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非夜小说 > 暗夜夫宠之司君要命 > 第138章 香尸
    季末扬迈步想要靠近,玄君却叫他后退。

    季末扬停下,我也平静下来,抬头看玄君,玄君蹲下,把手放在我眉心,在我眉心画了一道静心咒,我深呼吸,看向他:“我听见孩子的哭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心不定,他们要迷惑你!”

    玄君那样说,我盘膝坐下,单手结印,抵在眉心,念起清心咒:“大道无形,生育天地,大道无情,运行日月,大道无名,张扬王武,吾不知其名,强……”

    玄君在我身边为我护法,我越念越快,直至静下心来。

    我睁开眼看了一眼周围,整个地方空荡荡的,季末扬和罗绾贞好像被隔绝在了另外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他们看着我,我完全听不见他们说什么。

    我转身看玄君,玄君说道:“清心咒谁传给你的?”

    “我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你师父到底是什么人?”玄君满眼好奇,我自然没给他解释的必要。

    但玄君心中所想,我也清楚。

    受传之人修行如何,和传授之人有莫大关系,而玄君之所以想知道老马是谁,也是因为清心咒的修为之高,已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但玄君只看到其一,却不见其二。

    老马传给我的清心咒不光是为了护我周全,也是为了镇住我身上的邪恶。

    用老马的话说,一个人修行越高,身上的邪恶就越大,他希望我的邪恶可以暂时镇住,镇不住的时候,我能自行化解的时候。

    我也问过老马,我的邪恶什么样,老马看着我却不说话,我知道老马的法眼定是能看到什么,但他如果不说,便是最大的祸害。

    而祸端,一定是他说了我改变不了,我也无能为力的事情。

    就如清心咒所说那样,大道无形,生育天地,大道无情,运行日月,大道是相互的,阴阳相互,而善恶也是相互的。

    老马还说,一念生缘起,一念生缘灭,一念生成善,一念生成恶!

    在然相信老马不会骗我,所以禁忌老马训诫,终是不忘。

    清心咒也是早就入了心进了骨髓。

    玄君听来也是惊讶!

    我去看圆蛋,重新检查圆蛋。

    圆蛋下面有孔,分布了六七个,我用力抱起,为了确定,把圆蛋放过去,下面确实有一些拇指大小的孔道,我就很奇怪:“这是什么啊?”

    我考古这么多年,自认棺木见得多了,这东西我觉得绝不是蛋,是棺木,可为什么下面还有孔道?

    我拿出手电进行检查,正看着我又被吓了一跳,我后退,手里的手电也扔了,我坐下,吓得不行。

    季末扬喊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看季末扬:“有只眼睛!”

    玄君将我拉住,他另一只手结印,念起清心咒,我顿时觉得头脑清爽,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玄君停下,我倒是被他吓一跳,他的清心咒比我还厉害,那对我那么惊讶做什么。

    玄君见我没事,问我:“这东西不认得?”

    我诧异,我怎么认得?

    “那离教授确实要好好的学学才行了,这考古都没学好,还敢说历史也能毕业,看你怎么毕业。”

    玄君说着看向地上的圆蛋:“这个东西叫婴儿盆。”

    “婴儿盆?”我还来不及惊讶,倒是季末扬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我去看季末扬,他说:“婴儿盆听说过,和古曼童相差不多,也是害人的东西,是专门用来制炼婴儿小孩子怨灵小鬼害人的。

    据说一些人想要害人,就把死去孩子放到泥盆里面,泥盆上面用你把封住,下面留出孔道,这样,夜晚孩子的魂魄就会找去。

    这方法对死了孩子的人很管用,可叫人疯癫,精神失常而亡。”

