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非夜小说 > 暗夜夫宠之司君要命 > 第193章 林深见墓
    扶幽见到乾坤印有些担忧,我随手一道定魂符给扶幽打过去,她现在虽然是长了人心,但终究是难消鬼魂之灵,少则几年,多则千年,才能不不惧我的法印,但寻常天师的法印还是可以不必理会的,只是有些大能的法印还要注意。

    就算不能让她魂飞魄散,却能叫她魂元涣散。

    接收到了定魂符,扶幽立刻吸了进去。

    她不怕了,我才说:“扶幽,你往北走,七百步会看到你龙庭叔叔,不要多管,只要喘气的就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扶幽转身快速离去,我则是盘膝坐下,逐渐扩大乾坤印,写下往生咒。

    地上升起无数魂灵,直到扶幽回来,林子里也安静了不少,但有些东西还是在。

    扶幽来到我面前,怀里抱着一只乌龟,扶幽看我:“婆母,我去的时候就看到这只乌龟在地上趴着,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感觉他就是龙庭叔叔,我就把他抱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放下吧。”

    扶幽把龙庭放下,龙庭伸出头看我,我看着他那双看我的眼睛,用手在他的脑门上面画了一道符。

    龙庭伸展着身体,从我眼前幻化成人的样子,定定的看着我发呆。

    “谢谢先生。”

    龙庭并不觉得奇怪,他似乎早就知道自己的真身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但见我也不惊讶,他反倒是有些奇怪问我:“先生是早就知道我的身份?”

    “刚知道。”我确实刚知道。

    龙庭奇怪:“看先生一点也不惊讶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可惊讶的,对我来说,现在就算看到你成龙我都不惊讶,你是老青龙的子孙,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事情那么多的巧合,但你真龙之身已经显露,你现在身后有一条青龙护着你,我之前一直以为是老青龙留下的元神护着你的,但我现在才发现,应该是你自己的。

    你元神已经显露,说明了你的身份,至于是什么我不想知道,你也不用太在意,既来之则安之,一切顺其自然。”

    龙庭点点头:“多谢先生教诲。”

    我看向周围:“这地方竟然是古战场,倒是叫人意外,扶幽,你怎么知道是古战场?”

    “我来到这里感觉得出来,而且这下面还有很大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扶幽说的东西就在我们脚下,刚刚出手伤人的也是哪个东西。

    龙庭说:“看不清他的脸,只看见他是个人的样子,黑压压的扑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婆母,他不敢正面来找我们,说明怕我们,我们去找他?”扶幽的胆子向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,小孩子的时候也只有在红儿面前她才会躲到红儿身后,要不然她也是跋扈的。

    长大之后就更加的无所不能了。

    但她说的好像人家怕我们我们就要欺负人家一番,要是人家不怕我们,我们就要逃跑一样。

    这媳妇像婆婆还是少见的。

    而且扶幽说的是那么简单,但实际上,那东西未必是怕我,既然是古战场来的东西,他已经选择了攻击龙庭,如果真的害怕,绝不会出现。

    他只要躲在暗中窥探我们,我们走后,他再出来占山为王就好了。

    但现在被我一下驱散了那么多的魂魄,对他的损失是极大的。

    那他不怕我们,躲着我们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“婆母,我们去找吧。”

    扶幽这孩子就是这样不好,好奇!

    她修罗界的爹娘也不告诉她,好奇会害死猫!

    我看扶幽:“找的话要分几个方向,让你龙叔叔带你回去一趟,把我的铜钱法器拿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回去,那婆母呢?”扶幽满眼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事,这里还有一些被困的魂魄,我先超度他们,等我超度完,你们也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眼龙庭,龙庭立刻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马上回去,把法器带来。”龙庭看向扶幽,叫她:“扶幽,走吧。”

    扶幽不想离开,但她比较好骗,看我面色坚决,她也不敢多言,跟着龙庭先走了。

    龙庭和扶幽离开,我放了一只纸蝴蝶,纸蝴蝶跟着龙庭的方向过去,一只变成了两只,两只变成了四只,很快消失在夜幕里。

    子墨修养的差不多,与我说道:“刚刚感觉东北方有结煞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我转身看向东北方,朝着东北方走。

    林子里安静的诡异,没有一丝光亮,也没有一点声音,我走路的时候,也只有脚步落地的一点点声音。

    走了一公里左右,林子里面出现一块高大的墓碑,墓碑上写着某年某月某日,某个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墓碑的主人李崇善,按照上面的时间计算,有一千多岁了!

