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非夜小说 > 暗夜夫宠之司君要命 > 第72章 有师叔好办事(1更)
    事实证明,有师叔好办事。

    玄君说找罗绾贞的命魂,就真的找到了。

    只是谁也没想到,罗绾贞的命魂被困在了一头猪的身上。

    玄君带我来到小男孩家的猪圈旁,指着一头白猪告诉我,杀了白猪。

    我一脸茫然,看着大白猪还真下不去手,但玄君所说我都相信。

    只是杀了小男孩家的大白猪,那男孩父母不来找我赔猪?

    好在小男孩父母都没在,我跟男孩商量了一会,要买他家的大白猪,猪肉给他们,我们就把猪杀了。

    小男孩看的我眼神充满的古怪,但他看了看门口跟我说,他家的大白猪有些古怪,不知道是不是生病了,已经不吃不喝有几天了,所以他爸妈要把猪杀了吃肉,要是我给钱,肉给他家的话,也可以让我杀,只是他说了不算,要等他父母回来。

    我纠结,那要是等不及她父母回来呢?

    于是我就趁着小男孩进屋的时候,走去大白猪面前给了大白猪一刀,大白猪盯着我的眼睛,竟然一点不恨我,倒是我,看见双手被染红,吓得急忙躲开了。

    生平第一次做伤天害理的事情,竟然是对一头猪下手。

    下辈子,也让我做头猪还他吧!

    我正想着,就见大白猪的身体里钻出个白色的东西出来,进了我的镇魂镯里面。

    “杀个猪也婆婆妈妈的,没出息!”罗绾贞的声音从我镇魂镯里面出来,我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我看镇魂镯,罗绾贞说:“这是一头死猪,我出事的时候没地方躲藏,钻了进去,你要再不把她杀了,我真要成了猪,下辈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我急忙去看那头猪,果然血都是黑色的,而且不多,就刀子上一点。

    大白猪躺在地上,四蹄蹬开好像是吹气的皮球,我晃了个神:“这猪死了有段时间了?”

    “在村子口扔着,我到了那边就出事了,傻子一路追着我到了那边,估计知道我在大白猪的身体里,就把我拖回来,这家以为谁家的猪跑来的,偷偷藏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罗绾贞这运气也是没谁了,竟然能钻到死猪的身上去,这要是放在过去,我一定不会相信,但是现在,就算她说她能变成猪,然后变成人,我都能相信。

    “师叔。”解释了,罗绾贞不忘跟玄君打招呼,玄君依旧不温不火的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其实,有件事我一直都想知道,玄君到底是不是罗绾贞的师叔。

    如果是,那她师叔是不是早就死了,死后阴魂不散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,但如果不是,那玄君是谁?罗绾贞怎么就那么信任玄君?

    其实到底是怎么回事,我也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等有机会,还是问问。

    此时罗绾贞说起这件事的前因后果,原来,傻子已经死了,但傻子身上还有个傻子,这个事情罗绾贞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据罗绾贞所说,她来的时候就发现了不对劲,她是找到了傻子的丈夫,还问了村子里的一些人,村子里的人不想说,都让她离开,她后来找到了小男孩,小男孩跟她说,傻子经常挨打,被打的时候一直哭嚎,他总是想办法帮傻子,不但给傻子吃的,还跟傻子成了朋友。

    傻子在家里的时候,她丈夫喝酒就打她,还给她吃泔水,她不吃她丈夫就打的更严重,有时候她能喝半桶泔水,喝完了还不让睡觉,她就哇哇吐,他丈夫半夜起来就用椅子往她的肚子上打,打的傻子到处嚎叫,说她男人打她了。

    村子里的人都不管这件事,傻子就只能被打。

    但前段时间一个醉汉去了傻子家,后来在傻子家干了坏事,傻子说肚子里的孩子就是那醉汉的。

    但那醉汉找不到了,而傻子的男人却对她很好,给她好吃好喝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谁告诉傻子男人,傻子的孩子不是他的,是醉汉的,傻子男人就把傻子打了,而且把傻子扔到了他家的地窖里面。

    罗绾贞说道这里停下:“师叔,其实傻子已经被打死了,小男孩以为她没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玄君认同,而且他像是早就知道,我便朝着罗绾贞问:“这么说,傻子在地窖里面?”

    “我去找过,傻子不在里面,根本没有尸体。”罗绾贞一说我就看玄君,不在地窖是已经出来了!

