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非夜小说 > 暗夜夫宠之司君要命 > 第147章 水月村
    也许是心无牵挂,见他们每个人都没事,我也就心安的睡了。

    梦境中看到那个少年正在院子里看树,我在院子里看了看,竟是在我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那少年察觉到我的存在,转身看我,他的一颦一笑,都叫人魂不守舍。

    我盯着少年半天,他朝着我走来:“怎么?看到我不高兴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,只是有些困惑,我与你不相识,你缠着我做什么?”我那样说倒也没有恶意,哪知道少年却是满脸的不悦,他本想抓住我的手拉过去,听我说,手到了我手上放开了,高傲的背手过去,在我面前负手而立。

    他看着我,还一脸气结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?”我问少年,想着要是知道他的名字,那就知道他是谁了,不行去算算,查也是查得到的。

    “你那么不喜欢我,又何必要我来呢?”少年说完便不见了,仿佛是受了伤,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我在偌大的院子里寻找,终究是不见少年影子。

    等我醒来,已经是第二天的黄昏了,玄君正坐在床下守着我,见我醒了他才来看我,询问我怎样了。

    “倒是没事了,我们去找司机吧。”我怕去晚了,会害了无辜的人。

    玄君看了我一会,确定了我没事,才起身带我去找那司机,他倒是了解我,我要是不去找那司机,我也不会安心。

    出门前季末扬看了我一会,难得没有阻拦我。

    倒是罗绾贞问我,要不要吃点东西再走,我想起确实有些饿了,便坐下吃了点东西。

    吃过饭拿着背包,便出门去找司机了,罗绾贞说她和季末扬也没事,过去给我们打个下手,说的是那么自贬身价,我也不好意思让她不去,便四人一块过去。

    子墨开车带我们,车里我问起子墨的事情,子墨说多亏了我当时把他残存的魂魄收了起来,要不然早就魂飞魄散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子墨说:“镇魂棺可以滋养魂魄,但当时我进去的时候里面只有一团雾气,具体我也不清楚,后来你和鬼君下山的时候,我才见到雾气里面出现的鬼尊,他那时候看是没什么事,他也没赶我走,我便留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香雾也伤了?”我去看玄君,想到那时候他有事,若是香雾可以进入他的身体,他们就会没事,但那时候香雾迟迟不出来,便说明,他们之间千丝万缕,一荣俱荣一损俱损,一个有事,其他的也好不了。

    “当日我还没有彻底在肉身里苏醒,而香雾早在你找到肉身的时候,因你的血苏醒了,虽然肉身是一口气,但这口气并没有很多的灵性,先前我借用肉身的身份出现,却不知道肉身在那里,一来是找不到,二来也是想有难的时候,还有一线生机,便也没找。

    而这口气想要彻底苏醒,只能三人合一。

    但那时还没达到本君苏醒过来的时候,一旦本君苏醒,就是他苏醒的时候了,本君消失后便在殇儿的身体里,殇儿那时候流血,才唤醒了本君和香雾,而肉身才会对殇儿有所反应。

    殇儿出事的时候,我还没有彻底苏醒,但在别墅那晚与殇儿共赴云雨的时候,本君是在的,只是与香雾耗费了太多灵气,一切都回到原点,也只剩下肉身。

    本想着等过些日子便会没事了,没想到遇到了麻烦事,引来百鬼夜行,为了保护殇儿,我和香雾融为一体,追随肉身而去,是想对付百鬼,而后与殇儿会合。

    但百鬼之强大,不是我和香雾这么快就能对付的,我和香雾都刚刚苏醒,为了替殇儿挡下反噬,耗尽了修为,也只是残存了一点灵气。

    肉身修为不够,他不过是人世的一个修道者,而他道法再高,也不足百年,几十年而已。

    合我们之力,也只是片刻的宁静。

    百鬼来时,只能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殇儿赶到,是我和香雾涣散的时候,但殇儿要肉身成了尸鬼,反其道而行,帮了我们。

    我和香雾原本就是尸鬼,若能以肉身成尸鬼养护,便可再次重生。

    加上老道祖的那块泥巴,肉身一旦重塑,便是我们重回之日。”

    听玄君说我诧异了半天:“这么说,一切你们都算准了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,要是算准了,开始便去找老道祖不是省事了,能扭转乾坤的人是殇儿,若不是殇儿把肉身变成尸鬼,我和香雾也回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命大。”

    我看向车子外面,回不来并非死了,那他们去那里呢?

