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非夜小说 > 暗夜夫宠之司君要命 > 第187章 魔心
    我走去找他:“张教授,你不会是一直都没有把你的本事亮出来,你一直都假装你没本事吧?”

    教授看我:“殇儿觉得呢?”

    我总觉得那里怪怪的,但却说不出那里不对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认识的时候你只是道士,但你师承比较厉害,有个神仙师父,你自然不会太差,但你之前看不出来那里不同,就是玄君也一样,我没觉得他很厉害,但我此时看,大不相同。”

    见我奇怪教授了然一笑:“人总是会变的,天道欺我,我若不变,更待何时?”

    “这话更别扭了,好像你不知天道为何,要黑化了?”

    “殇儿,若我说我不是张教授了,你会离开么?”

    我看着教授发呆,但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教授说:“人都是有心魔的,一旦心成了魔,天奈我何?”

    “你是?”

    我怎么也不觉得,在我身边的教授会黑化了。

    教授伸手抓我:“我还是我,只不过更强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见我没说话,教授看向我的肚子,嘴角上翘:“这小子倒是很厉害,未出生就能修炼各种符咒了,竟然还用生死符把他自己给封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自己?”

    我一脸奇怪,教授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低头看着肚子,发现生死符闪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也在里面闷了一段日子了,稍后要去修罗界去看扶幽,你还不出来么?”

    教授越发的变得奇怪,我没忍住再次打量他,发现他的脸与平时也没什么一样,只是觉得他与平时有很大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我肚子有些热,肚子上的生死符正在发光。

    教授的手放到我肚子上,生死符便离开了,但生死符的离开是贴到教授的掌心,跟着进入他的手掌。

    我抬头看他,他依旧风轻云淡,倒是我有些奇怪的看他,总感觉他变了。

    “生死符不是说解开,就会死么,难道生死符是你贴的?”

    “做爹的怎么那么狠心,给儿子贴生死符?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没事?”

    “殇儿,生死符虽然掌控人的生死,但若是大能者,则可以随便切入生死符,这道理就像是普通鬼魂触碰镇魂符就会灰飞烟灭,而鬼王触碰镇魂符也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听着是那么回事。”但道理还是有些不通。

    如今他是这样说,但先前可不是。

    先前他怎么不说。

    教授看了一眼院子里面,伸手拉了我一下,转身回了屋子里面,他带我进门,房间的门自动关上,我回头看了一眼,等我再次看教授的时候,他已经放开我的手走去坐下了,而屋子里面原本打开的窗帘刷一声合上了。

    我正奇怪,身边红光浮现,一股清凉弥漫在整个屋子里面。

    “娘亲。”

    是红儿的声音,我木讷的去看红儿,红儿给我跪下,我被红儿吓一跳,忙着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红儿,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娘亲,都是我不好,害了爹和舅舅他们。”红儿平日孤傲薄凉,没看出来他会这样。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起来吧,他们也是为了保护你,你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我扶着红儿起来,红儿看向教授,奇怪的打量:“你不是我爹!”

    我有些意外,但是意外消失的很快,我其实也有怀疑,只是怀疑没有丝毫破绽,怀疑也就不足论证了。

    到是红儿问,我更相信红儿一定是有据可依!

    教授也不否认,反倒是说:“我怎么不是,你说来听听?”

    红儿说道:“你虽然是我爹的气息,但看来你并非我三个爹爹其中之一,但你的气息又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若是你第四个爹爹呢?”教授那样问,我的脸都绿了,这可不好开玩笑。

    红儿垂眸若有所思的想了一想,便抬眸问:“那爹爹叫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魔心。”

    魔心那样说的时候我愣了一下,他特意看了我一眼,我岂有不明白的道理。

    天道妄为天道,逼着人成魔。

    但我怎么看教授,也不解,他是什么时候成魔的。

    红儿说:“如此还真是四爹爹。”

