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非夜小说 > 暗夜夫宠之司君要命 > 第143章 不简单的叔公公
    【送红包】阅读福利来啦!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!关注weixin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抽红包!

    我本想躲开,但他的手死死拉住我,硬是抱我抱住了,我闪躲了一会,已经无力挣扎。

    被他反复纠缠我也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玄君这才把我放开,我便气汹汹的盯着他,想说你是道士,你还那么不要脸!

    但还没等开口,玄君便用他的拇指压住我的嘴唇,盯着我看起来。

    我拉着他的手想他把我放开,起码从我嘴巴上拿下去,他按着我,我不舒服。

    但他没放开,反而搂住我,按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跟你哥说,我们不解除婚约。”玄君那般说,我脑子晃荡了一下,原来他这么出卖色相,是因为季末扬要解除婚约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回去就说。”好汉不吃眼前亏,为了安全,一切都可以放到后面去。

    玄君剑眉皱了皱:“骗人!”

    “那有?”

    我一脸茫然,我可没那么想。

    “张嘴。”玄君生气,我诧异张了张嘴,不想,他低头亲过来,我那里肯,我忙着敲打他,叫他放开我,那里知道他越来越凶,都破了!

    我急忙咬了他一口,他闷哼着就躲开了,他摸了摸嘴巴,竟然流血了。

    我慌慌张张的朝着门口走:“你别过来,我要……啊!”

    不等我离开,玄君一把将我拉了回去,转身便到了床上,我一脸惊愕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里也不许去,留下陪我!”

    玄君一脸霸道,我自然要挣扎,但他气头上,咬了我一口,我吓得不轻,他也不是狗,咬我手干什么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那张脸,稍稍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他放开我的手:“那东西,碰过你?”

    “那东西?”我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“那穿红衣的护法神。”

    “红衣护法神?你说香雾?”

    我想起香雾,护法神也是式神,只是有时也叫护法神。

    “他叫香雾?”玄君越发不悦,但他压在我身上,我更不舒服,我动了下,他便亲了我一下。

    平日里看他好像很严肃,像极了不可一世的长者,但现如今看,像极了没长大的孩子。

    他那霸道的小眼神,好像小狼狗,又凶又天真!

    我不敢动,他问:“他是你前夫?”

    “……他是我丈夫。”我纠正玄君。

    玄君的脸阴沉沉的:“我现在扒光你,让你怀孕,怎样?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坐牢,怎样?”

    “我做你丈夫,他就只能是前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我不说话,也不挣扎,玄君亲了我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事呢,我要回去。”我想起来,玄君捏着我的嘴巴,亲了下来,我摇头他就把我绑住了。

    反复纠缠了一会,玄君才把我放开,我有些疲乏,他上来搂住我,把我的衣服也弄乱了,他则是气喘吁吁的抱着我。

    “睡了?”玄君问我,我眨了眨眼睛,他立刻低头看我,翻身便来亲我,我那里肯,但奈何实在没有力气,便也不去理他了。

    他的嘴巴没轻没重,纠缠的时候几次咬破了嘴巴,他就吸了两口血,

    忽然的,他起身离开我看,眉头深锁起来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我看玄君,神神道道的,我把衣服弄了弄,翻身躺着,他低头又吸了一口血,我也感觉不对劲,我急忙起来看我的胸口,镇魂棺开始浮现,而且冰冷散发寒气,上面开始吸收什么。

    玄君伸手捏住镇魂棺,他眼神有些诧异,我也深呼吸,镇魂棺正在恢复,而且很快!

    是因为玄君吸了我的血?