    玄君一笑:“离教授还是纠结,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我看玄君:“哼!”

    “离教授石更喜欢肉身?”玄君低头过来,他那暧昧的眼神不怀好意,我想起那晚便是恼怒不已。

    原来他们都在,唯独我那么傻!

    我不说话,看着车子外面,竟看到有个中年女人站在路边朝着我木讷的招手,我转身看过去,那个女人双脚离地,身体直挺挺的,双眼发呆。

    死人!

    “眼看七月十五了,又到了万鬼出笼的时候,这时候晚上路边不干净的东西多,看见也不足为奇。”

    我看罗绾贞:“那你这段时间忙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还好,今年与往年不同,师父和师伯提前回来了,他们已经过去封印的一些地方了。”罗绾贞那般说我颇感不安,罗绾贞继续说:“师父师伯已经知道,你们灭了一些东西了,但那三个封印的地方不是他们这次回来的目的,他们这次回来还有一个地方要去,已经去其他的地方准备了,等他们回来,我可能也要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去吧。”我询问罗绾贞,罗绾贞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事我说了不算。”罗绾贞看向前面,似乎是也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“我陪你去。”季末扬那样说,难得他也有把我抛弃的时候,我去看他,他说:“你都长大了,这么多人陪你,我留下反倒对你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季末扬是嘴巴那么说,但我很清楚,他是怕罗绾贞有事顾不上我,季末扬能顾不上我的事情,必然是很凶险。

    “你们那天去?”我问他们,季末扬说要三五天,刚好陪着我们去把鬼司机的事情处理了。

    子墨说:“他不是鬼司机,他是人。”

    我们诧异,纷纷看向子墨,他怎么知道?

    子墨便说:“我做司机这么多年了,是人是鬼还是看的出来的,而且一般的鬼司机我都认识,之前我就管着一些人,现在我成了鬼王,周围的鬼司机都有报备,我都知道,他不是鬼司机。”

    听子墨说不禁感叹,同样都是活在这个世间的生灵,认识的时候子墨还是个开鬼车的小鬼司机,如今人家都到鬼王了,我还是原地不前。

    他起码掌管了周围的鬼司机,但我不但把正业丢了,连副业也是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“那你看他是什么?”我问子墨。

    “他是个人,但我看他更像是个术士,但你在屋子里找的时候,他屋子里什么关于术士的东西都没有,我也不能确定。”子墨与我士别三日,我已经刮目相看了,他懂的甚至比我还多。

    我看了眼玄君,玄君说:“开末班车的人,要不是祖上干这个,就是出生后遭遇什么事情,必须要入这一行。

    这人的名字还不知道,查了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,他叫董二六,从小无父无母,之前在一个村子里面帮人赶马车,拉棺材,后来到了城市,考了个驾照,开公交车,听说白天不开,专门晚上开,钱给的多,活也轻快。

    早前他开的线路上总是出事,司机出去的多回来的少,连续出了几次事情后,他就去了,之后就没出过事,他就一直干到现在。

    我们鬼司机都知道,那条路不太平,是专门去阴阳路送魂的,早前没有专门干这个的,都是人送。

    人不知道怎么回事,车停下后十二点钟还有一趟车,有人没人都是要跑的。

    夜晚魂魄要去阴阳路,就会陆续去车里,坐满了,司机就开车了,跑出去再回来,就是把魂魄送了出去。

    但出去的人回来多半都是死人,所以末班车出了事之后,很多人都不敢再过去了,给多少钱也没人干,后来董二六干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没出事?”我又问子墨,是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子墨说:“据说没出事,我不怎么往那边去,鬼司机也去的少,阴阳路我们都不爱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这个可以理解,阴阳路对魂魄有接引之力,鬼魂一旦到了阴阳路附近,就会不自觉的被阴阳路吸引,好像找到回家的路一般。

