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非夜小说 > 暗夜夫宠之司君要命 > 第128章 二百万买堆纸灰
    玄君很是高兴,好像奸计得逞一样的高兴,看我的目光都流转着星火之光,倒是我全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我问玄君:“张教授刚刚拿的那个东西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上学的凭证。”

    “上学?”我一脸不解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答应了去学校,却不去,但如你所说,你是教授去不去都可以,也没必要读书,我自然是拿你没办法,但白纸黑字已经签了协议了,你如果不去,那就法律见吧。”

    我诧异了半天,这也行?

    我看着玄君,就为了这点事,他也至于骗我签字画押,着实是不上台面。

    但我说:“你这是欺骗,我可以告你。”

    “无人见到是我逼你,你如何告我,你若告我,我便说你哄骗我要在一起,我为你付出一切,将未婚妻劝退,你却要离开我而去,看你如何在考古界立足。”

    玄君言语相逼,我看着他那英俊的脸,越看越觉得他像是混蛋。

    “即便你跟我签了协议,那又如何,也无非去学校读书,我坐在那里而已,我总是会毕业的,难道我要一辈子留在学校读书?”我还不服气了。

    玄君笑意深沉:“你若能毕业自然是好的,但离教授想过没有,你的历史能否毕业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我半天才反应过来,玄君不会不让我毕业?

    看我不吭声,玄君朝着我走来,我后退,对他起了防备,我看他长得仪表堂堂,但他只是外表如此,他先是脾气不好,而后是始乱终弃,为了我抛弃糟糠之妻,现如今又逼迫我做他的学生,从头到尾贯穿下来,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变态混蛋。

    见我后退玄君拉住我的手臂,我用力想要挣脱,玄君将我拉到怀里,他的手用力搂住我的腰身,手掌将我按在他身上,我抬头看他,玄君轻笑:“你这脑子不太灵光,我还真是担心,不看着你,怕被什么东西骗了去,不过既然你肯留在学校,看着你也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我绷着脸:“张教授,我有丈夫,我和我丈夫分开了,你们长得确实像,但不是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是呢?先前未婚妻的事情,就不作数了,就可以不在意了?”玄君倒是问了个难度问题。

    他说的倒是考验了我,要是呢,未婚妻怎么办?

    我正想着,玄君嘴角上翘,笑意温和:“难道,你就没想过,你我之间的梦境,可是随意交集?若我们没有关系,怎么会牵扯不断?”

    我猛然惊醒,如遭雷击。

    看我不做声,玄君更加满意,他的手在我要身上轻轻抚动,目光深沉:“我先前修道的时候,曾进入虚空幻境,梦境中我身处青铜棺内,被人从水里打捞上来,一个女子为我开棺,而后便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我惊讶不已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玄君并未再多说什么,我记得青铜棺的事情没有多少人知道,即便玄君知道青铜棺的事情,他也不可能知道是谁开棺。

    见我不说话,玄君的手捏着我的下巴:“但见到了你,我的记忆开始复苏,其中就包括了你,打开青铜棺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我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我推开玄君,转身去一边。

    “我想回去一趟,有什么事,明天再说。”我转身拿起背包要走,玄君并未阻拦。

    我出门去准备离开,却看到一辆车在门口停下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从车上下来,看见我奇怪起来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女人朝着我走来,我一脸无措,没有任何解释。

    女人走到我面前奇怪的打量我,而后便问我:“你怎么不说话啊,你在我未婚夫的院子里做什么?那来的丑女人?”

    我看女人,她怎么骂人?

    “谁让你来的?”玄君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他十分不悦。

    女人急忙撞了我一下,朝着玄君跑了过去,我朝着一边跌了一下,差点跌倒,好在我身体不错,没那么容易出事。

    我转身看着玄君和那个女人,那个女人一脸委屈,双手拉着玄君的胳膊:“玄君,她是谁啊,为什么她在这里,你是不是因为她才和我解除婚约的,她长得那么难看,那里有我好,你为什么要这么傻呢?”

    玄君拉开手:“你我不合适,跟她没关系,她是我抢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我也是服了,玄君这撒谎的功力可真是不同凡响。

    女人委屈:“她那么丑,你抢她干什么?我们是文明人,这可不好!”

