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非夜小说 > 暗夜夫宠之司君要命 > 第34章 跟发情似的
    哈的声音很奇怪,像是天冷哈气,但更像是脖子被锁住扯着吼。

    黑影很快跳了进来,而我已经不难想到,进来的是个僵尸。

    电视里关于僵尸的题材太多,能跳的绝对不是鬼。

    果然,僵尸跳了进来。

    我虽然不恐惧了,但我还是朝着玄君躲了躲,玄君倒是没有说我,他只是看了我一眼,便看向两米开外过来的僵尸。

    僵尸双手直挺挺伸直朝着我们,我用手电照了一下僵尸的脸,僵尸的脸苍白,獠牙长过下嘴唇,双眼瞪的很大,中间的眼仁是白色的,不同我们人,我特意用手电照僵尸的眼睛,僵尸朝着我哈,把我吓一跳,差点跌倒,玄君一把拉住我,我才站稳,但等我站稳,已经扑到了玄君怀里。

    我没留神,一下扑到玄君身上,嘴巴亲到他的嘴巴上,玄君怔了一下,我急忙就躲开了,不知道脑子是不是进水了,后退两步慌慌张张朝着玄君道歉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故意的。”我双手合十朝着玄君,玄君眸仁微眯,轻蔑的转了过去。

    僵尸好像能听懂我和玄君说什么,大眼睛滴溜溜的转,我们不表演了,他好像还有点失望。

    跳起来朝着玄君用双手横扫玄君,玄君根本不把僵尸放到眼里,随手一挥僵尸撞到墙壁上面,他手里不知道什么东西打出去,直入僵尸的眉心,僵尸张开嘴嚎叫了起来,身上开始冒白色的烟雾,跟着僵尸就不动了。

    玄君迈步过去,抬起手一挥,一把火呼呼烧了起来,没多久僵尸落到地上,化成一把灰烬。

    我看向玄君,忽然很无奈,这样就没了?

    玄君转身在山洞里看了一眼,迈步去了刚刚我们站着的地方,他抬起手继续掐算,但是他似乎很奇怪,在周围看了一眼就把手松开了,转身他才说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了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不想走?”玄君问我,我忽然有个不好的感觉,我要敢说不想走,他铁定把我留在山洞里面。

    我摇头,那里敢说一个不字。

    想着我跟季末扬在一起的威武霸气,如今跟玄君在一起的逆来顺受,可真是天上地下。

    从山洞出来我问玄君:“为什么山洞里这么潮湿?”

    玄君就跟没听见一样,话都不说一句。

    离开山洞玄君带着我到山下去找周臣和张志晨的尸骨,我本来不抱任何希望,结果在山坡下的土层里面,竟然找到了一些人的遗骸,挖开土层找了半天,终于拼凑出来两具尸骨,我勘测了一下,竟然和周臣张志晨两人相吻合。

    我急忙打电话报警,警察也很快赶来,结果调查下来,竟然在土层里面挖出一张工作证,看到证件,确认就是周臣无疑,反倒没那么轻松。

    警察问我没事跑到这种地方来做什么,还在山下抛开土层挖掘,问我是不是最近没有考古工作,想勘测一下啾唧山。

    警察问我的时候双眼放光,让我知道,他是多希望这城市也能找到一处帝王墓,最好是像是埃及金字塔一样闻名于世的,那样就可以备受瞩目了,起码可以带动一方经济。

    我为了保护阿花的墓穴便说:“我和我男朋友过来郊游的,不小心滚了下来,被一根手指骨硌到了,专业角度来考虑,可能是有尸骨在这附近,就挖掘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警察倍感失望,但还是谢谢我的古道热肠。

    最后我们留了个联系方式,就在学校前面分道扬镳了。

    了解到我和玄君没有代步工具,警察把我们送到学校附近。

    我们挥别的警察,我转身看向学校那边,想起李家村,决定马上就去查李家村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先回了罗绾贞那边,看到我季末扬松了口气,但劈头盖脸就问我还有脸回来。

    我瞧了一眼季末扬问:“我怎么没脸回来,我又没做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你还顶嘴?”季末扬要凶我,我转身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一夜没回来,累死我了,我要休息一下,然后去查李家村当年的事情。

    上了床很快就睡着了,但睡梦中竟梦见玄君趴在我身上,诡异的是我没穿衣服,而玄君也没穿,我们都光着身体,他就趴在我胸口上,我被吓得一下醒了,醒来后大汗淋淋的。

    我擦了擦头上的汗,在房间里左右看看,好在只有我一个人,要不然吓死我了!

