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非夜小说 > 暗夜夫宠之司君要命 > 第85章 古刹 晨钟 大和尚
    我和玄君去的这三个地方,前两个都是被镇压在地下的亡灵,所谓亡灵就是已经死了的鬼魂。

    而第一个是个女人,到了那边玄君就把天蓬尺叫了出来,他要天蓬尺去镇压,天蓬尺本来不想出来,但不知道什么原因,当玄君说如果镇压不住,可以打散元神,如果打不散任由天蓬尺处置。

    想来任由二字夹带了一些暧昧,天蓬尺竟答应了,而且到了地方他就进去了。

    第二个地方到了之后就见小珍他们出来了,他们鬼多势众,目光坚定。

    玄君吩咐,先去抓住,如果不行会有艳色无双帮他们,小珍点点头,带着一群小鬼去了镇压之地,而我看着那最小的小宝还有点跟不上似的,着实有些担心,于是我说:“我看让小宝留下吧。”

    小宝回头跑来看我,跑的倒是比跟着小珍他们快,小宝一看我就笑,他肯定是很想跟着我,结果玄君朝着他一看,他就躲到了一边,然后还不等我说什么,转身就朝着小珍他们跑了过去,吓得老鼠见了猫一样。

    玄君可见对鬼而言比天师还要可怕。

    第三个地方我和玄君要走一段路,而且我们走了半天才到,而那边是个山坳,山坳里面铺满了一些荆棘,我一看就觉得奇怪:“这地方有什么鬼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玄君不愿跟我说,我也就没有再多问,倒是他朝着荆棘那边走去,我在他身后便跟着他。

    到下面已经天黑,周围漆黑一片,我还以为会遇到什么东西,但显然是我想多了,走了一路,也没见到什么鬼怪,倒是见到了一处藏在荆棘深处寺院,那寺院看着好像千年古刹,风吹要把院落吹倒一样,寺院的门上挂着两个白色的灯笼,一看那灯笼我就知道,到地方了,要找的地方找到了。

    伏魔本记载,凡深山老林之处见到挂着白灯笼的地方,皆是鬼怪所出没之地,要格外小心。

    但要是白日看见到另说了。

    玄君走到古刹钱那破烂不堪的门前,抬起手敲了敲。

    古刹里没人,玄君说道:“有人么?”

    古刹依旧没人回应,他便推开门带着我进去,我忽然想到宁采臣,回头看看我自己背的包,我倒是不怕遇到燕赤霞,我也不怕遇到聂小倩,怕最怕遇到黑山老妖!

    我转身看玄君,他已经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院子里当真是风雨飘摇,风一吹,地上的叶子随风飘起又落下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抬头一口巨型铁钟压在对面,声音就是那口钟发出来的,而周围根本没什么人,放眼望去,那些庙里的房屋都要倒塌了,而庙里原先的大殿也已经剩下地上的残砖败瓦。

    玄君在周围看了一会,他朝着大钟走去,抬起手扫了扫大钟上面的灰尘,两道已经褪色的符纸在大铁钟的上面贴着,很明显已经快要不行了,我就说:“看来还没出来,不如画两道贴上去,任务也就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玄君迟疑了片刻:“不用了,应该还能过今年,也不是非要每年都画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转身玄君带着我离开,我回头看着那口大铁钟,在这个黑夜之下还真有些瘆得慌,我又抬头看看圆月,今晚竟是月圆之夜?

    离开古刹我和玄君继续走,我们本打算出去,但却怎么都走不出去,后来玄君说休息一会,我们便坐下休息。

    而这休息的时候,我竟睡着了。

    等我睁开眼睛去看,周围那里还有玄君,而此处竟然剩下一个人了,我叫玄君,玄君也没回应我,我四下的看了看,竟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玄君莫不是把我扔下走了?

    想着应该不会,但他去什么地方了?

    周围阴森森的可怕,风一吹人直打激灵,我不敢走,想等玄君回来,便听见镇魂铃晃动,等我朝着一边看的时候,竟看到一个年轻的男子背着一头发花白的老太太走来,而且看那年轻人走的很是艰辛,老太太还是瞎眼睛。

    他们走到我面前那个年轻人把老太太放下,老太太坐到地上再看老太太的双脚,还是个不能行走的瘫痪。

    我便想,这老太太活着也真是不容易,看不见了,年纪大了,腿脚也不行了,这么活着得多累?