    女人撒娇的样子还是很可爱的,我留下觉得多余,我就先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,她都走了!”女人继续说。

    “走了我也喜欢!”玄君故意是的,女人气的直跺脚,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玄君没理会,反倒出来看我。

    女人急忙追了出来,拉住玄君,玄君把女人推开:“你再碰我,我把你扔到下水道去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女人害怕,吓得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我在一边等车,玄君走来找我,他低头看我:“不高兴了?”

    我看玄君了一眼,看了一眼那个女人,十分烦闷,我怎么就成了小三了?

    “我要冷静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他是不急!

    我转身等车,玄君说:“你先回去,晚一点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我看玄君:“不用了,我要想找你的时候,自然就来找你了,你不必去找我。”

    刚好来了一辆车,我便拉开车门坐到了车里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我回去罗绾贞那边,罗绾贞此时正出门,看到我丝毫不觉意外,便问我:“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我答应了便回了房间,罗绾贞跟来看我,她就在门口问我,怎么了。

    我把背包放下,上床躺着。

    “我最近总是做梦,不是去同一个地方,就是梦见同一个人,不想做梦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会画定魂符么?画一道放到枕头下。”罗绾贞说完走了,我才想起定魂符的事情,起来画了一道放到枕头下,我才睡着。

    果然,梦里没有再乱做梦。

    睡醒季末扬也回来了,我睁开眼睛就看到季末扬在我床边坐着,看我醒了季末扬问我:“醒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我起身坐着,季末扬问我了几个问题,我倒是也不觉得他唠叨,但他问起我未婚夫的事情,我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我考虑了片刻:“是玄君去找我,那个张教授。”

    季末扬似乎也不奇怪,迟疑了片刻他才起身,我看他离开的背影想着他此时的心情,我还以为他很难过,但他走到门口回头看我,竟说:“没什么事就起来吧,别总赖在床上。”

    说完季末扬走了,看见关上的门,我的心都凉了!

    果然,有了媳妇忘了妹!

    我躺下又睡了一会,罗绾贞叫我起来,说有事要我去办,我这才从房间出来。

    客厅里有两个人坐在那里,罗绾贞抱着手臂靠在一边,我看她不像是女道士,更像是地痞无赖。

    季末扬相对要好一下,但他靠在一边也是靠着。

    不愧是夫妻俩,连姿势都那么一样。

    我打量沙发上坐着的两个人,一男一女,两个人都五十多岁了,难得头发半白,女人更年轻一点,但两个人看穿着像是有些小钱的老板。

    见我出来罗绾贞说:“你们来找我,我本来应该帮你们,但我最近有事,脱不开身,这是我小姑,你们要是信得过,让我小姑跟你们去一趟,钱的话,看着给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有钱,还请大师出山帮帮我们。”那个男人起身便提了个箱子上来,打开给我们看里面的钱,目测要有两百万了,都是现金。

    但他这举动也说明一件事,他是来找罗绾贞的,至于我,他是信不过的。

    季末扬看了眼时间:“我还有事,你们自己解决吧,离殇,你要是不愿意去,就去学校。”

    说完季末扬先走了,罗绾贞说道:“你们要是觉得我小姑不行,信不过,那就带着钱离开,恕不招待。”

    罗绾贞转身走了,把我一个人留下对着那对夫妻,我也不知道如何是好,便说:“我给你们介绍个人,你们过去看看,他的能力不在我嫂子之下。”

    我说着把玄君的地址给了他们,男的看了看地址问我:“这个人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我嫂子的师叔。”我那般说,觉得也有些道理,如果真如玄君所说,他是玄君,那他不就是罗绾贞的师叔么。

    一听说是罗绾贞的师叔,男人喜出望外,连忙朝着我道谢,拉着他妻子,带着他的钱从罗绾贞家急忙的走了。

    罗绾贞在门口看了我一眼,她那眼神就跟刀子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可真有出息,两百万就这么送人了?”罗绾贞阴阳怪气的,我自然不会让她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不去?”

    “我去,我要是有时间,我会不去么?”罗绾贞冷冷的,拿起她的背包,转身出门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有事,我也是此时才知道。

    我以为,她不想帮忙,故意不接,我那里知道,她是要我接。

    钱没到手罗绾贞横竖看我都不顺眼,她出了门没多久便回来了,没好气的告诉我:“今天那里也不许去,留在家里看店铺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前面的店铺,全都是冥纸香烛,卖给谁去,现在上坟的人那里还有用这些的,谁不带着水果和鲜花去。

    但看罗绾贞在气头上,我自然不敢顶撞她,便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!”我想着,就算我吊死在这里,也不会赚来二百万,更何况,这地方全卖了值不值二百万?

