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非夜小说 > 暗夜夫宠之司君要命 > 第12章 怎么是我
    罗绾贞跟我解释:“你现在半个身体都黑了,可能你自己看不到,但我从师这么多年来,第一次遇到这么强的怨气,你身上的黑气和其他人的不一样,鬼附身是一只鬼上了身,身体会有阴气冒出来,就跟我们在陈子阳房间门口看到的苏曼一样。

    但你不是鬼附身,你身上不冒阴气。

    你是怨气。

    怨气越重,黑就越浓。

    你这情况,肯定是和镯子里的东西有关系,我想他没有害你,就是和你有什么恩怨,如果能化解是最好,不能化解就想办法让他出来,我想用罗盘封住他,想要他出来。

    我知道苏曼身上有鬼,也知道她养鬼。

    我想借着这次机会,把他逼出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没出来。”

    罗绾贞这么解释我就知道怎么回事了,但我看向季末扬,他脸色还是不好。

    看来他也知道罗绾贞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想我不管,你不能拿她的性命来做赌注,苏曼身上跟着的分明就是一只恶鬼,他会要人命的!”

    季末扬情绪激动,鼾声如雷。

    我还是第一次看他这样,他丢了青铜棺是很不开心,但那也是因为他是贪财鬼,但现在他是为了我,我竟有些暖。

    比起陈子阳的处处以我为中心,却凡事为他自己,对上季末扬那双着急的眼睛,我忽然很愧疚。

    这些年我没少坑他,每次他让我写报告我都不好好写,每次他的东西都被没收。

    有几次他还损失惨重,一次勘探到一处墓穴,我为了保护地下文物,偷偷给文物局打了个电话,结果被人捷足先登,最终他出钱出力,什么都没得到。

    “你别着急,我没事。”我朝着季末扬说。

    季末扬怒视我:“你闭嘴!”

    “你叫谁闭嘴?”我一脸不悦,给你脸了是不是?

    季末扬看我,脸色不善:“叫你闭嘴就闭嘴!”

    季末扬那样我自然不敢开口。

    看他杀人泄愤的眼神,还是不说的好。

    罗绾贞看他:“我以性命担保,她没事。”

    季末扬这才消气:“是么?”

    松开我的手季末扬转身回去,罗绾贞去找他,他们就在里面商量,我则是在一边站着听。

    大概罗绾贞的意思是,既然镇魂镯里面的东西不出来,那就不在试探了,以免我真的出事。

    而她说现在要先把苏曼身体里面的女鬼弄出来,但要找到苏曼在什么地方养女鬼,不然不找到女鬼真身,就没办法除掉女鬼。

    另外就是,苏曼可能学过一些招魂术,能把女鬼招魂上身。

    最终他们说完我才说:“这件事我想参与,而且我还觉得,苏蔓身上的那只不是我在学校门口看见的那只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错,前后不是一只,但现在看,有个很奇怪的事情,你看到的那个长发女鬼,至今没有出现过,所以我怀疑,她可能不在学校里,或者你看见的是幻象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很少见,但也不是没有。

    有些有先天根基的人,能看到一些还没发生的事情,在某方面是跟她自身的体系有关系。

    好像道学的人可以看见道宗的大能一样,而你身上因为牵连着这只手镯,看到的必然鬼怪。

    我勘测过,在我们学校周围,没有你说的鬼。”

    罗绾贞这么解释,我只能认为,是我的幻象了。

    至于那女鬼,我分明看见女鬼是看苏曼的,怎么可能是幻象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眼下要解决苏曼的事情再说。

    罗绾贞起身打量我:“你现在这样,我一时半会的帮不了你,但你不如留在这边,跟我学习一些知识,以后也好自保。

    现在看,你今后会遇到很多麻烦,有了这个东西,你会很容易招不干净的东西!”

    听罗绾贞那么说我看了眼季末扬,他是我老板,我还是要在意一下他。

    季末扬不等开口,罗绾贞便说:“他现在也没办法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上去是这样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留下。”

    我答应下来,罗绾贞说:“先去休息,今晚我们去找苏曼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眼,也确实累了,就先回去睡觉。

    躺下就睡着了,睡着就做了个梦,梦见我一个人回了学校的女生宿舍楼,而且我直接就进去了。

    我进门还觉得奇怪,转身我还在周围看了看,还看见那个有铁栅栏的大门。

    确定是女生宿舍楼,转身我才朝着走廊的里面去,我没去找苏曼,而是去了707那间寝室。

    到了寝室门口,我推开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眼前和我大学时候的画面一样,一张床一张桌子,书包和书还在原来的地方,床上坐着一个女孩,女孩正发呆。

    而她的床上竟然躺着一个穿黑色衣服的男人,男人有四十岁左右,身材有些臃肿,此时男人的一只脚挂着一条女生的内裤。

    而此时我才发现,坐在床上的女生下半身没穿裤子,而她两条腿中间正在流血。

    我惊愕的看向女孩,女孩的脸流着泪。

    她哭的很无助,床上的男人不耐烦,拿起内裤扔到女孩脸上,女孩急忙跑到角落蹲着,抱着头忍着不哭,那个男人起身走了过去,抓住女孩的头发拖行到窗口,把她光着下身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窗外还有月光,我想起707是一楼,而我一直以为是七楼。

    女孩起来后不知如何是好,哭的更严重,但周围是空荡荡的寂静无声,紧跟着那个男人穿墙而过,出去后拉住女孩的头发继续拖行。

    这次穿过草地,穿过女生寝室楼的后院,最终到了学校后面的纪念堂附近。

    纪念堂前面有一个水池,水池的水正在喷洒,水池里的水清澈透亮,女孩被拖到那里,活活溺死!

    女孩死后趴在水池上,那个男人对她做了不轨的事情,而就在女孩灵魂出窍的时候,被那个男人抓到。

    女孩呜呜的哭,但还是不能逃跑,她被非人的种种对待,哭的声嘶力竭,她身边就是她溺水而亡的身体。

    眼前一瞬,到了清晨的时候。

    一个人从纪念堂路过,看到水池里有人溺死,被吓得半死。

    但那个人回去,却给女孩穿了条裤子。

    而后那个人才报警!

    那个人转身过来,我们面对面,她看到我,我也看到她,忽然就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坐起来,一阵阵大喘!

    怎么是我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