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非夜小说 > 暗夜夫宠之司君要命 > 第142章 人未亡 棺先行
    季末扬和玄君一起出来,玄君看我,指了指他的耳边,我知道是他会给我打电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但我想,他要是这么闹,太累了!

    还不如不联系。

    但我没想到我们回去,除了玄君没跟我们来,其余的人都跟来了,这就有些欺负人了。

    我从车上下来,回头看看到琉璃和金子灿从车上下来,特别是琉璃,急忙便来找我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怎么这样,未婚夫妻闹别扭吵架不是很平常么,你干嘛不帮玄君说话,现在好了,你一个人回来把玄君撇下不管,你觉得这样你对么?”

    琉璃追问我的样子,像极了很爱情,但她终究忘了身份,看她如今多执着,就想起当初她多坚持。

    我本来以为她是个有胸无脑的人,为了玄君一张好看的脸,做尽世间女子痴迷之事,想来她是挥霍半生,也不会有所动摇,害我一度把自己定位在小三上,是那般的不离不舍,没想到我还没把小三的位子捂热,她倒是洒脱,拍一拍灰尘,就此别过了,还说得这样雄赳赳气昂昂,好像是胸大的火鸡那般,惹人惆怅!

    好歹,她也再坚持坚持,磨砺磨砺身后的那尊金蟾,也好让我有个适应的时间。

    可现在,她这一来,我反倒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好像,是我抢了她的未婚夫,她忍痛割爱,决然而去,我又不是东西的不要她那劈了腿的未婚夫,着实叫人惆怅。

    忍不住我便问她:“你也是他的未婚妻,你怎么不去安慰他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傻?”琉璃反过来问我,我看着她,差点回给她,到底谁傻!

    金子灿说:“我已经和玄君说清,准备带琉璃回去,可能明年我们就会结婚。”

    金子灿那样说,我便沉默了。

    感情,是我里外里不是人。

    琉璃有些窘迫,她吱吱呜呜的和我说:“也不是我的错,第一是玄君不喜欢我,第二是你先插足,第三……子灿身体不好,又是因为我,所以我打算照顾他。

    至于结婚,还没考虑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琉璃,她都已经要走,还说的那么冠冕堂皇,真是脸皮厚,我也不是好欺负的,于是便说:“那你这么说,都是我的错,你们半点错没有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琉璃要说,金子灿先开口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么说的,大家都是成年人,合则来不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说话。”我看了一眼金子灿,他立刻不说话了,我去看琉璃,我凶起来她还是害怕的,躲到了金子灿的身边去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第一你和玄君喜不喜欢,不是你们这次分开的原因,先前玄君就说和你分手,是你死缠烂打不肯分开,你那时候怎么不说他不喜欢你?你忘了你死缠烂打的样子,还来找我砸场子,你忘了,我没忘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琉璃一脸委屈的想哭,着急的直跺脚,拉了一把金子灿,金子灿想说话,我凉凉看去,金子灿只好点点头,让我继续说。

    我继续说:“第二我也没有插足你和玄君,是玄君捆绑着我,我不愿意跟他在一起,也是因为你,你非要泼脏水给我,不好意思,我没这个忍辱负重的习惯,所以……我也没插足,虽然有些牵强,但我没有恶意,你和玄君也名存实亡。

    还有认识玄君的时候,我确实不知道他还有个你,后来我也拒绝了,是他一门心思的缠着我,而你也是不清不楚,拿不出力道,我就借着这次的事情,教你一招,抓住男人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琉璃瞪大眼睛听,我告诉她:“以后金先生如果想和你分手,你如果还喜欢,你就跟他商量,好言相劝,他如果去意已决,而你还是情致所归,无法释怀,那你就打断他的双腿,让他那里都去不了,杜绝他和所有人的联系,把他关在笼子里,这样他就完全属于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那样说,心里是那般的好笑,金子灿的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琉璃立刻拿出本子,快速记下。

    龙庭几人则是风中石化。

    “第三金先生的身体好不好也不是因为你,他身体不好,是他要害人,难不成,害出道理了?”诚然,确实害出道理了。

    琉璃觉得有道理,于是傻傻的点头:“是!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”我看了眼金子灿:“我知道你们有钱,那里都可以去,这么小的一个南城留不住你们,所以……此去不求风光无限,但求平安无忧,善待琉璃,她不欠你的!”

    金子灿微微出神,眉心一道金光隐隐闪过,我知道金蟾听见了,才能放心一些。

    我最后看向琉璃:“他要对你不好,记得不要犯浑,你回来,我把玄君还你!”