    罗绾贞转身离开,我走去转了一圈,没什么好看,就把店铺柜台里面的小凳子拿来,坐在那里学习扎纸人。

    我看罗绾贞没事的时候就坐在这里扎纸人,我亏了两百万,给她扎几个纸人,当成是弥补也好。

    免得她刻薄我,不给我饭吃!

    也不知道扎了多久,听见外面有辆车停下,下车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我抬头看,竟然是未婚妻来了。

    未婚妻拧着水蛇腰,穿着恨天高,大冷的天,里面穿了一条包身的红裙子,红的火辣辣,大白腿又白又直,胯骨都快拧到腋窝去了。

    她肩上披着一件的羊绒大衣,我看着她真是冷到不行,她那是狐狸皮怎么的?

    看到我,女人冷哼了一声,轻蔑不已:“你在这里开了花圈店啊?”

    女人轻蔑的我都想哭,我半天啊了一声。

    女人在我面前好像模特一样,来回走了两圈,一会看我,一会看罗绾贞的店铺,看了半天,指着我说:“你……值几个钱,你看看这样子,看你一眼我都能吐一天,还有你这身衣服,你几岁了,穿的什么东西,黑黑不溜秋的,看了都倒胃口,还有……你这铺子,够不够你活着的,有生意么?”

    “生意还行,只是不过年不过节的,没几个人。”我随口一说,但也确实如此。

    想一想,逢年过节,谁家还不上坟。

    女人不服气了:“就算是有人,你这地方,还不如乞丐呢吧?”

    “也还行,乞丐不是得跪着乞讨,我不用。”我那般说,女人气的瞪大眼睛,指了指我,咬了咬牙,半天没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我转身准备去扎纸人,就听女人喊我:“你……我要买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转身,有些茫然,来客人了?

    “你要买什么?”我问女人,女人看了看,似乎也不知道买什么。

    我觉得她是一时的气话,就说:“别来这里胡闹了,这都是给死人用的,你家也没死人,走吧!”

    我又转身,女人跳脚喊我:“你给我转过来,我是顾客,我是上帝,你给我客气点!”

    无奈下,我转身过来,双手交叠,朝着女人哈腰:“欢迎上帝光临本店,有什么需要,尽管开口。”

    “哼,这还差不多,你给我介绍介绍吧。”女人趾高气扬的,扬起下巴,用看着淤泥的眼神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仿佛就在她脚下似的,但实际上,她即便穿上高跟鞋,也不比我高,实在不能理解,她那得意不已的气焰是怎么来的。

    但她是客人,我是要介绍的,我就挑选一些我知道的,介绍给她听。

    她听的不耐烦,摆了摆手:“行了,别说了,我看你是干什么什么不行,吃什么什么不剩,介绍个东西你都不会,你要不穷死,天理难容!”

    我惆怅的咸鱼眼看着女人,倒是无所谓她说的。

    她被我害了,我在她面前,始终矮了一头。

    看我不说话,女人不高兴:“你是哑巴啊,怎么说你都不理我,你是故意气我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我看女人,她这想象力,应该跟我去考古。

    “跟你说话呢,没见过钱吧,不敢说话了?”女人三口不离钱,我只好顺着她说。

    “小本生意,不值钱!”

    “不值钱不也是钱么,特别是对你这种没见过钱的人来说,说吧,多少钱!我都要了!”

    我抬头看女人,仿佛看到地主家的傻姑娘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,你也用不完,你家也没死人!”我是那么说,但确实都是实话。

    女人眼珠子瞪圆:“你说谁家死人呢,你家才死人呢,怎么说话呢?信不信我打你?”

    “信!”我想当然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女人冷冷的凉凉的:“说吧,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你也用不上,这么多,你要这个干什么?”我一脸郁闷,找茬也有个度,万一把这里搞砸了,罗绾贞回来还饶的过我?

    但是女人得理不饶人,看着我偏说:“我乐意,你这点东西,值几个钱,一会我找几个人,就在门口烧,烧给你!”

