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夜小说网 > 我的系统从恶念开始 > 第九十五章 破罐子破摔
    面对自认为最肮脏的东西,哪怕明知道这些都是怨气幻化,可白阳还是恶心的不行,来不及多犹豫,白阳直接怒吼一声,身体飞快膨胀,顷刻间就过了两米,变得身高马大,体型魁梧。

    身体变大了,力量也是暴涨,白阳表情狰狞,顶着滚落的山石,一拳一个,一拳一个,疯狂往山顶冲去。

    想恶心我?做梦,老子绝不吔屎!

    一路莽冲,眼看就要跑到山顶,突然大山颤抖,然后开始崩溃,尤其是白阳奔跑的方向,直接裂开了一道宽大的沟壑。

    白阳色变。

    尼玛,别人的地盘,想怎么玩就怎么玩,完全没法主动啊!

    操了,这怨灵太特么难缠了。

    眼看沟壑变得越来越宽,白阳怒吼一声,爆力量,整个人冲天而起,就要跳跃到对面。

    咔!

    瞬间,白阳落脚的地方,又裂开了一道裂缝,身在空中无法转变,白阳直接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怨灵王,我日你大爷,你听到没有,我连你大爷都不放过。”白阳口中大骂,双脚摆动,身体砸在了山壁上,双手奋力锤击,穿透山石,把自己固定在山壁上。

    这时候,山体继续变化,尤其是白阳悬挂的山壁,不断的拔高,距离地面三百米,五百米,一千米,顷刻间就看不到下方,只觉得雾茫茫一片。

    经过了落石的威胁,白阳可不敢保证这掉下去会不会死,只能一脸憋屈。

    叶怜爱果然没说错,这怨灵真是太诡异了,在它的Bgm里,完全无法抗拒啊!

    噼啪,哗啦啦!

    突然,一声惊雷传开,然后白阳感觉到一股恶臭临身。

    仰头一看,白阳眼睛都直了。

    天上,在下屎尿!

    这时候的他,身在半山腰,山壁平滑,不能上,不能下,只能接受屎尿的洗礼。

    屎尿不断的落在头上,身上,顺着身体话落,恶臭扑鼻,屎尿如雨。

    “嘻嘻嘻,吃呀,继续吃呀,你不是喜欢吃吗?快吃,我让你吃到天荒地老,让你吃的长生不老。”女人凭空出现在白阳背后,悬浮虚空,长和纱裙飞舞,表情如同疯子,眼中满是快意。

    白阳趴在山壁上,一声不吭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男人,臭男人,都该死,都该遭受无尽的折磨,让你生不如死,死也死不了,哈哈哈哈……”女人狂笑。

    “说完了吗?”突然,白阳开口了,语气平静,毫无波澜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女人笑声一顿,目光阴冷的看向白阳:“骂我,为什么不骂我?你应该愤怒,应该痛苦,应该痛哭流涕,后悔求饶。”

    白阳转过身,死鱼眼一样的眼神看向了女人。

    “知道吗?小时候我有过一次心理阴影的经历,那是七八岁的时候,有一次,几个熊孩子欺负我,其中一个把我摁在厕所边,说要把我丢进粪坑,那是我距离屎尿最近的一次,当时的画面,是我永远都不愿意想起的回忆。”

    说着,白阳突然笑了:“谢谢你,帮我回想起这个记忆,还帮我,克服了这个恐惧。原来,这就是屎尿的味道,真的恶心啊,真特么的,恶心啊!”

    最后四个字,白阳却是怒吼出声,然后一脚踹中山壁,身体脱离,冲向了女人。

    女人狞笑:“恶心?最恶心的,是你们男人!”说着,女人一挥手,飞落的屎尿雨,被狂风席卷,化作龙卷,缠绕白阳。

    白阳无动于衷,直接冲入了屎尿雨中。

    叮咚:吞噬怨灵王,怨气+8oo,+76o,+915……

    被无穷无尽的屎尿包裹,白阳疯了一样,大口吞噬,那无比恶臭的味道,都被他忽略了,怨气值不断的提升。

    白阳心中也在默念:“系统,强化古刀。”

    “叮咚:消耗怨气值32o,是否强化?是|否?”

    “强化,强化,强化,强化……”

    心中怒吼,恶念值如同流水般消耗。

    三百二,六百四,一千二百八,两千五百六,五千一百二,一万零二百四。

    连续六次强化,然后怨气值不足了。

    不过六次强化后,白阳就感受到了古刀的存在,一种神秘的联系,在二者之间沟通。

    一瞬间,被屎尿包裹的白阳,大吼:“刀来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颤鸣声中,一道流光乍现,虚空飞射。

    咻的一声,古刀从女人身体之中穿过,女人惨叫一声,瞬间虚化。

    而包裹白阳的无穷屎尿,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嗡,古刀飞舞而来,落在白阳脚下,托起了他,虚空而立。

    这就是神刀斩提升后的神通,御刀术。

    刀法为技,凡化术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男人,我要你灵魂溃散,永不生,沉沦无尽地狱。”女人的怒吼声漫天响起,不知所在。

    但是随着它的话语,天翻地覆,山崩撕裂,虚空被幽暗吞噬,凄风唳吼,无数恐怖场面浮现。

    “罪人白阳,罪无可赦,当受拦腰斩。”

    一道巨大的判官虚影凭空凝聚,满面狰狞,挥手丢弃一块令牌,而后,虚空一刀,斩向白阳。

    嗡,刀光穿透白阳腹部,一种来自灵魂的撕裂感油然而生,似乎整个身体都变成了两截,眼前黑,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“斩你麻痹。”白阳抓住刀光,直接把它穿透身体之中。

    叮咚:吞噬怨灵王,怨气+1oo86。

    “罪人白阳,当下油锅。”又有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然后一座七八米大的铁锅冲天而起,锅中油水沸腾,覆盖白阳全身。

    沸腾的热油,侵袭身体,肉身没事,但是来自灵魂的痛苦,比斩腰还要痛苦,那感觉,就好像自己是一条咸鱼,落入油锅,顷刻间就焦黄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艹尼玛,艹尼玛,痛死老子了。”白阳惨叫着,张开大口,热油被他吸入口中,吞下腹中。

    叮咚:吞噬怨灵王,怨气+3oooo。

    “罪人白阳,打入无尽地狱,不得生。”

    一道无形的攻击,白阳感觉身体飞了,不断的往下飞,防护永无止境一般,四周是无尽的黑暗,无边无际,没有尽头,没有声音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粗重的喘息着,手紧紧抓住古刀,白阳面无表情,双目血红。

    狗日的怨灵王,老子,绝不屈服。

    “系统,我要兑换高级阵法知识。”

    “叮咚:消耗两千恶念值,是否兑换?是|否?”

    是!

    恶念值消失两千,而白阳脑海之中,浮现了无数的阵法知识,这比基础阵法知识多了许多,是各种更高级的阵法详解,阵法名称,无数的阵法的好处,破绽,无数阵道更深层次的信息。

    不过没有阵法的实际运用,只是高级阵法的知识,这就是系统,公平交易,两千恶念值,还不足以兑换阵法的内容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要的就是这个。

    阵法知识在识海之中流转,很快,白阳找到了幻阵相关的信息。

    怨灵空间,虚幻构造,那么,它也是幻术的一种。

    身影飞落,观看四方,终于,白阳用阴阳眼看到了无尽幽暗之中的异常,那是一条条若隐若现的虚线,是它们,构造了这无穷黑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