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非夜小说 > 暗夜夫宠之司君要命 > 第84章 另一个人
    放下电话我去看玄君,他似乎已经知道我听到了什么,他看着我竟丝毫动容没有。

    一个人对事态的变化能无所谓到这个程度,不免令人担心。

    想他什么都不怕,才会这样。

    “鬼节是个好日子,不如今夜成亲?”玄君那般说,好像还显得他有些局促,但在他脸上,我丝毫没见到他的局促。

    我看了眼外面的天,问他:“师叔不担心?”

    “担心如何?”

    玄君一脸笃定,他说的倒也是。

    但我也不是很担心他是不是真是师叔,我其实更担心假良,于是问他假良的事情。

    玄君看我,眼底生了一丝丝的寒气。

    “殇儿莫不是把心丢了?”玄君那般说的时候音调拔高了几分,而且他已经靠近,我看了眼外面渐渐晴朗的天,拉着他的手腕便去了外面,要去机场看看。

    我心里还很奇怪,这大雨的天气照理说飞机不能起飞,为什么罗绾贞打电话给我说要回去。

    撇开心中疑惑,我拉着玄君到了机场。

    机场里人头攒动,令人惶惶不安。

    不少人中都跟着一些东西,而且有些看样子死的时候很凄惨。

    玄君似乎感觉到我的不安,将我拉入怀中,用手蒙住我的双眼,而后他便在我耳边说:“鬼节前后,你的灵目会受到干扰,看到一些不寻常的画面,但那些其实并不存在,包裹你的五感!”

    我离开玄君看玄君英俊的脸,玄君说的我一知半解,但我知道他眼前的意思,我看见的,可能是假象。

    玄君好像我肚子里的蛔虫,我想什么,他永远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殇儿,这里没有你看到的那些鬼魂,但这里确实有鬼魂,但你看见的,是这里曾出现过的,是日积月累的。

    有些是飞机事故,有些是外面涌进来庇护,有些是鬼节前后在这里出没的,还有一部分确实存在,而且鬼数也不少,你仔细看,拉着箱子的那些。”

    玄君说话的时候我看向眼前,有些拉着行李箱走起路匆匆忙忙的,他们不是赶飞机,就是刚下飞机。

    玄君的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搂住我,把我按在他怀里,老实说,这样我就不感觉恐慌了。

    周围如果一两只鬼,那我完全可以接受,但周围如果有成百上千,甚至更多的鬼,那我就有些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也不全是不能接受,我甚至有些惶惶不安。

    这就好像我们在自己的国度生存,而一些侵略者涌了进来,他们夹杂在周围,你看不见摸不着,难道不担心?

    说不准,滚床单正兴奋的时候,你身边就躺着一只,想想就恐慌。

    玄君轻笑起来,我回头看他,他捏着我的下巴揉了揉:“殇儿,你灵目初开,看见一些东西很正常,但你记得,灵目开,开的是心眼。

    所以有一部分东西,是你的感应,和你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但你只是暂时,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,你看见的就都是真实的了。”

    忽然发现,有玄君,真的很好!

    他就好像我的良师益友,交给我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我转身,看着机场里面,看到那么多的鬼魂,没来由的往玄君的怀里靠了靠,他就将我护住,然后把玩起我的发丝,时不时的在我耳边斯磨。

    我害怕,那里管得住他。

    他的手搂住我,呼吸越发粗重,他亲吻我,我也配合。

    我恨不得有一百双眼睛,观察眼前的事情,对他早就放任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把我的衣襟都拉开了,他忍得难受,便将我拉了过去,让我看着他,亲吻起我。

    我被他牵制,我还看着机场,我能分辨出来,那些拖行李,步履匆匆的,都是赶飞机的,还有一些四处游荡的,是外鬼涌入,另外就是一些跟在人后的,那些是跟着人的……

    正看着,闷哼了一声,我忙着去看,发现玄君脸都红了,他比我还吓人,刚刚竟然还咬人了。

    但他看我看他,立刻堵了上来,一通狂风骤雨,令人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我还以为没人看到,便也没阻拦。

    那里知道,耳畔传来一句轻叹,我回眸去看,那老头起身离开,说了句:“世风日下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我立刻把玄君推开,整理了整理。

    我气的不行,狠狠的看了一眼玄君,玄君靠在一边紧紧握住我的手,便听见玄君那般说:“梦是梦,到底不如现实,本君想成亲,殇儿何时嫁?”

