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夜小说网 > 我的系统从恶念开始 > 第一百零九章 诡医炼法
    “杨宝宝?连真名都不敢用,算什么男人。”女孩撇嘴。

    白阳道:“萍水相逢,闲聊扯淡,我只是说不喜欢你罢了,至于扎我一针吗?你这小性子有些暴躁啊,小心以后嫁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关你屁事,男人的风度,你一点都没有,你这样的人,居然还能修行入道,真是老天没眼。”女孩反驳。

    “那就没得聊咯,别打扰我休息。”白阳笑笑,坐正了身体,闭眼养神。

    见此,女孩愣了愣,切了一声,也扭过头去。

    动车呼呼向前,时间慢慢流逝。

    终于,到了汉州。

    白阳起身,看了看女孩。

    女孩瞪视白阳,气势不弱。

    “瞪我干什么,说实话,我不太懂医道,不过平平小姐姐,你的玄针控尸术似乎修炼的不咋地,好自为之。”白阳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,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女孩一愣,面色变了,连忙拉过中年妇女,却现,中年妇女软软的,眼睛已经闭上。伸手摁住脉搏,顿时察觉控制妇女体内的气有些散了。

    这一下女孩有些慌了。

    这要是一个不好,可就引人瞩目了,说不定会闹出麻烦来。

    连忙掏出针,悄悄的插入中年妇女头部,这下中年妇女又站直了身体,眼睛也睁开,嘴角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随后女孩起身,拉着妇女也离开了座位。

    下了车,已经是快十点了,夜色中,车站人流不绝,人气沸腾。

    白阳活动了一下筋骨,一边走一边用手机搜索最近的酒店。

    约定的时间是明天早上,现在需要一个休息的地方。

    正看着呢,突然被挡住去路。

    白阳抬头一看,乐了:“哟,这不是平平小姐姐嘛,你怎么也下车了?不去尚都了?”

    拦住他的,正是同座的女孩。

    女孩看着白阳,似乎有些不甘心,不过还是坚强的开口道:“我想求你帮个忙。”

    白阳看了看女孩身边露出诡异笑容,却眼都不眨一下的妇女,笑道:“帮你运尸?话说我可不是赶尸一脉的弟子,玩不转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需要一道法力。”女孩似乎抵挡住了羞耻,倔强的看向白阳:“算我欠你一个人情,以后只要不是违背道德,不损害我个人利益的事,我都帮你。”

    白阳抱住手,笑道:“听起来很不错,诡医门的人情啊,这要是以后有个什么绝症啥的,这人情可就值钱了。”

    女孩眼睛一亮,期待的看向白阳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不稀罕。”白阳正色道。

    女孩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女孩快要哭了,却还在强忍的样子,白阳又笑了:“但是也不是不可以考虑,我想知道,这控尸,是行道,还是炼法?”

    女孩道:“炼法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你是刚出道的菜鸟啊,可是这不对啊,按照我对诡医门的了解,炼法的弟子,都有师门长辈陪同的,你这什么情况?”白阳看着女孩道。

    女孩抿抿嘴,道:“我师父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可怜,行吧,就当日行一善了,跟我走。”白阳笑道。

    女孩看向白阳:“我只需要一道法力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不觉得,虽然你能借用我的法力,行针布气,可是毕竟没有人庇护,再出差错,你这炼法可就废了。据我所知,诡医们弟子炼法,是为了炼制一个护法药奴,二者之间,气与神合,这第一次废了,对以后影响很大的,甚至你有可能,再也无法拥有护法药奴了。难道你敢冒险吗?”白阳看向女孩,认真问道。

    女孩沉默了。

    白阳笑笑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女孩引导中年妇女的尸体,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离开火车站后,白阳找了个旅馆,开了一间房。

    关上门,白阳这才看向女孩:“你也别紧张,说实话,我真的对平胸无感,不会对你怎么样的,之所以答应帮你,也是希望世界上少一个性情偏激怪异的诡医,多一个积德行善,药渡世人的良医。”

    女孩看着白阳,想生气,却生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混蛋,明明都答应帮人了,嘴还这么毒,活该你没有女朋友。

    “来,把你的针给我。”白阳开口。

    女孩皱眉:“你要针干什么?”