    车子到了鬼司机所在的小区,子墨放我们下车,我们几个人一起去鬼司机家。

    司机家没人,但灯是亮着的,我们到了门口罗绾贞也不客气,直接撬开门进门,可比我不客气许多。

    进了门罗绾贞从身后拿来罗盘,先在屋子里检查了一遍,结果走到床边就停下了。

    季末扬倒是轻车熟路,弯腰翻开了床垫,床垫的下面是拼在一起的木板,罗绾贞用罗盘扫了一下,找到了位置,弯腰把木板打开,里面竟然放着一个红布包裹的方形东西。

    季末扬弯腰拿出来打开,里面果然如我所想,是一个骨灰盒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罗绾贞提上骨灰盒贴了一道黄色的符纸,而后便带着我们离开。

    我们刚刚出门,就看到楼道里站着个老太太,老太太从二楼下来,看到我们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来抓她的么?”

    那老太太穿着普通,但看着有九十几岁了,拄着拐杖站在楼梯上。

    罗绾贞说:“你是回来探亲的?”

    老太太点点头:“我今晚要坐车回去,我孙子走了,这里没人了,你把她抓了,那董二六不会善罢甘休,他要是不送我回去,我怎么回去?”

    老太太说着要哭,她原来是回来探亲,今晚要坐末班车回去。

    罗绾贞问:“你见过女鬼?”

    “见过,我们是邻居,她在一楼,我住楼上,平常我看见她,她还给我送些吃的,也很可怜。”

    “鬼都可怜,我可怜不过来,他不送你,自然有人送你。”罗绾贞说完便打算离开,那老太太一脸无奈叹了口气,我这才回去问老太太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那老太太才说,董二六的妻子原先也是挺好的,在这里住着,总是给她一些吃的,董二六开末班车赚的也多。

    董二六晚上不是总在家,有时候都快天亮才回来,他妻子就说害怕,偶尔就到楼上去跟她说话作伴,等董二六回来就到楼上去接。

    但董二六晚上不在家的事情被一些坏人知道,就趁着董二六不在家跑来董二六家里来了,把他妻子给糟蹋了,她妻子当时怀孕眼看生了,这么一来不但孩子没生,大人也死了。

    董二六回来,人早就没气了。

    董二六一尸两命,到处找人报仇,但那些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,到现在也没找到。

    我奇怪问老太太:“你不是天天陪着作伴,你那天去那里了?”

    “我孙子把我叫走了,那天我孙子要带我去吃东西,就把我带走了。”老太太叹息着:“要是我不走,就不会发生这事了。”

    罗绾贞看着老太太:“你孙子叫什么?”

    老太太说道:“赵括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等着吧,我们先把女鬼放了。”

    罗绾贞说着把骨灰盒放了回去,关了门我们就先走了。

    离开后我们就在小区外面等着,果然没多久就看到女鬼挺着大肚子走了出来,她是鬼,好像在地上飘,出了门她在周围看看,朝着一个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我们上了车在后面跟着,没有多久女鬼来到一个地方,直接冲了进去,子墨去看了一眼女鬼没找到人下来了。

    她刚下来,就看到了我。

    女鬼看到我眼珠子怒瞪:“滚开!”

    “你跟老太太的孙子偷情,他为了摆脱你,找人糟蹋你,没想到你被糟蹋死了。

    你一直蒙在鼓里,是谁害你,今天知道了,来找他的?”我一语道破,女鬼恼羞成怒,朝着我扑了过来,罗绾贞根本不用我出手,冲上来直接挡住女鬼,女鬼被弹开,从地上呼一下就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多管闲事。”

    女鬼不服气冲过来,罗绾贞一道符纸打过去,女鬼浑身直哆嗦,被打的地方冒烟起火,她痛苦嚎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伤我妻子?”女鬼嚎叫的声音把司机叫了过来,司机手里握着菜刀冲上来,罗绾贞立刻躲开了。

    我们可以杀了鬼,但不能伤人。

    司机是人,我们就不能把他怎样,但司机也不是普通人,他冲上来把我们赶到一边,急忙拿来毛笔,在女鬼的肩上画了一道修复符。

    罗绾贞说:“你是修护师?”

