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非夜小说 > 暗夜夫宠之司君要命 > 第105章 嫁给鹿师兄
    路上我睡了一会,睡梦中梦见香雾冷冷看我,眼神好像刀子一样。

    我站在他对面一脸不解,我也没得罪他。

    看我不理他,香雾迈步朝我走来,我看他怒气冲冲,以免他伤害我,后退了两步,香雾看我后退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:“你还敢躲?”

    我无语:“打不过你,我还不能躲?”

    “本尊何时要打你了?”香雾气的目光凶狠。

    我想了下:“没有吧。”

    也不见得!

    他看着就很凶,打不打我,谁知道?

    “本尊倒不如一巴掌拍死你。”

    香雾嘴巴凶,目光更凶。

    我舒了口气,转身要走,他随后拉了我一下,我转身他将我的手死死攥住:“离殇!”

    香雾咬着牙,冷冷看我。

    我正打算挣扎,听见季末扬叫我:“离殇!”

    被季末扬一叫,忽然就醒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季末扬问我,我这才摇了摇头下车回去休息。

    鹿师兄在门口等我,看到我走来绕了个圈,才跟着我回去。

    季末扬说:“你没回来,师兄两天没回去,一直在这等你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鹿师兄,其实在古墓的时候他就这样,跟他说过不要等我,可他就是不听。

    我也不再多说,回到房间我去洗澡,鹿师兄就推开门进来了,先是在门口停顿了一下,跟着就来看我。

    我记得锁了门,他怎么还进来了?

    鹿师兄正走着,眼前迷雾重重,我看到香雾站在那里,他手里握着一把长剑,正看向鹿师兄。

    我深呼吸:“师兄,我这就出去,你别进来!”

    鹿师兄停下,我走了过去,拿走香雾手中的长剑,放到一边,将他手里的镇魂镯拿来戴上,他才消失。

    鹿师兄看了我一眼,扭头去了外面。

    我转身看着那么寒气森森的剑,才离开去外面。

    出了门鹿师兄去洗了澡才回来,湿漉漉的,弄得地板上到处都是,我只好去擦地板。

    擦了地板还要给鹿师兄擦身上。

    我这一天,一个考古学家,干成了保姆,不知道是可悲还是可叹!

    擦干净我回去,鹿师兄跟着我回去,进门他先趴在我床下了,但他的头却靠在我身边,我手臂压在床边,他就把脸贴在我手臂上。

    可我睡着了,就梦见鹿师兄被砍头的画面,而且是被香雾砍头。

    我一梦惊醒,吓得一身冷汗,这才朝着鹿师兄那边看去,就看鹿师兄看我。

    我摸了摸他的头:“吓死我了!”

    鹿师兄起身,蹭了蹭我的脸,我拍了拍他:“香雾没有恶意,他只是不喜欢有人靠近我,你要小心,不要惹他!”

    我翻身躺着,看到窗口有个影子过去,鹿师兄也起身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先绕过去朝着窗口走,我也下床去,鹿师兄回头看我,摇了摇头,要我不要去。

    但他去我更不放心。

    我们走到窗口,外面却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我和鹿师兄回来,才继续休息。

    但深夜,就听见有人敲门,鹿师兄起身看门口,我奇怪要问,鹿师兄抬起蹄子堵住了我的嘴,好在睡前我给他擦了蹄子。

    鹿师兄把蹄子放下,朝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平日里鹿师兄去看我洗澡都哒哒哒的,我以为他不会悄悄走路,但今天他走路是不出声的。

    到了门口,鹿师兄竟然直立起来,他站起来比人还高,双蹄落到门板上,竟然也不出声的。

    他还把一只鹿眼睛对着门,那样子惊吓到了我。

    但鹿师兄正看的时候,他被一股力量震了出去,我急忙起身将床头放着的罗盘握住,手里一道摄魂符打过去,双脚落地挡住了鹿师兄。

    “师兄!”

    我一脸担忧去看鹿师兄,鹿师兄则是摇头。

    门口的门吱呀一声推开了,但是门口却没人。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算了算,却没算出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门口黑漆漆的,那扇门的外面好像另一个世界,我迈步朝着门口走,被鹿师兄拦住。

    鹿师兄的角挡着我,我推开他的角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我迈步过去,鹿师兄就跟着我,到了门口鹿师兄先走了出去,我怕他有事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没想到门外竟然是深渊,鹿师兄一下就掉了下去,我忙着去拉住他,地上就变成了地板。

    而我身后的门砰一声关上了,我回头,整个空间只剩下我了。

    我迈步看了看,周围黑漆漆的。

    嘿嘿嘿……

    耳边传来怪笑的声音,我朝着楼下看,竟然能看见楼下有一群人正在闹腾。

    仔细看,他们绑住了一头鹿,正拉着绳子吊起来。

    我顺着楼梯下去,其中一个女人手里握着一把刀,正刺进鹿师兄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别杀他!”

