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非夜小说 > 暗夜夫宠之司君要命 > 第106章 道行深 损一点也无妨
    不等我跟鹿师兄说什么,也不等玄君发怒,季末扬冷哼一声,将我拉了起来:“既然吃饱了撑得没事做,那就去干活。”

    季末扬拉着我离开别墅,我回头看鹿师兄和玄君,他们都在看我,但我更担心鹿师兄,毕竟他不是玄君的对手。

    万一动起手,吃亏的肯定是鹿师兄,但如今这样,我留下也未必能够解决事情,与其充当导火索,倒不如找个地方去躲躲。

    无能为力的时候,保护不了他人的时候,保护自己也好!

    出了门季末扬便不那么凶了,他这个人我最了解,看上去越凶越没什么事。

    上了车季末扬看了我一眼,似乎是想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,才带着我离开。

    路上季末扬并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他带我去的地方有些怪。

    竟然带我去医院做检查。

    说来他也不觉得难为情,他跟人家说我们是未婚夫妻,下个月打算注册结婚,需要做一个婚前检查。

    我站在一边看季末扬,他可真不要脸!

    医生说这个没问题,但问我们要不要住在医院里,说是我们今天来的晚,要检查的话,最好明早过来,不然住院也可以。

    季末扬来的医院,自然花钱不菲的。

    但季末扬最不缺的就是钱,于是我们当晚就住在医院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,刚住进去,就听见有人哭。

    是个女人,一边哭一边一边说:“孩子,还我孩子。”

    我是听着声音离开的病房,季末扬问我怎么了,我指了指走廊的尽头:“那边有人哭,我们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季末扬关上门,就跟我去了对面。

    走廊倒是很宽阔,而且这个时候没什么人,脚步走在地上发出哒哒的声音,季末扬似乎担心我有事,伸手拉住我的手握住。

    我回头看他,抬起手在他眉心画了一道开眼符,又在他胸口画了一道摄魂符。

    有了这两道符,季末扬一来可以看到鬼怪,二来可以保护他。

    开眼符是专门用来开启人第三眼的符,但时间很短,只能用一两天,而根据我意念,可以在画符的时候,决定时间长短,一般我只会用三个小时,也就是一个半时辰。

    不但不会伤害人的本体精元,也能让开眼者看到要看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多数的人认为,人开了鬼眼,灵目,天眼,慧眼,这一类的灵目都没什么,只是看到一些东西而已。

    但老马说过,有先天修为和后天修为的人是不得已才开眼,开了之后要靠自身的修为来维持,而那些没有修为的人开了,便要伤了元气精神。

    轻的会萎靡不振几天,昏昏沉沉,总不清醒,重则会招来阴邪,损害性命。

    但季末扬多少有些不同,他如今的修为已经很高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的天眼尚未开启,想要开启要有人帮他,而我暂时还有些不妥。

    开眼的人,最好是修为高,能做他师父的人,可我是他妹妹,自然不妥。

    而我也考虑,他总是下墓,要是真的开了,会不会惹来无数麻烦。

    老马曾说,鬼神之事,对常人而言,信则有不信则无。

    若信,没有也会招来,若不信,有也会退避。

    若不是因缘际会,此生便不会相遇。

    那些无端起事的人,必然事出有因,若不是前世造孽,就是此生损了德行,做了不该做的事情!

    “我自己能保护自己,天眼也会开,不必理我。”季末扬开了天眼,又看了一眼胸口的摄魂符,嘴巴虽然那样说,但他还是被我画的镇魂符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伏魔本记载,修道者,术士的天赋是先天决定的,而后天再多的修为,也不能弥补先天缺失。

    而修道术士之人,其中与生俱来的天赋,极少能占上两种,即便占上也是参差不齐,各有所长。

    拿修灵目来说,厉害之人可看天地乾坤,六道轮回,前世今生,而弱一些的则是看的浅薄,比如鬼眼慧眼,能见的事一些肉眼所不能见之物。

    丹道,占卜,符箓,乃至奇门遁甲,文修武修,皆有所长。

    但能具备两种修行容易,却不能精通两种神通,甚至更多种的神通。

    有些人生来就有画符的天赋,所画的符纸可登峰造极,神鬼不惧。

    占卜术更是如此,但如能两种兼得,是极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其中一种高,一种就会低。

