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非夜小说 > 暗夜夫宠之司君要命 > 第111章 身在棺中
    “你们先到镇魂镯里去。”我说着,四只慑青鬼全都进了镇魂镯,我摸了摸镇魂镯,倒是把镇魂镯和镇魂铃忘记了。

    玄君也不知道那里去了,怎么也不见他来?

    真是靠人不如靠己,靠男人母猪也会上树。

    关键时候就不顶用了。

    地下室里看似一切如旧,而且刚刚的阴人也都消失不见,只是地下室空荡荡飘着寒气,与平日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我拿出罗盘握在手里,朝着房顶上面看,我稍微走神,地上的东西就开始震动,我去看地上的物件,一切又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我再去看,周围又开始震动。

    我看着那上面,为今之计就是想办法将白虎和朱雀那里镇住,偏偏我又不知道季末扬是根据什么镇住的这里的煞气。

    鬼容易打,但是煞气却是不容易镇。

    特别是要找到方位,和摆放时候的时辰,这个卜卦是卜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风水师,但凡是有些能力的人,都会在风水摆放的时候,设下十几个障眼法,让其他的风水师看不透。

    即便看透了,也不确定当真就是对的。

    有些风水师,怕被人坏了摆放的风水,用的手法甚至是他自己都不去记的手法,又别指望别人了。

    正看着,身后有什么东西正快速靠近,我转身看向身后,空荡荡的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但我耳畔却有寒气吹拂。

    我正侧头去看,一张人脸浮现,我用罗盘去打,他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转身再看,周围空荡荡的,但那张人脸贴在我肩上,却好像就没离开。

    我算了下,竟算不出他是什么。

    我正打算打开法眼,看看风水局的时候,电梯那边动了一下,我转身看向电梯口,还不等我算出什么,地下室里开始躁动,我回头看,身边已经站满了阴物,而且他们比之前见到我的时候更凶,张牙舞爪,怒瞪双眼,朝着电梯口拥去。

    我一下就想到是什么人来了,我早该想到的。

    “别进来,快走!”

    我朝着电梯那边跑,几只鬼蜂拥而至,将我团团抱住,任凭我怎么打他们,他们都不肯放开我,直到电梯打开,一群鬼朝着电梯里面嚎叫着扑过去,有些甚至嘶吼着季末扬的名字,好像他们季末扬有什么深仇大恨,可季末扬也不过是把他们放到了这里,不作恶,不让他们沦为到卖品。

    电梯打开,我用摄魂咒将周围的鬼震开,随着惨叫的声音散开,季末扬出现在电梯里。

    我正准备去保护他,看到玄君站在他身边,那些蜂拥而至的鬼好像是超速的赛车,嗷嗷刹不住惨叫连连,到了电梯门口,就被电梯上的符纸弹开了。

    我从地上起来,那些鬼已经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季末扬迈步出来,朝着我走来看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怎么回来了?”我担忧的看了一眼季末扬,季末扬脸色不善。

    “我要不回来,你打算跟他们同归于尽?”

    季末扬此刻要多凶有多凶,他那双眼睛的冰寒我从没看过。

    我还没等说什么,他已经拉开我交给玄君,一脸不可一世的冷冽:“我季末扬自认对你们不错,虽然将你们从地下带出来,也用战国神器将你们镇压,可这些年来,你们在这里自由自在,偶尔跟着我出去,也算自在,你们不作恶,我从来不祸害你们。

    我是用战国神器把你们镇压在这里,总比你们出去被抓,魂飞破灭的好。

    世道如何你们很清楚,我能在下面把你们带出来,难道你们就不能被别人找到?

    带你们去镇煞要花钱的,请大师也要花钱的。

    你们洗了身上的煞气,才能修身养性,有朝一日,也能成道。

    不过我也有私心,我妹妹体质特殊,她容易招来你们。

    我带着她下墓,你们就会出现,我一人下墓,你们就不出现,说明你们不是她的仇怨,就是她的朋友。

    留你们在这里,不是要养着你们玩的。

    有朝一日,我妹妹有事,也希望你们能尽一份力。

    今日倒是好,让我看清了你们的面目。

    鬼,果然是不讲道理的。

    竟然要杀我。

    也好,等今日的事情处理完了,我就请大师来,把你们一个个处理掉,省的留下祸患。”

    季末扬此话一出,鬼们果然纷纷后退,灰溜溜钻到了各自容身的古物里面。

    我站在一边不免鄙视他们,果然是欺软怕硬,季末扬没来之前的凶神恶煞哪去了?