    老马曾说,人血可以养鬼,而某些特定的阴物,一定要至亲至爱之人才能养他,也是养鬼的另一种法门。

    可现在是,玄君吸了我的血,镇魂棺却在恢复。

    那就证明,他是玄君无疑。

    玄君一手握着镇魂棺,一手捏住我的下巴,试探性的吸了两口血,镇魂棺果然浮现出青铜的光泽,而且正在吸收周围的灵气。

    玄君离开坐下,他的衣服早已经七零八散,而我也没好到那里去,雪白的身躯快给他看光了。

    我那里有心情理会身体,我把镇魂棺拿来,仔细看着,真是越来越冰寒了。

    握在手心,白色的寒气正在蔓开。

    我缓缓看向玄君,玄君不知道在想什么,我起身想走,他拉住我,把我拉了回去。

    我一脸窘迫,担心他问我,他果然就问我:“他到底是什么?与我长得一样,与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说不清,别问我,我要回去。”

    我起身下床,玄君起来找我,我便从周宇身边醒了,睁开眼看到周宇正紧紧的抱着我,我便把他推开了。

    我起身离开,已经是中午了。

    我有些犯困,玄君肯定招魂了。

    我只好画了一道定魂咒,放到怀里。

    这样就好多了。

    但没多久电话就响了,玄君的打电话打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有事。”我不耐烦起来。

    “在哪里呢?”玄君那边语气已经很好,而且听他穿衣服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我出来了,你不必管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总有个位置?难不成你跑到宇宙去了?”我不说,玄君不高兴,他那边气呼呼的问我。

    我就把电话给他挂了,顺便把他的电话删出去,让他找我无门。

    天知道,无巧不成书,天底下就有那么巧的事情,巧的不靠谱。

    周宇起来跟我说,他家的伯伯们哥哥们来了,在客厅呢。

    我跟他过去,他家人很多,依次给我介绍了。

    周宇的父亲问我:“你看我老母亲的阳寿?”

    我看了一下他家的人:“怕是不行,你家来的这些人里,没人能帮老太太,恕我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我说完准备离开,还没走出去就听到周宇问:“我小哥呢?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老头子说:“他说他同学是道士,去找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宇一脸为难:“我们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我倒是不在意,那人能看,我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周宇来找我,跟我说不好意思,我说等一等,结果等了一个多小时周宇的小哥才来。

    “老叔,我回来了。”一个年轻,声音爽朗的男人从外面进来,拉着个女孩子,两人一块进来的。

    我看到他们,抬起手算了一下,说周宇父亲:“你母亲的寿星公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周宇父亲惊讶,我看着那两人说:“他们没结婚,夫妻相是有的,要是能赶在七天内结婚,我可以给老太太延长三年的寿命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周宇父亲是相信我的,但进来的人有些好笑,他把他女朋友的手放开来看我:“你叫什么?那门那派,师出何处?”

    “小哥,你干什么?”周宇护着我,我起身看着对方,对方对周宇极好,拉开周宇来找我。

    “你把我家弄的乌烟瘴气的,我不会算了!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给人办事,素来不起纷争,一旦起纷争是要出事了。

    我想走,周宇便来拉我,周宇父亲也来找我,正准备走,玄君从门口进来,我被他吓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手机!”玄君把手送来,我自然不给,我把手机放到身后,玄君冷着脸,拉住我的手就要抢。

    周宇上来就推玄君:“你放手!”

    玄君把我带到怀里,看向周宇:“她是我妻子。”

    我抬头看玄君:“谁是你妻子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我看玄君脸色不善,我才没回应。

    周宇问我:“先生。”

    玄君把我的手机拿去,划开便说:“你这胆子是越来越大了,脾气也是越来越冲,一言不合就把电话挂了,还删了!”

    玄君一手搂着我,一手把他的电话号移出黑名单。

    但他把我的手机放到他口袋里了,我去拿,他没好气看我,我又把手收了回来,我看了他一眼,便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不许回去告状!”

    玄君警告我,他果然知道我想什么。

    我没理他,他这样逼迫我,我自然心里不高兴,我自然不会算了。

    他看我不回应,低头在我耳边说:“你要不想我拿走你的吊坠,就不要告状,嗯?”

    “我就去!”我一时气愤,那般朝着他说。

    玄君的脸色一沉,伸手要拿走我的吊坠,我立刻护住:“你敢?”

