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非夜小说 > 暗夜夫宠之司君要命 > 第51章 重返山洞(2更)
    季末扬醒来还有些迷迷沉沉,看到我奇怪: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不回来我还不能回来了?”我一口季末扬的语气,季末扬倒是没有说什么,他只是看向我身边的罗绾贞,但他依旧没有给罗绾贞好脸色,不但没给罗绾贞好脸色,他还冷嘲热讽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风把你吹来了?”季末扬一脸欠揍的说。

    “我来不是看你的,我是来看离殇的,你要不欢迎我,我现在就走。”罗绾贞也算不错了,要是我早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走吧,这里不欢迎你。”季末扬说来说去就是要赶罗绾贞走。

    “我想跟她去,我还有事没处理。”我那样说,已经做好被骂的准备,果然季末扬起来就骂我吃里扒外,我也没理他,拿了背包就走。

    季末扬身体虚弱,想要起来追我,可惜我没给他机会就想走了。

    罗绾贞跟着我出来,问我确定跟着她去,我回头看看,其实我那里也不想去。

    我倒是想问问季末扬,我们之间到底是不是兄妹,更想知道他父母是不是我父母,还有如果是,当年为什么我被送到了孤儿院,难道他们遇到了什么事,还是遭遇难言之隐。

    可我问不出,面对季末扬我心中还有无数的问号,他现在要结束研究所的事情,也不打算探墓了,那我留下来不是没什么用处了。

    倒不如去走走,而且我想去看看苏曼,苏曼那边我始终不放心,有必要去看看,再者就是我现在这样不上不下的情况,季末扬是希望我远离一些阴鬼之物,希望我平凡的活着。

    可我就算是回到这里,躲开阴物,阴物也会找我。

    所谓人在家中坐鬼怪天上来,那里是躲的掉的。

    我总要学习一些防身之术,即便不能得道成仙,能保护自己也好。

    像是昨天那样被一只女鬼打的到处跑,难道不丢人?

    “走吧,我都长大了,总要去闯闯,趁着年轻还有力气,别等到老了才想要做,到时候还要后悔!”

    听我说罗绾贞便说:“你可真是白眼狼,为了你他什么都可以不要,听说你要学考古,二话不说放弃了出国深造的机会,毅然决然的陪你下墓,你倒是好,长大了翅膀硬了,一句你要去闯荡,就把他一脚踹开了。

    你可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着罗绾贞就不说了,我这才知道,原来季末扬当年放弃出国深造的机会是因为我,还跟一些人联合成立了摸金大队,竟不是因为他喜欢古物,喜欢墓盗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说不要他,这只不过是暂时的离开,你何必说的我那么残忍?”

    “你还不残忍啊,为了你他把青春都留在了墓坑里面,那里不见天日,随时会被鬼附身,随时上不来被活埋,你当他生出来就会探墓呢,他刚学探墓的时候你还在读高中,你高中三年,大学四年,他全都在探墓,那一次不是九死一生,你以为他季末扬三个字在考古界的传奇是花钱买来的?还不是拼命拼来的?

    他怕你在下面出事,怕你不懂,怕你学习的时候导师把你害了,所以他亲自下去给你探路。”

    罗绾贞有点情绪激动,但也没大喊大叫的,只不过她平平静静的说,我平平静静的听,我们都被感染了而已。

    “白眼狼!”罗绾贞末了骂了我一句,我看她半天才敢说话。

    我问罗绾贞:“你不会因为老板对我好,你才喜欢他的?”

    那她就更神经病了,好好的喜欢不去喜欢,非要从感动入手,那不是脑子进水了!

    罗绾贞轻哼了一声:“少废话,要走就走,不走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罗绾贞就走,我既然要走自然不能怠慢,急忙跟着罗绾贞离开。

    我们打了一辆车,上车就走了,但我走的时候还是悄悄看了一眼别墅那边,虽然我说要走,但心里还担心季末扬,思来想去还是给小张发了条短信,说我在家难受,叫他给我叫救护车来。

    小张一头雾水,问我难受怎么不自己叫救护车,还要他帮忙。

    我就干脆不说话,估计小张是害怕了,不到十分钟就回了我一句,他马上就到,要我等他。

    我和罗绾贞到了机场,等了几个小时,早上的飞机离开的,这一折腾我彻底困倦了,上了飞机就开始睡觉。

    结果睡着便梦见了青铜棺,发现我就在我家后院,而青铜棺就在后院的院子放着,我看到青铜棺便奇怪,我不是坐飞机跟罗绾贞走了?