    我正想着,那年轻的男子朝着我看来,看见我点了点头,朝着我问有没有水给他一口。

    我打量他像是二十出头,好像是村子里出外打工的人,我摸了摸从背包里面拿了一瓶水出来给他,年轻人打开水还不等喝,就听那老太太哎呦起来,哎呦着就想要哭,还说又冷又饿,这地方又扎人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去。

    那年轻人把手里的水给了他背着的人,老太太拿来水也不给年轻人留一口,抱着瓶子都给喝了。

    我这才坐下把背包打开,看看里面还有一点饼干和水,全都拿来给了年轻人:“你背着她,肯定很累,你吃一点,还有水!”

    年轻人半天才接过去,打开瓶子喝了一口,正准备吃饼干,那老太太又不行了,她说她饿的不行了,就快要死了。

    那年轻人就把饼干给了那老太太。

    估计也是在外面走了有些日子了,没吃过饱饭,那老太太得到了饼干就使劲的吃,怕年轻人吃她一手护着,一手抓,大口小口的全都吃了。

    那年轻人也不在乎,喝了半瓶水,剩下的就给老太太留着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,年轻人起身背着老太太要走,老太太的双脚站了起来,我这才知道,原来老太太不是不会走,她是不肯走。

    年轻人继续背着老太太走,结果他和我一样,他也没走出去,绕了几个圈,最后都回到了原地。

    年轻人走不动了,把老太太放下,老太太时不时的就会哭嚎,年轻人不厌其烦的劝说。

    但那老太太的脾气不好,她不但不听劝说,还打骂那年轻人。

    只是年轻人倒是孝敬的人,不管那老太太怎么打骂,他也没有半点的不满意,相反他还满足。

    玄君没回来,我仿佛被困了几天,而那年轻人起来后就想走,但起来又摔倒了,这里到处荆棘,走出去是极难,其实只有少有的地方能坐下,多一点都困难。

    年轻人一摔倒,就掉进了荆棘窝了,我起来的时候他已经滚了下去,我急忙进去找他,但还是被刺伤了不少地方,那年轻人满心愧疚跟着我爬到上面,我也发现他的大腿上心口窝都是血。

    我急忙给年轻人包扎,出门在外背包里少不了跌打损伤的药。

    年轻人瘦的皮包骨一样,皮肤枯黄,在皓月下看着就像是一个从坟墓里面爬出来的尸体,他看着我,脸上是柔和的光,他看向身边唠唠叨叨,不听埋怨的老太太,问我:“我还能活么?”

    我看看他的身体,他太瘦了,没有多少血液,而且有一根荆棘直接插进了他的左心房,我怀疑他的心脏也快不行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就是能跟我说话,下一秒就不知道还能不能张开口。

    我摇头,年轻人露出一个叹息的模样,他朝着老太太挪动靠近,最终他靠近老太太的身边,然后跟我说,想要单独跟老太太待一会,要我先不要打扰。

    我一时间还不假思索,以为他最后要给老太太留下什么遗言,便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可等我走了没几步,就听老太太啊啊的发出鸭子般叫唤的声音,我转身看过去,年轻人活活掐死了老太太。

    老太太的一双小脚,是当真无愧的三寸金莲,那样的小脚,我只是在一些物件上见过,从来没在真人身上见过。

    两只三寸金莲蹬了蹬就不动了。

    我看向那年轻人,他躺在一边,身下全都是血,没等我过去就晕死了。

    风呼呼的吹,我本以为都死了,我还有些无措,但就在此时,走来一个老和尚,老和尚急急忙忙的看两人,结果那老太太白白胖胖的死了,那枯瘦受伤的年轻人却活了。

    忽然的我就醒了,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,才知道我是做梦,我身边玄君睡着了,我拉了一下玄君,玄君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玄君醒了我把做的梦告诉玄君,玄君也没说什么,但我还是问玄君:“我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?”

