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非夜小说 > 暗夜夫宠之司君要命 > 第83章 玄君的身份(2更)
    阎王不锁活人命,小鬼专勾短命鬼。

    伏魔本记载,人活着阎王就是再着急也会等,断然不会要你命,所谓的阎王叫人三更死不敢留人到五更,那不过是因为阳寿将近,勾魂小鬼早就在门外等候了。

    周小良一倒地,那些阴差立刻察觉有人阳寿未尽,而周围的孤魂野鬼素来在阳世没有个好名声,这么一来挨打也就成了铁定。

    为了救周小良,假良奋身冲了进去,我眼见着假良把周小良的魂魄拉到了身体里,趁着所有孤魂野鬼和阴差都没看见的时候,迅速跟那些孤魂野鬼打到了一起,这么一来,就混了进去。

    阴差挥动冒火的鞭子,一边打散了孤魂野鬼,一边将周小良拖出来。

    有阴差到处找人,看到我把周小良给我送了过来,说了句走吧,转身就去处理其他的孤魂野鬼了。

    我站在一边看着渐渐醒来的周小良,他还很虚弱,而我能做的只有把他带走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我开车,但我一句话都没说,周小良仿佛什么都不记得了,他只是问我,为什么是我在这里。

    我想的是,借尸还魂也无不可!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阴阳有定律,岂是我能更改。

    要没有了定律,那这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?

    周小良被送到医院有进了病房,他这会就安静许多,躺在那里一动不动,而我也发现,我的眼睛好了。

    但这个好,还不如不好了。

    罗绾贞一觉睡醒来看我,她很意外,我的眼睛竟然没事了。

    何止她意外,难道我不意外么?

    玄君他们到了晚上才回来,三人都没说话,而我颇感玄君的眼神有些煞气。

    但我今天心情不好,不知道为什么,总想哭!

    玄君坐下,抓了一下我的手,我就靠在了他身上,我莫名的说:“如果我早点意识到他的想法,我就不会让他死。”

    几乎所有人,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,但玄君他知道。

    他将我抱在怀里,却压低声音说:“离殇,你胆敢想其他的男人,胆敢为了其他男人难过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一激灵,全身的难过都不见了,我抬头看着玄君那张阴沉的脸,尴尬的笑了下。

    “我哪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么?”玄君有双魅惑的眼睛,但他要是发怒的时候,那双眼睛一点也不魅惑,反倒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“这一点小事,师叔何必大动肝火,不过是误会!”

    “离殇……你猜本君此时心中想些什么?”玄君捏起我的下巴,轻轻的揉了揉,我艰难的吞了口唾液,脑子里已经无数个被他扒光,各种严刑拷打的画面,一点也不难为情,想着我都很想哭!

    玄君如画般的眉毛动了动:“离殇,本君想要把你剔骨剥肉,然后在锅里熬汤,一口口细细品尝,滋味如何?”

    “师叔怎么会那么变态呢?何况这里这么多的……”

    我本想告诉玄君,季末扬在这里,你要是敢对我不好,他肯定不会放过你,但我转身,周围空荡荡的,幽暗漆黑,走廊的尽头飘荡着诡异。

    我看向周小良的病房,病房里更加阴森恐怖,床上躺着的是一具枯骨,我有些惊愕,朝着眼前的玄君看去,他已经将我的下巴放开,眉心动了动,看向了周遭。

    “师叔。”我叫他,玄君看向走廊尽头,他像是听见什么。

    “镇魂铃?”就听一个很幽幽怨怨的声音从走廊尽头传来,我抬头看那边,一个穿着艳红的绝美男子走了出来,宽大的长袍铺开,周遭有十几个年轻貌美的红衣女子陪伴,那些女子个个穿着好像新娘子,人人手里都拉着红绸,绸子的一端是女子的手,一端连接着男子腰间。

    我诧异起来,起身站着,竟莫名的想要靠近。

    玄君怒喝:“离殇!”