    玄君看了我一眼,他还是那般淡然无波,跟着他说:“地窖有水,阴暗潮湿,傻子白天被浸泡,晚上被月光照,她成了浮尸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是浮尸?”难道是水泡过的?

    玄君看着我,好像我活着很多余的眼神:“你不是文科状元么?”

    “字面的意思?”我问,玄君没理我,但显然就是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一般浮尸的形成和僵尸相差不多,不同的是,浮尸她是水里泡发的尸体,而僵尸是土里养出来的尸体。

    但他们很大的区别在于,浮尸要是混进人群,除了身上的一些变化,其他和人都一样,不蹦也不跳,还能开口说话,而且他们的神识也不像是僵尸那样没有自我。

    僵尸与大僵尸到达一定的级别才能行动自如,但浮尸只要是条件允许,一旦离开了水,就成了浮尸。”

    罗绾贞解释,我便问:“你要是这么说,那水里死的人不全都成了浮尸?”

    “那不可能,水里死了一是没有土,养尸必须要有土,不管是僵尸还是浮尸,二是要有日月的精气,三就是阳气,阳气要是动物或者是人的阳气,缺一不可。”

    罗绾贞直接否决了我。

    我一脸茫然:“你是说,傻子家的地窖里面,有水,还有土,而且她得到了月光的精气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水和土好有,月光好有,那阳气是那里来的?”地窖里面有人下去?

    我就不能理解了。

    此时小男孩从里面走了出来,玄君说道:“你过来,我问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小男孩看到他家的大白猪死了,立刻着急起来:“你们杀了大白猪,我爸妈回来肯定不高兴,你们快跑。”

    小男孩倒是很善良,我马上说:“我给你父母钱,你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小男孩这才点点头。

    我看了眼玄君,已经知道他想问什么,便问小男孩:“傻子被她男人打了,扔到了地窖里面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傻子被扔地窖的事情?”小男孩还很惊讶。

    “我是听我朋友说的,你就别管了,你先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小男孩看了看家里没人,才说:“傻子被打我看见了,她男人打她的时候她喊我了,我就跑去看,但我不敢出声,后来傻子被打完都断气了,她男人就把她扔到了地窖里,我等他男人睡觉了,我就去地窖找傻子,可是傻子上不来,我也不敢喊,我看她在下面瞪着眼睛躺着,我就往里面倒水,我想让她浮起来。”

    小男孩说到这里,我们已经明白,为什么地窖里面有水了。

    开始没水,是小男孩倒水。

    “那傻子上来了?”我继续问小男孩,他一脸得意起来。

    “上来了,我灌水没有多久就看她上来了,她从下面上来的可快了,就拉着我从地窖那边出了门,不过她不敢回家,就跟我去了我家,躲在我床底下了,每天我给她头几个馒头吃。”小男孩果然还不知道傻子死了的事情,他以为他救了傻子。

    我问:“那你说有两个傻子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提起这事小男孩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,但就是有两个傻子,屋子里有一个躲在我的床底下,但外面还有一个,外面的那个有时候就来,但都是天黑了才来,有时候她还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看见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小男孩点点头:“开始我和傻子去河边,我们在那里坐着,有一天我没去,傻子去了,我在家写作业,写完作业我就去找傻子,我就看见两个傻子,她们站在一起,但有一个穿鞋的有一个没穿鞋的。”

    小男孩说完看我:“可是傻子不见了,我刚刚去屋子里面,屋子里面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小男孩说着擦了擦眼泪:“是不是被她男人抓走了?”

    “你先别哭,我们去找找。”

    我看玄君,玄君说:“他去救人的时候傻子已经死了,他把傻子的魂魄拉上来带回家里,傻子的身体成了浮尸,从地窖里爬了出来,傻子原本天魂不全,人活着的时候就神识不清,死后她的命魂被这孩子叫醒,就跟了过来,至于浮尸,则是借住了他的阳气活了过来,所以对他也算不错。

    但浮尸的魂是地魂,地魂在三魂里面比较粗糙,要是没有命魂和天魂掌控,会失去平衡,就会作恶。

    原本傻子就是被男人害死,死后含了一口怨气,醒来后就要找男人报仇,至于傻子的命魂,则是留在这孩子身边,和他在一起。

    也许只是眷恋而已,至于现在……傻子的命魂应该已经被浮尸吞并了,她们到底是一体。

    至于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玄君算了一下,看向小男孩的邻居家,我转身去了那边,结果进了院子就看见男人正抱着一个泔水桶正在咕咚咕咚的喝水,我走去把桶推开,男人立刻跑去继续趴着喝,人就像是疯了一样。

    玄君进门在周围看了一眼,最终目光落到傻子家那口地窖上面,我这才走去地窖那边,我正打算往下看,就听玄君怒道:“混账!”