    “那你也不见得买得起。”我是想,让她走就算了。

    女人好笑:“买不起,这世界上,还没有我买不起的,你这是金山银山么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,多少钱?”女人一脸欠揍的样子,我忽然觉得,即便玄君不是遇到我,她这样的傻姑娘,也是不会让玄君喜欢的。

    “二百万。”我想起那一箱子钱,随口一说,这个钱数,傻子也不会要的。

    可我那里知道,女人不但没有惊讶,反而呵呵一笑:“我就知道,你是个贪财鬼,好,给你二百万,这些都是我的了,我叫人来烧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等会。”我看女人打电话,我出手阻拦,女人看我,轻蔑的白了我一眼,我只好走出去找她说。

    “我不卖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卖,你敢不卖,你不卖我就去消费者协会告你!”女人大呼小叫的,我拿她没办法,才说不退货。

    “我可跟你说,我可不退货,而且我要先看见钱,我还要现钱,少一分都不行。”我那样说,女人也不退缩,白了我一眼继续打电话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有人提着二百万给我送来,还来了五六个年轻男人。

    女人叫人用点钞机给我点钱,光点钱就点了二十分钟,点完箱子扔给我。

    “行了吧?”女人得意的问我。

    我看着钱,看了眼店铺里面,有些茫然,想到那句曾经盛行一时的话,来吧,拿钱羞辱我吧。

    原来,被人用钱羞辱是这么舒服!

    女人自是不理我,说道:“你们,把纸都给搬出来,就在哪,给我烧,全给她。”

    女人指着我狠狠的说,男人们把铺子里所有的东西都带走了,拿去空地上堆起来,为了郑重,还弄了个火盆。

    我站在这边,听着女人咒骂着给我烧纸。

    那么一大堆,我当真是担忧,万一火灾怎么办?

    我急忙把罗绾贞的店铺锁上,然后去把钱存上,好在罗绾贞附近不到三十米就有一家银行,存了钱我顿觉天空放晴了。

    但我也不敢回去,我就躲在银行门口看着女人。

    女人烧纸烧的热火朝天,一边烧纸一边指着我这边说,让我死后做富婆,身边美男如云,天天醉生梦死,让玄君嫌弃我,让我两玄君的脚指头都够不着。

    我还是第一次听见这种诅咒,我站在银行门口满脸惆怅,竟然卖了二百万,罗绾贞回来应该不会刻薄我了。

    正看着,几辆警车停下,下来一些人,把女人等人抓住,直接带上了车,周围的人急忙灭火,而后那些东西也被处理了。

    我吓得不敢出去,但却接到齐宇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银行门口是你吧?”齐宇问我,我奇怪的在周围看,齐宇从其中一辆警车里下来,朝着我看。

    “别说认识我,我不知道这事,是她要买的,我不卖她强买的。”我和齐宇解释,齐宇好笑,说了句知道了,就把人带走了。

    齐宇走后我才敢出去,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。

    这事要是别人处理,必然不会放过铺子,万一上电视了,那就更麻烦了,好在这段时间没什么人,也连累不到铺子。

    打开铺子,我看了看,全卖了?

    罗绾贞回来能不能不相信?

    正想着,罗绾贞回来了。

    一进铺子,看了一眼,整个铺子都空出来了,瞬间炸毛,盯着我直勾勾,恶狠狠的,我被罗绾贞看的直发毛。

    我解释:“那个,我都卖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罗绾贞不说话,还是恶狠狠的盯着我,我急忙解释,还把二百万的事跟她说,她自然是不信,还问我是不是把季末扬的钱拿来糊弄她了。

    她还打电话给季末扬,叫季末扬回来,她那样子,像极了,要灭小姑子的恶嫂子。

    季末扬很快就回来了,一看铺子里,连片纸都没剩下,又拿走我的手机看刚刚存入的二百万,他有些不解看我。

    我实在没办法,拿出手机打电话给齐宇。

    我跟齐宇说了几句,把手机交给罗绾贞,齐宇帮我解释,好在还有个证人。

    齐宇那边解释完,罗绾贞格外高兴,看了我一眼:“今天的事就算了,看在你把积压了几年的货底子都卖了的份上。”

    罗绾贞拿了钱,去订货了。

    季末扬看我,这才问:“她打你了么?”

    我摇头:“没有,就是有点傻!”

    二百万买了一堆纸灰还不傻?还被抓了去!

    我忽然万分惆怅,似乎……我跟那个未婚妻,算是结下大梁子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