    我忽然就醒了,回眸看玄君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玄君抬起手将我的手拉住,我手上一丝丝的凉意渗透到了手心,从手心钻到了身体里面,一点点的汇入心口,最终窜到脑子上。

    脑袋是凉凉的清醒,我看玄君:“是鬼空间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玄君看向对面那男子,男子打量我,嘴巴上翘,笑的好像花一样美艳。

    “小美人,跟本王走如何?本王会好好爱你!”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那男子身后的女子们,看上去她们都很美艳,但她们双眼发直,都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“他是什么鬼?”我问玄君,玄君说是艳鬼。

    我一脸讶异:“艳鬼是男人?苏曼不是也炼艳鬼?”

    “鬼分很多种,艳鬼也分很多种,他是艳鬼中的鬼王,但艳鬼中有一种艳鬼,专门吸取女子的精气修炼,是害人的鬼。”

    玄君说着将我的手松开,我胸口镇魂铃开始震荡,我奇怪的看了一眼胸口,去看玄君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只在附近,正在靠近。”

    玄君那般说,我已经感觉到了,就在一边的墙边,一个红衣男子牵着十几个女子出现了。

    那男子出来便朝着我看了过来,看到我打量一番:“小美人,你好美!”

    我看玄君:“你打得过么?”

    “一个可以,两个困难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玄君那般说,我就很怀疑,他不是很厉害?

    “你还不出来?”玄君问道,我一脸奇怪,在周围看了一眼,那里有别人?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要本君把你拖出来么?”玄君那样说,我手腕开始发热,我低头看,天蓬尺一闪出现了。

    但我还不等多言,一道黑影便落到了我身边,宽大的衣袍在我身边铺开,有种浩浩荡荡的感觉,我抬头,就看到一个英俊绝色男子站在我身边,他一头黑发垂落身后,竟是长发及腰的长。

    他头上带着一枚金冠,金冠上有一颗直冲上天的红宝石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寒气渐渐铺开,正在周围缠绕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有些发呆:“你是天蓬尺?”

    “蠢不可及!”天蓬尺那般说道,他眼神对我十分不满吝啬,我一阵无语,既然我蠢不可及,为何还要躲在我身上,怎么不让天雷劈了他?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外面轰一声巨响,我被吓得一哆嗦,回头看向周围,轰!

    我深呼吸,看天蓬尺,天蓬尺冷冷的看着我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都很嫌弃她,那不如交给我们兄弟,我们必然会很疼她的。”天蓬尺正想骂我的时候,对面那妖艳的艳鬼说道,玄君和天蓬尺一起看向对面。

    “那看你们的本事吧,来吧。”

    玄君那轻飘飘的语气,我总觉得他一人就能对付两只艳鬼,但不知道他为何要让天蓬尺出来,而且他是怎么知道天蓬尺在我身上的?

    我正思考此事,两只艳鬼冲了过来,天蓬尺抬起手,手中一把黑色鞭子,缠着金色的丝线,一鞭子打了出去,啪一声,两只艳鬼躲开惨叫起来,他们的脸被打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脸,我的脸!”两只艳鬼嚎叫起来堪比杀猪。

    玄君带我后退,天蓬尺回眸看玄君:“你逼迫我出来,无非是想要我回不去,要是我没有把握回得去,怎会出来?”

    “回不回得去,那是你的事,本君的目的是将你五感封印。”玄君说话的时候,天蓬尺愣住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天蓬尺说什么,玄君已经微微眯眸,嘴巴振振有词,我只看见他的指尖有什么东西出现,而后就在我的手腕上,天蓬尺出现过的地方快速画符。

    天蓬尺想要回来,但那两只艳鬼忽然将身上的绑带解开,朝着天蓬尺一同攻击,天蓬尺虽然厉害,但两只艳鬼也很缠人,让天蓬尺无法抽身。

    就在玄君停下的时候,我手腕上封印快速转动,最终随着天蓬尺出现的地方渗透进去,不见了。

    我一脸茫然的看着,玄君则是将我缓缓放开。

    那两只艳鬼也迅速后退,一个漂亮的单膝落地,手中长袍向一旁掀开,好像电视里那样的利落,双手抱拳低下头:“艳色,无双参见鬼君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参见鬼君。”

    原先一脸呆滞的女子们,纷纷跪下拜见。

    天蓬尺回头,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我也看向玄君,玄君淡然道:“没事了,你等这几日各司其职,不必再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地上已经无人,艳鬼们也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惊讶,玄君还有部下?