    “啊!”琉璃一脸惊讶,果然金子灿不大高兴,眉头皱了皱,我要的也就是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金子灿正要说什么,琉璃犯傻的问我:“你会那么好?”

    “追求我的人那么多,不在乎玄君一个,何况你即便不喜欢玄君,不想要他,我身边翘楚云集,是龙庭还是子墨,你随便挑选。

    玄君即便不那么优秀,但比起这个满身鎏金的,也不差吧。”

    琉璃觉得有道理:“对。”

    我拿来一道符纸给琉璃:“你带着,有事我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琉璃拿走符纸,看了看,折好宝贝一样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我走了?”琉璃一脸不舍得看着我,还掉了几滴眼泪,我最见不得人哭,便要赶她走。

    “在外面小心些!”我说完便回去了。

    琉璃他们在外面说了一会话,我在院子里站了一会,给琉璃卜了一卦。

    这一卦,好坏参半,凶险难测,叫人放心不下!

    但月有阴晴圆缺,人有旦夕祸福,岂是躲能躲开的。

    琉璃跟着金子灿离开,罗绾贞他们才回来。

    季末扬回来到我屋子里来,他坐下看我:“姻缘书他不肯拿出来,我会想办法拿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我其实并不在乎姻缘书,但季末扬要拿来毁掉,那就毁掉的好了。

    我休息了一下,夜晚睡沉,被云雅吵醒。

    云雅在门口鬼鬼祟祟的叫我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

    我开了门,云雅就跟做贼一样,钻到了我房间里来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没事了?”

    云雅一脸窘迫,她有心理负担,觉得是她害了我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了,我记得你说还有一件事,是不是人家找你了?”我问云雅云雅才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先生,要是你不能去,我去跟他们说,先不去了。”云雅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“等晚上他们睡着我跟你去,不要告诉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云雅纠结:“要不要告诉龙庭,万一有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万一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我回去休息,云雅担忧着走了,但到了深夜,云雅还是在门口等我,看我出来云雅吓得不行,到处看,没人她才放心。

    我跟云雅上车,子墨送我们过去。

    云雅对子墨很喜欢,车里一直跟子墨说话,把子墨当是正常人。

    子墨不怎么爱和云雅说话,只是偶尔笑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正事,不用管我。”

    子墨提醒,云雅才想起什么,才和我说找我的第二件事。

    云雅说她认识个人,也是前不久论坛认识的,解决张鹏家的事情,这件事就往后推了。

    这事还要从那人说的事情说起。

    云雅朋友叫周宇,周宇说是云雅的老同学,他们在中学就认识了,这次见面也是格外亲切,云雅还打着帮人看事占卜的广告,周宇也是有病乱投医,觉得这事实在是没什么办法了,便把事情跟云雅说了,云雅一口保证我肯定帮他。

    周宇有个奶奶,年纪也不小了,按照云雅所说有八九十岁了。

    原先是身体很好,但现在身体不行了。

    就这个月开始,老太太每次睡醒了都说,她老伴来了,而且就在她屋子顶上趴着,来接她去享福了。

    每次老太太都是这么说,但说着说着老太太就嘿嘿的发笑,那笑声发贼,眼神也发贼,看着就不像是个好人,准确的说就不像是一个活人。

    云雅说的时候她都有点害怕,她说:“先生,我觉得应该带着龙庭,我怎么那么害怕呢,总觉得身后凉飕飕的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下,抬起手在云雅的身后扫了扫,问她:“现在呢?”

    云雅奇怪:“好了,不那么不舒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一会到了那边,让子墨送你回去,你体质不好,容易招惹不干净的东西,我留下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那不行,万一你出事了,我没办法交代。”云雅还不肯走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没办法交代了,听话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云雅这才答应,反倒是子墨看了我几眼。

    到了地方叫周宇的人已经在门口等了,我看这家竟然也是小院落的宅子。

    如今生活条件好点的,都喜欢院子吧,不过周宇家也是老宅子,看上去也有百余年了。

    地方不错,算是极好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房子的周遭被什么东西给影响了,看来有些浑浊,阴气也在乱窜。

    我拿出罗盘看了一眼,罗盘上的指针开始旋转,阴阳值果然产生了落差。

    天有些黑,一般人看不清楚,老宅子门口灯光即便璀璨,旁人也看不很清。

    周宇问我:“您就是先生?”

    “太年轻了?”我抬头看了一眼周宇,周宇略显尴尬。

    “倒也不是,觉得很漂亮!”