    季末扬懂得我未必知道,我学的考古,相对正统,书本上浓重,但他不一样,他虽然恨不得把毕生所学都交给我,但有些他还没遇到的,也不好交给我。

    玄君说:“也不全对,最初,这东西的由来,是来自一位母亲。

    母亲死了年幼的孩子,为了将孩子好好的安葬,做了个泥盆,泥盆的上面在做泥盖。

    封住后母亲还是很伤心,便希望孩子的魂魄能出来,夜晚回去和她相聚,她便在下面留下几个孔道,希望孩子的魂魄从里面出来。

    结果夜晚母亲便梦见了孩子回去找她。

    而这也成一些巫师法师帮助失去孩子母亲,能偶尔见到孩子一个下葬之法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渐渐成了害人的东西,被禁令,甚至慢慢消失。”

    我看向周围:“那这么说,这里曾经有很多母亲?”

    “那不可能。”玄君果断纠正我,我这才继续看,这次不那么害怕。

    其实我并不怕尸体鬼怪,只是有些事太突然,人还没有做好准备,突然出现,所以才害怕。

    我这次不那么害怕,用手电重新检查孔道,果然看见一只人的眼睛,眼睛瞪大,眼白布满血丝,看起来格外骇人。

    我看着那只眼睛,仿佛她也在看着我,手电往下,孔道的地方还有嘴巴,小嘴很小,但灰突突的,说明已经死亡很久,在往下,两只小手动孔道生出来,幼小的手,看上去还不足周岁。

    我后退,呼吸一次次的加重,我看向季末扬,季末扬担心,他问我: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我没回答,却没忍住哭。

    季末扬看我哭,他便要迈步,罗绾贞拉着他不让下来,他只好站在那里看我,叫我别哭。

    我拿出刀子,找到圆蛋中间合缝的地方,刀子伸进去,小心划开,放下刀子将圆蛋慢慢打开。

    盖子放下,一个扎着小辫子,穿着红衣白花偏襟衣服的小女娃,满朝下蜷缩在里面,一双小脚比鸡蛋大不了多少,小指头小小的,趴在里面蜷缩着。

    看向季末扬,季末扬如遭雷击。

    她身边罗绾贞抬起手捂住嘴巴,眼泪涌下,季末扬把她拉过去按在怀里,她忽然呜呜的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我去看玄君,玄君给我擦了擦眼泪。

    我抱起小女娃,小女娃的眼睛布满血色,惊恐的瞪着眼睛,她死的时候是那么恐惧。

    我抱着小女娃在周围看,有几百个这种东西,想着,那时候,这些孩子先是睡着了,等他们醒了,在狭小的地方,他们害怕,恐惧,一个哭泣找着妈妈,其他的孩子也跟着哭,大家都哭……

    人,好可怕!

    狼都不吃人崽子,人却要吃人崽子了!

    这么多的孩子,如此丧尽天良,他们怎么做的出来?

    我正抱着小女娃,她发出哭声,哭泣的声音越来越大,笼罩在整个地方,周围每一个蛋里面都传来哭声。

    玄君说:“她们怨念太重了,放下她吧。”

    我低头看着小女娃,她太可怜了!我舍不得放开!

    玄君伸手把小女娃抱走,放到了蛋里面。

    我看到那些蛋的里面钻出来很多的小娃娃,一个个粉雕玉琢,虎头虎脑,不全是女娃娃,还有男娃娃。

    他们都光脚,站在圆蛋一边,伸出小手抓了抓,朝着我叫:“姐姐,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们,想去抱抱,他们发出咯咯的笑声。

    人不怕鬼哭,最怕鬼笑,鬼对着你笑,千万别跟他们一起笑,你一笑他们肯定会哭,那时候你就倒霉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……抱抱……”

    老马说小鬼难缠,最难对付的就是小鬼,小鬼的心性和小孩子一样,没道理可将,所以他们才难缠,讲道理也不通。

    我看玄君,玄君面容阴郁,语气冰冷:“本道念你们也是受人所害,给你们开一条往生之门,若是愿意,便可去,不愿意,本道也不介意费事送你们魂飞魄散!”