    “那年轻人就是古刹大钟下面封印的人。”玄君说着起身站了起来,我不仅奇怪,难道是那年轻人托梦给我了。

    “那年轻人变成了小和尚,然后成了大和尚,最后心中愧疚养育他的母亲,所以他日夜受心魔折磨,他才会被封印。”玄君那般说我总觉得那里不对,但我又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这才跟玄君说,既然都过去了,那就先走吧。

    于是我跟玄君往山下走,玄君走着走着与我拉开了距离,我便停顿了下来,朝着玄君走路下去的背影看,玄君停下来,转身看我,问我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做到的?”我问玄君,玄君的脸开始扭曲,扭曲着变成了那年轻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发现的?”年轻人身体都是黑色的,他的怨气在周围盘旋,荆棘都开始朝着我伸展。

    “你忘了,我看你绕圈了,你走路的姿势是一辈子都不会改变的,我师叔走路不是你这样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露出诡异笑容,他朝着我走来,他一边走一边问我:“我娘该不该杀?”

    我看着年轻人:“不该杀!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是罪大恶极,我要下地狱,我要不得好死?”

    年轻人开始愤怒,他周围的荆棘不断朝着我攻击,但就在靠近我的时候却弯曲了。

    年轻人愣住:“你们给我攻击!”

    荆棘根本不听他的,他疯了一样朝着我攻击,却给荆棘捆绑住,看着他被荆棘吞没,最后连声音都没有,我才转身去找玄君。

    推开古刹的门,看向那口巨型大钟,我走到跟前仔细研究了一下,应该是民国时候铸造的铁钟,而且看花纹和工艺都来自民间,如果是官制会有官制的标记,工艺也达不到管制的水平。

    检查好我看到那两张已经陈旧的符纸,撕了下去。

    铁钟从眼前飞起落到地上,发出轰鸣巨响。

    而铁钟之下,就是两尊人,一尊是穿着血红袍子的玄君,他一身血红,长发披散身后,绝美的脸出尘脱俗,他闭眸坐在地上,双手结印。

    那印记我倒是知道,是乾坤印,伏魔本里面有所记载,上面说乾坤印要大道才可结印,而且光是要修炼结印也多年。

    可玄君是鬼君,他怎么能结乾坤印?

    周遭想起弥漫,我晃了个神,不是玄君?

    是香雾?

    香雾缓缓睁开眼眸,他目光静如止水看向对面坐着的大和尚,大和尚仍旧是肉身,而且大和尚身穿袈裟,红艳艳的那种袈裟。

    他的胡子花白,光光的脑袋上还有戒疤。

    戒疤已经多年不见了,现在的和尚都没有戒疤,戒疤过于残忍,不少寺院已经不主张,而能看见的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这大和尚已是多年身,看见也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大和尚缓缓睁开双眼,朝着香雾看去:“想不到她能识破我的心魔,那就要她来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吧。”

    香雾道:“离殇,你来说,那老太太到底该不该死?”

    “该不该死也死了,你一头光亮,尘缘已尽,三千烦恼丝已经斩断,既是放下,放下就是一切,你不放下如何得道?”

    大和尚看向我:“可我杀了我母亲,我母亲含辛茹苦把我养大,我还是个孩子,爹就不在,我却杀了她!”

    “你不杀她,她也是会死,没了你她也不过是多活两日,你之所以心中难过,难逃心魔,无非你母亲死了,你却还活着。

    却不是因为你杀了她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要是你想着,她去投胎做个有钱人家的小姐,下辈子衣食无忧,过的富足,不是很好?”

    大和尚不在说话,轻叹了一声,他身体化成了点点灰烬,而那灰烬好像火星,从眼前消失,却不灼人。

    大和尚走了,香雾起身站了起来,在地上捡起一串佛珠给了我。

    我拿来看了看,竟是一串阴沉木,恰好季末扬喜欢,我便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香雾冷哼:“真是愚昧无知,本尊等了这么久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我无语的不想说话,他不告诉我怎么一回事,让我在荆棘窝转,万一我伤了怎么办?

    往下走我便不说话了,香雾身上的香气弥漫在整个荆棘窝,走着走着他就不见了,我停下来找香雾的时候,已经看不到他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之前,我还知道着急。

    但也不知道是胆子大了,还是自觉不会有事,竟一点也没害怕。

    香雾走了,我便继续朝着下面走。

    但心中还是有些奇怪,这次香雾没有骂我,也没有多说我什么,他和之前不太一样了。

    难不成是我做了他嫂子,他不敢对我不敬?

    正想着,看到荆棘窝外等我的玄君,玄君穿着黑衣,正在打坐,我出来玄君才缓缓睁开眼眸,而后他起身站起来,竟一个字都没问,便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他不问,我总要问,于是追上他,问起那大和尚的事情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孩子感冒了,无法两更,等他好些继续两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