    红儿倒是明白。

    但魔心还是看了我一眼,才与红儿说话。

    “扶幽无心,终究是难成大事,若是日后有人害她,便会很容易,故此,你有何打算?”魔心比较利落,说话办事也不拖拉。

    红儿犹豫几分便问:“爹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爹既然是魔心,必然是魔由心生,而掌控这是世间一切心性,如果爹能给我一颗心,不是很好?”红儿倒是不客气。

    魔心了然一笑,轻飘飘的:“你若是愿意给你又有何妨,不过若是得了此心,你与扶幽的缘分便尽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说?”红儿虽然年纪小,但听闻扶幽跟他日后便会缘尽了,脸色异常难看,好像这一句缘尽,触及了他的逆鳞,而他之所以来到这个世间,不是为了其他,只是为了与扶幽再续前缘。

    魔心端起茶碗喝了一口凉茶,不疾不徐说道:“你们前世的事情,为父不多管,但你也是灵物,竟如此的愚钝,为父还真是看你不顺眼,若你是个女儿那才好,为父喜欢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哼!”红儿不高兴,魔心仿佛是没生气,把茶碗慢悠悠的放下。

    “红儿,你与扶幽的缘分,乃是生生世世的劫难,本不该就不该,强行在一起,总有缺憾,你归心似箭,却终换不得她魂归故里,你可知道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!”

    “扶幽生来良善,素来不杀怨,可你杀气太重,腹中有无数生灵,这才叫天地间忌惮,你虽然借用你娘亲生于天地之间,但你善根不足,必有一缺。

    凡世间万物,越是在意什么,越是会缺少什么,你最在意的无非是爱而不得,而时间轮回,最狡猾的便在此处。

    人给了你,心却不见了,万世轮回有何用?

    而你这上古来的东西,怕是要成为最大的祸害了!”

    “你是饕餮?”我忽然看向红儿,红儿看我,脸色难看非常,但他即便不高兴,也不敢跟我使性子,很是怕我。

    魔心一笑:“上古神兽虽然有饕餮吃人不错,但饕餮并非是我红儿,红儿是红儿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饕餮,也是我儿子,我不会让他受伤,你有话快说,别转弯抹角的。”我不高兴起来,心里翻江倒海的想,不是饕餮,也是四大凶兽中的哪一个,要不肚子里面怎么那么多的生灵,要不怎么会来自上古。

    红儿看我:“娘亲,若我是饕餮,长大后会变化,到时候会吃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吃了就吃了,吃了我就眼不见心为净了。你只要不祸害其他人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未必,他要是出来真身,自然要祸害人的,不然不得饿死!”魔心一边泼冷水,我心里寒意万分,我本以为我是大仁大义的人,可是到了眼前我忽然觉得,我儿子要是能好一些,我就算是自私一点也无妨。

    是想我生的孩子因为挨饿在地上哀嚎,可是多可怜!

    我知道是个错,可我就是改变不了我所想的。

    就算担忧,我也不肯放弃红儿。

    见我不说话,魔心的眸子一直看我,看着看着他玩够了,才说:“放心吧,他不会!”

    我诧异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做娘的善良,儿子也不会太坏,他最多是脾气不好一些,遇到倒霉的弄死,祸害人还不至于。”魔心了然一笑,我更不解了。

    魔心继续道:“他来也不是害人的,他来是来报恩的,要是到处杀人,还报什么恩。”

    “报恩?”

    我更奇怪了,去看红儿:“找扶幽报恩?”

    红儿不答反问:“爹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红儿,魔心并不可怕,可怕的事万魔之心,你可知道,魔心可洞悉天下之心,为父不想知道不知道,想知道就知道,不过你是为父的儿子,自然是知道一些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说,那爹也来头不小?”

    “废话,你的来头都不小,你爹会来头小么?”魔心凉凉的看红儿,父子也不知道在较量什么,你看我不顺眼,我看你也不顺眼,看来看去还是红儿负气的低了一头。

    “我就想知道如何能给扶幽一颗心!”