    我阻拦女人,女人缓缓回头看我,一张雪白的脸,双眼一点黑眼仁没有,正盯着我看。

    我走去女人面前,伸手去抓她手里的刀,她离开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鹿师兄被吊着,我去找鹿师兄,鹿师兄原本低着头,见我靠近猛然抬头变成一只女鬼,朝着我身上扑来,我后退,跌了一跤,紧跟着手一沉,肩膀被咬住,我去看,一只冒烟的小鬼惨叫着咬了我一口不见了。

    我从地上起来,去找那些闹哄哄鬼,他们不知去向了。

    我往楼上看,鹿师兄正被一刀刀的刺伤,然后割肉。

    我上楼,身后竟有跟上来的脚步声,我停下,脚步也停下了。

    我朝着身侧的墙壁上看,身后果然跟着个东西,看我惊讶发现,跟着我的竟然是鹿师兄,他一对鹿角昂着,雄伟霸气。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老马走的时候将他的法眼注入到我身上,我已经继承法眼,什么东西我看不出来?

    我缓缓转身,鹿师兄就站在我身后,抬着头,鹿师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们面对面,鹿师兄那张鹿脸露出诡异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我问对方,他以鹿师兄的形态靠近,并且越发诡异。

    我察觉不好,后退了一步,谁知道身后的台阶上还有个人,我猛然回头,竟然是季末扬悬在那里。

    季末扬也露出诡异的笑容,我正想着怎么回事,身后的鹿师兄朝着我用力冲上来,我立刻去抓季末扬,这一抓,季末扬手里握着一把刀,竟然要杀我。

    就在我被困的时候,眼前一道红光闪过,白色的雾气包裹起来。

    我被香雾带到楼下。

    我转身看香雾:“你是真的?”

    香雾脸色一沉,用力将我搂住,宽大的袍子浮动,香气在屋子里弥漫。

    我知道是香雾,趴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“呼!”吓死我了!

    此时,我也听见鹿师兄蹄子落地的声音,我去看,鹿师兄从一边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打量鹿师兄,确定鹿师兄是在真的,我才放下悬着的心,起码证明鹿师兄没有。

    我担心鹿师兄的同事,鹿师兄也在担心我,他那双黑漆漆,仿佛深渊的眼睛从我身上看了一会,看见我没事,鹿师兄看向楼梯上。

    他奔跑冲了上去,我急忙去看,想去帮忙,香雾一把将我带入怀中,让我去不了。

    鹿师兄此时愤怒无比,嘶鸣声好像是在咆哮。

    而楼梯上季末扬和另外一只鹿师兄,二对一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鹿师兄凶起来很厉害,那假的鹿师兄,摔下来就幻化成了一只黑衣女鬼,披头散发,脸色发白,正是要杀鹿师兄的女鬼。

    鹿师兄落到地上,朝着女鬼看去,女鬼起身后仓皇后退,结果还不等跑,鹿师兄冲上去,一对鹿角一掀,女鬼惨叫着消失了。

    假扮季末扬的那个,在楼上瞬间不见了。

    鹿师兄嘶鸣了一声,一下就窜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我本想去看看,被香雾拖住。

    我回头看香雾,香雾说道:“你师兄厉害的很,不必担心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香雾脸色阴沉沉的,手用力搂抱着我:“本尊要紧还是那鹿要紧?”

    我一脸无语:“他是我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香雾气的推开我,我要去楼上,香雾又出尔反尔拉住我的手,将我带回怀里,用力收紧香雾看向楼上:“不许去!”

    香雾那般霸道,我自然是不喜欢。

    但我走不了,还是抬头看。

    鹿师兄没多久从二楼出来,看他昂首挺胸的样子,我就知道他胜利了。

    从楼上下来,鹿师兄看向香雾,香雾冷哼一声,转身带着我出了门。

    我回头看鹿师兄,鹿师兄也在看我。

    鹿师兄看着看着,扭开了脸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我竟觉得鹿师兄有一种及其不甘,但又因为对抗不了香雾,而让我跟着香雾离开!

    我跟着香雾出去,到了外面香雾将我搂在怀里,他低头看我:“离殇,你休要再惹是生非,做本尊的女人,便一心跟着本尊,本尊不会亏待你!”

    “我何时做你的女人了?”我想走,被香雾拉回去。

    香雾气的怒瞪我:“胡言乱语,不是本尊的女人,如何为本尊解开了封印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我没言语。

    香雾双手将我抱住,他压低声音,轻声叫我:“殇儿……”

    月光下,香雾的脸越发迷人,我一时被他迷惑,看呆了!

