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非夜小说 > 暗夜夫宠之司君要命 > 第74章 阴阳相克(1更)
    说完曹萧就捧着脸难过起来:“都怪我,当时我妻子跟我说把画送回去就没事了,可我看那副画值钱,就没舍得,存了一丝侥幸心理,要不也不会把末扬搭进去。”

    曹萧一个大男人,说着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罗绾贞倒是一贯的冷静:“现在不是哭的时候,别哭了,先去你家看你妻子再说。”

    曹萧抬头:“真的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罗绾贞说走就走,叫曹萧带路,便跟曹萧去了曹萧家。

    曹萧家住着别墅,乍一看富得流油,六层的别墅,叫人不禁想到他对下墓的热情。

    季末扬那样有钱的人,不是努力读书就能得来的。

    摸金就是摸金子,摸到了就是荣华富贵。

    当然,摸不到就是无福消受。

    曹萧带着我们到他家别墅里面去,罗绾贞便把罗盘拿了出来,我走去看,发现罗盘上很正常,这才离开一些在别墅周围看,本来也没有想的很多,但罗绾贞像是知道我在想什么,告诉我:“现在天亮了,外面阳气虽然没有中午的时候足,但也是一天之中很重要的时候,阳气在这个时候开始递增,你记住,一天之内有三个时候阳气是最充足的时候。

    早上起来,破晓的时候是第一个阳气足的时候,伴随着一些生灵的苏醒,这个时候的阳气是摄人的,所以鬼怪都很害怕畏惧,他们看到光就会四处乱窜,从而助长阳气强盛,而一些生灵也会在苏醒的时候释放出阳气,而这个时候的阳气,实际上无形中笼罩下来的是震慑之力。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阳气最足,太阳毒辣,而这种阳气是天地生成,任何妖魔鬼怪都会畏惧,必须避让。

    下午准备入夜的时候,那个时候阳气也很足,而阴物看到天黑,却还是不敢出来,那是因为,子时还没到,所以他们还畏惧不敢随便出来,所以只要天边还有一寸光,就要朝着光的地方走,一般来说,晚上遇到害怕的事情,就朝着光,会挡一挡。”

    罗绾贞交代我点点头,曹萧便说:“嫂子是厉害,难怪末扬懂的多,平时没少听他说。

    他说午时三刻是阳气最猛烈的时候,一切妖魔鬼怪都怕,所以过去犯人行刑的时候都要午时三刻,杀了人怕鬼怪纠缠,而那时辰太阳下没有影子,魂魄无处躲藏,所以那时候行刑,会免去不少麻烦。”

    摸金的人都知道的很多,毕竟下墓跟死人打交道,多学一些东西总归是有好处的,曹萧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但罗绾贞只是看了眼曹萧,便说:“没错,午时三刻确实阳气猛烈,所以午时三刻出生的人也是纯阳命,阳气足,一般的鬼怪不敢靠近,所以你两次都有人帮你挡住凶煞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正进门的曹萧忽然停了下来,他似乎是没想到什么事情,转身发呆看罗绾贞。

    罗绾贞一笑:“不过季末扬不会帮你挡煞,你妻子和你父亲的事,全是因为你,季末扬比你命硬,他比你的命纯,也许是造化弄人,他们兄妹的命相生相克。

    季末扬是正午时候的纯阳之火,加上他属马,马本身就是阳命的最大,一般人伤不了,一般命克不住。

    他的命,只有纯阴之命能克。”

    罗绾贞要是不说我还不知道,原来我和季末扬的命相克!

    我看着罗绾贞忽然就不敢开口了,想问我都不敢问。

    倒是罗绾贞看了我一眼,故意要让我难受担忧似的,看我的眼神都夹带着挑衅,而我假装不懂,我就把脸转开了。

    但罗绾贞要是没安好心的时候,岂会让我称心如意,便听见她说:“离殇的命就是纯阴之命,你出生的时候就是子时,恰逢你是属鼠。

    子时没有阳光,万物休息,很多不干净的东西就会出现,阴气达到顶点,被称为鬼魂出没的时间,古时候,到了子时大家都不出来走动,就是说……是个可怕的时间。

    而离殇的出生时辰,是夜晚子时正点,是极少能遇见的。”

    罗绾贞故意跟我说,我这时说:“我不相信那些。”

    罗绾贞冷哼一声:“不信你脸白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我看了眼罗绾贞:“我饿了!”

    “怕就是怕,饿什么?”罗绾贞故意不让我好受,我也不想跟她说话。

    此时曹萧问我:“你是季末扬的亲妹妹?”