    一个个灰溜溜的闪躲算什么?

    但季末扬可没罢休,冷冷的目光好像刀子一样,忽然怒吼了一声:“我只说一次,今日之事,当是最后一次,谁要是敢伤害我妹妹,我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纵然季末扬化成不化骨,追到天涯海角,来生来世,也不会放过他。”

    地下室的物件开始震颤,有些甚至躲到了角落里不出来。

    吓得哆哆嗦嗦,叽叽喳喳,开始埋怨,说什么谁的注意,冲破了青龙玄武就能逃脱,现在好了,大家都要遭罪。

    还有的鬼说季末扬不好惹,他要不是有点本事,怎么把他们带出来。

    要是真成了不化骨,那怎么办?

    更有的老鬼说季末扬现在身上煞气比丢失的白虎和朱雀还要重,真是要吓死了,魂魄都快散了!

    我看季末扬,不化骨是僵尸,是僵尸最高级别,是僵尸老祖宗!

    也难怪他们会害怕,可季末扬横看竖看,也没见他身上的煞气,怎么他们都能看到?

    奇怪了!

    “哼!”季末扬冷哼一声,转身打量我,目光虽然依旧很凶,但却相对之前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看了我一会季末扬不耐烦的看向玄君:“谢谢你!”

    玄君看了一眼地下室里:“你只是暂时震慑住了他们,你如果不想让他们躁动不安,出来作恶,就把这里一把火烧了,我可以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寂静的地下室发出瓶子落地的声音,还是很吓人的。

    季末扬和玄君却表情淡漠的看向里面,一只小药瓶落到地上碎裂了。

    而那里装着一只女鬼,女鬼十五六岁,穿了身清宫时候的袍子,瓶子是她容身的地方,瓶子碎了她一骨碌从地上起来,想找个地方躲避,没躲开,就在季末扬和玄君的眼皮子地下到处找地方逃窜,就跟老鼠见了两只大狸猫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看不过去,我只好开口。

    女鬼便急忙告诉我:“我不是故意跑出来,我在瓶子里炼药,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,就被他们挤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女鬼着急的呜呜直哭,我只好走去看,地上放着一个锦盒,锦盒里已经空了,而青花的瓷瓶就碎在地上。

    我捡起碎片放到盒子里,说道:“你先进去,我回头修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恩人。”女鬼急忙钻了进去,我收拾好,握着盒子去找季末扬和玄君,两人这才别开脸言归正传。

    “烧了就不必了,他们要是不想呆,大师会帮我处理,剩下物件还是一笔钱。”

    地下室又开始震动起来,都怕季末扬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玄君抬头:“既然白虎和朱雀不见了,那就找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去找,我留下。”

    季末扬打算留下,我那里肯。

    “师叔带你去找,我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季末扬和玄君纷纷来看我,我犹豫了一下:“不然我留下,师叔带你去,我现在也有一定的能力,现在他们都怕你,讨好我还来不及,怎么会伤害我,就算不怕别的,你真的要成了不化骨,他们还能不怕?”

    “你跟玄君去,我留下。”季末扬一再坚持,我自然是不肯。

    玄君这才道:“寻找战国神器不是难事,但必须有人带回来,而且要能安放到上面去的人,你当初摆放战国神器的时候,谁给你摆放的?”

    季末扬迟疑片刻:“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我一阵奇怪:“你就算会看风水,你也不可能会摆风水阵,你是怎么做的?”

    “小孩子不要什么都问。”

    季末扬不肯说,我一脸不悦:“那我留下,你跟师叔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季末扬不容反驳。

    他要是不同意的时候,我还是看的出来的。

    玄君这才说道:“跟人打交道,还是你去吧,带上殇儿,本君留下。”

    我和季末扬不约而同看向玄君,他留下确实可以。

    于是我们兄妹也没有推脱,把玄君留下便出去了。

    离开地下室,季末扬带我去找小张,看到我们小张擦了一把汗:“你们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把地下室的门封住,用木板,如果有人问,就告诉他们下面丢了东西,要等上面来查案,研究所暂时关闭,等我和离殇回来。”季末扬交代了上车。