    香雾看了我一会,低头亲我。

    见我没反抗,香雾将我打横抱起,转身离开别墅,去了别处。

    我睡醒已经是早晨了,竟睡在青铜棺里,摸了摸,青铜棺里空荡荡的,也没见香雾,才从青铜棺里爬出来。

    刚出来就见玄君站在外面,玄君背对着我,穿了一身黑衣,披着一件外套。

    似乎听见我起来,他才转身看我,看到我醒了,嘴角上翘:“醒了?”

    我起来,从青铜棺里出来,刚刚下去,青铜棺已经消失了。

    玄君看我走过去,伸手拉我,我便把手拿开了。

    “昨晚累着了?”玄君语气平淡,但他嗓音隐隐笑意,我盯着他看了一会,还是那般无奈和。

    转身我要回去,玄君便跟着我上来。

    我回到别墅,就看鹿师兄在门口等我,见到我和玄君,鹿师兄看向玄君,他看了一会玄君,来看我。

    我解释:“他叫玄君。”

    鹿师兄打量玄君,才看向我,转身去了里面。

    似乎,鹿师兄是很不喜欢玄君!

    季末扬出来看到玄君也有些意外,但对玄君及其冷漠:“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玄君跟我去吃饭。

    季末扬停下:“你一走一年,就算当初为了离殇受伤,也不能说回来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不走了。”

    玄君脸皮很厚,季末扬说他,他就如同没听见一样,不痛不痒。

    坐下还气定神闲的吃饭。

    弄得季末扬也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吃了饭,我回楼上去休息,洗澡的时候,浴室的门开了,我听见以为是鹿师兄,马上穿浴袍,但等我看清来人,竟然是玄君。

    玄君正脱下身上的衣物,我本打算绕开他,其料玄君弯腰把我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放我下来。”

    我用力挣扎,玄君将我放到墙角,我挣扎他贴上来。

    “累么?”

    玄君问我,我立刻冷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压低声音,在我耳畔轻笑:“不累就好!”

    玄君将我浴袍解开,将我抱起,我本打算挣扎的,但他确实有些诱人,我才想,既然已经不是第一次,那多一次少一次也无妨。

    可说白了,还是色遇熏心了!

    从浴室出来,玄君将被子给我盖上,他在我身边躺下,被子盖上,翻身抱着我。

    我朝着他怀里贴了贴,玄君睁开眼看我,他在我头顶压低声音叫我:“殇儿!”

    我迷迷沉沉,那里会管他。

    他就继续叫,叫不够似的,叫的那么销魂,叫了一会他很满足,才抱着我睡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他身上冰冷,我是多不喜欢,像这样抱着我入睡我都打冷战,他更不知道,我打冷战的时候,他越是抱紧我,我越是发寒。

    本想跟他说说,但他抱着我已经隔了一层被子,想必也知道他有多冷,我不说他也会知道,而我说了,他也许会伤心!

    也许吧,但我看他,并不在意我的冷暖,不说也罢,免得说了他不在意我,反倒一大堆的理由呛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睡了一天,晚上我才睡醒。

    刚一动,玄君立刻拉住我,将我翻身按了回去,我抬头就看见他一头长发披肩而下,他身上一丝不挂。

    裹着一条被子,盯着我,好像饿狼盯着一只羊。

    我张了张嘴,本想拒绝,说我累。

    但话不曾开口,玄君附身堵了上来。

    结果这一番折腾,已经十点钟了。

    季末扬上来叫门,他还没下去,我用力推了玄君一下,他就故意害我,我一喊,季末扬推门就进来了。

    看见玄君和我,季末扬转身就去了外面,房门砰一声关上,骂了一句:“滚出来!”

    玄君一笑,这才没磨磨蹭蹭,迅速结束了事情,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从楼上下来,我就在沙发上坐下,我想一头撞死,又觉得对不起季末扬,玄君顺势坐在我身边。

    季末扬揉了揉眉心:“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玄君看季末扬:“我和殇儿已经拜堂了,结婚的话也可以,只是她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听来玄君还很委屈。

    季末扬看我:“不愿意?”

    “我还年轻。”我随便找个借口,但结婚我确实没想过。

    季末扬冷冷的看着我:“你做的事情还有脸说不结婚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鹿师兄走来趴在我身边,不知道怎么了,好像很失落,鹿师兄把他的落脚靠在我腿上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我随口道:“我本打算嫁给鹿师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玄君的手一沉,用力握着我的手,他看来,寒气森森,而鹿师兄也起身站了起来,炯炯有神的鹿眼看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