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非夜小说 > 暗夜夫宠之司君要命 > 第90章 调查苏曼
    我看了看,上面确实是五百万,而确实写明了利滚利的利息。

    我看完说:“你们这是高利贷,那里是什么资金周转?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天真,我这是专门放高利贷的地方,你说我资金周转,那是银行吧?”男人说完哈哈的大笑起来,他正笑着门外就冲进了人来。

    齐宇带人进来,很快把男人抓住,他还想跑,就被齐宇一个过肩摔甩过去,只听咔嚓一声,骨头碎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紧跟着就是男人堪比杀猪的嚎叫!

    云上被吓得拉着我就朝着齐宇的身后躲,齐宇的人很快把在场的人都制服了,而且全部戴上了手铐,后来在保险柜里面找到一些纸质文件,都是一些利用手段,骗人高利贷的,还有一些是电脑里找到的,所以整个工作室都给齐宇的人搬空了。

    齐宇这属于是破获了一件很重要的大案,其中牵连不小,但齐宇不在乎这些,他把案子处理的差不多,就找来了,负责这一块的人,把所有案子交过去。

    云上也被一起带走,走的时候云上还拉着我的手腕:“你别走,等我回来,我很快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我没回答,着急的云上不行,他就好像要跟我生离死别的恋人,朝着我:“说话啊!”

    我一脸无奈,但没回答。

    带他走的人是赵挺,赵挺负责把他们送走,云上不走,就被赵挺硬是推走了。

    云上走了,齐宇便把手边的事情处理了,说要送我回去,我就跟他说了云上住处地址。

    到了地方齐宇有些奇怪:“你怎么住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和他们闹掰了,特别是季末扬。”我这样的语气,好像是在跟季末扬闹脾气,天知道我并不是闹脾气,我是真的!

    齐宇问我:“这里是你买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谁的?”

    “云上,你带走的那个年轻人。”我一开口,齐宇的脸色便不好看。

    他看着我:“你一个女孩子,跟云上也刚认识,就住在这里肯定不好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我看齐宇,我是没觉得不好,只是他脸色难看,我也没有跟他争辩。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我住在酒店更合适?”

    “酒店太贵了,你要是不嫌弃,可以住在我那里。”齐宇倒是主动邀请了我。

    “你住哪里,在这附近有房子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住在市区那边,你要觉得不方便,我每天都可以送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还是喜欢靠自己,你先回去吧,我在这里等云上,他应该很快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齐宇还想说什么,我已经走到门口去开门了,门竟然开着,想到白上跟我离开的时候,一定是着急没锁门。

    但好在没锁,不然我今晚也没地方去了。

    齐宇要跟我进来,我顺势把他关在了外面,门在里面锁住了。

    齐宇在外面叫了一会,见我不开门,他就先走了。

    齐宇走了我去了后院,进了二层小楼才把云上的父母放出来。

    云上父母看到我连连道谢,我问他们要不要等云上回来,他们都说不用了。

    “我儿子就交给你了,有你在我们就放心了,我们出来的时间太久了,如果回去了晚了,看管的官差会不高兴,我们要马上回去才行,至于苏曼,她要害我们儿子,我们儿子有你在,相信他不会有事,但我们也知道,没有白帮忙的道理,所以我们决定把这里的房子留下来给你,我看你也很喜欢这个地方,我们已经写了好了专卖的协议,至于是怎么办的你就不要管了,你拿去吧。”

    我第一次听见这么怪异的事情,他们一直在我的封口钱里面,现在却说写了转让协议?

    怎么写的,什么时候出来写的?

    我正疑惑的时候,云上父母已经不知去向了。

    等我反应过来,封口钱里传来女鬼的声音:“放我出来,我要报仇。”

    我这才抬起手看着封口钱,想起里面还有一只红衣女鬼,这才把她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红衣女鬼看见我有些害怕,她后退了两步,而后红衣女鬼急忙跪下哭了起来:“大师饶命,饶命!”