    我看曹萧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怎么,没有从来不提家里人,他父母的事情我们都知道,以为他是独生子,没想到还有个妹妹。”

    罗绾贞乱说,给人问起我和季末扬的关系,回头告诉季末扬,叫她欺负我。

    “走吧,别耽误时间了。”罗绾贞说了一堆,她又来说我耽误时间,也不知道是谁耽误时间。

    曹萧带着我们进门,他问罗绾贞,真的是家里人给他挡煞了。

    罗绾贞回答的也毫不吝啬:“你妻子有旺夫的命,也有挡煞的命,你妻子跟你在一起五六年没孩子,但你们夫妻结婚到现在,发了不少财,要是你不信,就跟你妻子分开,你不出三年,就会穷困潦倒,不仅如此,你还会招来不少祸端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曹萧被吓了一跳:“嫂子,你好厉害啊,我和我妻子一直想要个孩子的,一直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罗绾贞答应了一声,好像不打算继续说了。

    曹萧立刻问:“嫂子,你说怎么好,怎么能有孩子?”

    罗绾贞看了一眼曹萧:“你真想要孩子?”

    “想!”

    曹萧急忙点头,我发现这罗绾贞的钱好赚不是没道理的。

    罗绾贞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停下,她看着曹萧:“你夫妻常年下墓,没有孩子是好事,有孩子的话也不容易,地下阴气重,真有了孩子也未必留得下,留下的话,说不准就生出来一个什么东西,让你们夫妻一生难以安生。

    但你想要为人父母的心情我可以理解,要解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,你说,你说我什么都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都愿意,但你命硬没事,你妻子未必,生孩子的话,生不好她可能就会难产而死,你儿子也可能是个不孝子,到时候倒霉的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曹萧被吓得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罗绾贞转身进门,在屋子里看了看停下来,别墅里有一些佣人,罗绾贞叫人离开,曹萧不敢耽搁,叫人马上出去。

    佣人们离开罗绾贞说:“我给你指条路,行就行,不行就不行,至于酬劳,你看着给吧。”

    曹萧立刻说:“末扬说没有白做的事,没有白帮的忙,特别是这种事,术士可能会损阳寿。

    嫂子,我知道这事不好,但我曹萧没有别的,就羡慕人家有孩子的,你看这样,我给你跪下,另外我给你拿一千万。”

    曹萧说着就要跪下,罗绾贞抬起脚擎住了曹萧的膝盖:“我受不起,我也怕折寿,你起来吧,你既然给我一千万,那我就收下了,一会给我打过来,至于你要孩子的事情,我只说一次,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说。”曹萧满脸认真。

    罗绾贞说:“三年内你夫妻不能杀生,为你妻子生产积福。”

    曹萧想了想:“都包括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但凡你认为活着的东西都不行,有些东西,并非见血才算生命,植物也有命,特别是百年老树这一类,只是他们修行较长,哭泣你听不见,但万物相生相克,好比你种下一棵树,吃掉果实,再种出树木。

    只要不残害他,就是消业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,我做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不能让你妻子下墓了,下面阴气重,寒气足,她不怀孕也是因为总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曹萧,你最好也不要下去,在你没生孩子的这段时间,要远离那些东西,你拿走了不少下面那些东西的东西,他们不会放过你。

    就像是你戴的这块手表,我拿走了,你心里怎么想,你不会动,躺在地下出不来,但你有怨气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曹萧点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最好也不要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做好事,多行善,没事的时候买点米面,去看看孤寡老人,要是你有耐心,去孤儿院还是什么地方,资助资助孩子,嗯……”

    罗绾贞犹豫了一下,曹萧问:“嫂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曹萧,你家里大没有错,但你家里缺一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人气,孩子,你要是能去领养一个小孩子,改变气场,相信你妻子很快就会怀孕,这很灵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真的?”曹萧一脸惊喜。

    “不过呢,曹萧,这个孩子一旦带回来,就送不出去了,福则孩子,厄则孩子。

    带回来他给你带来福气,送走了不但把原来的福气送走,还会带走你们的福气。

    可能你现在看不见,但二十年后,你家就会厄运接踵而来,甚至更糟糕。

    所以你考虑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我曹萧不在乎多一个孩子,要是我自己能有,那是很庆幸的事情,要是我没有,我领养来的就是亲生的。

    等我有了孩子,我将来,也视如己出,绝不会送出去,就算我饿死了,我也不会亏待孩子。”

    曹萧信誓旦旦,罗绾贞说:“你可以,你妻子呢?”