    从床上下来,我去洗了个澡,换上干净的衣服才出去。

    刚出门就看到玄君在外面坐着,他看到我起身站了起来,而我突然发现他看我的眼神怪怪的,把我看的浑身不自在,特别是他的耳根竟有些红。

    我奇怪的想,好好的耳根红什么,跟发情似的!

    但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,玄君看向我胸口的地方,我忽然就想到了那个铃铛,顿时便学起了季末扬,到了手的东西,打死也不会还回去。

    我转开脸看向罗绾贞说道:“贞贞,我有个事问你。”

    罗绾贞最乐于助人了,听到我叫她这么亲切,便带我去了她房间。

    进门罗绾贞问我找她什么事,我竟回答不上来。

    毕竟我是躲玄君。

    但仔细一想还真有几件事。

    坐下来我先说了阿花的事情,而后是周臣和张志晨,最后是山坡上的那个山洞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那山洞古怪,即便是僵尸已经化成灰烬,还是有不妥的地方。

    罗绾贞一一为我解答,她说阿花死后沦为娼妓只有一种可能,前世已经跟什么人定下契约,这一世报了仇怨或是满足了心愿,便要去死,死后便要沦为娼妓,要按照契约上的来。

    周臣和张志晨则是因为他们的死不正常,他们嘴上说是失足掉下去,但罗绾贞推断应该不是,多半他们是自杀。

    我惊讶:“自杀?”

    “嗯,自杀的死不是正常死亡,死后就要一次次的重复死之前的事情,你好好回忆,周臣和张志晨言语之间有没有什么古怪的地方?”

    罗绾贞提醒我才仔细想,忽然想到什么:“周臣还好,说话像是个男人,张志晨扭扭捏捏,像是个女人!”

    “那应该是去殉情的,他们死后可能已经不记得生前的事情了,但过去那边肯定是和查案子有些关系,或者是他们当时听说那里有案子时常发生,选择在那里轻生,目的就是掩人耳目,一方面可以因公殉职,一方面又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,这不是最好的选择么?

    但人死了就会忘记生前的事情,所以他们记住的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自杀的人死后真的会一次次重复死亡?”我一脸奇怪。

    罗绾贞解释:“自杀的人很容易,但意外死亡或者他杀以及生老病死的不会这样,这和业力有关,但也不是一直,是有限的,是对自杀者的一种惩罚,惩罚够了就会结束。

    师父曾说过,大道自杀是大罪,自杀的人阳寿的基础上作为一个终结,他本来的寿命是七十岁,但他二十岁就自杀死了,那他死后,每七天就要经历一次死亡,一直到他原本阳寿尽的时间,才能继续其他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罗绾贞要是不说,我还不知道,自杀有这么大的门道。

    “等回头我把他们放出来,问……算了,也别问了。”我想着问了也不见得知道,多一件事多一个烦恼。

    于是我虚心求教,问罗绾贞:“那我想把他们的魂魄送走,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晚上十点,把他们送到十字路口,自然有阴差带走,到了地府,会查生死簿,功过自有评断,这个很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你陪我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是好,不过成了鬼便容易有心愿,特别是他们记住自己名和姓的,你要问清楚他们有没有什么未了的心愿,帮他们解决了才好送走,不然容易惹来麻烦不说,对你自身修行也没好处。”

    忽略罗绾贞所为的修行不管,她说的确实有三分道理,我才想到,要不要把周臣和张志晨放出来,问问他们有没有什么未了的心愿,然后再送他们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