    “……哪里有什么不同?”

    “自然不同!”听着玄君那不甘愿的话,我把衣服弄好,也差不多上飞机了,我跟着玄君走在无数的人流鬼流之中,如期到了飞机上。

    坐下看,飞机上倒是没见几只鬼。

    偶尔看见,那些鬼都端坐在座位上,各有所好,不是看报纸就是看手机。

    玄君坐在我身边握着我的手把玩,我就奇怪他怎么就那么喜欢把玩别人的身体部位。

    我有所想,玄君便轻笑起来,我一脸尴尬看去,他总能知道我想什么。

    抬眸对上玄君那双碧波荡漾,要惑乱众生的眼睛,我暗自神伤,我是被他迷惑了?

    “本君不是喜欢把玩人身体的部位,本君是喜欢把玩离殇。”说完玄君还亲了我一口,我扭开脸一脸正经。

    “师叔,我睡一会,到了叫我。”我闭上眼睛,打算休息,想起什么问了一句:“大雨倾盆,其实是假的,天色昏沉也是假的,别人眼中的世界还是原来的世界,只是我眼截然不同!”

    玄君的手顿了一下,但他继续把玩,我就知道我说对了。

    耳畔传来玄君的声音:“睡吧,本君在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我翻了个身,搂住玄君,我喜欢这样,这样踏实。

    不是对他多信任,但我把身体交给他,他起码要保护我,不保护我,他那里有福利?

    玄君抬起手捏了一把我的脸:“哼!”

    我嘴角上翘,很快便睡了。

    睡着便做了个奇怪的梦,梦中玄君站在一群人中,我一脸奇怪的看着他,他转身看来人愣住,那惊艳的双眸我不自在。

    而他那身大红的新郎官样子,我就更加茫然了。

    等了我半天我都没动,玄君把手给我,我犹豫了片刻,把手给玄君,这才发现,我身上也是一身大红。

    还不等我反应过来,玄君已经把我带了过去,而后我便浑浑噩噩的跟他拜了堂。

    拜堂结束他一把将我打横抱起,我朝着他脸上看去,他那俊逸的样子,简直是天下无双。

    抱着我他朝着门外走去,我被眼前状况吓到,下面竟站着无数的人,黑压压,人头攒动。

    看到玄君与我,那些人欢呼雀跃,而我一个激灵就醒了,去看玄君他也闭着眼睛睡着了,我正擦汗,玄君缓缓睁开眼醒了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我问玄君,想着那只是一个梦,玄君倒也没说什么,他便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此时喊着飞机要降落的事情,玄君也就没有继续睡。

    下了飞机我们回去罗绾贞那边,我竟然接到了周小良的电话。

    我接电话便听周小良问我:“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我一阵无语,我一个女的,我能做什么?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说什么。”我准备挂电话,便听周小良说,他的灵目没有了,他现在什么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提起灵目,我迟疑了,本想说出假良的事情,但是反复思量,还是放弃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说什么。”一句不知道,解决了所有事情,我把电话挂了回去找罗绾贞,进门前我还想,一会见了罗绾贞的师父师伯,玄君怎么办?

    结果等见了面,就看屋子里的两个年纪中年多点的人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弟,真的是你?”那人头发都快全白了,脑袋上扎了个发髻,发髻上有根木簪子,也不知道用了多少年木簪子的颜色都分辨不出来了,明明就是一根木头,看上去却都发光发亮了。

    另外一人也是道士头,但头发不白,穿着是一身古朴的衣服,有些九十年代的气息,那身衣服,就跟打过仗穿的似的,但又像是知识青年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一把年纪,得有四十多岁了,跟青年二字实在不搭边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他们三人,奇怪起来,师叔最年轻,师伯也算年轻,师父年纪最大?