    玄君话落,那些小鬼忽然不笑了,冷不防凶恶的眼神看向玄君,咧开嘴朝着他哈。

    “哼,敬酒不吃吃罚酒,如此本道也就没什么顾虑了。”

    玄君说话间,那些小鬼一起扑了过来,但他已经结印,摄魂咒开启,他身后数百道摄魂符快速旋转,那些小鬼聚拢到一起,看到符纸有些害怕,先是后退,但其中一个用力哈了一声,小鬼们分成了三组,一组去阻挡摄魂咒,一组对玄君进行攻击,一组则是来找我。

    此时我忽然意识到,玄君从开始就知道我们遇到了什么,而且他不让季末扬和罗绾贞下来,就是为了对付这些小鬼的,下来的人多,他保护不过来。

    我立刻拿出罗盘,咬破手指,滴了一滴血在罗盘上,迅速收魂。

    趁着玄君没有全都灭了之前,收下一个是一个。

    结果不等我收,玄君的符咒,变换方向,竟分出一部分将我包围起来,好像一把伞,从我头顶开始快速旋转,小鬼贴上来就会冒烟,有些用力撞上来,就会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周围惨叫声乱做一片,我看着玄君那边,他的符咒在周围越来越大,小鬼们无不惨叫连连,最终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而他们魂飞魄散之前,都看着我,用祈求的目光看我,我知道他们要我救他们,可我做不到,玄君挡住了我。

    我手里的罗盘震荡了一会,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符咒缓缓慢下来,停顿后瞬间贴在地上那些圆蛋上面,玄君朝着我看来,松开手。

    我看他,周遭烟雾弥漫,其实那些不是烟雾,是小鬼们的魂魄,正在逐渐散开。

    玄君转身看向上面的符咒,迈步朝着中间走去,我跟他过去,那上面有一朵莲花形状的石墩子,墩子里面是一口石头的棺材,棺材也不是很大,有一米五左右。

    玄君走去推开,里面散发出灰尘的气味,我去看了一眼,里面睡着一具骨骸,骨骸身上有红衣,但人的皮肉什么早就没有了,可见是早就不在了,而魂魄也没有。

    我下意识弯腰下去,检查了骨骸,是女性的!

    年纪在十几岁左右,这也是为什么石棺比较小的原因。

    我看向玄君:“难道这里阴气这么大,没有让她成鬼?”

    “先离开。”

    玄君带着我离开,我们到了季末扬那边,回头看的时候,大火已经燃起,是玄君放的火,而且火是专门对付鬼魂的,那些火我们人触碰不到,也闻不到,更没有烟雾。

    但对鬼而言,灼伤力却是无限扩大,越挣扎,越痛苦。

    他的阴鬼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,站在我们身边,朝着那些火里面看去,看到有松动的地方,就会跑下去,一圈凿开圆蛋,从里面把一只小鬼的魂魄抓出来,直接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撕心裂肺的声音,听的人直发抖。

    “我想要一只。”我忽然的,看到阴鬼抓的那只小鬼,我就说,我有些央求,着实没有骨气。

    我就该一脚踹在玄君身上,大声跟他要求,而不是这样。

    奈何打不过他,就只能这样。

    玄君好像没听见,阴鬼把小鬼直接塞进了嘴里,继续去找别的。

    这里就像是一个人间炼狱,那些小鬼,只能等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阴鬼已经找到最后了,他瞪着大眼睛在下面找,我听见一个小娃的哭声,我立刻跳了下去,要去找小娃。

    阴鬼速度极快到了我面前,我一拳砸开圆蛋,不顾手的疼痛,把里面的小鬼抓来,放到我身后:“这个我要。”

    阴鬼被我吓一跳,他盯着我打量,哈了一声,去看玄君。

    玄君冷哼一声:“那还不出来?”