    我站了半天,虽然已经不止一次触碰过青铜棺,但我对青铜棺像是很痴迷,当然,我对别的古物也很痴迷。

    就比方说那几个埃及来的石灰罐,我刚刚接触到的时候,就怕被送走,每天都要看几次,后来季末扬通过他的关系,终于把那几个石灰罐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走到青铜关前,仔细摸了摸青铜棺上的花纹,触及黑色的棺壁,精美的花纹,我不禁感叹:“你怎么这么美!”

    正说着青铜棺震动了一下,我被吓了一跳,青铜棺里冒出白色的烟雾,是香雾身上的香,我想肯定是香雾在里面,倒是也不害怕,他还能把我吃了,于是我去看青铜棺的里面,本以为是那绝代倾城的男子躺在里面,可我还没等看清一头栽了进去,便发生了那事。

    而眼前漆黑一片,青铜棺吱嘎吱嘎的关上了,我翻身便感觉香雾来了,我挣扎,感觉越来越冷,直到我听见香雾冰冷的声音:“这是个教训,下次胆敢将本尊的信物丢了,看本尊如何对你?”

    我忽然就醒了,睁开眼睛我感觉都要窒息了,而且额头是密密麻麻的汗。

    我正心惊的时候,罗绾贞看向我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去洗手间!”起身我朝着洗手间走,其实我已经感觉到什么不对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但我还是有些不相信,直到我得到验证,我也就确定了,梦里香雾确实做了些我恐慌的事情。

    罗绾贞不放心我,在洗手间外问我:“好了么?”

    我慌忙处理好,答应她好了。

    我洗了手,正准备要出去,看到手腕上的镇魂镯,不由得愣住。

    我抬头,镜子里是香雾那张阴沉的脸,但他有些脸红,他宽大的袍子占据了整面镜子,他正盯着我看,似是想要靠近上来。

    我有些无措,忙着转身看他,毕竟我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,我知道他的本事,他能到我梦里行凶。

    但也太邪门了,他在梦里对我做的,怎么就到了现实里。

    我忽然意识到,我已经不是小女孩了,悲催的我还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我一脸茫然,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不是只有在现实里才能有的,怎么会……

    我的脑子很乱,面对香雾我彻底不知道如何是好了。

    “下次还敢不敢?”香雾终究问我,他声音冰冷,似是掺杂着一丝不甘,我想了下,终究不敢抵抗,朝着他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但不知道为何,香雾竟很气,他俊脸一沉,冷哼一声:“离殇,你还真是不知自爱,本尊还当你是多矜持!”

    说完香雾便不见了,眼前香气弥漫散去,我也该走了。

    我去开了门,罗绾贞便开始担忧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有些不舒服。”我说着已经出来,罗绾贞看到我手腕上的镇魂镯,似是明白过来,才跟我回到位子上。

    坐下我就闭上了眼睛,而罗绾贞问我是不是梦见青铜棺了,我才睁开眼睛说:“梦见是梦见了,但还有很多事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镇魂镯,到底香雾跟我有什么恩怨,他要阴魂不散的缠着我不放。

    “慢慢来,既然他不是来害你的,现在镇魂镯又重新回来,说明他是不会轻易离开了,你也不用担心,先看看再说。

    其他不说,镇魂镯起码还有一些威力,可以保护你。

    虽然这是至阴之物,但是如果善加运用,也可以成为你的法器,就看你怎么用了。”

    罗绾贞说的我那里不懂,只是她怕是误会了镇魂镯的来意,把要命当成了报恩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我也不想多说,反倒想睡一会。

    罗绾贞看了眼时间,叫我休息,我闭上眼睛便睡沉了,结果睡着之后便看到香雾在某个地方站着,那里是什么地方我并不知道,只知道周围空荡荡的,而风很大,大到我想要看清眼前事物要用力睁开眼睛,还要用手挡住脸,不然风大吹的我不但走不了路,还睁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直到我走到香雾身边,香雾才转身看我,我忽然发现,我和他站着的地方是一个巨大的轮盘,轮盘上有横七竖八的东西,而他仿佛天地间唯一的谪仙,正伫立在我眼前,用那种凌驾一切之上的目光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一脸奇怪,看了看周围看向他。

    我奇怪:“你怎么了?为什么我们在这里?”