    “我不动,你听话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们对视,气氛变得奇怪。

    玄君搂住我的手轻轻抚动两下:“我错了!”

    我看玄君,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我转开脸,玄君低头在我耳边说:“以后不敢了!”

    我还是不理他,玄君只好把手机拿来给我:“给!”

    我拿走手机放好,转身要走,他立刻拉住我的手:“把事情处理了,回去再闹!”

    我站在一边不说话,之前找我麻烦的人,朝着我说:“大水冲了龙王庙,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,不好意思!”

    “你好,我叫董小宛,周东。”女孩自我介绍,也介绍了周东。

    我没说话,玄君为我介绍:“离殇,我未婚妻。”

    我并没说话,周宇看着我:“先生不是说,没有男朋友?”

    周宇脸都白了,好像失恋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只好说:“他不是我男朋友,也不是我未婚夫,我们认识,他骗我签了一张姻缘书,我哥跟他要,想解除关系,他不给我!”

    我本不想解释,但忍不住打玄君的脸。

    周宇问:“那先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夫妻闹矛盾,与你无关,你家里的事这么多,就别操心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玄君警告之意明显,周宇勉强笑了下,才问我:“先生,你刚刚我奶奶的阳寿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你小哥先结婚,可以冲喜,我给你们安排。”我说道,周宇点点头看向周东。

    周东却看向玄君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个局是我妻子的,让她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谁来都一样。”周东这才说。

    我自然是不喜欢,好像被施舍了一样,但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今天就是好日子,你们要是方便,先去领证,明天办婚礼,也不必很麻烦,贴喜字,摆上酒宴,自家吃顿饭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求婚呢,你呢?”周东问董小宛,董小宛也是爽快的人。

    “为了奶奶,我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我们去领证。”周东打算走,我就提议让玄君跟去。

    玄君绷着脸:“我去干什么,我也不领证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,我没办法做事,你会坏了我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玄君的脸,霎时难看:“那你不用做了,接下来我做,你跟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看就不用了,先生……”周宇想要拒绝,玄君便看向周宇的父亲,根本不跟周宇开口。

    “准备一下,去坟地。”

    周宇的父亲看了我一眼,问玄君:“这位先生,确定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确定。”

    玄君面无表情,周宇父亲便也不好多言,只好听玄君的。

    玄君把我手里的罗盘拿走,看了一眼,一手握着罗盘,一手拉着我出去。

    我自然是不愿意,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季末扬,玄君回头:“你要听话,告诉你一件事,而且你肯定想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看玄君,握着手机没打。

    玄君继续诱惑我:“关于你哥和罗绾贞。”

    我脑子忽然一热:哦?

    看我眼睛瞪大,玄君好笑,握着罗盘的手,手背敲了我一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我问,玄君笑的更好看了,转身他一边拉着我,一边出门,跟我说回去了告诉我。

    “周东,你们去吧,我看了下时间,三点五十八分是个好时辰,对你们好,别错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周东拉着他媳妇就走,人走了,周宇便看去。

    “先生。”

    我看周宇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骤雨欲言又止,玄君已经坐到车里,周宇站在车外看我:“先生,我们电话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周宇去了其他车子,上了车就给我发了信息,问我嫁给微信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加了微信,周宇和我聊了几句,玄君不耐烦:“这是不想听了?”

    我只好和周宇结束谈话。

    车子到了墓地,下车玄君等我,我本不打算下去,他都接手了。

    玄君拉着我的手去墓地里面,我十分惆怅,那里见过这样的人,看风水还要拉个人。

    周宇全程陪着我们,他跟我们说话,丝毫不见之前的怯场,相反他看上去更器宇不凡了,好像要把谁比下去。

    玄君看他:“你不用说了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玄君一脸不耐烦,拉着我进了坟地里面。

    坟地里面只有几个坟包,但还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玄君停下来,说道:“你们不要过来了,都后退,五十米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后退下去,玄君看我:“你在老宅发现什么了?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都很惊讶,因为我没说过,周宇父子也没说过,而玄君一来就看出了端倪,这事不是玩笑,我便把知道的事情告诉玄君。