    白阳笑了:“帮你啊。”

    女孩看着白阳片刻,这才一拍妇女头部,跳出一根长针。

    白阳捏住,手捏法决,嘴中叽里咕噜,瞎几把乱念,看着女孩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突然,白阳一顿,手指一弹长针,嗡鸣一声,长针出颤音,然后隐约,闪烁微弱的光芒。

    女孩瞪大了眼睛,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。

    这针是她从小养到大的,以人养针,以针行气,这是诡医门最基本,也是贯穿一生的修炼法门,耗时久,却血脉相连,越往后养的针威力越大。

    自家的针,自己养了十多年,什么品质,自己心里最清楚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这变化太大了,似乎有了灵性!!

    怎么弄得?太神奇了吧!

    白阳粗重喘息,把针递给女孩,虚弱道:“好了,我以秘法,淬炼了此针,并且渡了一道法力在其中,你现在行针布气,定然容易许多。”

    女孩接过,仔细把玩,终于确定,这就是自己的银针,而且,的的确确的有了灵性,这种灵性,按照她的天赋,起码还要十年之久才能养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一眨眼的功夫,成了?

    白阳假装虚弱的倒在了床上,盘坐起来,有气无力的道:“我没事,你快炼法吧,莫要耽搁了。”

    女孩看看白阳,一脸无语。

    这那像是没事的样子?

    不过她还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针的品质提升,有了灵性是真的,白阳哪怕是装的如此,这个恩情也是欠大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女孩开口,然后转身,一针插入妇女脑中,开始摆弄起来。

    白阳津津有味的看着。

    诡医门的炼法啊!之前只在法网app上看到文字描述,当时感觉挺神奇的。

    现在亲眼所见,果然比文字描写更神奇。

    能把死人操控自如,然后炼制成与自己气息与共,如臂使指,如同身外化身的存在,这种手段,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据说炼法药奴,需要与自己有血脉关系才行,也不知道这个妇女,是不是女孩真的母亲!

    在女孩各种摆弄之下,很快,妇女又恢复了原状,看起来像是个活人了,不仅如此,惨白的脸色,都有了一丝红晕。

    女孩松了一口气,摸了摸额头的汗水,又看向白阳。

    正满脸好奇宝宝的白阳,连忙瘫了下去,一脸虚弱。

    女孩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到做到,加起来算欠你三个人情,把手机给我,加上联系方式,只要你有需要,我随时到来。”女孩开口,一脸正色。

    “我有需要……”白阳意味深长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不过女孩却已经适应了白阳的挑衅,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颇感无趣,白阳扭动了一下身体,把手机递给女孩,继续道:“这个,真是你母亲?”

    女孩顿了顿,道:“不是,但也和母亲没什么区别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说来听听?”白阳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姨妈,我母亲从小得病去死,父亲外出不归,音讯全无,是我姨妈把我养大,后来我遇到了我师父,被我师父带走修行医道,直到今年我完成所学归来,却现姨妈垂危,已经无法救回,我没办法,只能选择对她炼法,方可保一线生机,能够……”正说着呢,女孩突然脸黑下来。

    只见白阳脑袋一点一点,都快要睡着了。

    女孩握紧拳头,很想给白阳一拳,但是想了想,她深吸一口气,忍住了。

    低头的白阳,嘴角扬起一丝笑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就在这时,女孩又开口。

    “叫我白阳吧。”白阳回答。

    女孩把手机还给了白阳,道:“好了,我加了联系方式,另外,我不叫平平,我叫于凤珠。有需要联系我。”说完她似乎打算离开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白阳喊住了她。

    女孩于凤珠转过身,看向白阳。

    白阳笑道:“我不喜欢别人欠我,感觉来来去去的,或许就闹出更多的事了,咱们干脆点,你说欠我三个人情,我现在就要。”

