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夜小说网 > 我的系统从恶念开始 > 第一百二十四章 天灾的由来
    这就信了?

    白阳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心里还在酝酿更多复杂的套路呢,争取用瞎几把扯绝招把这些鬼王侃晕。

    倒是没想到,只是把了解的几个东西组合一下,它们就信了?

    不过信了好,信了我才安全啊。

    “老大?你还真信了?这分明就是在胡说八道啊,这个人形迹可疑,而且他来之后,天雷降世,还劈死了我们一个阴兵呢。”虚灵王却是不信,似乎从一开始它就不信,只是想逗白阳玩,眼看自家老大信了,连忙提醒。

    “这的确需要小友给一个解释?”光头獠牙鬼王看向白阳,语气一如既往的温和,看起来很好说话的亚子。

    白阳道:“这是天灾,来自三界城斩灵台,天地异变,道韵无存,不灭斩灵台,半步多将会毁于天雷之下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白阳一愣,面色变得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刚才的话,不是他说的,或者说,不是他要胡扯的话,而是被一股莫名的力量驱使着,做出的回答。

    这特么,有大佬暗中坑我?

    又惊又怒,白阳没有解释,而是默默忍受。

    能无形之中就驱使他这么干,这个大佬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真是笑话,还毁灭半步多?神佛都不敢这么说。你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吧,说,谁指使你的?想要从三界城谋夺什么?是不是斩灵台?”虚灵王指着白阳,大声呵斥。

    其他鬼王也没说话,默默看向白阳。

    他那句话,信息量有点大,需要说清楚。

    白阳无语,我特么说什么?我什么都不知道好不好,这话又不是……

    “是我们要你说的。”一道声音在白阳脑海响起,但是这一道声音拥有不知道多少道重音,就好像无数人,一起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?”白阳默默询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被斩的灵,也是诅咒你的鸦。”重音继续回答。

    卧槽,果然是你们!

    白阳暗骂,然后心中默念道:“大佬,虽然得罪了你们,可是我愿意道歉,你们看起来也不像是有什么损失,放过我,咱们大路朝天,各走一边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承受了我们的天灾,你是命中注定之人,帮我们破灭斩灵台,你将得到我们的馈赠。”重音回答。

    白阳无语。

    得,命中注定都说出来了,这想要摆脱,根本没戏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就看谁利用谁了。

    白阳心思转动,道:“好吧,那我要弄清楚,这天灾是什么东西?还有雷劈?是什么道理?我需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重音道:“天灾是天道加持在我们身上的枷锁,只要斩灵台还存在,这枷锁就还存在,我们永远无法脱这方囚禁之地。而作为天灾载体的你,和你有了牵绊,就会遭受天雷轰击,这个攻击有一定的范围,过你千米之外,就会天雷降临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我现在跑了,面前的鬼王就会被雷劈?”白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,是整个鬼城。”重音肯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阳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卧槽,这特么太凶残了,只是被我忽悠了一下,相信了我的鬼话,然后就成了为天雷的靶子!连基业都在雷劈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都说封建残忍,灭九族简直就是最无辜最狠毒的刑法。

    但是比起灭城的天雷,不够看啊!

    而且,这还是我干的!!

    白阳一脸无语。

    虽然鬼物对他而言,是一种资源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毁灭,却有种侩子手的感觉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突然,脸上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白阳回神,就看到虚灵王站在面前,愤怒道:“你还敢走神?问你话呢,谁的指使?嘿嘿,是真的不怕死啊,不过没关系,你不怕,这俩同伙应该怕吧,还有个小孩子,这么小,白白嫩嫩的,真是太可爱了,不过,我最喜欢折磨小孩子了,嘿嘿嘿嘿。”

    白阳闻言,目光一下子变冷了:“你连孩子都不放过?”

    “只要有用,对本王而言,都是一样的。”虚灵王邪笑。

    白阳看看其他鬼王,没有一个表示在意,也没有任何感觉不对的样子。

    是啊,这些可都不是人了。

    哪怕生前是人,当鬼当久了,还会把自己当人看吗?

    白阳突然笑了。

    亏得自己还有负罪感,觉得害了鬼城。

    现在嘛。

    得了,大劫当前,死道友,不死贫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?好,我告诉你们,是灵,半步多的灵,它们要我来的,它们说,要跟你们合作,对付三界城。”白阳笑着回答。

    “不可说,我们的存在,不可说。”重音响起。

    白阳冷笑。

    不可你麻痹。

    把老子当啥了,逼着我干活,还把天灾加持在我身上,还不能杀人刺激天灾,这是又要马奔跑,又不给马吃草,还要马连水都不要喝的节奏啊,不要碧莲。就好像我被你们坑了是应该似得。

    在半步多死了都还有灵存在,说明生前的确都是高高在上的大佬。

    但是你再牛逼,你都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想算计我,呵,咱骑驴看唱本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完全无视重音的威胁,白阳看向虚灵王,继续道:“半步多的灵,你们或许不知道,但是禁忌的爆裂亡鸦,你们应该知道吧。”说着,白阳仰起头,狞笑道:“看我的脑门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虚灵王仔细一看,大惊失色:“还真是亡鸦标记!不过这不可能,没有任何生灵,能够承受的住亡鸦的怨恨!更不可能在身上留下标志。”

    其他鬼王也都看向白阳,非常惊奇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算什么,你们只知道爆裂亡鸦是禁忌,但是你们知不知道,爆裂亡鸦是无数年来,死在斩灵台下的仙神佛魔残灵所化?”白阳嘿嘿怪笑。

    “啥?这怎么可能,半步多不存在死后灵体,在这里,任何存在都不可能有第二次重来的可能!”虚灵王惊呼。

    “不,有的,在斩灵台出现之前,半步多还是个正常的世界,这里甚至还有一片净土,生活着无数凶兽,斩灵台是上古天庭集合众神之力打造而出的镇压半步多的镇界凶器,此物镇压半步多,所以才让半步多无法存在死后重来的可能,这里,是上古天庭的刑场。”光头獠牙鬼王开口了,解释了半步多的曾经。

    “那这么说,这小子身上,背负了上古被斩神佛仙魔的怨恨?还要带我们去三界城?这不是与天庭作对吗?”

    即便是虚灵王,也有些心惊了,这里面涉及的信息量太大了,鬼城承担不起。

    “赶走他,不能让他停留在鬼城,这是个祸害。”虚灵王果断的开口。

    其他鬼王相互看看,都有些意动。

    不敢得罪禁忌乌鸦,但是也不敢接触三界城,窥视天庭的神器,所以,驱赶是唯一的办法。

    白阳咧嘴一笑,仿佛看到了万雷天降的场面。

    不过,这样一来,我还是无法摆脱天灾的控制啊。

    心思转动,白阳看向光头獠牙鬼王,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