    但像是我一样,但凡不修,修便炉火纯青的还是少数。

    老马有心让我给他渡劫,他是想到我的天赋极高,但看着我一日日的变化,他有于心不舍,若是让我渡劫,怕我废在他手里,可惜了先天天赋。

    毕竟,徒弟厉害,师父也能脸上有光。

    纵然是死了,也留下清名在世。

    而今日,季末扬看到我随便画的符箓,便吓到了。

    符箓也分品阶,一品一色,绝佳纯黑金刚色。

    而我这道符是金色,已经达到上品中的二品,季末扬就是看到了这些,他才震惊。

    “我也画符,但我没有画符的天赋,画不好!”季末扬不免失落。

    “画符也没什么天赋,老马说,是机缘不够,不过你生来不是画符的人,何必执着呢?不如盗墓多好!”我那般说,季末扬的脸又黑又冷。

    但转瞬季末扬冷嗤:“过去你最不喜欢我下墓摸金,不知道坏了我多少好事,现在你怎么这么通情达理,主动让我去?”

    “过去是过去,那怎么一样?过去我把摸金当成是挖坟掘墓,偷盗的勾当,现在我把那当成是因缘际会,该是你的就是你的,不是强求不来,有些东西,即便你不去,也有别人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季末扬白了我一眼,转开脸看向前面,看到走廊里到处都是幽暗的地方,角落里还飘着阴气,他的脸变了。

    我朝着前面走,季末扬跟着我:“这么重的阴气?”

    “医院本来阴气就重,死人是最多的地方了,重也很正常。”我随口解释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医院不该住?”季末扬好像好奇宝宝问我,我忽然很想笑,然后奚落他一番,指着他的鼻子问他,季末扬你也有今天!

    想起过去,都是他瞧不起我,每次带我下墓,带我考古,他都是看小宝宝的眼神看我。

    如今总归是轮到了我扬眉吐气的时候,却怎么都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当真少时不懂事,懂事他已要老去。

    那种悲凉,岂是旁人所能明白。

    少时他将我保护的严严实实,长大才懂他心上悬剑,终日寝食难安的牵挂。

    不怕他故作坚强,只怕我还没足够强大,他便要舍我而去了。

    若说这人世有什么是我所舍不得,那无疑是他季末扬!

    “分什么人吧,不过医院里的阴气不必在意,会自行散开,除非是有怨气凝结的地方,鬼出没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季末扬鼻音凝重,显然他也知道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走廊里空荡荡的,越发幽暗。

    季末扬问我:“前面传来的哭声?”

    “是个年轻的女子,一边哭一边要她的孩子,听她的哭声,有很重的怨气,先看看吧。”说话的时候我看了一眼外面的窗户,现在还是下午,不是天黑的时候,但外面乌云密布,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。

    希望不是因为医院这边引起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来之前外面就变天了,这两天应该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,希望不是跟医院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处理不了?”季末扬似乎是特别相信我,能处理所有事。

    我沉吟了片刻:“冤魂的怨气,一旦凝结,会改变一些事情,医院的怨气原本就很重,冤死的人也很多,医生并非肉眼看见的那样,都是天使。

    恶魔,其实就在天使身后。

    这个我不说你也知道。”

    季末扬何等聪明,我一说他立刻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如果是冤死的鬼魂,怨气凝结,你很难对付?”

    “除非我帮他们沉冤昭雪,不然我灭了他们,我会遭到反噬,不但如此,我如果不能帮他们,他们的怨气会更重,加速凝结怨气,最终会成什么还不好说。

    但这种怨气凝结的产物,多数都会执着他们的执念。”

    季末扬没有继续说话,我们走到对面后季末扬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眼前有一扇门,哭声就是里面传出来了。

    季末扬伸手要去开门,被我拉了一下,我不能让他去。

    大白天的就哭的这么大声,怨气一定很重,鬼都要到晚上才出来,而白天胆敢出来的,都不容小视。

    我拉开季末扬,推开门看了眼病房里面,病房里有些昏暗,没开灯,外面阴天,这里也就昏暗了。

    进门并没看到什么,但哭声却停止了。

    我和季末扬进门也没看见人,季末扬环视周围,正看着,我看向门后,门侧的地方,果然站着一个年纪二十几岁的年轻女子。

    女子穿着一身护士的衣服,戴着白色的帽子。

    看到我,女子急忙问:“你是什么人,病人么?”

