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夜小说网 > 我的系统从恶念开始 >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两只阴蝶
    老韩死了!

    看到七孔流血,表情狰狞,明显是遇到了突状况,想要做什么,却已经晚了的老韩,杨宝宝,刘百川,白幂幂都沉默了,目光凝重,有一缕哀思。

    毕竟是相交多年的朋友,这一次本来是一起合作财的,可起人,却先走了。

    “不对,你们看,这阵法还有效,老韩临死前,完成了阵法布局。”白阳没有悲伤,毕竟不认识,无法感同身受,所以他观察了老韩还有法坛,现了异常。

    杨宝宝三人回神,仔细打量,果然现,老韩面前的小型法坛已经完成,他手中的令牌正是阵法主器,灵光流转,还在挥作用。

    这个现,让三人瞬间凝神。

    “阵法还有效,说明幽冥邪物还被困在这里,老韩没有白死。”刘百川看向村子,语气凌厉。

    “很好,这个幽冥邪物,死定了。”杨宝宝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不要乱,我们先分配一下,阵法启动了,需要看守,我们留下一人,其他人进入村子,对付幽冥邪物。”刘百川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那谁留下?”白美女问道。说完她和刘百川看了看,同时看向杨宝宝。

    虽然心痛好友死去,但是人死不能复活,他们也有自己的追求。

    “我留下吧,毕竟你们三个认识久,配合默契的多,联手之下,一定能对付邪物。”白阳笑着主动开口。

    “这行吗?”杨宝宝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白阳道:“没事,我对阵法也有些研究,看守没问题的,老哥放心去对付邪物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这么定了,杨老板,现在不是斤斤计较的时候,先斩杀邪物才是关键,否则天黑之后,邪物就更难对付了。”白美女认真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老弟了,你放心,我一定不会让你吃亏的。”杨宝宝说了一句,就和刘百川,白幂幂一起直奔村子。

    白阳笑了笑,在中年男子旁边的草地上坐下来,看了看三人的背影,又看了看中年男子,嘴角扬起一丝古怪的笑意。

    时间慢慢过去,杨宝宝三人进入村子,就没了消息,也没有什么动静,看起来特别的诡异。

    白阳很淡定。

    都说艺高人胆大,既然敢来狩猎邪物,必定都有两把刷子,三个人还是联手,应该不会有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白阳看着盘坐在地,手持令牌,处于僵硬状态的中年男子尸体,总觉得哪里怪怪的,只是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“有问题啊有问题,问题出在哪里呢?”白阳躺在了地上,拽了一根草,放在嘴中咀嚼。看着天空琢磨。

    嗯!

    突然,白阳动作一顿,扬起了身体,再次看向老韩的尸体。

    保持着僵硬的老韩,七孔流血,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阵法,表情有些狰狞,似乎很痛苦。

    这老韩,明显是一个阵法专长的修行之人,他既然已经布阵锁住了幽冥邪物,肯定是做了万全的准备,那不应该有问题啊。

    而且即便有问题,也只是阵法出问题,怎么他反倒七孔流血?还痛苦成这样?

    也没听说过阵法还有反噬的?

    念头转动,白阳看着老韩尸体,眼神慢慢变得诡异,然后白阳悄悄的一抖手,小巧的古刀飞出,咻的一声,从老韩尸体穿透而过。

    这一刀过去,老韩尸体中突然出尖锐的惨叫,然后有黑气从尸体中渗透出来。

    顷刻间,老韩的尸体就瘪了下去,似乎只剩下一层皮,血肉骨骼都空了一样。

    渗透出来的黑气,在阳光下消融的很快,它一边惨叫着,一边寻找躲避,到处飞舞。

    但是在黑气的屁股后面,古刀如流光闪过,不断的从黑气之中穿透,每一次都让黑气散去不少。

    “可恶的人,我要你死。”

    空荡荡的地方,无处可躲,黑气怒了,猛然扑向白阳。

    白阳咧嘴一笑,身上爆恐怖热气,周身如同火炉。

    体魄强大,气血浑厚,透体而出,这就是龙象般若,看起来是佛门传承,但是系统给的,却是纯正的炼体法门,不讲慈悲,不讲手软,碾压一切的狂暴力量,这样的神通,佛门怕是都不认。

    刚刚靠近的黑气,就被那炙热的气息阻挡,就好像水碰到了烧红的铁一样,黑气不断泯灭,惊得黑气之中的东西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白阳没有给它再跑的机会,一步跨出,伸手就抓住了黑气。

    入手,阴冷刺骨,手指之上,甚至凝结了冰渣。

    白阳冷笑驱使身上的血气覆盖手臂,冰渣瞬间融化,然后血气覆盖,把黑气包裹,形成了一个淡红色的血气团。

    黑气在血气团中左冲右突,却冲不出去。

    “别挣扎了,小东西,露出你的本来面貌。”白阳对着黑气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得意什么,吾有幽冥黑魇护身,就凭你也想欺我!”黑气之中传来冷笑嘲讽。