    季末扬带着我离开,车子一直往一个方向去,竟然是去我住的别墅。

    下了车季末扬去了别墅的地下室,别墅这边有地下室,我竟然不知道。

    季末扬打开地下室的门,带我下去。

    地下室里有灯,我观察着地下室里面,和研究所那边没什么不同,而且也存放了一些东西,但东西不多,而且不属于是文物,多数都是一些设备器材,只是偶尔看到有一些陈年的酒坛,好像个酒窖。

    季末扬走到里面,在最里面打开一张画轴,将画轴放下来。

    我看着画有些意外,画上是个长相丑陋,披着斗笠的老人,老人手里提着鱼篓子,背后背着钓鱼用的鱼竿。

    季末扬看了一会老人:“老祖宗,今日来看你,是用得上你了,我拿的战国神器少了两把,还请老祖宗告诉我去处。”

    画动了一下,就没反应了。

    季末扬转身拿了一张白纸出来,将一旁的桌子摆放上,将白纸铺上,拿来一碟水。

    坐下季末扬把眼睛闭上,把一只手放到桌子上,我看向那张画,要是我没看错,季末扬在请神上身。

    但那副画阴气极重,绝非老神仙在上面。

    而要是鬼怪,请上身,却是要有极大的损耗,季末扬身上到底有多少事情是我不知道的,他隐瞒我的可真多。

    请神上身的瞬间,季末扬打了个冷战,他的手动了动,抬起来沾了沾碟子里的水,还在水里沥了沥,才放到纸上,慢慢滑动。

    不出片刻,白纸上出现一个物件,物件周边有一些路,像是一张地图,又不像。

    风起,季末扬一个激灵,那张画浮动了一下,刷一下,就上去。

    再看季末扬,缓缓睁开眼睛,半天才看向我。

    起身,季末扬看着已经干固的白纸,收好带着我去拜了拜画:“多谢老祖宗。”

    说完季末扬拉着我往外走,我忍不住回头看,总觉得那个老人正在看我,而且在盯着我不怀好意的看。

    我转身跟着季末扬出去,刚到外面,季末扬就差点没站稳跌倒,我忙着扶着季末扬,问他怎么了。

    他说没事,晃了晃头,就带着我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上了车才问季末扬,知不知道在做什么,季末扬却说没事,那是他老祖宗,不会害他。

    我没说话,但心里清楚,季末扬那里有什么老祖宗,他老祖宗难道我回不知道。

    那副画来路不明,不知道他怎么弄来的,画里面分明就是一只鬼,而他却拜他,搞不好是要出人命的。

    我靠在一边没有多久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结果梦见季末扬跟人下墓,在墓穴里面看到一幅画,那副画给人碰了,季末扬发现不好,将画留下来。

    出来后他夜里就见到了那副画,那副画跟他说,是修行人,要借人做好事才能修行,还说能保护季末扬,只要季末扬当祖宗供奉,保着季末扬。

    我睁开眼睛,看着季末扬,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画的事情稍后再说。

    季末扬把车停在一家别墅的外面,告诉我剑在里面,我们要进去找。

    我奇怪:“为什么我看不懂画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全都懂,还要我干什么?”季末扬反驳的话总是那么看似有道理,实则只是强词夺理。

    我不解问他:“偷剑的人,我见过,是你朋友,可你从来不告诉人你的地下室有什么,都是小张在那里看着,你朋友在怎么会知道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季末扬什么都不肯说,我也就没继续问,也许他是真的不清楚。

    不过,这里的别墅确实很气派,而且这里没人住。

    虽然别墅很宽敞明亮,可别墅是锁着的,别墅的院子里也像是有段时间没有打扫整理了,看的出来已经荒废了。

    叫人不理解,偷剑的人想什么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偷了两把战国神器,却送到废弃的别墅里来了。

    特别是在别墅的外面,我根本就没看出别墅有什么不好的地方。

    季末扬撬开了门锁,推开门带我进去,大白天我们就破门而入,奇怪的是并没有人管我们。

    也许是在郊区的关系,和我住的地方有一些像,别说是平常的人,就是出租车都少的来。

    走到别墅门口,季末扬看了一眼,打开了房门,带我进去。

    门里面,是一个格调很气派的地方。

    但一进门我就感觉到了浓烈的镇煞之气。

    这才抬头看上面,看到那两把战国神器,竟然悬在上面。

    我算了一下,在周围看了一眼,竟是身在棺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