    我看了眼季末扬,季末扬回答:“我们来做检查的,是未婚夫妻,你是这里的护士?”

    “是,我是护士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带我们回病房,我们迷路了,我妻子刚刚听见哭声,说有哭声,你听见了么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,这里只有我一个人,怎么会有哭声?”护士说完转身出门,我跟季末扬跟着护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走廊里一个人都没有,护士一边走一边问我和季末扬:“你们住在那间病房?”

    “我们在三零二。”季末扬随口回答,护士停下来转身看我和季末扬,她眼神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随即问起护士,护士回头看了看走廊里面,更加奇怪的看着我和季末扬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,这里是二楼,没有三零二。”护士还很认真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二零三,你听错了。”季末扬随口道。

    护士愣了一下,皱着眉:“我没听错,你明明说的就是三零二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说错了,不相信你可以联系你们院长,他叫人接待的我们。”季末扬提起院长,护士的脸一下变了,但却不像是怕了,只是很快她就转身过去。

    “那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护士在前面走,我们在后面跟着她。

    二零三病房就在前面,很快我们就到了二零三。

    到了门口护士站在一边,双手交握,目光沉静,注视着我们说道:“进去吧,这里就是二零三。”

    季末扬看了一眼房门,问护士:“你确定么,这里就是二零三?”

    “上面有号码,难道还会错么?”护士语气不爽,好像很生气,我看了眼二零三的门牌号,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护士转身就走,完全不理我们。

    季末扬看了我一眼,跟着看向护士那边,我们是一起看着护士进了电梯,才对视。

    季末扬看了我一眼转身去了电梯,我则是转身去刚刚的那间病房。

    门推开病房里面空空如也,我检查了没什么,转身出来去看季末扬,季末扬已经进了电梯,我才跟着过去。

    进了电梯我在电梯里看了一眼,确定电梯里没有什么,才出电梯。

    我和季末扬在楼下见面,季末扬走了过来:“没看到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先监控。”

    季末扬去看监控,我这是先回去二楼。

    走廊里依旧空荡荡的,先前的哭声全都没了。

    季末扬没有多久就回来了,看到我季末扬说了他查到的情况,监控里面没有其他人的画面,从开始,二楼上面出现的人,就只有我和季末扬两个人,无疑电梯里面更加不可能还有第三个人。

    回到病房坐下,季末扬问我:“你也看不出来她是人是鬼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人,但我一下没看出她是人是鬼,我平时眼睛是关上的,只是靠肉眼分辨人鬼,但有一样倒是看得出来,她身上的怨气确实很重,只不过有些不同!”

    我淡淡的看了一眼窗口那边,窗口并没有什么东西,但那边阴云密布,天气越来越坏了。

    季末扬起身走去窗口,朝着窗外看了一会,转身季末扬问我:“今晚会来么?”

    “说不好,她要是不来,应给就是怕了,但留下终究不妥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除掉她?”

    “如果她不是人,就不能留下!”我终于明白,一年前罗绾贞刚认识的那会,她为何那么无情,铁面无私了。

    立场不同,决定也就不通,道士的目的就是维护阴阳平衡,阴物不能干涉阳世的人,必然是要送走的。

    听我说,季末扬无所谓的转了过去。

    站了一会有人敲门,季末扬去开门,是院长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末扬。”季末扬的朋友都很年轻,眼前这个院长就更年轻了,年轻的有些离谱。

    我要不是知道这不是私立医院,我会以为这医院是这人自己的。

    季末扬看了一眼对方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听说你去看监控了,丢东西了?”对方进来看我们,看见我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之前接待我们的是个医院的主任,据说是院长交代的接我们,说院长还没回来,正赶过来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人是第一次见我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妹妹?”院长走来看我,笑的很温润优雅。

    他面容白皙,五官端正,虽然不是什么英俊不凡的人,但眉宇间有英气,也是个不错容貌的人。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一口雪白的牙齿,看来也耐看。

    我正坐在床上坐着,对方打招呼我也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我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认识下,沈云杰。”

    沈云杰的手伸过来,我看了下没伸过去。

    季末扬说:“她就这样,不必在意,你怎么回来了,不是说不回来么?”

    “别提了,你弟妹不舒服,又病了,疯疯癫癫的,我只好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对方说着看向我,优雅的笑了下:“什么病?”

