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夜小说网 > 环游世界大明星 > 第23章舔狗一无所有
    鞋子踩在地毯上的感觉,非常舒适。说句不夸张的,哪怕在房间里打个地铺,睡上一觉,都完全能让人接受。

    沈白,将房卡插上卡槽,明亮的橘黄色灯光立即照亮整个房间。被擦得一尘不染的落地窗户外,是整片悉昵港的夜色风景。微光粼粼的海面,层层波澜起伏不断。

    颇具后现代设计感的悉昵歌剧院,每周六、日晚上9点,都会有长达7分钟的灯光秀表演。只可惜时间还没有到,沈白无法欣赏。远远望去,只有普通的明黄色灯光,映照在建筑周围。把周遭的海面,也染成了同一色系。

    沈白拿出背包里的单反相机,给夜晚的悉昵港,拍了一张美丽照片。用来记录他的澳洲行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房间的门铃声响了。是负责运送行李的服务生,将行李推车送到沈白门前。

    早有准备的某人,从皮夹里拿出一张1o澳元现金,然后递给服务小哥,作为小费。

    “谢谢,先生,祝您晚上过得愉快。”小哥礼貌微笑的帮沈白把行李拿了进来,然后轻手轻脚的在外关上房门。

    要说澳大利亚也好,冰岛也罢。它们这两个国家的支付方式,实在太过落后。换作国内连煎饼摊的大妈、大叔,都开通了微信、支付宝扫码支付。已经很少用到现金了。甚至连过年,过节的红包,有的都微信红包。

    “我们终于到酒店啦!你住在几号房间?”张子馨来微信问道。

    这时的沈白,刚好要去洗澡。于是简单的回复说道,“我住在看得到悉昵歌剧院的房间,要去洗澡了。”

    香格里拉酒店,几乎大多数房间都看得到悉昵歌剧院。所以沈白这回答,明显在胡搅蛮缠。他不想说自己的房间在33楼,因为这样就等于直接说了,他住的是至尊景观房。

    沈白的聊天方式,保持距离中带着隐约神秘,这让张子馨感到还挺新奇的。不像一些其他男生,特别想追求她的,总动不动就对她嘘寒问暖,没话找话,想约她出来吃饭、看电影。有时候拍个照片,个状态吧,又总留言说可爱,大美女,巴拉巴拉的。

    或许就是这样的保持距离,让张子馨对某人产生些许好奇。

    “哼哼,不说算了,你快点洗,等下我们去吃宵夜。”张子馨说到做到,说请沈白吃饭,就不会食言。她和苏娜薇在来酒店的路上,已经选好了宵夜的餐厅,吃的是烧烤和海鲜。

    “是,我这就去洗。”沈白拿起内衣内裤,去浴室洗漱。他本以为等自己洗完,差不多可以出门吃夜宵了。

    但可是没想到的是,两位女孩还要在房间补一下妆。洗澡她们准备等吃完夜宵回来再洗,顺便还能敷个面膜。

    要说女孩子这种生物,跟男孩子简直是完全不同。特别在对于美的追求上,那可是绝对的精益求精,丝毫不得马虎。

    洗完澡后的沈白,吹着空调,随手打开电视。他在飞机上已经躺了将近1o个小时,来酒店都不想再继续躺着了。

    1o分钟后,两位美眉终于补妆完成。然后三人约好在酒店大堂见面。

    沈白穿上牛仔裤,外加黑色外套,然后拿上房卡乘电梯来到大厅。三分钟后,他见到张子馨和苏娜薇,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出现在眼前。跟之前在机场遇见的风格,有很大不同。

    张子馨穿着灰色款的呢绒大衣,搭配纯白色的打底衫,黑色打底裤,外加诱人的黑色长筒丝袜。柔顺的长,随着她走动而飘散在脸庞,有着一种都市年轻女性的魅力。

    至于身旁的苏娜薇,则美丽冻人的穿着黑色小短裙,外加时尚棒球衫。从打扮上一眼就看得出来,她跟张子馨走的是不同风格,不同路线。一个是相对保守、淑女、简约。另一个是干练,热辣,我行我素。

    三人当中,打扮最普通的,就莫过于大厅里的沈白了。不过他并不会因为这样,就感到自卑或者不自信。好歹也是有系统的人,以后又会在娱乐圈展。

    打扮不出众什么的无所谓,说不定以后有专门的服装搭配师,帮自己穿衣搭配。甚至红了以后,那些世界一线品牌,搞不好也会找自己代言。

    所以不如趁现在还没出名,好好享受一下这宁静安逸的时光。不然到处狗仔跟拍,路人跟拍的,一点隐私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沈白,让你久等啦,我们走吧!”张子馨露出微笑的走到沈白跟前,那画面让某人很想拿单反拍摄下来。不过单反没带,跟电脑一起锁在保险箱里了。酒店高级房间都有专属的保险箱,让顾客存放贵重物品而不怕遗失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白点了点头,像普通朋友一样,随着张子馨和苏娜薇,走出酒店。然后一路沿着悉昵港,一边欣赏着海港夜景,一边有说有笑的来到网红海鲜烧烤餐厅。是一家开设在港口码头附近的半开放式餐厅。有屋、内屋外两种用餐场地。

    夜晚的悉昵港,略微有些寒冷。海风带着咸咸的空气,从遥远的那头吹来,吹动起张子馨的丝,吹动着苏娜薇的裙摆。

    高挂空中的弯月,被云层半遮半掩的只露出淡淡光晕。原本在飞机上看到的璀璨星空,也因为视线遮盖,并没有绽放出色彩。

    如果换做以前,身旁有这等姿色身材的大美女,结伴而行。沈白哪怕强行不多想,也难免会有一些小心动,甚至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但有了这一个多月的特殊经历,现在的他至少可以做到心不乱,情不动。不像那些没见过美女的男人,动不动就各种跪舔,成为一条舔狗。舔到最后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当三人来到悉昵港码头,很远就可以看见附近的一处餐厅,灯火通明,门前聚集着很多食客。

    走近之后,鼎沸的人声,充满着欢声笑语的嘈杂。时不时会有喝着啤酒,吃着海鲜的男女老外,肆意的放声欢笑。场面很符合夜宵的那种氛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