    我急忙带着小鬼出去,小鬼躲在我身边,吓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季末扬和罗绾贞看了我一眼,都没理我。

    阴鬼在里面找了一会,没有其他,他才回来。

    事情没办好,阴鬼看了一眼玄君,便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而那个祭祀场在大火下,开始坍塌。

    玄君带着我们离开,在周围找了一遍,一边找一边算,他带我们离开,进入了前面一个地方,那边还有墓道。

    季末扬到了墓道说:“这里往那边去,有一些墓道口,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,里面空着,我怀疑是打算放东西,但后来没用上。”

    季末扬走在前面,玄君等了等,等我过去,他才一起。

    而罗绾贞则是跟着季末扬。

    我们一直走,走着走着我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,我看向玄君:“多了一个人!”

    我们虽然都戴着头灯,但这里毕竟四面不透光,漆黑一片,大火烧起来是亮的,但那个地方和其他的地方都隔绝,距离拉开,总能走出去。

    我们走了这么远出来了,这边连个火星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越走越暗,光亮明显不足。

    而玄君和我在一起,小鬼一直跟着我,往前面看有两个人,季末扬和罗绾贞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后面还有人?

    我们是几个人?

    玄君看我,他没回头,他知道我们多了一个人?

    季末扬走到一个地方停下,转身看我们:“就是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我们走过去,季末扬发现不对的地方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多了个人!”玄君淡淡的,季末扬面色难看。

    他先拉了一下罗绾贞,罗绾贞也很紧张,我们几个对视,最终看向身后跟上来的人,都在想他是谁?

    结果她一出来,罗绾贞就傻了!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罗绾贞死死的盯着对面的人,另外一个罗绾贞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,而且她的脸也淤青了。

    虽然淤青,但我们也知道她是罗绾贞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,你们怎么把我一个人扔下了?”罗绾贞说话的时候,也发现了另一个罗绾贞。

    她看着跟她一样的罗绾贞,看向季末扬。

    季末扬把手松开,看着两个罗绾贞:“你不是一直跟我在一起?怎么会受伤?”

    那个受伤的罗绾贞并没说话,她只是看着季末扬,而另一个却问受伤的罗绾贞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罗绾贞还是不说话,季末扬看了一眼不说话的那个:“你不会是哑巴吧?”

    “你要认得我,何必我说,你要不认得我,说了也是白说。”

    罗绾贞看向那个质问的罗绾贞,看向我:“你不过来扶我么?”

    我倒是觉得这个是罗绾贞,不过罗绾贞是人是鬼我怎么都看不出来?

    邪门了!

    我走去扶罗绾贞,微微愣了一下,罗绾贞看我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看向季末扬:“她是凉的!”

    罗绾贞忽然用一根红绳用力勒住我的脖子,我被迫仰起头看着季末扬。

    而对面的罗绾贞随即拿出一道符纸,要打我身后的罗绾贞,罗绾贞害怕,躲在了我身后。

    季末扬怒道:“离殇在她手里。”

    对面的罗绾贞这才到了一边:“放了人,饶你不死!”

    “呵!”

    罗绾贞笑了一下,她冰冷的手贴着我的脖子,那刺骨的寒气正钻到我身上,我说:“她的手好凉,冰凉冰凉的。”

    季末扬问:“你要干什么,为什么要冒充我妻子?”

    难得季末扬承认罗绾贞是他妻子,我看了眼边上的罗绾贞,罗绾贞微微羞涩,这时候,还有功夫羞涩!

    “我只想出去!”我身后的罗绾贞冷冷的,她好像是个怪物。

    “你出去也是害人,你就该属于这里。”季末扬那样说,我身后的罗绾贞并不理他,用力勒着我的脖子,环视周围。

    “小鬼!”

    小鬼猛然抬头,看着罗绾贞,罗绾贞说:“你先走!”

    小鬼一听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非我族类其心必异,罗绾贞一喊,那小鬼一溜烟不见了,而罗绾贞则是说:“你们只要放了我,我就带你们去找你们要找的人。”

    季末扬看了一眼我:“那你放了我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发誓,你如果不带我走,你妹妹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季末扬沉沉的:“我发誓。”

    罗绾贞这才放了我,她一放我,墙边的罗绾贞立刻冲了过来,结印,一掌拍在了罗绾贞头上,罗绾贞没站稳后退倒在地上,她身体变化极快,脸上长出尸斑,而且她的手也长出绿色的毛,是尸变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地上的罗绾贞:“你是僵尸?”