    我看了眼季末扬,没回答。

    难道说我们冒充夫妻来玩的?

    “男朋友吵架了,顺便做个婚前检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婚前检查,这么小,结婚了?”沈云杰一脸意外。

    季末扬解释:“随口跟你派的人说的,但检查下有必要,你不用管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说,你妹妹年纪这么小,结婚那么早你舍得么?何况现在好人不多了!”沈云杰说话直接,季末扬一笑也没回应。

    但明眼人一听也知道沈云杰这话本身有问题,什么是好人不多了,这么小结婚舍不得,我也不小了!

    我都二十四了!

    何况,难道没好人,就不结婚了?

    一辈子做光棍么?

    他没有妹妹,还是觉得女性就不该结婚!

    两人坐下开始聊天,我则是一个人呆着,但不知道为什么,沈云杰总看我,只要季末扬看不到,他就会看我。

    聊了一会沈云杰起身,说他要开会就先走了,但临走沈云杰说要请我和季末扬吃饭,季末扬本打算拒绝,但沈云杰不给季末扬拒绝的机会,说了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沈云杰离开,季末扬回头看我:“不喜欢他?”

    “煞气很重,要倒霉了!”

    听我说季末扬目光凝重,走到我身边坐下,我看着外面问:“你很少交大奸大恶之徒?”

    “我们认识有几年了,龙庭也跟他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提起龙庭我有些犯困,不想再提。

    上了床躺了一会,睡着了就听见一个女人哭,哭声凄凉悲伤,仿佛有极大的冤屈,一边哭,一边喊着她的孩子。

    我睡醒起来,就看见季末扬站在窗口发呆,我醒了他才来看我。

    沈云杰此时也来找我们去吃饭了。

    季末扬带我下楼,走到电梯那边听见二楼某间病房的门开了一下,房门声清脆悦耳。

    但我们扭头去看,走廊里空荡荡的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沈云杰问我和季末扬,伸手过来揽住我的腰身,带我朝着电梯走,我去看季末扬,他抬起手将我拉了过去,防备性的将我和沈云杰分开了。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,你还护妹狂魔,我有老婆!”沈云杰进了门,一脸好笑,他嘴上说有老婆,可他还是看了我一眼,我转开脸看着别处,不想看他。

    季末扬一笑:“习惯了!”

    季末扬有些冷漠,与平时对龙庭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但沈云杰如同没有发现,跟季末扬有一句每一句的说着,我则是站在一边站着。

    到了吃饭的地方,季末扬一边用餐,一边听沈云杰跟他说话,期间说起妻子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结婚就生病,两年了不但没有好转,一天比一天坏,再这么下去,我真担心我会放弃。

    我都两年没碰她了,还不如不结婚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发起疯就打我,前几天还我把我手臂砍伤了。”

    沈云杰说着掀开袖子给季末扬看,手臂上的刀疤还没有完全愈合,看着有些狰狞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关于别人的感情,季末扬从来不干涉,他也只是吃。

    但吃着吃着,沈云杰有些头晕:“不舒服!”

    沈云杰摇了摇头,抬起手敲了敲。

    季末扬起身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沈云杰起身站起来,但没站稳跟着就栽倒过去,椅子砰砰响!

    季末扬弯腰去扶着沈云杰,结果他也没站稳摔倒了。

    我起来去看,感觉身子有些沉,我也坐下了。

    餐厅外进来几个人,把沈云杰和季末扬拖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也被人按住,跟着拉起来带走。

    我被带到一间昏暗不明的房间,有人进来端了一杯水,捏开我的嘴强行给我灌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盯着那个人,对方蒙着脸,灌完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过了没多久,有人进来,对方是个上了年纪的人,但他长得魁梧彪悍,走起路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小美人,你可别怪我,谁叫你长的那么美呢?”说话的人已经走上来,我看着他很安静。

    但就在他要碰我的时候,房门被人撞开,我们不约而同朝着房门那边看去,看到沈云杰手里握着铁棒,手腕和身上都在流血,他从门外进来,冲向魁梧的男人。

    两人打起来,但拼了命的沈云杰下死手,那个魁梧的男人开始还很厉害,后来招架不住,人被打的倒在地上没了反应。

    沈云杰扔了铁棍来找我,到了我面前拉住我,人倒在了身边。

    我此时也有些燥热,是药起反应了。

    他看着我:“你出汗了,这么热?”