    女孩道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,尽你所有力量,拯救十个不应该死去的人,记住,是不该死,我想,你明白这意思吧。”白阳说道。

    女孩一愣:“这和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的要求,做得到吗?”白阳问道。

    女孩沉默片刻,咬牙道:“我尽力,不过我能力不足,如果救不了,你别怪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行,说救十个,就十个,救不了的不算。”白阳道。

    女孩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,不准乱杀人。”白阳继续说。说完白阳笑道:“我知道诡医门,行事诡异,只凭心意,但是我希望,你不要乱杀人,除非该死的人,那就当我没说。”

    女孩抿抿嘴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考虑,但是今天你羞恼之下就对我动针,可见你师父把你教导的有点歪了,长此以往,或许就变得和其他诡医一样了,这可不附和我帮你的初衷,到时候被你害死的人,我也有一份责任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,只要不招惹我,不做过分的事,我就绝不害人。”女孩开口了,语气坚决。

    “很好,第三个,我还要三个人情。”白阳笑道。

    女孩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开个玩笑,看把你吓得,我有这么坏嘛。”白阳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女孩直勾勾的看着白阳,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生气,第三个要求,不算强制吧,你是医道传人,肯定比一般的医生厉害的多,如果可以,我希望你多去一些山区,一些需要帮助的地方去,帮助那些可怜的人,这也算是附和诡医门的宗旨,济世救人吧,虽然不知道为啥现在诡医门诡道偏多,各种偏激,但是世人总是好人多,积德行善,对你也有好处的。”白阳笑道。

    女孩看着白阳:“你这算是劝导我行医向善吗?”

    白阳道:“算是吧,毕竟你这样一个诡医门菜鸟,还可以挽救。”

    “这对你有什么好处?”女孩问道。

    白阳笑了笑。

    系统大佬可是连称呼都没有的大佬,一切全靠摸索,如今摸索越多,越感觉系统大佬的牛逼。

    所以,只要有可能,白阳就不会放过一个能刺激系统大佬出呻吟声的机会。

    说不定就能刺激出什么好东西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说,我是不求回报,心地善良,纯洁无暇,慈悲为怀,怜悯……喂,你干啥去?我还没说完呢。”白阳一看女孩转身就走,连忙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了,但是不想看你无耻的嘴脸。”女孩头也不回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阳一愣,嘿嘿笑了。

    在一个少女迷途的时候,拯救她,把她带向光明,宣传正能量,麻蛋,如此用心良苦的我,能否让和谐大佬稍微满意呢?

    嗯,做好事,总是很愉快的。

    躺下来,白阳闭上眼,美滋滋的入眠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一大早白阳就被手机铃声吵醒。

    拿起一开,是杨宝宝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老哥,早啊。”

    “老弟,到了没?”

    “到了,在汉州火车站附近的小宾馆。”

    “咦?老弟,你很会挑选地方啊,不过这地方品质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白阳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说什么,我怎么听不懂?

    “哈哈,下次老哥带你去上好的会所,有双修的小姐姐哦,现在老弟,赶紧起来,我到火车站东出口那边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白阳起床,简单的洗漱后,就退了房。

    来到约定的地点,白阳就看到了杨宝宝。

    一段时间不见,小胖子更白了,而且穿着一身唐装,手中拿着一串珠子,脖子上还挂了一块玉佩,怎么看都像是个在养老的豪二代。

    嗯,不对,这丫的一身宝啊!

    珠子,玉佩,都有灵性,是法器。

    阴脉商人,都这么豪的吗?

    白阳带着惊叹,上前和杨宝宝拥抱了一下,笑道:“老哥,接下来带我怎么玩?”

    “先去找我约定的几个同修,老弟,修行之人每个都有自己的脾气,咱们第一次合作,可能需要磨合,不要伤了和气。”杨宝宝笑着提醒。

    白阳咧嘴一笑:“老哥放心,我这一次来,主要是长见识,只要不坑我,一切都好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