    我看周宇:“你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周宇笑了下,人还有些腼腆中的羞涩。

    我看子墨和云雅:“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子墨有些担心:“你一人?”
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子墨无奈,只好先带着云雅回去。

    我跟周宇进去,他带我去看他奶奶。

    “我奶奶十个儿子,除了我们家,都在国外。”

    周宇跟我说了些他家的事情,我低着头一直看罗盘,罗盘的阴气值,最旺盛的地方就是我们去的方向。

    进了门有人等我们,是一对不到六十的夫妻,周宇介绍是他们父母。

    “大师。”

    “叫先生吧,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我说话看向屋子里面,绕开走了进去,在屋子里看了一下,看到老太太那边,老太太坐在墙壁那边,靠着床头正眯着眼睛,我走去看着她:“说吧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老太太一激灵睁开眼睛,她那双眼睛果然很贼!

    但看着我倒是暗淡了许多,这状态和周宇所说的一样,看见人嘿嘿的发笑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肯合作,那我也就不客气了,你搅和的周家家宅不宁,我只好要你性命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着拿出一道符纸,朝着老太太打过去,老太太两眼一沉,一道红光瞬间破窗而出。

    我转身看向窗口,窗户呼一声就被冲开了,这院子外面刮了一阵巨大的风,院子里的树木都跟着震动,我走出去看,漆黑的院子里面,发出沙沙的声响,借着灯光看去,我抬起左手算了算,才知道是槐树有了精魄。

    “周宇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就找来锯子,想办法把那几棵树给伐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好些年了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槐树从字面上看也是与鬼有关系的,而槐树是风水上的阴木,也是木中之鬼,不但阴气重,还能长出鬼脸来,树越大,年份越久,就越是长得多。

    槐树乃是五鬼树之一,也是最忌讳的一种。

    世人都以为是槐树本身长出鬼脸,实际则不是。

    槐树是阴木,可藏匿阴鬼,而每藏过一只,就会长一个鬼脸。

    阴魂和人不一样,他们会不自觉地被阴气盛的地方所吸引,越多越吸引,你家这几棵槐树,招揽了不少的鬼怪,再不砍了,你们家就别想太平了。”

    周宇看了一眼他父亲,急忙就去伐木。

    他家有电锯,轰鸣声很快响起,院子里的槐树也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我拿来符纸放到老太太的口袋里,扶着老太太躺下,老太太开始睡觉了,呼呼的睡的很眯沉。

    我从屋子里出来去看那几棵树,走去其中一棵的下面,在那边看了看,指着那里说:“从这里挖下去。”

    周宇马上挖了起来,下面没多久挖了一把木梳出来,上面缠着一把黑色很长的头发,阴气正不断散开。

    我拿来符纸和红布,将木梳和头发一起包裹起来,放起来。

    周宇看我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人要害你家。”我在院子周围看了看,别的没看到。

    周宇说:“我家一向和善的,谁这么缺德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?”我说完算了一下:“你家老太太的阳寿不多了,但也没有这么快,看来是什么人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着急了?”

    周宇不解:“为什么着急?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知道了。”我绕了个圈,在院子里看了一下,走去看老太太。

    周宇一家也是忙的不行。

    进门周宇父亲问我:“先生,你看我母亲她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母亲这个年纪,阳寿也差不多了,但也不至于这么快,这一个月折腾的也累了,人到了要寿终的时候,就好比是阴阳两界,一脚在阳界,一脚在阴界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时候,容易招惹一些东西,也容易看见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不过也要有才行。

    我看你家院子风水不错,是个好地方,按我看,你家的子孙,从你这一代开始,就都是有身份地位的,如果我没看错的话,这院子还可以兴旺三代。

    你家老太太看着也不是一般人,祖上显贵,还做了不少善事,生辰八字不一般,带来不少福泽,年少的时候,也是个善心人,救过什么东西,那东西护着她,要不她也见不到我。

    只是人世间的事情,有些地上的东西,是不好出面的,而你家那几棵槐树,让你家的风水乌烟瘴气,老太太虽然阳寿未尽,却一个劲的吊着一口气不走,也是那东西帮忙呢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周宇父亲吓得不轻,他说:“我这几棵树已经好多年了,周宇小时候栽种的,是他……”

    周宇父亲一下惊呆了,想起什么来。

    我们都看他,他惊愕的说:“我有个叔叔,跟我老父亲是亲兄弟,我老父亲年长了他快二十岁,他就比我大了两岁。

    当年奶奶去的早,生了他没几天就走了,我爷爷老泪纵横,跟我母亲说,九哥吃奶也吃不完,给我这个叔叔一口,一口就饿不死。

    我母亲如何看着他饿死,就把他跟我九哥一起喂养。

    后来我爷爷去世了,我这个叔叔在我家长大。

    等他长大,我们先后成家,这院子是我家的,我父亲为人有远见,当年这房子很破,但是有些老文化,他觉得日后肯定值钱,就买来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,我们家儿子多,上学,打工的,甚至给人擦鞋的都有。