    “他们给我喝药了!”我是那般气定神闲,仿佛喝了糖水没事。

    沈云杰缓缓起身,他看着我,眼神有些恍惚:“难受么?”

    我漠然道:“还好!”

    “末扬没事,你要是难受,我们去医院。”沈云杰伸手来摸我的脸,他的手指轻轻磨砂,仿佛喝药的不是我,喝药的是他。

    见我没有反抗,沈云杰捏住我的下巴:“你可真美!”

    说来奇怪,我也发现我比之前变美了,不管是身材,还是脸蛋,自从我那天在棺材里和香雾好过了,就越发散发出迷人的气息,别说沈云杰觉得,就是我自己,都觉得迷人。

    不但脸蛋迷人,就是皮肤我都觉得比之前更好了。

    沈云杰看着我的嘴唇,低头想要亲我,我正看着他,他的身体砰一声撞击到墙壁上面,墙壁上的装饰物落到沈云杰身上,砸的沈云杰吐了一口血。

    沈云杰睁开眼看了我一眼,人就晕倒了。

    香雾从手腕上一晃出来了,将我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垂眸香雾怒视我,冷冷的问我:“你要气死本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我靠在香雾怀里,将手伸进他的怀里,攀附着他,将他压住,香雾身子向后倒下,身上的红衣铺开,整个房间香雾缭绕,我看着他,呼吸了两口,附身去亲吻他。

    他先是惊愕的骂我不害臊,但紧跟着他便将我抱紧,他像是饥渴三年等待宠幸的皇妃,倒是我,成了肆虐的君王。

    折腾了片刻,沈云杰便动了,香雾脸色一沉,身边的烟灰缸砰一声砸了过去,沈云杰刚刚起身,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等我昏昏沉沉的醒来,大床上正躺着玄君,我则是搂抱着他的腰身,他身上遍布伤痕吻痕,看着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我动了一下,玄君睁开了眼睛,他转身看向我,翻身便将我按住了,我本想起来,他这一来,只好躺回去。

    想起什么,我朝着身边看去,沈云杰此时还在昏迷,但他头被打伤,流了很多血,地上一片红。

    再看前面,还有个人,先前那魁梧的男人也在地上躺着。

    看见他们我全身不自在!

    “师叔!”我叫玄君,玄君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们回去吧,被看到!”

    “他们五感已封,不会看见!”玄君声音沙哑,正是性情的时候,可我着实不自在,挣扎着就要起来。

    玄君不悦:“将本君弄成这样,还想全身而退?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回去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如何!”玄君越发强势,我无奈只好迎合,但刚刚迎合,便听见房门打开的声音,我被吓得向下一缩,忙着躲到了玄君怀中,玄君一把用被子将我盖住,转身看向房门处。

    只听房门砰一声关上,随即传来季末扬咆哮的声音:“滚出来!”

    我这才伸出头朝着门口看去,丢人!

    我去看玄君,玄君却不以为然,似乎早就把这事不当成是回事了!

    但他三番两次被打扰,似乎已经隐忍到了极致,我本想跟他说回去再说,但他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也不问我是否愿意,一番肆意,才缓解心中火热。

    但等玄君从我这里离开,我差点被他把命断了!

    起来穿好衣服,我输了口,才去看沈云杰。

    玄君拉住我的手,我去看他,他脸上的俊逸难看起来:“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心术不正!”

    听我说玄君面色渐渐好转,冷哼一声,随手一挥,什么东西打到沈云杰的裤裆上面,我看沈云杰在地上一哆嗦,人就没反应了。

    玄君拉着我的手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路过那个身体魁梧的男人,不知道玄君是有意还是无意,迈步便踩了过去,咔嚓咔嚓的骨头声传进耳中,不必想也知道,那人算是废了!

    这样也好,不论是沈云杰,还是脚下的这个人,既然玄君是以惩罚,那也省得季末扬再去动手了。

    那样便让季末扬少了过错,添上福寿!

    玄君像是看到我心中所想,他出门前回眸看我,气不过问道:“他是添上了福寿,你就不怕本君损了道行?”

    我虽没回,但想他道行不浅,损一点也无碍吧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感谢所送月票,所送推荐票,非常感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