    不等我反应过来,玄君已经到了我身边,一把将我带进怀里,转身挪了个地方,而地窖的口那里,傻子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傻子又肥又胖,爬出来有些费尽。

    我奇怪:“阴天了?”

    傻子怕光,但她出来就阴天了。

    罗绾贞说:“她的怨气重,加上是尸鬼勾结,影响了天气,天阴了她就能出来,也是说明她的能力很强。”

    我朝着一边躲开,发现傻子像是对我很不满意,竟然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玄君将我松开:“把符纸拿来。”

    我立刻把背包里的符纸拿来:“你不是想试试九字真言的威力?”

    “啊?”我看了眼玄君,他让我试试,我就试试吧。

    我随手将符纸打过去,那是镇魂符,傻子抬起手挡了一下,但还是贴在她身上了,我后退一步,按照伏魔本里面所记载的,开始念九字真言。

    傻子浑身好像被绳子捆绑住了,她一个劲的用力拧动,我最后一个赦字说出,傻子身体冒了一股烟,惨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但我安静下来,发现她没事,而且她身上镇魂符已经烧了。

    傻子挣脱,便朝着我扑了过来,我立刻喊玄君:“师叔!”

    玄君挪到一边:“五雷决!”

    我想起五雷决,立刻要拿出纸来,但是到处不方便,差点被扑倒,玄君怒道:“用手指着她,催动念力,隔空画符。”

    我连忙后退了两步,集中精神,开始画五雷咒,我本以为傻子会扑上来,但她刚到了我眼前,我的五雷咒刚刚隔空画,她就好像木头人被定住了,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我,发起呆。

    我也来不及思考,急忙把五雷咒画好。

    然后捏了个五雷决,天空乌云滚动,轰一声,一声闷雷从天而降,我被吓一跳,那雷差点把我劈上,好在玄君抱着我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而眼前傻子轰然倒地,我看见一缕黑烟从她的身上散了。

    小男孩站在院子那里,发出惨痛的嚎哭。

    村子里的人听见都跑了过来,地上喝着泔水的男人,一机灵就栽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村子里的人都跑来看,看见傻子躺在地上被雷劈死了,都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小男孩却扑了过去,一个劲的摇晃。

    我看着有些难受,感觉干了一件很坏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打电话给齐宇,叫他过来处理,另外,那个醉汉没死,他在村子外的破草屋子里面,去抓他。”

    罗绾贞总是那么不近人情,我难过的时候,她总是那么冷静。

    我打电话叫了齐宇过来,齐宇很快封锁现场,而且还把案子快速处理了,也没问我怎么回事,就按照我说的,处理了事情。

    最后,齐宇拿了几千块钱给小男孩的父母,给他家了一头猪钱,至于那头猪被齐宇用需要检验的借口带走了。

    醉汉被抓,说出他酒后无德的事情,齐宇就把醉汉带走了。

    至于那孩子,伤心要伤心一阵,但总会好的。

    只是回去的路上,齐宇说,那孩子的老师死在了水塘里面,还有跟他一起打架的小朋友,也差点死在水塘里,现在刚刚脱离危险。

    这让我想起傻子晚上两点出去的事情,她其实就是去报复欺负小男孩的人了!

    得知这些我去了水塘那边,果然看见小男孩在那里哭。

    我便走了过去,问了几句,这才知道,小男孩从小都是傻子看着他的,他家没人,傻子就趴在墙上看着他,有几次他被欺负都是傻子帮忙,村里的孩子之所以打傻子都是因为他。

    而且,一次村子里的恶犬差点把他咬伤,也是傻子帮忙,事后,傻子反而被咬伤。

    说着小男孩哇哇大哭起来,看的人满心不舒服!

    我便想,善恶到底是什么!

    傻子天性善良,却被丈夫毒打,小男孩知恩图报,却没相信,那些被害的人,真的都是无辜者么?

    我蹲在小男孩的面前,竟无言以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