    我看了一会红衣女鬼,估计我能收她,她就怕我。

    但她穿了一身大红,好像京戏里面台上唱戏的人,甩开了大红的袍子在我面前跪着。

    偏白的脸,乌黑的长发,大晚上跪在眼前,配上周围寂静无比的黑,感觉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哪怕一根针落到地上,我都能觉得汗毛立起来了。

    但到底是见识了几次,稍稍平静就会好一些。

    “我饶了你没问题,可是你出去害人,不是要连累我,到时候报应就会报应在我身上,这事你怎么看?”我尽量平和一些,女鬼缓缓抬头,脸白的吓人,但见多了也就不怕了。

    “大师,只要你放了我,我不会去害人,我只是想要报仇,那个男人是我丈夫,原来我也是有父母的人,我父母只有我一个女儿,希望我能有个好归宿,但谁知道我在读高中的时候遇到了他,我有一次在回家的路上被人拦截,他挺身而出帮我,之后我们就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,我把他带到了我家里,我父母不同意我们在一起,他就威胁我父母,如果敢报警,不让我们在一起,就杀了我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这些,我父母也惶惶不安,我们一家打算离开这里,去国外躲开他,结果被他发现,他把我父亲活活打断了两条腿,我妈妈也因为这件事疯疯癫癫的了。

    我家里的家产都被他霸占了去,我不敢反抗,只好听他的摆布。

    我跟他在一起几年,我就是想让他放了我父母,但他对待我父母好像对待畜生一样,他发脾气的时候,不顺心的时候,对我父母拳打脚踢,还当着我父母的面虐待我。

    我父母不愿意让我被他这样威胁着,就从我家的三楼跳下去一起摔死了。

    我心知道他是个畜生,我想要报警,他却在我父母下葬的时候,将我活活掐死在我父母的坟墓前。

    他不叫人给我父母安葬,大雨把我父母的骨灰冲了,他是个恶毒的人,我的尸体在水中被他养的恶狗们吃的骨头都没剩下,到现在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他还去报案,说我在父母下葬的时候走丢了,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警方找不到我,他就继承了我的所有财产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我父母的死也是他一手造成的,他把我父母的死未造成意外身亡,说我妈妈推着我爸爸晒太阳的时候,失足落下阳台,还用我父母的遗体威胁我,跟警察说。

    我不说,他就在我父母的遗体上不敬。

    我只好作证。

    我父母下葬是他答应的,但那天他杀了我。

    我的魂魄飘在周围无法离开,我恨,我恨我有眼无珠,我恨我真心错付。

    我要报仇,他拿着我父母的命钱,拿着我的命钱,我们一家三口,他买了巨额保险,尸体找不到,原本可以不赔偿的,可是他不知道从那里弄了一具女尸,还买通了保险公司的人,做了一个假的鉴定,他拿走了千万赔偿,他还拿走我家里的继承,那么多的钱,成全了他,他是全身血债啊!”

    看女鬼哭的那么凄惨,我也有些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一直没动手?”

    “原本我折磨了他几天,他也害怕我,可是他住在他的祖宅,他祖宅里住着他爷爷奶奶,我每次去找他算账,他爷爷奶奶都会出来对付我,还说要是我有本事在外面把他们孙子杀了,报了仇,那也是我的造化,但想要在他们眼皮子下动手,那是绝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我好不容易找到了机会,谁知道他找到了叫苏曼的女人,苏曼说他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,可以帮他净化,但要他给做一两单的借款。

    苏曼给了他一块牌子,那牌子寒气森森,我看见就害怕,我才不敢靠近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他没有牌子了,你去找他吧,我现在给你捏个诀,如果你杀了他,我就会灭了你,同样我也会受到反噬。

    你不杀他,折磨够了留一条命给他,回来找我,我送你去投胎,下辈子你还能见到你父母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女鬼脸色变好,竟不那么青白阴森了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女鬼急忙磕头道谢。

    人很少对一个人千恩万谢,但鬼的思路很直接,好坏都是直来直往的,这和远古人类还可对比,对现代人,就大不相同了。

    “你去吧,我给你三天时间,你用尽全力吧,但你最好留他性命,我现在已经把诀捏了,你做什么不做什么,我都看得见!”