    我看向被要气死的天蓬尺,天蓬尺挥动鞭子就要打玄君,玄君一把拉住鞭子:“本君让你在殇儿身上修行,已是对你的恩泽,要不是你偷看本君和殇儿之事,本君岂会封印你五感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提起偷看,我想起先前我和玄君在一起之前就被天蓬尺缠住了,我这才想起来,我和玄君所做之事,他都在我身上。

    但我毕竟是在梦境中,难道他进了梦境?

    “……”我一脸郁闷:“你还是到别人身上去。”

    天蓬尺冷然:“谁叫你叫的那么大声,扰我修行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偷看还有理了?我一脸红透。

    玄君冷然:“你若不听,怎么会知道,如今封印你的五感,只要你不出来,就可以六根清净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六根向来清净,这女人又丑又蠢,那里好?”天蓬尺那般说我,我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他只要没有非分之想,我就可以当他不在。

    “天蓬!”我喊他,想到猪八戒那大大的肚子,肥肥的猪耳朵。

    天蓬尺的脸色一沉:“我不叫天蓬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天蓬尺叫什么我并不关心,他说我又丑又蠢,我也不必记得他叫什么。

    他没等到我问他叫什么,他便自报家门他叫什么,他说他叫广什么,但我没有记住。

    天蓬尺脸色黑的冒烟,我把手腕伸出去:“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天蓬尺冷冷的看了我和玄君一眼,这才一闪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等天蓬尺走了我坐到一边,我正准备问什么,便醒了。

    眼前是医院,季末扬他们都在一边,玄君拉着我的手,他也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我这才知道,其实我进了玄君的鬼空间。

    玄君看来,脸色一沉:“殇儿,本君有些话要和你说,我们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玄君拉着我站起来,带着我离开。

    我本想说我还想留下等一会,但他不由分说的便带着我走了。

    路上我本打算问问玄君天蓬尺的事情,但上了车看到街上的魂魄,便想起了假良。

    我靠在玄君怀里,便不在说话。

    谁知道好好的天开始阴沉,不但如此,还开始下雨。

    开始是小雨,后来成了大雨。

    当我和玄君回到别墅,外面已经瓢泼大雨。

    我们都淋了雨,玄君拿来毛巾给我擦,他看着我:“你喜欢他?”

    我摇头,转身回去坐下。

    玄君站在门口,我说:“我希望他活着,希望他能转世为人,他一生没做过坏事,死的时候才二十几岁,死后又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你不明白,痛彻心扉的凄凉,我看着他死在眼前,我的心好像刀割。

    他不该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喜欢他?”玄君这厮估计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意思,他就问了一遍又一遍,我被他问的心烦,我便说除了他我还能喜欢谁,玄君便来坐下捏起我的下巴看我。

    “你若不喜欢他,本君倒是可以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挑眉:“你不骗我?”

    “本君像是骗人?”

    我立刻摇头,猛烈的摇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今夜可否成亲?”玄君那样问,我想既然都在一起了,成亲也无妨,要是能让假良活过来,成亲而已。

    我点头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那今夜成亲后,便带殇儿去找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那要是找不到,岂不是血本无归?

    玄君像是看出我想什么,便说:“是真的成亲,也是真的圆房。”

    我抬头,颇感奇怪:“真的假的有和区别,梦中难道都是假的?要是假的,身上留下的痕迹是那里来的?”

    玄君并不解释,只是告诉我:“那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我不懂有何不同,但就在我和玄君在成亲问题上还没商量好的时候,罗绾贞的电话打了过来,问我在那里,还说她师父回来了,而且就在她家,她要先回去,要我也带着玄君回去。

    我听罗绾贞说,我就知道,其实她也早就怀疑玄君的身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