    玄君松开我的手,我拿来木梳和头发给他看,他叫我收起来,他转身在周围看起来。

    “都不需要靠近,避开坟茔起码五十米。”玄君交代,大家纷纷后退,周宇父子也后退。

    玄君便在坟地里走来走去,一边走一边看,我也在其他的地方走动。

    找不到,玄君把他的罗盘拿了出来,随手扔给我,我接住,一人一个在坟地里找。

    可我们找了两个小时,眼看天都黑了。

    周东和他媳妇也回来,还没找到。

    我停下:“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玄君走来,拿了一张符纸贴在他罗盘上面,我立刻明白过来,他想用走穴来找。

    所谓的走穴,就是在风水局里面寻找风**的穴位,这些穴位有明穴有暗穴,明穴是一眼风水师便能看到的,暗穴则是要靠能力来找了。

    每个风水局里面都有暗穴,暗穴蕴藏很多的可能,找起来很难,但是随身多年的法器却可以凭借一点灵气来探路。

    我随手把罗盘扔了出去,玄君看去,原本的方向是东南,但偏偏刮了一阵风,一颗石头飞起,打在罗盘上,罗盘偏移了方向,我立刻朝着东南快速跑了过去,玄君则是盯着罗盘落下去的方向,我停下估算出本该落下的地方,玄君也到了另外罗盘落下去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玄君那边告诉我,我这边开始找,天黑了我打开手电,但还是找不到。

    找了一会,玄君叫我:“别找了。”

    我这才回去。

    玄君拿来一张白纸,用两个罗盘压住,他一把朱砂,随手打上去,朱砂震动,停下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刚刚我找过的方向,朝那边走过去,我实在找不到,郁闷道:“你就不会帮我找找?”

    香雾没好气道:“这点事也要叫我?”

    “我都饿了!”我嘀咕道,听我说饿了,香雾才说道,要我往前走五十步。

    我往前走,果然找到了。

    我弯腰捡起地上的剪子,转身给玄君看,玄君皱眉:“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我回去,玄君脸色一沉:“小心!”

    他喊我,我还是没站稳,一不小心踩在什么东西上,摔倒了。

    玄君跑来,把我抱起。

    “怎样?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脚下,摇了摇头:“没事!”

    我摔倒前被香雾抱住了,所以我什么事都没有,而玄君似乎也看到了。

    我看玄君,他没生气,只是拉起我检查,周宇跑了进来,看到我手里锈迹斑斑,还有血迹的剪刀被吓到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我起来,朝着脚下看,脚下竟然还有一把剪刀,剪刀没伤了我,多亏了香雾。

    我从地上起来,玄君捡起剪刀:“这个是坏了你家坟地风水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剪刀是有煞气的东西,这上面的血要是人血更可怕,你家的风水原本很好,被这两把剪刀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收起来吧。”我还想继续,玄君便绷着脸不许我多说,我才不说了。

    弯腰玄君把我抱起,我急忙说: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但玄君抱着我不管那么多,我行我素的朝着外面走,周宇只好跟着出来,不过玄君走了几步便转身过去,他看着坟墓那边把我放下。

    他看我:“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会看么?”我虽然是说,但还是抬起手算了算,玄君则是走了过去,他手里握着罗盘,低头看罗盘,我也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周老太太说什么了?”玄君问我,我想起来跟他说起来。

    “做梦,梦见周老先生在她梦里,还总是去她房顶趴着,她还嘿嘿的笑。”

    玄君嗯了一声,去看周东:“你爷爷的墓下出问题了,打开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周东回头看了看家里的人,还是有些犹豫的:“你看准了么?”

    玄君不耐烦:“不看算了。”

    周宇立刻走来:“看。”

    玄君叫他马上动手,周宇立刻去准备,很快打开了棺椁,结果里面往外冒水,棺材下面全都灌了水。

    我走去要看,玄君拉住我,硬把我拉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普通的水,是卤水!”