    墓碑后面压着一块石头,往石头上看,总觉得诡异,而且我总觉得,我身后站着一个脚尖离地的人。

    我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林子里面举目无尽,那种黑,幽森森的透着诡异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我耳边,忽然传来一个哈气的声音,我猛然回头看向身边,身边却空荡荡的,什么都没有,我又感觉脖子上一口寒气吹来,猛地转身看去,我肩上被什么东西抓了一下,我迅速抓住肩膀上,想把那个东西甩出去,但肩膀上却忽然一轻,消失了重力和冰寒。

    我在周围饶了一个圈,转身看向墓碑。

    结果墓碑已经消失了。

    林子里恢复了刚刚我进来时候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仔细看,墓碑的地方已经空了,两米多的地方有两棵大树,大树的枝干有我的腰粗了。

    我走去站在刚刚墓碑和石头的地方,脚下是光秃秃的地皮。

    周围安静的什么都听不见,我转身看了看周围,抬起手算了一下,算不出来任何的东西,方位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子墨说:“我也感觉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休息去。”我有些不高兴,不让子墨出来。

    子墨没回应,估计是不敢开口了。

    我从背包拿了罗盘出来,算不出来就不算,还有物。

    罗盘上看,就在我脚下。

    我后退到一边,蹲下看了看,地上的土是松软的,看来这里有人来过。

    摸金都能找到这里来,真是服了!

    我挖了一些土,没有半米,土层就全都塌了下去,说明下面空了。

    我用手机看了一眼下面,洞口周围打的不规整,说明做这事的人不是什么专业,我在周围看了一眼,也许是偶然发现,也就不难想到什么了。

    我又用罗盘在洞口试了试,阴气确实从洞口下面冒出来的。

    但罗盘有些奇怪,一直在变化方位,所以很奇怪。

    我起身站起来,一边对照罗盘,一边算周围的风水,这才发现,我竟然在一个风水阵里面。

    这个风水阵确切的说是风水局,而风水由五个方位的地势来做的一个风水阵,目的是用来镇压我脚下这个地方的东西,也就是风水局。

    但是这下面的东西出来过,而且整个风水局也被破坏了,所以这里出现了漏洞。

    天黑了,我根本判断不了那里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看着盗洞,不下去的话,肯定出事。

    我这才走到盗洞那边,准备了准备,下去了。

    我刚下去,洞口就被堵住了,疏通的气都没了。

    往上看一个人影站在上面,轮廓看,是个女人,但其他看不清。

    上去是不能了,我只好下去。

    摸金来说,洞口必须有人把风,不然容易出事。

    所以要是两个人合作,最好是自己人。

    想到季末扬的脸,估计要骂我一顿了。

    盗洞有几十米,这么深根本就不是人盗出来的。

    落到下面我在周围看了一眼,是个类似山洞的地方,洞里嶙峋,有山石,有灰土层,还有一些陶瓷瓦罐。

    洞里面湿度很大,而且没有氧气。

    我拿出火把,勉强点燃,举着火把在洞里看,地上有人的脚印,说明有人来过。

    前后看,纵横有十几米,这么大的洞,像是人特意打造出来的。

    但要是说这里是古战场的话,应该是一千多年前了,没有墓穴,土层在,说明这里曾打过仗,而后是一层层的被掩埋了,但为什么这么大的一个洞呢?

    难道当年这里出事,就有人下来封印的,封印不成,才摆下风水局?

    到底怎么样,先看看再说。

    说不定要死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沿着地下洞往前走了一段,洞是越来越窄了,最后出现一条墓道。

    墓道有两米多高,一米多宽,走在里面不规整,要左躲右闪,但也算是宽敞。

    走了大概五十米,到了更空旷的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手举着火把,终于见到这地下最恐怖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个仿佛圆形的祭祀场,地上是无数穿着铁架的骷髅人,骷髅们手里握着青铜剑,森白的骨头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整个地方都是骷髅人,往上面堆积如山,虽高处的人同样穿着铠甲,但铠甲不是铁的,而是青铜,在千年的洗礼下,在这下面已经生出了绿色的铜锈。

    骷髅人的头颅对着我,两个黑漆漆的眼眶仿佛能看到尽头,他手里握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青铜剑,而他四肢上面锁着手臂粗的锁链,锁链被打进了四周的夯土中。

