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夜小说网 > 我的系统从恶念开始 > 第九十六章 三世情咒
    看到了虚线,白阳认真观察,现这些虚幻每时每刻都在变幻,而且随着它们的变幻,幽暗无限延伸,让自己永远处于跌落的虚空状态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。

    什么狗屁无尽地狱,或许真正的十八层地狱有这样的地方,但是区区一个怨灵,绝对模拟不了真正的地狱场景。

    心中明白,白阳目光锁定了那些虚线。

    虚线密密麻麻,遍布整个幽暗,哪怕是身边,都有成千上万条。

    伸手抓向虚线,却是穿透而过,无法捕捉。

    白阳眼睛眯起,看到嘴边的一根虚线,张口一咬。

    叮咚:吞噬怨灵王,怨气+3oo。

    可行!

    白阳大喜,然后张大嘴,就好像贪吃蛇一样,看到虚线就咬,被他咬中的虚线,立马就断了,少了一截。

    而随着虚线断裂,叮咚声不断提示,怨气值三百五百的不断增加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眼看白阳咬断了数十根虚线,无尽幽暗瞬间破碎,场景变幻,又出现在地下空间中。

    “臭男人,你等着,我还会来找你的。”一声尖锐怒声响起,然后一道虚影冲入阴脉通道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白阳四处打量,果然是指甲道观下面的阴脉空间,在一旁,叶怜爱和那个侥幸存活的恶灵正在看着他,一脸懵逼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它跑了?”白阳看向叶怜爱。

    叶怜爱点点头,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居然这么没种,怨灵王?呵呵。”白阳嘲讽。

    叶怜爱嘴角抽了抽:“这是它遇到对手了,怨灵的手段,都是无形之中侵蚀灵魂,不经意之间,就着了它的道,不过老弟,你是真牛逼,连屎都敢吃!”

    “这算……嗯?你说什么?”白阳表情一僵,看向叶怜爱。

    叶怜爱道:“你吸引了怨灵王的注意,它一直在怼你,忽略了咱们两个小角色,不过道友对抗怨灵王的战斗,我们都看在眼中,道友,我叶怜爱生前死后接近四百年,从没有服过任何一个人,今天,我服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上仙,小鬼也服你,你吃屎的那一幕,是我这辈子见过最震撼的事,上仙,小鬼被你折服了,以后你就是我大佬,万死不辞。”恶灵徐慕远也开口了,看着白阳的眼神,那叫一个佩服,简直五体投地了。

    白阳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在怨灵王弄出屎尿狂流袭击白阳的时候,白阳就好像打开了身上的某个限制,变得狂野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就和那些大难不死或者遭遇巨大变故的人一样,属于一种极端情况下的性情转变。

    只是白阳变得,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,能那么霸道的面对屎尿,虽然那是假的,但是那恶臭,和真的有区别吗?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突兀的,白阳突然一挥手,古刀脱手而出,从徐慕远身上穿透而过。

    徐慕远巴结的表情僵固在脸上。

    叮咚:斩杀怨灵傀儡,阴德+1877。

    咦?

    白阳一愣。

    斩杀徐慕远,想的是,吃屎这种事,知道的越少越好,否则稍微泄露一些消息出去,自己哪还有脸在人间混?但是没想到,这一刀下去,却是阴差阳错啊!

    怨灵傀儡?这恶灵是怨灵的手下?

    “我去,老弟你这是干……咦?”叶怜爱也吓了一跳,可是很快,它就看到被白阳捅刀子的恶灵变幻了面容,却是个表情狰狞,脸上有密密麻麻刀痕的女人,而它的身上,一股怨气弥漫。

    “怨灵傀儡!什么时候被掉包的?”叶怜爱有些懵逼。

    额!

    突然,叶怜爱感觉一股冷意从心底冒起,转身看去,就看到白阳也在打量它。

    叶怜爱吓了一跳:“我靠,老弟你什么眼神?你不会以为我也是怨灵傀儡吧?我好歹也算是一个念灵王啊!哪有这么容易中招?”

    白阳咧嘴一笑:“让我砍一刀就知道是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叶怜爱皱眉:“老弟,你真的不相信我?”

    白阳不说话,用眼神表达了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叶怜爱没好气的道:“我答应帮你镇守阴脉,还指点你那么多事,现在你居然怀疑我?好,那本王也不玩虚的,我告诉你,我答应帮你,换酒只是假的,实际上,我也是想要利用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利用我?”白阳挑眉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个利用,也不是对你不好,而是各取所需。人间血月,幽冥天变,这可能是要出大事了,本王虽然在幽冥潇洒,但是也有一个致命的破绽,一日不解决这个破绽,一日本王就寝食难安。”

    白阳看着它,不说话。

    叶怜爱道:“我算看出来了,老弟你是个狠人,对别人狠,对自己更狠,你这样的人值得我跟你合作,现在我说出来我的破绽,你若信,咱们继续合作,我做你在幽冥的探子,告知你幽冥的变动,而你,在阳间帮我找一个人。如果老弟不愿意,那今日我从这里离开,来日相逢,是敌是友,敬请随意。”

    白阳笑了:“行,你先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叶怜爱道:“我先前告诉你,我最爱的女人还在人间轮回,这话不假,但她虽是我最爱,我却最不想再见到她,更别说重归于好。”

    咦?

    白阳有些楞。

    都最爱了,居然不想在一起了?那这算个屁的最爱啊?

    “老弟是不是觉得这很矛盾?”叶怜爱叹息:“可这却是我最大的问题,那个女人是我生前最爱,死后我也是一股执念不散,因爱成灵,所以对她的爱就是我的根本,爱念不散,本王依然是念灵王,逍遥幽冥。

    可这世间,哪有永恒的感情,爱念成了我的执念,但是几百年来,那个女人轮回几次,早已经不再是曾经的她,甚至有一世,她沦为娼妓,人尽可夫,我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所以,我不能见她,只有相隔天涯,阴阳永隔,她过她的,我过我的,各自安好,这才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为此,我对我们下了三世情咒,只要她每次转生都对别的男人动真心,三世之后,缘消姻散。这才能解脱。

    如今已经过了两世,还差这一世轮回。可是如今天变,我心中生出不祥预感,所以我必须要掌控她的命运轨迹,只要全了这三世情咒,我才能得享逍遥,否则功亏一篑,本王就彻底沦为这爱念之奴,不可自拔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该怎么做?”白阳不置可否的问道。

    叶怜爱认真道:“找到这一世的她,引诱勾搭。”

    白阳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卧槽,我看错了,这特么不是舔狗,这是个冷血渣男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