    玄君说卤水我便明白了:“下面?”

    “你家老爷子是土葬的?”玄君问,周宇说是。

    玄君叫他们先去订火葬场,要不行就就地火化。

    周东脸色难看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我解释:“卤水也叫绿水,这种水是地下水灌倒了棺木下面,而你家这地方风水有关,阳气充足,两者混在一起,出了绿水。

    绿水泡着棺材里的尸体,尸体不腐烂,不腐烂的尸体,你能明白是什么?”

    周宇和周东都不说话,其他的人站在远处,把这事已经交给他们两个来处理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说怎么办?”周东问。

    “准备火烧了,趁着晚上没人看到。”

    玄君这胆子是越来越大了,火烧了尸体,被人知道怎么办?

    周东胆子更大,转身看周宇:“准备汽油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估计是找不到那么多,就开了一些车来,把车里的油都抽了出来,就在不远处的地上挖了个深坑,他们家的子孙也多,一人一锹挖的也够深了。

    玄君这边也叫来几个生辰八字能挡风水煞的人,把棺木弄了出来,玄君不像是我,什么事情都要亲眼看看,棺木打开,里面的绿水直接涌了出来,吓得周家子孙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玄君几道符纸挡住了那些冒出来要蔓延的绿水,绿水在棺材里面翻滚,咕咚咕咚的冒泡,要不是亲眼所见,谁会相信这事。

    “退下去,离这里远点,周东,带你兄弟们后退五十米。”玄君这边吩咐,周东那边带着周宇他们快速离开。

    空荡荡的坟地剩下我和玄君,玄君看我:“你带纸人了?”

    我拿出十几张纸人,吹口气,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纸人很快变成了人的样子,到了棺材旁,硬是把棺材抬了起来,而绿水全都淌到了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我看着都心疼,我想过去帮忙,玄君拉住我,从一边跟过去。

    棺材被放到挖好的坑里,玄君放出阴鬼,阴鬼跑得快,很快把汽油扔到坑里,玄君一把无根火,呼一声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棺材里面发出巨响,纸人们也被烧死在里面,而死前纸人们好像是一心赴死的战士,没有意思动摇,我看着他们,并不舒服。

    我转身走去了一边,不想去看。

    玄君一直等到棺材里面的绿水被烧完,尸体剩下一把灰烬,才叫周东和周宇来,两人拿来红布,把东西收拾了,玄君踩了新的风水,当晚就开始准备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中午,坟挪到了一边,玄君才带我跟着回去。

    周家摆了几桌,给周东和董小宛庆祝,大家庆祝的时候周宇的叔公公来了,进门便说了些阴阳怪气的话,说完他就走了。

    我坐在院子里面,远远的看着离开的周宇叔公公,看见他的身体僵直,走路奇怪,而且他回头看了眼院子这边,他的脸有些恐怖,露出深白的牙齿。

    我起身,便绕了出去。

    周东的婚事大家都很高兴,老太太的三年寿命等于是白捡来的,谁也没有经历注意我。

    我就这么从院子里出来,跟着周东的叔公公走。

    此时也下午了,而且天有些阴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跟着跟着,周宇的叔公公就不见了,而我停下来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,我怎么到了先前周家的坟地了,我怎么来的?

    我转身,想看清周围,一回头看到周宇叔公公的那张脸。

    说来奇怪,他那张脸森白的不像是人的脸,他嘿嘿的笑着,脸上布满下垂的褶子,我发觉不对,周围冷森森的,我急忙捏了一个诀,想要护住自己。

    结果周宇的叔公公又不见了。

    我正找他,脸上一凉,什么东西落到我脸上了,我抬起手摸了摸,竟然是绿水。

    我觉得不可思议,这怎么可能。

    绿水已经被烧干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耳边传来嘿嘿的声音,冷风肆虐,呼呼的刮着。

    这本来也不是个吹冷风的季节,怎么会这么冷,冷的我直打哆嗦。

    耐着性子我找起周宇的叔公公,我心里百般不解,他叔公公是怎么了?