    难怪那么冰冷!

    罗绾贞从地上艰难的起来,她看着季末扬:“别忘了,你不带我走,你妹妹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我寻思,难道僵尸会读心术?

    要不她怎么专门用我威胁季末扬。

    “贞贞。”季末扬叫罗绾贞,罗绾贞准备结果了绿僵尸,被季末扬阻拦。

    转身罗绾贞看着季末扬:“她出去会害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她可以帮我们找到人,我也答应带她出去。”季末扬就是季末扬,还是那么不容反驳,只因为他答应了,其他的人必然要听他的。

    罗绾贞这才收手,但她说:“僵尸的头里有脑丸,拿出来她就失去了能力,她现在的状态,已经到了飞尸的级别,不能任由发展了。”

    “脑丸拿出来,她就死了,先留着吧,出去再拿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季末扬和罗绾贞商量好,季末扬看向我:“你负责看着她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吧。”罗绾贞主动要求看着僵尸,季末扬直接拒绝。

    “离殇有玄君,你什么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有你么?”罗绾贞好笑,她那双眼里的春潮可是从没见过,我这才看向绿僵尸。

    绿僵尸勉强站稳,看也不看季末扬他们。

    但季末扬素来不会怜香惜玉,他说:“我什么都不会,不用你保护都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季末扬看向绿僵尸:“说吧,人在那里?”

    “往前走。”绿僵尸说话的声音变得粗噶,和之前不一样了,彻底失去了罗绾贞的模样。

    季末扬转身就往前走,我们跟上去,我拉了一下绿僵尸,她那可怖的爪子,还真是冰冷生硬。

    往前走了一会,绿僵尸的绿毛已经长了很多出来,而且好像玻璃一样扎手,我不得已把手放开,拿来一条布带子,捆住她的手,把我们绑在一起,玄君则是召唤了阴鬼出来:“去把小鬼抓来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玄君:“跑了就跑了,你何必抓他?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抓,日后就是祸害,是鬼,就必须要杀!”玄君说的阴狠狠的,他是不知道他的前身是什么,要知道不知道还说不说得出这种话。

    不过他能看三世因果,竟然看不了他自己的。

    就如我一样,算天算地算不了自己。

    前面罗绾贞回头看了一眼我们,转身去找季末扬。

    往前走了一段,把墓室都找遍了,还是没见一个人。

    罗绾贞出来找绿僵尸:“你骗我们?”

    “我走的时候,是在这里的。”绿僵尸有些不对劲,靠在墙壁上散发出寒气,而她身上的绿毛开始脱落,一些白色的乳毛,及其柔软的开始生长,但是很快,就脱落了。

    而僵尸进化快到这种速度的,简直是太少了。

    绿僵尸彻底成了飞僵,成了飞僵,她的脸变回了罗绾贞的脸,而且更加妩媚了。

    这个是叫人始料不及的,她的尸斑消失,人也细嫩起来,只是她长了两颗獠牙,与之前不同。

    但那两颗獠牙很小,也不影响她的妩媚。

    季末扬看着他,竟有些出神。

    我看季末扬,又看了一眼罗绾贞,他们两个神色各异,特别是罗绾贞,竟拿出了枣核,墨斗线和有糯米。

    看到这些东西,飞僵下意识后退,她还是有些惧怕专门对付僵尸的这些东西的。

    季末扬问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现在进化的太快了,这么下去,我们没出去,她就成了不化骨,到时候我们就都要死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那我妹妹死无葬身之地,就可以?”季末扬不悦,一阵怒火。

    他素来如此,为了我,可以不惜一切,媳妇自然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罗绾贞也是一如往常,在季末扬面前如同草包,总那么低声下气。

    “收起来。”

    季末扬脸色及其难看,看了一眼飞僵:“我从来没见过僵尸这么快进化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才除掉她。”罗绾贞继续补刀。

    季末扬冷冷看去:“我说不行,你听不清?”