    罗绾贞和季末扬都在,两人都在观察。

    玄君轻飘飘的一笑,走去一边坐下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站着,他就去坐下了。

    罗绾贞师父看去也没说什么,走到玄君身边反而问:“师弟,你来这里,师父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他驾鹤西去多年,你问我他知不知道我来,我怎么知道?”玄君那嚣张的态度,令人咋舌。

    虽然罗绾贞师父是玄君的师兄,但那毕恭毕敬的样子,倒像是徒子徒孙。

    另外那个站在一边的师伯,倒是没有靠近。

    这一门,可够叫人奇怪了。

    “师弟说的是。”老道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玄君这才正色道:“你们回来有事?”

    “眼看七月十五,每年这时候都要回来,今年也一样,附近有几个地方要去处理。”那老道继续说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都看着他们,玄君说道:“季末扬要退出师门,你可应允?”

    “这事刚刚听说了,应允。”老道的骨气忽然荡然无存,竟那么容易答应了。

    玄君如此才说:“那你们继续吧。”

    老道这才说:“师弟,你这趟来,不知道是为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为她!”玄君看来,老道和他师兄也看来,看到我两人都有些奇怪,似乎也没看出来什么,便也没有多言。

    玄君起身说道:“我累了,去歇着,你们自便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玄君便走,我还想了解事情始末,便听玄君叫我,我只好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但我刚出门便听见那师伯问老道:“师弟,你看出他是谁了?”

    “看不出。”那老道颇感无奈。

    我转身看去,发现谁也没说话,倒是很奇怪。

    玄君叫我,我转身跟他过去,他拉住我的手便回了屋子。

    进了门玄君坐下,他拉住我的手,我没站稳就坐他腿上了,他双手抱着我,抬头看来。

    我奇怪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想是谁就是谁。”玄君那般说,何其嚣张。

    我摸了摸他的脸:“你不怕他们?”

    “殇儿,这世间,本君只怕一人。”玄君那样的说,我的手顿了一下,他为何那样看我?

    难道只怕我?

    我正想着,门外来人敲门。

    我和玄君被打断,朝着门口看去,罗绾贞在外面喊,叫我们过去,说是师父请我们。

    我这才拉着玄君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厅里有四个人,师父师伯,罗绾贞和季末扬。

    “师叔请坐。”罗绾贞进门便开口道。

    玄君带着我坐下,师父师伯才坐下,随后罗绾贞拿出一张羊皮纸放到玄君和我的桌子上,打开让我们看。

    那上面出现的是南城的地图,而一些地方标注上了。

    罗绾贞解释:“师叔,我们这里有几个地方被镇压封印,师父和师伯之所以每年都要回来,就是要检查这些地方,有些需要重新封印,有些则是要马上处理。

    每年师父师伯提前十天回来,这些地方大部分都可以在鬼节前一天处理完。

    今年他们遇到麻烦,回来的晚了,如今已经是鬼节前一天了,我们只能请师叔帮忙,去几个地方,不然他们一旦出来,就会造成麻烦。”

    罗绾贞是要玄君帮忙。

    玄君看了一眼:“有几个地方?”

    虽然他现在敌友不明,但他却愿意帮忙。

    罗绾贞喜出望外,回头看了一眼坐着的师父师伯:“那我们现在分配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带殇儿,把东边三个地方留给我们。”玄君那般说,罗绾贞又很高兴。

    师父便说:“那三个地方都是我师兄两人去才行,每次我们最后过去,总要受伤,养伤半月,师弟要是能去,算是帮了大忙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接下来呢?”我没来由的一问,一来是担心罗绾贞,二来是担心季末扬,他不该留在这里,应该离开,既然都背叛师门了,那师门的事情何必再要插手。

    但果然如我所料,罗绾贞接下来做的分配,竟是把他们两人也算在其中。

    罗绾贞说,需要检查的地方有九个,我和玄君三个最难的,她跟师父去三个相对中等的,而季末扬要跟着师伯去那三个不算难的。

    谁会相信对付鬼有不难的,我当然反对。

    “他都被逐出师门了,还要去?”我问。

    那师伯仿佛看出我的心思,便说:“放心吧,我带他是要他身上的血,他至今都是童子血,难能可贵,带着他有大用处,我能保证他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那师伯说完就走,季末扬交代我要听话,那眼神分明是说要保命,他那样交代我,我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可谁能想到,等我再见他的时候,他竟成了另一个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