    男人转身,紧握毛笔:“你们不要欺人太甚,我们什么都没做,我只是想要我妻子留在我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你找人替你妻子去阴间,就是触犯了天条,后果可想而知,你现在回头是岸,我们不为难你,人死不能复生,送她走吧。”罗绾贞那般说,司机已经气急败坏,举起手里的菜刀朝着我们冲了过来,一边冲过来一边喊,杀了我们,送我们去投胎。

    “他杀过人!”玄君那般说,我立刻抬起手算了算,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子墨,上他身。”我吩咐了,子墨立刻进入司机身体,司机手里的刀扔下,看向我这边。

    “他把人分尸了,就在老太太家的楼里。”

    子墨一旦附身,就能知道事情真相,我们不着急回去,看向女鬼,女鬼没了保护却不怕我们,不但不怕反倒阴森森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死……死……你们都要死!”

    女鬼说着朝着我们冲过来,玄君一把拉开我,挡在我身前,一掌挡住女人,女人的头着火,痛苦的扭曲,但就在玄君将她挡下的时候,玄君闷哼了一声,我感觉玄君不对,去看玄君,玄君的身上竟然流血了。

    我扶住玄君,玄君肚子上有血,我们去看对面,女鬼的肚子里面有个小孩子的脑袋,脑袋的嘴巴上有一块皮肉,吧嗒吧嗒,那块皮肉被吃了进去。

    小孩子的双眼一下红了,一双小手从女鬼的肚子里面生出来,女鬼头上的火消失,恢复到原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扶着玄君,玄君说:“带离殇走,他吃了我的血,很快就要变鬼王了,你们对付不了,他有母子煞,煞气太重。”

    玄君结印,推开我:“你先走。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看向女鬼,把罗盘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刚回复,快走。”玄君要我走,我怎能扔下玄君不管。

    罗绾贞准备上前,季末扬立刻挡住了她:“后退。”

    罗绾贞没好气:“你逞什么能,你又对付不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让你退后!”关键时候,季末扬发怒罗绾贞就英雄气短了,果然没敢靠近。

    子墨在那人的身体里挪到上来,和季末扬挡住了我们。

    但我知道,他们未必可以。

    果然,那小鬼发起怒的时候,是很凶悍。

    季末扬和子墨跟他对抗,他杀红眼睛,把两人扔了出去,罗绾贞冲过去也被打晕了。

    他瞪着眼睛,看着玄君,他想要钻到玄君的身体里,要吃了玄君,喝玄君的血。

    我想拉开玄君,玄君的血却止不住,他拿来止血符,还不等用,小鬼便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玄君推开我,跟小鬼打了起来,我正准备上去,玄君便回头来看我了,我周围什么东西开始弥漫,黑色的雾气将我缠住,玄君怔住:“殇儿!”

    “我动不了了!”我那般说玄君来找我,小鬼趁机朝着他扑了过去,我喊玄君小心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,小鬼的头忽然离开女鬼的肚子,张开血盆大口朝着玄君的头咬下去,我瞪大双眼被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“玄君!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我被吓了一跳,那小鬼还不等咬到玄君,小脑袋被撞回了女鬼肚子里,后力极大,女鬼嗷一声,痛苦的哀嚎起来,身体撞到了墙壁上面。

    玄君定下心神,看向他身边站着的少年,少年穿了身红衣,回眸看玄君。

    玄君微微出神,少年说道:“先止血!”

    玄君这才后退到我这里,我奇怪:“你们认识?”

    玄君反问:“你不认识?”

    我一脸茫然:“我怎么认识!”

    我看向少年,少年一身妖艳,看着有些不解,我认识么?