    夯土并没有硬物,也没有粗壮的树根,奇怪了,竟然挂住了。

    我观察了一下,地上有一个圈,是在土壁下面的,地面和那些骷髅人是分割的。

    我沿着这个圈走去锁链的下面,锁链离地面有十几米的距离,想上去也是有些难的。

    我在周围捡了一些能用的残瓦片,插进夯土壁上,踩着往上面去,把火把插在背上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我往上去了两三米的时候,身后传来哈气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不能回头,只能往上去,感觉一双手按住我的肩膀,我微微侧头,身后的火把忽然灭了,一双黑漆漆的眼睛正对着我,其他什么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我转开脸,看了一眼上面的铁链,心中默念清心咒,身后的东西忽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我继续往上面爬,爬到上面找了个位置站稳,拿出手电检查夯土上的连接处,上面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我有些奇怪,仅仅是一些土层就能固定,这不可能啊。

    我从身后拿下一把探墓铲,开始挖周围的土层,但我没等挖开,人就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正想办法怎么摔得轻点,一道风席卷到身边,跟着被抱了过去,我回头看到玄君,他脸色一沉,冷冷的说道:“你好大的胆子,不要命了?”

    我看玄君生气,就想从他的怀里离开,但他用力拉了我一把,我又给他拉了回去。

    玄君抱住我,眉头深锁,眼神很凶:“不许走!”

    玄君说完看向头上我掉下来的地方,我也跟着才朝着上面看,上面并没有什么,但玄君拉着我朝着夯土壁走,到了下面玄君一把抱住我的腰身,抱着我迅速上去,我差点被他冲出土层去。

    但他的本事比我大,上来就如同是站在平地上面,就是我也感觉脚下是平地。

    到了上面,我重新拿起铲子来,开始凿土夯壁,我先在打入土层的外面画了个圈,沿着整个圈,去了一层,之后才往里面去,等到到了里面,看到里面坐着的人,我才明白过来,为什么铁链打进了土层,还是能够固定住的。

    一个怀了孕的女人,身后背着巨大的石头,锁链从女人的胸口穿透进去,捆住了大石头,女人坐在土里,被牢固的困在五块大石头的里面,微微低着头,面容已经被土封住了,并没有痛苦的表情,只是她也不是被土糊住,而是在这里面渐渐的成了土俑。

    土在周围凝聚到她的脸上,时间久了,她就成了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看着女人硕大的肚子,起码有六七个月了。

    在我们现在人而言,六七个月的孩子生下来就可以活了,就是说,这里面封印用的是两条人命。

    我看向玄君,玄君把我抱住,拍了拍我。

    “这只一个陋习,在古时候,是有这样的事情发生,陪葬的时候有女人和孩子。”

    我看玄君,笑不出来,胡说也能胡说的这么有根有据,也是服了。

    他说的是陋习,可这分明就是打生桩。

    玄君带我去了一边,我拿起探墓铲在另外几个地方看,但另外的地方并非是怀孕的女人,先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女孩子,还有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婆子,还有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子。

    四个地方都打开了,我有些奇怪:“跟我想的不一样,我以为是四个怀孕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玄君看向那堆白骨的上面,他说:“也许……”

    我看着玄君的脸,也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我在周围看了一眼,看向被困住的那个将军。

    “因为他身上杀伐太重了,一般人无法降服,但他到底是个人,人有七情六欲,有放不下的人,放不下的情,放不下的生死。

    所以,他的家人就成了锁住他的枷锁,他舍不得用力挣脱,只能困在这里,最后,一家老小都死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玄君环顾一周,看向整整白骨的将军。

    “本君今天帮你一把,让你这千年不死之魂,重见天日。”玄君说话间,周围的四根铁链砰砰砰断裂开。

    本以为那个将军会复活,但等了半天,他还是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我诧异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玄君也奇怪,抬起手算了算。

    他目光落在那堆白骨的上面,我意识不对劲的地方,朝着白骨堆上看,里面竟然有一条铁链,穿插进一些骨骸里面,而那条铁链的尽头,还有一个人,那个人竟被我忽略了。

    而他此时,正朝这里看着。

    是开始就在那里面对我们的巧合,还是后来转过来的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但整个地方,只有那条锁链是落在地上的。

    锁链从他胸口穿进去,从背后穿出,进入夯土壁,连接着什么人。

    但我一开始为什么没发现,我明明在这里饶了一个圈,这不是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我朝着那边走去,想要看清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刚刚走到那里,他竟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晚了哈,有些事这几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