    魔心一笑:“素来大悲大伤动情伤心,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难道那次教授过去跟修罗王说的是这事?”我奇怪。

    魔心看了我一眼,但他却没有多言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总觉得,他看我的眼神有很深的意思,可我又不知道他看我的时候有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魔心起身:“你心中明白,若不是元神俱灭,绝不能激发扶幽的刻骨铭心之痛。

    办法我给你了,你自己想吧。

    先前没有这么做,是因为舍不得你,怕你出事,事到如今,这事当务之急。”

    “孩儿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红儿忽然消失,我知道红儿回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魔心拉了我一下,带我出门。

    门外的其他人都看了我们一眼,魔心带着我出门。

    离开住处,魔心身上穿着黑色的斗篷,我赫然发现我跟他一样,我也穿着这样的衣服,他拉着我的手一边走一边看着满天的雪。

    又开始下雪了,下雪就说明找魂魄会很麻烦。

    但我也想知道,他是怎么变成了魔心的。

    “魔心。”我叫他,魔心的手轻轻的抹杀我的手背,我忍不住去看他,他就好像是知道我在想什么,答应了便告诉我。

    “全身的皮肉都被削掉,张教授就已经有了愤怒,但真正成魔的路却要历经千万年,魔心早就存在,只不过没有过催化。

    香雾为了为了报仇而出现,发现当年是个误会,决定回到穹渊之境,保全你们。

    玄君留下一直想要息事宁人,但魔心已经渐渐苏醒,催化他的是当年的那次事件,是谁叫离殇封印了大祭司?

    慕雪只是一个替代品,替罪羊,慕雪背后藏匿着极大的秘密。

    玄君的出现,也说明魔心苏醒,不过我苏醒的事情香雾和玄君并不知情,只是教授感觉到了,他试图压制我,我也不想这么早的就出现,所以并没有强行出现。

    但天神下界一事,激怒了教授。

    教授心性大变,加上身体的怨气和极大的痛苦,才唤来了魔心苏醒。

    但我并没打算出来,是鹿神彻底催化了我,鹿神心有不甘,我应时而生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便宜还卖乖,鹿师兄不出现,你就不出现了,你早就在教授的心里了,你早晚要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殇儿很聪明,没有错,我早晚是要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魔心哈哈的大笑起来,笑声朗朗,气吞山河,他一笑周围的雪都张狂了。

    我不理他继续走,他安静下来,跟着我一起。

    我奇怪:“去那里?去修罗界么?”

    “去修罗界,还要去办件其他的事情,去找找龙庭的魂魄。”

    魔心难得还想着这件事情,我俨然没想到。

    “你是魔,那你是好的还是恶的?”

    “魔来说没有善恶,只有害人,魔本身就是害人性命的物种,魔凌驾于鬼之上,林说的是许多,而广则是说许多广大无限,你说魔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我没回答,魔心便带着我继续走,我们看似还在原本的地方,但实际上已经到了龙庭出现的地方。

    到了地方魔心把我的手放开,他则是示意我去找。

    我在周围寻找了一会,找到了龙庭的玉佩。

    玉佩就在雪地里面扔着,上面还有一滴血。

    我奇怪的翻看玉佩:“为什么会有血?”

    “龙庭受了伤,自然是有血的,收着吧。”

    我把玉佩收好,试图寻找龙庭的魂魄,但并没找到。

    但魔心说还要继续赶路,我们也就没再耽搁。

    扶幽有事,我们必须早点过去。

    天很快黑了,周遭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但对面却出现一个年迈的老者,老者朝着打量,打了一声无量寿尊,便看着他快速走来了。

    “本王在你竟然敢造次,那就不怪本王了。”

    魔心说来脾气也不小,看那个老头子过来,一把劈了过去,眼前一道风扫过去,老头子一跃而起躲开了几十米,魔心随手一扫,眼前出现十几个黑衣人,迅速攻击过去,老头子节节败退,其中一个魔心一掌拍下去,老头子便消失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感谢月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