    我正想着,看到有人往这边走,那些人一边走,其中的人一边说:“就在前面呢。”

    那人的声音有些熟悉,像是周宇叔公公的声音,而他们很快便走到了这边。

    我看到周东和周宇,两人看到我已经愣住。

    我朝着周宇的叔公公看去,他叔公公露出诡异奸诈的笑,我仿佛听见他嘿嘿嘿的笑声。

    我意识到不好,看向周宇和周东两人:“你们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叔公公,你害我们家的事情,我们知道了,本来不跟你计较了,你现在又来我家祖坟来作孽了?”说话的人是周宇,他平时跟我说话客气尊敬,可此时说话却是那样凶狠,仿佛有多大的怒气。

    但这都不是关键,关键是他叫我叔公公。

    我看向周东,周东也冷冷的看我,我从来没遇到这事,我拿出手机打开,即便这是个阴天,甚至快到天黑,我也能看到手机里的自己。

    大晚上看手机里的自己有些害怕,特别是手机里出现的不是我的脸的时候,我忽然意识到,周围有比我还厉害的人,对我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但我找不到这个人,我看着周宇的叔公公,我知道他现在肯定不是他的样子,那他很可能是我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他把我引来了这里,怎么可能那么快的回去带人来。

    那这里一定还有别人。

    我马上打电话给玄君,而此时我的手已经干枯,不像是我的手。

    看我要打电话,周宇叔公公喊:“他要找人,快把他的手机抢下来。”

    我惊讶的发现,周宇的叔公公,竟然发出我的声音。

    难怪周宇他们那么听他的话。

    周宇走来抢走了我的手机扔到一边,推了我一下,我本想抓住他的手,把他过肩摔摔倒,但我发现我全身冰寒,瑟瑟发抖,也不知道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周宇反过来把我扔了出去,我正自叹倒霉,玄君怒喝一声:“放肆!”

    随即我被接住,但我身体虚弱,还不住打冷战,玄君抱住我,我倒在他怀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用了多久,我睁开眼睛看到玄君,玄君正坐在地上抱着我。

    我看到玄君他目光凝重:“醒了?”

    我问:“我现在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“你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玄君那样说,我舒了口气,还好!

    一旁周宇看着我:“先生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我抬头摇了摇头:“没事,不是你的错。”

    周宇还是很愧疚,他眼睛都红了:“要不是这位先生及时赶到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玄君抱起我,看了一眼在场的人,他此时很不快就对了。

    抱着我离开,玄君问道:“怎么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你去洗手间那会,看到周宇叔公公走了,但他全身僵直,看着奇怪,便跟了出来,哪里知道是到了墓地。

    说来奇怪,到了墓地,绿水竟然落到我脸上了,我就发现他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边说一边无奈的看着玄君阴沉的脸,我也不是初出茅庐的小子,可没想到竟着了道,自然心里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玄君却抱着我说:“累了歇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睡不着,怎么着了道都不知道,分明是那个叔公公把我带来这里,可到了这里,我又看到叔公公把他们带来,那么奇怪呢?他怎么那么快?”

    “带你来的那个人,根本不是人,是纸人。”玄君一语惊醒梦中人,我想起周宇叔公公回头对着我笑的表情,那么阴森,脸上还有些红,而脸上的白底子,更像是粉多了,要掉渣渣的。

    “看来背后有人想害我。”我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他要害你,是他想保护自己。”

    玄君抱我回去,一路都没理会周家人,他这脾气和季末扬有些像,触碰了我,就是触碰了他的底线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会轻易算了。

    将我放下,玄君没好气道:“下次我不在,不得擅自做主做任何事情,要是你死教不改,那只好带在身边了,那怕去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警告了我,玄君才看向周东:“带我去你叔公公家,我要找他算账。”

    “刚刚不是在么?”我问玄君。

    玄君没好气看我:“都是纸人,不是跟你说了。”

    我这才意识到,事情的古怪之处,看来,周宇的这个叔公公不简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