    少年一头长发,随他的靠近手中多了一把黑金长剑,那把剑我看着眼熟:“那不是你的?”

    我问玄君,玄君没有回我,倒是很诧异的打量起少年,我看他那出神的样子,忘了身上的疼了。

    我也动不了,只好叫他,叫了半天玄君才回神看我,傻子一般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低头看他的肚子:“你流血傻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玄君应允下来,继续去看少年,此时少年已经去找小鬼了,小鬼朝着少年呲牙,发出哈哈的声音,女鬼吓得直哆嗦。

    小鬼开始还很凶悍,朝着少年吼叫,但吼着吼着就开始害怕,他急忙钻回了女鬼肚子,女鬼转身要跑,少年一剑横扫,女鬼分成两半,惨叫着上半身成了飞灰,消失在茫茫黑夜下。

    剩下的半个竟然还是好的,那个孩子的脑子钻出来,朝着少年龇牙,少年一剑划开,小鬼的头被劈成两半,但小鬼没死,烈火呼呼烧了起来,小鬼的两半脑袋在地上滚来滚去,好像两个火球,但就是无法贴到一起,不仅如此,贴不到如此不说,更有极大的痛苦在折磨小鬼,小鬼足足嚎叫了半个小时还没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我这个仇敌都有些看不过去了,这才说道:“差不多可以了,杀人不过头点地,看着他苦不堪言,你那里快活?”

    少年这才转身看来,他收起剑,迈步朝我走来,他身后的小鬼也随着他的饶恕,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少年走来我本想说什么,他扬眉看了眼玄君便不见了。

    玄君晃了一下,舒了口气,再看他的血已经止住了。

    我也能动了。

    我忙着看玄君,发现他已经没事了,季末扬他们也都醒过来,一切好像都结束了。

    子墨附身司机走来说:“他查到了妻子被害是楼上那个人找来的人,把人杀了藏尸在冰箱里了。

    他妻子怀孕了,他想要妻子陪着他,他是专门送魂魄的术士,每晚一趟,没别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挺可怜的。”我那样说,玄君几人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扎个纸人,让纸人去阴阳路,让他去自首,留条命。”

    几人都没反对,子墨便在司机的潜意识里让司机以为,我们都被打走了,他还要回去,还要跑一趟末班车。

    子墨我们离开,司机便起来了,大肚子纸人扶着他,和他抱在一起,司机根本没发现不对,纸人回去的路上便一直开导司机,总是要去投胎的,她希望司机能原谅她犯下的错,希望下辈子还能遇见。

    司机最后把纸人当成妻子送去阴阳路,开着车去往阴阳路的方向。

    我们都以为,司机会和每天晚上一样,两点钟的时候离开,三点钟的时候回来,可谁都没想到,车子在回来的途中车祸翻车,司机死在了车里。

    子墨告诉我的时候,我意外了一下,但仔细想想,其实也不必惊讶。

    人活着总有期望,如果什么期望都没了,孤孤单单的又有什么意思?

    死了也好,轮回路上说不定还有遇见!

    罗绾贞给齐宇打了电话,齐宇去司机家搜了一遍,找出骨灰盒,又到二楼去搜,果然找到被分尸的老太太孙子。

    案子了结,也就没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但我问玄君那少年是谁,玄君却不理我,反倒说要想个名字才行。

    我诧异,问他想名字做什么,他看着我满眼宠溺,却不说话。

    看他脑子不正常似的,我才不在追问。

    倒是罗绾贞这边,来了两个客人,看见他们,我才想起,罗绾贞和季末扬要出门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年没见师父师伯还是老样子,看到我他们笑了笑,点点头便去看罗绾贞他们,倒是见了玄君愣住了:“师弟?”

    “师兄!”玄君这会很是客套,和上次全然不同。

    大师伯老脸满满的惊愕,盯着玄君问:“果然是你?”