    因为他是我叔叔,跟我年纪相差不多,我爸爸把我爷爷的老房子全给他了,什么都没有,我们家出来的时候,吃不上饭的。

    我老父亲为了买下这个地方,把我母亲的一套婚嫁陪嫁给卖了,我听我外婆说,他们家祖上是清朝什么贝勒,留下来的东西都是值钱的。

    后来这院子是破破烂烂的,但我老父亲肯干,我家儿子多,一人转一个钱,就是十个,省下来的钱,给我大哥家的儿子读书,十个人赚钱给一个孩子,然后我二哥家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,我家越来越好,我大哥家的儿子比我小一些,但现如今有钱,他父亲不在了,但他每年回来看我们,别说钱,东西都可以开商店了,有些我都不知道是什么。

    这么说吧,我们还算平庸,但我家周宇穿的一双鞋,五万多块,都是他堂哥们送来的,那边有个屋子,是他的私物间,那里面的一个篮球,据说三十多万,我也不知道是不是,他自己说是。”

    周宇父亲不是炫富,是想告诉我,他家是和睦的。

    我想了下:“你那小叔叔,家里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他家不太好,这些年我们救济了,不少给他们钱,逢年过节我给都是几万,可是干什么什么不行,全都是赔钱,去年还生病了,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周宇父亲看着有些为难,这才说:“这几棵树是他让我栽的,他说树旺人旺!是我家周宇小时候栽的。”

    周宇脸色难看:“肯定是他,他早前不是想搬进来?”

    “这也不一定呢。”周宇的父亲看我。

    “他要是真的做了这事,那肯定明早就来问你们树的事情,周宇,你就说,我是你女朋友,晚上跟你住一起,就做噩梦,梦见那几棵树变成了恶鬼要抓我,我就哭,说什么要砍树,你知道怎么说了?”

    周宇好笑,一脸高兴: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看向周宇父亲,打开找的木梳:“这东西阴气很重,这头发是死人的,不是一般人能有的,你这个叔叔肯定找了人帮忙的,所以他要知道树砍了,会把这个弄出来看看,你准备一把跟这把木梳一样的来,买一些假的,纤维的头发,按照这样缠住,放回去。

    把土埋起来,他挖的时候肯定会发现你们挖过,你最好连夜把几棵树的周围全都挖一遍,他要问起,你们就说,我要挖树,实在挖不动,才给据了,不要打草惊蛇,我要找幕后的人,还要去看你家的阴宅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阴宅?”周宇父亲很惊讶,我点点头看向老太太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肯定能看见什么,但是如果只是你家院子有问题,她不至于看到你老父亲,她不是说了,看见你老父亲了。

    我估计,是你家坟地也有问题,让你家院子周围阴气弥漫。

    活人正常说是不会轻易看到死去的人的,要不是逝者在阴间过的不好,就是墓地出问题了,特别是她说你老父亲对着她一直笑。

    要是接她走,起码要说个话,只是笑,怕是不好,发凶了!”

    “先生,我虽然在这里,但到底是家里的老小,你看我跟我家里的哥哥们说说这事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,我没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周宇父亲急忙去给他哥哥们打电话,我则是去看周宇:“你去准备木梳吧。”

    周宇急忙去准备了,没多久周宇的父亲跟我说,他哥哥同意,还说明天人都快到家了,说是老母亲的身体出问题,他们儿子都准备回来,还说巧了,都在明天到家。

    我看向老太太:“那这老太太是真是时日无多了,老天爷也算照顾了,临死儿子们全都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我母亲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周宇父亲忽然哭了起来,哭声好像孩子呜呜的痛哭,他妻子也跟着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看他们了一眼,百善孝为先,能做到真心尽孝的人,可挡去生前极大的病痛,这是世人所不知的。

    我去坐下:“我等周宇,要是有时间的话,我们今晚就去看你家的祖坟,来不及就明天,你母亲七日内就会寿终,你们夫妻节哀,有什么事先去暗中进行,记住,我未开口,棺材绝不能先入院子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,我们老家的规矩都是人未亡,棺椁先准备下。”周宇父亲擦了擦眼泪问我。

    我看了眼老太太:“棺材犹如催命符,棺木进门,阴差也就到了,要是阴差不来,加上你老母亲救过的那东西相助,我可以让她多熬一下,但阴差来了,我便不好出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先生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先准备寿衣吧,准备好就放在屋子的一角,也能冲冲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!”