    罗绾贞这才收起东西,继续寻找。

    但我们折回去也没找到什么,反倒是到达一处墓室的时候,飞僵眼睛开始变色,从绿色竟然变成了红色。

    我和玄君此时也被震惊:“她不怕阳光了?”

    我惊讶不已,季末扬也盯着飞僵,现在飞僵,已经达到伏尸,她不但不怕阳光,两颗牙齿也收回去,从外表看,她几只与人无异。

    罗绾贞格外担心:“现在不杀她,一会就杀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妹妹不能死。”季末扬一再坚持。

    伏尸哈了一口气,她的气冰寒刺骨,我离她有一米多,冻的我全身直打哆嗦。

    “你看她!她很快就会成不化骨。”罗绾贞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季末扬就是不肯除掉伏尸。

    我们也累了,坐下休息。

    伏尸身体开始散发香气,而且那种香气开始弥漫,淡淡的有一点清甜,很是迷人。

    玄君还好,季末扬像是被眯了魂魄,盯着伏尸出神。

    我问玄君:“从来没听老马说过,僵尸通体生香。”

    “有一种会,生前是神职的人,死后上天是不准他们沦落僵尸道的,僵尸是人死之后的尸体所化,尸体有恶臭,会腐烂,而且会不如轮回,一旦成了僵尸,极有可能什么都不记得,那怕是至亲至爱也会伤害!

    为了留一线给神职的人,不至于丢去尊严,修法之中,能做到心净至纯的人,一旦沦落僵尸,是会通体生香的。

    也叫香尸。”

    “那香雾难道是香尸?”我一阵惊讶,玄君的脸色一沉,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我不理他,看向香尸:“那到了香尸之后呢?”

    “香尸之后就不会变成不化骨了,这也是区分他们的区别,最早的僵尸起源于旱魃,而旱魃是黄帝的女儿,并非什么恶鬼,而是一个有神力的妖神。

    那时候天下旱涝不均,黄帝便让女儿旱魃去到涝的地方,那样就会少涝,但是旱魃赤行千里会大旱。

    人们只记住了旱魃带来旱灾,而不是解除水涝。

    所以人们风调雨顺的时候尤其怕旱魃,便开始诅咒旱魃,让好好一位妖神,成了祸乱的恶鬼。

    不过在那个时候,旱魃也是大祭司的存在,而那时候的大祭司都是女性。

    旱魃也代表了女性,而最早的旱魃,也就是黄帝的女儿,她其实就是大祭司。”

    我看香尸,她越发妖娆了,她可比之前美多了。

    我又去看季末扬,果然他正看香尸,我寻思,他现在不会已经口干舌燥了?

    “这么说你生前是祭祀?”我问香尸,香尸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“她也未必是祭祀,也可能是其他神职的人。”玄君在一边解释,我嗯了一声,伸手去摸香尸的脸,罗绾贞喊我,把我吓得不轻,她叫我别动。

    我转身看罗绾贞,罗绾贞便说:“别乱动,她伤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她要伤害我,早就伤害我了。”我说着不听劝说,把手伸到香尸的脸上,香尸的脸已经冰冷无比。

    我收回手,摇头赞叹:“好舒服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大家都没说话,我笑了笑,靠在一边。

    我有些犯困,就靠在玄君的身上睡了,反正也是出不去。

    玄君搂住我:“睡吧!”

    就在我睡觉的时候,香尸也闭上了眼睛,她也睡了!

    我不由得睁开眼睛去看她,原来僵尸也睡觉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明天就是元旦了,祝大家元旦快乐,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,事事顺意,年轻漂亮,财运亨通

    特别感谢送来月票和评价票的朋友,也感谢订阅的读者,非常感谢

    明年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