    “师父,他真的是师叔?”罗绾贞选问。

    师父说道:“当然是,他是师父的关门弟子,不过他是亲传的,我们不是。”

    玄君看来,把我拉过去:“这是我新婚妻子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你们。”

    几人寒暄,我听不明白,那老道祖都死了多少年了,是怎么收了三个徒弟的。

    难不成师父师伯都看不出来,他们师父是仙宗?

    不过也不奇怪,老马那样不是也收了我!

    寒暄后,说起这次要办的事情,说是有个水月村出了点事,他们这次回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水月村。

    至于去做什么倒是没说,罗绾贞说她已经准备好了,我见季末扬要跟去,就说我和玄君去,他们留下。

    罗绾贞本不同意,但师父师伯却是大喜:“这样最好,你们两人出面,我们四人留下。”

    我顿觉得这师父有点不要脸了些。

    等我去看他,师父说:“这村子有些邪性,我和师兄去了几次了,但都迷在里面,两三次都是这样,周旋下来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,反倒成了麻烦事。”

    玄君问:“是荒村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是平常人住的村子,但那村子里的人有问题,只是找了许多年,也不知道谁有问题。

    而且每逢七月十五前后,村子里都会死一些人,那些人死后,尸体剩下,魂魄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这才是问题所在,我们要查这些!”

    听来有些古怪,魂魄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阴差带走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死的人都有些古怪,我和你师伯在那边每年都住上七天八天,这七八天里,村子里就开始死人了,我们一度以为是我们的出现,才会死人,去年我们没有出现,结果去电话,人死了十六个,比我们在的时候,死的多了一倍,但说来奇怪,到七月十六,鬼节一过,就不会死人了。

    那村子里的人,人心惶惶,奈何走不出去。

    先前水月村有人因为这事逃跑,人掉到半山腰面目全非,死的十分凄惨,就再也没人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读书呢?”我奇怪道。

    “读书还好说,没听说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村子有问题,我和离殇去,你们留下吧。”

    玄君当机立断,问了地址便带我出门,子墨的车在外面等着,送我们过去,而算算也没几天了,要不坐子墨的车,一时半会到不了。

    子墨车快,不多时就到了水月村的下面,水月村竟然在大山的半山腰,算是坐落在山上了。

    子墨停下车,跟我们下车一起看。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什么。”子墨那般说,我看子墨,子墨比之前英俊了,也更有魅力了,毕竟他已经是鬼王了。

    鬼与妖精相差不多,越是修为高,就越是面容出众,所以那少年的能力一定是在香雾之上的,即便不是,也不香雾之下。

    子墨如今成了鬼王,他的面容更胜从前,不过他先前也确实俊朗,此时才会有这样丰神俊朗的脸。

    玄君忽然拉住我的手,不但用力,还要赶走子墨:“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等你们。”子墨说完便回了车子,似乎也感觉到了玄君不喜欢他,他也不强行留下。

    玄君这才带着我上山,我回头看子墨:“你忙你的,有事再来。”

    子墨点头,上车先走了。

    子墨走后我才跟着玄君上山,山路难行,但我习惯了这样的路,毕竟我就是干这个的,上山下墓是行家。

    但玄君这次矫情,背着我一路上山,开始我觉得背着是他乐意的,山路这么远,看他怎么把我带上去,但他一口气把我背了上去,反倒我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下去你不要背着我,我已经没事了,也没你想的那么矫情,何况我也不是亲戚来了,等回去我去做检查,是不是内分泌失调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回去就好了。”玄君说的好像他是我的内分泌。

    我没跟他多说,朝着村子里看。

    我奇怪:“这村子,在山上,不怕野兽么,也不担心吃穿么,上来下去多困难,孩子不读书么?

    山下那么大的一块空地不住,非要住在山上,山上有虫草还是灵芝。”

    玄君看我:“有金子就够了,要什么灵芝虫草。”

    “有金子?”我惊讶,玄君没好气,说我拜金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我才确定,眼前这个是张教授,也只有张教授说的出我拜金的话!

    我看他,跟他进村子。

    我问:“张教授,多了一些记忆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“感觉不错!”玄君的手拉着我,带我进了水月村,而水月村的村子里也传来不祥之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