    “恩人,我一定不杀了他,我这就去。”女鬼说完就不见了,一转圈好像白素贞下凡那样,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白素贞是下凡,她是离开。

    女鬼很快到了地方,原来那男人已经被关押了起来,女鬼直接冲了进去,钻到男人身体里面开始撞墙,胳膊腿全都弄断了。

    我捏着诀诧异,原来我真的有修道天赋。

    伏魔本上记载,要养鬼操控鬼,起码要十年的修为和道行,而最基本的就是先在鬼身上捏诀,鬼去什么地方,只要我用心就能知道,没想到是真的。

    看到女鬼在做什么,我就把诀放开了。

    杀不杀都是做了一件错事,放鬼去害人,就是大恶。

    伏魔本上说,操控鬼可以帮忙千里传音,可以自救,救人,但唯独交代,要是去害人,哪怕是帮忙寻仇,那结果也要耗损阳寿。

    我之前已经耗损过,那再耗损一次也没事。

    随缘吧!

    我想起阿花的牌子,把牌子拿了出来,伏魔本上说,想要操控艳鬼,就要拿到艳鬼的依附之物,但问题是阿花不在,这牌子在那个男人身上,怎么回事呢?

    我应该问问那个男人怎么回事的,结果什么都没问。

    从云上家的院子出来,我准备去学校,就看到罗绾贞站在对面看我,她竟然找到我在那里?

    罗绾贞走来找我,我们四目相视,她先开口:“你还真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做人就要有骨气,季末扬说的!”我那样说,罗绾贞愣了一下,跟着她就拉着我朝着学校走。

    我跟着她不是顺路,是我也想要去那边。

    走了一半的路,罗绾贞问我:“你说他不是你哥,你有证据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我不想说这件事,罗绾贞的手用力,我看了她一眼,转开了。

    “昨天他找我,要和我发生关系,我就知道不对。”罗绾贞那般说,我看了过去,果然罗绾贞也知道。

    “你搬出来也好,万一我出事了,你也能活着,这个你拿着,拿了那么多没用的,把有用的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罗绾贞把镇魂镯和镇魂铃拿来给我,我看见有些奇怪:“你从那里拿来的?”

    “我在师叔的房子里看到的,你带着防身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,你拿着吧,我拿下来的时候,就没想着戴回去,不过怎么会在玄君那里,之前不是被假扬拿走了?”

    “假扬?”罗绾贞一脸不解看我,我嗯了一声,解释就是假的季末扬,罗绾贞因为这件事笑了半天,而我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好笑的。

    两人到了学校门口,罗绾贞把镇魂镯和镇魂铃强行给我塞到手里:“既然他要那这两样东西做文章,那你更不能让他得逞,他要是得逞了,你我都好不了!”

    我看了一会罗绾贞,看了看镇魂镯和镇魂铃:“不用,我自己保护的了自己,这两样东西跟我有关,其实就是玄君牵绊我的东西,我不要了,以后也就牵绊不了了,我去学校有事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去学校,最近苏曼的事情我正在查,你查的也是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两人会因为一个人遇到一起,那就查吧。

    罗绾贞带我进门畅通无阻,很快找到了苏曼缩在的宿舍房间。

    苏曼现在是老师,已经换了个住的地方,而罗绾贞也住在这边。

    去找苏曼的路上,罗绾贞跟我说,苏曼现在正在到处害人,她专门找一些家里有钱的同学,利用艳鬼去勾引,然后让这些人拿钱买房买车,有的人家里有钱买了就买了,但有些人家里没钱的,则是借了高利贷,这件事已经引起了重视,而且是罗绾贞在调查这件事。

    我还有些惊讶,苏曼要这么多的钱干什么?

    罗绾贞告诉,是齐宇打电话告诉的她,她才过来的。

    我诧异的看了一眼罗绾贞,齐宇给她打电话,齐宇不是不管这案子了?

    正说着已经到了苏曼的病房门口,只等着进去了,也就没有继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