    香雾笑的很狂,他眼底是滔天的恨意:“离殇,这……就是你为本尊准备的!”

    香雾双手抬起,宽大的袍袖展开,他身后狂风骤雨电闪雷鸣,我被他吓了一跳,忽然就醒了。

    睁开眼我出了一身冷汗,抬起手擦了擦,镇魂镯上的铃铛一阵晃动,我才靠在椅子上,之后我就再也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想到梦里的画面,便心情不好。

    香雾为什么说那是我为他准备的,我根本不认识他,难道先前就见过?

    飞机上我就睡不着了,下了飞机我又不舒服,回去罗绾贞家里才睡。

    但不知道是身体太虚还是被香雾缠着,我睡着便会梦见他站在巨大的罗盘中心,那里狂风骤雨,电闪雷鸣,有时候,闪电还会劈在他身上,但他像是早已习惯,根本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那些闪电,劈在他身上我都会疼,可他竟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不知道,他到底经历了什么。

    但说来也怪,睡醒我便不觉得那里不舒服了,我起来罗绾贞还给我煮了姜汤,我喝了姜汤身体暖了,也就不难受了。

    罗绾贞吃饭的时候告诉我,季末扬打电话给我叫我滚回去。

    我抬起眼皮:“他怎么没打给我?”

    “你手机关机了。”这解释我相信,毕竟给小张打电话的时候就马上要没电了,而到现在我都没充电,关机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想好干什么了么?”罗绾贞问我,我摇了摇头,还没想好。

    吃过饭我跟罗绾贞说出去走走,罗绾贞叫我小心,便不管我了。

    我出了门看向啾唧山的方向,我便想起啾唧山的那个山洞,总觉得那山洞里有什么东西,便去了那边。

    经过李家村坟场的时候我愣住,李家村的坟场不见了,彻底不见了,地上已经铺上草坪,整个地面都空旷了。

    我在周围看了一圈,发信息给罗绾贞,这才知道李家村已经彻底消失了。

    罗绾贞说,想要李家村不在干扰大家,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李家村彻底消失,而这所为的彻底消失,无非是改旧换新。

    我在李家村坟场的地方站了一会,就去啾唧山了。

    啾唧山路远,我在路上拦了一辆车,比起走路还是坐车快。

    司机问我去啾唧山干什么,那里都没人,我告诉司机那边发现了两具人骨,有人在那边调查,要我过去配合调查。

    司机一听被吓得脸都白了,我就是故意吓唬他的,毕竟我一个人坐车去那么远那么偏僻的地方,万一司机心怀不轨,我又打不过他,当然要防备一些。

    但未免把司机吓坏,我还是说:“我不是嫌疑人,我是发现尸骨的人,我和我男朋友去玩的时候发现的,这次过来就是为了配合他们调查的。”

    司机的脸色稍稍好转,之后和我愉快的聊天。

    到了啾唧山下,司机特意往上看,问我确定一个人上去,怎么也没看见办案的人,我就告诉司机,办案的人是直升机上去的,我和他们约好了。

    司机看我的眼神特别古怪,但拿了钱他就走了。

    司机走后我一人去了啾唧山上。

    往上走还算容易,而且我轻车熟路的就到了啾唧山的那个山坡,到了那边我开始往下爬,我探墓的时候什么地形都遇到过,下山坡的技巧我也都知道,上次掉下来纯属意外,这次下去的倒也容易。

    到了山坡下我朝着山洞方向看,确定了大概距离和周围的一些地势,朝着山洞那边去。

    没用半个小时我就到了山洞口,停下来我把头戴矿灯戴上,将记录仪打开扣在右眼上,拿来防护手套,将折叠式探墓铲打开,迈步进了山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