    “她也行,我妻子很善良的,嫂子,还有别的么?”

    “没了,你就记住多做善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罗绾贞看了看屋子里面,抬头看向楼上的一间房:“这么安静?”

    “那里是我妻子的房间。”曹萧说起妻子,他的眉头深锁着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看看。”罗绾贞往楼上走,就听见楼上哗啦哗啦的锁链声,罗绾贞脚步放缓,正在听锁链的声音。

    曹萧说:“我总感觉那个东西就在我卧室里,但我妻子现在不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罗绾贞上了楼推开门进去,眼前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正握着锁链摆弄。

    女人一头长发,身材极好,只是身上都是伤痕,我们进门女人缓缓回头看我们,她那双眼睛根本不像是人的眼睛,而且很锋利,贼贼的好像放光。

    看到我们,女人像是故意挑衅,转身竟朝着我们撅起屁股。

    我转开脸,看着都脸红。

    曹萧急忙脱了衣服走了过去,他本想给妻子遮挡一下,结果他妻子起身把锁链捆在了他脖子上,死命的要把曹萧勒死。

    我去看曹萧,曹萧没挣扎,反倒抬头看他妻子,还笑了,但他眼睛流泪,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说:“对不起!我该听话!”

    曹萧妻子的手一松,对着他发呆,罗绾贞抬起手,准备动手,曹萧妻子猛然看向罗绾贞,阴狠狠的说:“滚!”

    罗绾贞一张符纸打出去,曹萧的妻子向后弹射出去,罗绾贞喊我把曹萧拉开,我去拉开曹萧,罗绾贞咬破手指弹了一滴血到曹萧妻子的身上,曹萧妻子浑身一颤,人就倒了。

    就在曹萧妻子倒下去的时候,我清楚看到一缕黑烟钻到了屋子外面。

    罗绾贞并没有追,拿起床单盖在曹萧妻子身上,人已经昏迷了,看上去并不很好。

    罗绾贞从背包拿了一包东西扔给曹萧:“去洗澡,全身擦一遍,然后出来。”

    曹萧急忙抱着妻子去浴室,罗绾贞拿来一道符纸贴在浴室的门上,在屋子里找了找,没找到什么,便带着我等。

    曹萧带着妻子出来,罗绾贞叫他给妻子穿上衣服,然后去别墅外面。

    我们到了外面刚好是大中午的时候,此时阳光充足。

    “别打伞,就在这里晒。”

    罗绾贞交代曹萧那里敢不听,抱着妻子就在太阳下晒,两人都是白白净净的人,没有两个小时,全都晒黑了。

    不过晒黑了,曹萧的妻子也醒了。

    睁开眼曹萧的妻子看了一会,趴在曹萧的怀里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曹萧抱着他妻子,一直说没事。

    夫妻哭了一会,罗绾贞才叫他们先别哭了。

    罗绾贞下午一直都没休息,在别墅里找那个东西,我跟着罗绾贞也找过,但是别墅里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天快黑了,罗绾贞才从别墅出来,看了看天色,罗绾贞才说先吃饭。

    吃过饭天也黑了,罗绾贞就带着我们坐在别墅外面观察别墅,我就问罗绾贞万一不出来,那我们是不是要一直等下去。

    “他比你着急。”罗绾贞那样说就好像她是鬼一样,鬼想什么她都知道,我也就没有再开口。

    曹萧和妻子抱在一起,失而复得,曹萧更加珍惜了,对他妻子嘘寒问暖的程度,好像对着三两岁的孩子,宠爱至极。

    我就想到季末扬,他也不跟人家学学。

    十点多钟,罗绾贞起身站起来:“我去别墅里看看,你留在外面,有什么事就喊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要是被害了呢?”我一脸担忧。

    罗绾贞转身看去:“你还能被害?你学了那么多的好东西?你不是有师叔么?”

    说完罗绾贞就走了,而看她那嫉妒恨的样子,我便安心了!

    但罗绾贞刚进了别墅我就觉得不对了,别墅那边好像被什么笼罩起来,让人觉得那是牢笼,可我不觉得那牢笼危险,倒像是困住了罗绾贞。

    而可怕的东西像在我身后,而且是在曹萧夫妇的身上。

    等我转身,就见曹萧一把甩开了怀里已经昏迷的妻子,起身面向我。

    他眼神染了几分戾气,身上仿佛变的孔武有力,他朝着我走来,笑的诡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