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非夜小说 > 暗夜夫宠之司君要命 > 第43章 李家村上的乱葬岗
    我下山的时候看了李白一眼,本以为李白会跟着我下山,但他坚持要留下,我也就没有再劝阻。

    说到底这里是过去,我在这里不管做什么,也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创造鬼空间的人之所以让我接触李白,无非是想要我知道过去所发生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既然已经知道了,而李白要留在那里,其实已经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我下了车来到李白所说的地方,李有才家的院子。

    李有才家的院子不小,可以说很阔绰了,我跟季末扬去过的地方不少都是乡村,但是像是李有才这么大的院子我还是第一次遇到,大门也很大,而且是红漆的铁门。

    只是看上去有点萧条,大门上的红漆都已经崩裂,所剩无几了,而红漆的下面则是锈迹斑斑。

    我走到门口正打算过去,被一个人叫住:“小姑娘,你要进去?”

    我回头,是个年纪大的老人。

    老人一脸慈祥,对着我笑了笑。

    我打量了一眼老人,问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个老头子,这里是凶宅,进去过的人出来都疯疯癫癫的,不是生病死了,就是跳井死了,你是外地来的吧,听话就别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老头子苦口婆心似的劝我。

    我说:“我买了这院子,现在这个院子是我的了,不相信你去问村长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老头子叹了口气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等那老头子走了,便去了大门里面。

    院子里挺干净,三间的大瓦房,在北方这种院子多见。

    我在院子里转了一圈,去房子里。

    这房子里的家具都很好,像是自己打的,还有地面也干净,都是白瓷砖。

    其他的,屋子里没别的了。

    我到床上坐了一下,便在周围观察,奇怪了,正看着就困了,就靠在一边睡着了。

    刚睡着就做了个梦,我竟然梦见有个长相丑陋的男人从外面进来了,而一个女人在厨房端着饭菜出来,男人坐下朝着女人嘿嘿一笑,女人拿来毛巾擦了擦男人头上的汗,两人坐下吃饭。

    画面一变,女人自己在家,一个人从外面进来,她以为是她男人,高兴的去看,进来的却是另外一个人,我看见那个人愣了一下,是在门口阻止我进院子的老人。

    那老人年轻了一些,笑的一脸猥琐,女人连忙后退,她不会说话,着急看外面,但那老头子三两下把女人推到了床上,而后便做起那是。

    女人痛哭,却无人理会。

    直到那老头做完禽兽不如的事情,离开了院子,出门的时候遇到女人的男人,推了男人就走了。

    而后,院子里总是发生事情,男主人状告无门,想带着媳妇离开村子,家里的东西都收拾了,准备晚上逃跑。

    结果临出门遇到那个作恶多端的男人,男人进门后先打了男主人,而后拿来开水,倒在男主人裤裆上,男主人在地上疼的面红耳赤,不断嚎叫。

    那恶人便把女人推倒扒光,当着丈夫的面前行凶。

    那晚的动静大,一些人悄悄的趴在窗户上看,但谁也没管,走的走,看热闹的看热闹。

    等到天亮了,那恶人才离开。

    恶人走后那女人想死,看到男人那样只好忍气吞声的留下照顾,但之后每隔几天那恶人都来家里打骂男人,为了男人好起来,也为了男人不挨打,女人便到了晚上就去那恶人的家中。

    后来女人怀孕,那男人高兴的不行,他就想要离开。

    但不知道恶人如何知道,便当着他们的面,将一个月大的孩子活活掐死了。

    男人抱着孩子大哭嚎叫,凄惨的老天下雨。

    而那女人,就在当天晚上挂在门口上吊自杀了。

    男人见妻子和孩子都死了,拖着一条残废的腿上山砍了棺木,就想给妻子孩子下葬,可是村里的人指着男人谴责,说他妻子和孩子都是横死的,不能留在村子里面,不扔到乱葬岗去就要用粪池的水灌。

    粪池的水灌尸一说我倒是听季末扬说过,是专门辟邪用的。

    有些地方,人死的时候不安生,就要用粪池的水灌,就不会招来灾祸,但季末扬说,那一说早就不被沿用了,现如今都是用其他的方法。

    这里还能听见,我倒是很意外!

    男人自然不干,但他不会说话,又不是那些人的对手,他不但遭人毒打,还被村民拉进妻子的棺材,活装了进去。

    村民们欺善怕恶,助纣为虐,将活人装进棺材不算,竟然封棺钉了钉子。

    而棺材里砰砰的发出撞击声,那声音好像擂鼓,叫人恶寒。

    而后村民便嚷嚷着埋了棺材什么,我便觉得不对劲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正想着棺材会怎样,那个男人是不是一家三口被活埋的时候,听见吱呀一声,什么东西好像来了,跟着我手腕的铃铛晃了一下,封口钱也收拢,捆住了我的手腕,我皱了皱眉醒了。

    我睁开眼睛看屋子里面,屋子里影都没有。

    我在周围看看,虽然奇怪,但还是出了门。

    那棺材那里去了?

    我正想这件事,看到李白走了过来,李白朝着我问:“你一晚上都没见,你去那里了?”

    “我能去那里,我找地方睡觉了,你不是不出来,怎么出来了?”我一脸奇怪问李白。

    “我妈上山找我,打了我两巴掌,我跟她下来的。”李白这解释也算通顺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乱葬岗在什么地方?”我问李白,李白一脸迷茫,还问我找乱葬岗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就别管了,你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李白指了指我们之前去的山上:“那边倒是有一片没人认的坟墓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去看看。”我又跟着李白上山,到了山上一看,还真有一些坟墓,但那些坟墓却都像是很多年了,一问李白才知道,所谓的没人认,就是没有后人的坟墓,而有些人死了就往里埋,所以就乱了,乱了就叫乱葬岗了。

    李白跟我说小时候来过乱葬岗,而乱葬岗里不太平,有些孩子经常走不出去,所以他也不怎么来。

    李白问我:“你没事来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找人,你先别管我,找铁锹来。”我叫李白去找,李白开始不愿意,后来许是脑子进水便答应了我。

    我对挖坟掘墓深有一套,一锹下去,基本知道是什么做的棺木,甚至分辨的出来是什么木。

    我看见李有才的棺木是柳树的,虽然那木头本身就是镇压邪物的,和之前阿花的棺木一样。

    先前我还怀疑阿花的棺木是不是有人故意镇压她的,现在我大概想起,阿花极有可能是下葬仓促,找不到好的棺木,所以就给她用了柳木。

    毕竟,不是所有人都知道,柳木是辟邪之物。

    我用铁锹将乱葬岗上的坟墓全都探了一遍,惊奇发下,最多的是杨木和松木,柳木几乎没有。

    而还有一些特别的,则是用麻布片捆绑包裹的孩子,孩子年纪都在未出生和几个月不等,我觉得奇怪,即便是二十年前,孩子夭折也不会那么多,所以我打开了一些检查,这才发现,有些是出生一两个月的,有些则是没出生,六七个月堕胎的。

    那些出生的无疑不是女孩,而那些没出生的,也无疑不是女孩。

    一时间,我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一个骇人听闻的画面浮现出来,我转身看着李白,李白正魂不守舍的看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