    “黑魇?就是你身上这黑气?说起来挺神奇的,阴物无法在阳光下生存,你居然能蹦跶的这么欢,难道说,这就是幽冥邪物用来应对太阳大佬的东西?”白阳笑问。

    黑气没有回应,似乎这是忌讳,不能暴露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这里被封住的那个邪物,也不会害怕阳光吗?”白阳举一反三,转身看向了村子。

    却现,不知道什么时候,一层黑雾笼罩村子。

    “乖乖,现了不得了的事啊!”白阳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人类,你很聪明啊,不过聪明人死的都很快,我幽冥百族,不日即将君临天地,届时,凡是活物,皆要覆灭,你若不想死,放开我,我为你转化,成为我幽冥阴蝶之奴,可保不死。”

    白阳瞥了一眼黑气,意念一动,储存在识海之中的自闭症病气被他复制了一份,加持在了黑气上。

    一瞬间,原本飞舞的黑气,一下子凝固了。然后快收敛,露出了一个乌黑的蝴蝶。

    还真是蝴蝶,类似实体,却又不是实体,若隐若现的,很玄妙。

    “喂,你咋不说话了?”白阳笑问。

    蝴蝶闪动了一下翅膀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懒得搭理白阳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感觉这样好舒服,都别来理我,我要静静。

    啧啧,自闭症这么牛逼的吗?

    一下子就让它消停了?

    白阳有些惊奇,早知道这样,当初对付怨灵王……额,也不行,那玩意无形无质,都找不到真身所在,不过这么厉害的自闭症,一定要多多利用啊。

    心思转动,白阳把阴蝶装在了口袋里。

    阴蝶很讨厌白阳身上的味道,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懒得动,算了,忍忍就好了,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,继续躺尸。

    收了阴蝶,白阳就直奔村子而去。

    黑气弥漫,说明这里的邪物没有被杨宝宝三个干掉,反而他们可能有些麻烦了。

    哎,这真不是我要抢你们的好处,是你们自己不给力啊。

    快步来到村子里,毫不犹豫的跨入那黑气之中。

    嗯,阴冷阴冷的,要不是体格好,怕是要弄出风湿病啊!

    不知道杨宝宝三个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在村子中转悠,偌大的村子,看不到一个人,连一个牲口都没有,安静的过分。

    白阳随意进入一家,打开门,突然愣住。

    入眼就是几个吊起来的拳击沙包。

    不对,不是拳击沙包,这是,虫茧?

    在感知中,沙包之中有生人气息,很微弱,要不是靠近了几乎都现不了。

    外表的包裹,很像白阳小时候见过的蝴蝶茧子,一层层的丝缠绕起来。只不过这个是黑色的,表面有阴气流动,不断的侵入内中的生人。

    这里的邪物,不会也是阴蝶吧?

    难道老韩大意了,他只是现了一只,没有现第二只,所以这才着了道,坑了自己?

    想想真有可能。

    蝴蝶嘛,这种浪荡玩意,都是双飞的。

    看了看茧子,有四个,应该是一家人。

    这村子都没了动静,应该都被茧子包起来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是要干啥?阴蝶要把这里当基地吗?

    心里想着,白阳意念驾驭,古刀咻的飞出,从茧子上一闪而过,轻而易举的就把茧子撕裂。

    下一刻,茧子中一道身影倒下来。

    白阳抱住,却是一个中年妇女,已经昏迷,脸色煞白煞白。

    摸了摸脉搏,没事,只是生机微弱,显然遭受了侵害。

    这些可恨的幽冥邪物,就知道欺负老实的老百姓。

    放下中年妇女,白阳把其他茧子也破开了,放出来一个中年男人,一个老太太,还有一个半大的小男孩。

    都昏迷了。

    而整个村子都被阴气覆盖,这对活人不妙。

    白阳想了想,伸手凝聚了一团血红光芒,挥舞间,化作一团气息,笼罩了四个人,阻挡了阴气的侵袭。

    而后,白阳这才转身,打算离开。

    救人是治标不治本,最好是把阴蝶找出来,破了这阴气,才能救整个村子。

    刚跨出大门,白阳愣住,一团黑气院子门口飞舞,挡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嘿,我还要找你呢,你却主动送上门。

    咧嘴一笑,白阳招手:“小可爱,过来,叔叔这里有金鱼。”

    黑气飞舞,没有动静,当白阳打算主动过去的时候,却现,加下一层丝覆盖。

    这些丝如同活物,飞快的游走,然后从白阳的双腿,往身上攀爬,缠绕。

    “真尼玛阴险啊,这偷袭,无声无息的。不过,老子的偷袭,比你更隐秘。”白阳笑着,复制了一份自闭症,丢给了黑气。

    下一刻,飞舞的黑气顿住,暴露了又一只阴蝶,直接跌落在地上,翅膀闪动了两下,就安静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