    周宇父亲不顾一把年纪,忽然给我跪下了,我看着他老泪纵横的脸,自然明白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先生,我老母亲一辈子行善积德,我这做儿子还没来得及孝敬呢,我家周宇还没成家,她总说,日后要看看小曾孙呢,能不能把我的命给她几年,就几年。”

    周宇回来看见他父亲跪下,他一脸窘迫,站在门口盯着我,周宇母亲也跪下了。

    我看了眼老太太,看着他们:“办法也有,但是……看造化吧,你打电话给你家的兄弟们,让他们的儿子也回来,我看看有没有机缘,我尽量帮你们,但成与不成,看老天爷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!我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周宇父亲去打电话,周宇走来,他手里是木梳和头发,我拿来给他捆绑好,他拿走去埋了,然后就在几棵大树下面挥汗如雨的挖坑。

    周宇母亲准备了好些吃的东西给我,放下请我吃,给我倒水,然后就弄热毛巾给老太太擦脸擦手,老太太屋子里干干净净的,也亮堂。

    估计是担心老太太,周宇母亲没事了就在一边擦眼泪,哭的很伤心,看她也知道,日后的福气不会小。

    天快亮的时候周宇和他父亲都回来了,两人的事情都办妥了。

    但我也累了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休息吧,我家有客房。”周宇跟我说,我问他的房间在那里,他有些羞涩。

    “我去你屋子里住,一会你叔公公来了,你也来,我们睡一起,让他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周宇整个人憋得脸红,我看周宇父亲:“您就说我一晚没睡,睡着就哭,周宇砍了树我才睡着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周宇父亲是个老实人,我担心他不会骗人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关系着您一家老小,特别是周宇日后的运势,还有您老母亲的命,可别搞砸了。

    我眼下可以解决您家的事情,问题是我走了呢?我破他下,也不是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放心,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我去休息,周宇跟着我过去,我把背包放下,看了一眼床上,躺下拿来被子盖好,周宇看着我不动。

    我闭上眼睛:“你去窗口等着,你叔公公来了,你就上来搂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周宇走去窗口等,没用半个小时,他叔公公就来了,我估计,他那叔公公等了二十几年了,已经等出习惯了,每天早上起来正经事不做,出门就看周宇家这边院子。

    不是看树倒没倒,而是看人死没死。

    人死了,这家就要发丧,哭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他来了。”

    周宇来找我,我说:“把上衣脱了,脱光上身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周宇半天才答应,脱了上身走到我身后,上床躺着,我转身看他也是很好笑,他在被子外躺着,我在被子里,这不是不打自招么。

    我把他叫起来,他躺在被子里,我才钻进去,自动贴上去,搂住周宇的腰身,周宇吓得一激灵。

    我把被子拉下去,把他上半身露出来,我则是躲在里面,这样就更像了。

    想我这一行,也着实不容易,帮人办事,还能吃人豆腐。

    话说,周宇的身材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把眼睛闭上,想着我是你女朋友就行了。”我那般说。

    周宇深呼吸:“先生有男朋友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呵!”

    周宇很高兴,抬起手臂搂住我,翻身将我搂紧了。

    我无奈的舒了口气,看来,我骗人还是那么厉害!

    很快屋子外面有人嚷嚷:“你家这什么事啊,找个女朋友还是找个祖奶奶,好好的大树都给据了,我看这媳妇可别要了。”

    人到了窗户就往里看,忽然惊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都睡到一块了,这样的女孩不干净,可不能要。”

    周宇气的咬牙:“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睡一会,下午要帮你家处理事情,别吵我,叫他走。”

    周宇起身离开去了外面,在外面吵了起来,叫他叔公公走。

    他叔公公离开,周宇回来,没问我,竟然掀开被子回来了,但他躺下只是翻身把手放到我身上,我睁开眼睛看他,他说:“万一回来也有准备。”

    我闭上眼睛嗯了一声,周宇便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结果我还没睡着,他倒是先睡着了。

    周宇睡着后我就平躺着睡,梦里竟梦见玄君,他正等我,在书房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我知道离开了我的床,枕头没了,定魂符也就不管用了,睡着前我把这事忘记了,便来了他这里。

    他看到我呆了片刻,冷冷的横了我一眼,我心里十分忧伤,好像我愿意来似的。

    我转身准备离开,玄君叫我:“要去那里?”

    我转身看人:“张教授不想看到我,何必要管我?”

    “嘴巴倒是挺厉害,还有道理了?”玄君气不过,他从里面走来找我,硬是抓住了我的手,把我往他身上拉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抬头,他竟不要脸的亲上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