“事情还没有查清,师叔……”

    玄君不听,起身看了一眼我:“走吧!”

    我没起来,是干本不想玄君帮我。

    之前我就说过季末扬是假的,他并不信我,现在为什么信了?

    罗绾贞想帮我说话,玄君看去,吓得罗绾贞立刻低着头不说话了,也不知道罗绾贞是真的害怕,还是假的!

    玄君走来拉了我一下,转身拉着我离开云上的家,罗绾贞就跟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路上拉了两下手,玄君便不耐烦起来:“本君知道错了,下不为例!”

    我还以为我听错了,抬头看他,玄君看了我一眼,揉了一把我的手,拉着我回了罗绾贞的住处。

    刚刚进门,假扬就走了出来,看到玄君假扬还来打招呼,玄君将我的手放开,重新审视假扬。

    假扬的脸色也变了变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本君少有看不出的端倪,但你既然能让本君看不出来,想必是动了一些法子。”玄君那样说假扬便发笑。

    “你其实早就怀疑我的身份了,若不然只是凭借这个女人一句话,就信以为真,断然不可能。

    只是,你就算知道我谁,又能如何?

    一旦我离开这个身体,这身体的主人七日内不能回来,他就必死无疑,除了我,谁也不知道他在那里!”

    假扬及其嚣张,他根本不怕玄君。

    玄君一笑:“那无所谓,找到了借尸还魂即可,至于你,连自己的皮囊都没有,可见你是个见不得光的东西!”

    假扬仰头大笑起来,笑声及其张狂。

    笑够了假扬问玄君:“你连我是真假都看不出来,你以为你是我的对手?”

    “你是真假本君是眼拙了,不过本君可以让你原形毕露!”说话间玄君抬起手,一根镇魂钉打到假扬的胸口,假扬眉头一皱,低头去看的时候,从他胸口呼啦一声烧了起来,假扬全身被火焰包围,我被吓了一跳,急忙去看玄君。

    玄君并未说话,而假扬却无法动弹,紧握着拳头看他身上的火焰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你怎么会有这么炽烈的阴火?你明明不是鬼?”假扬艰难的问。

    玄君眸仁冰冷:“你还认得阴火,看来你是阴间来的东西!”

    假扬冷笑:“吾乃是阎王之子,即便你有多大的神通,也无奈吾!”

    我看罗绾贞,阎罗王有儿子?

    罗绾贞眉心轻蹙:“没听说阎王之子在阳世,沦为鬼怪!”

    玄君算了一下,看向假扬:“难怪本君看不出你,你还有这些渊源,本君去找阎王算账!”

    玄君说话的时候,假扬撕心裂肺的吼叫起来。

    就看见季末扬的身体里面有一团黑色的东西倒在地上,是个人的样子,但看不清他的脸。

    就在假扬出来的瞬间,季末扬的身体也差点倒下去,玄君吩咐道:“青鬼听令!”

    “青鬼在!”

    “本君要出门一日,你暂且留在季末扬的身体里,帮他稳住肉身,凡事要听罗绾贞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一个穿青衣的人,钻到了季末扬的身体里面,季末扬这才站稳,罗绾贞也马上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地上的黑影子,被玄君收了起来,我半天才回过神,怎么感觉这么弱?

    玄君看向屋子里走出来的师父师伯两人,他面色冰冷:“你们既然还有要事要做,就马上离开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两人虽然是师兄,但竟然都没有反驳玄君的话,应允下来便先走了。

    他们离开我跟了出去,在门口叫他们:“师父,师伯!”

    两人这才停下,转身朝着我看来,我走去问他们:“你们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季末扬出了事,但你们害怕得罪阎王,没说?”

    两人看了一眼,师父便说:“七月十五鬼门大开,鬼王之子跑出来是很平常的事情,季末扬有此一劫,也是早有定数的事情,即便阎王之子不来,他也难逃一劫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我看着他们,心里充满鄙视。

    师父继续道:“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一半,我们也可以功成身退了,当年答应了你父母,要帮你兄妹度过一劫,事情已经办妥,接下来就靠你们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两人便走,我跟过去:“你们把话说清楚,你们认识我们父母?”

    师父回头看我:“造孽啊!”

    说完就走了,我还想追过去,他们已经不见了踪影,正想着怎么办,师父说:“丫头啊!要找季末扬,只有一人可帮你,你切记!”

    那声音远了,我转身看向罗绾贞的住处,玄君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看到玄君就心累!

    师父说的分明就是玄君。

    假扬是阎王之子,他都不怕,还要去找阎王算账,那他得有多厉害?

    罗绾贞千方百计的引玄君入局,不就是觉得玄君能帮我们。

    玄君抬头,手里握着镇魂镯和镇魂铃,随手扔给我,我并没接住,但是两样东西却到了我身上,一个挂在脖子上,一个套在手腕上。

    看着这两样东西,我知道,玄君的枷锁给我又套上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