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夜小说网 > 我的系统从恶念开始 > 第五十九章 钟老爷又升级了
    从郭星星家里离开,坐上摩托车,白阳看向一脸不情愿跟随着的顾秀秀,笑眯眯的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,上车。”

    顾秀秀瞪视白阳:“你果真要把我带走?”

    白阳翻白眼:“这不是废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强抢民女。”顾秀秀气恼说道。

    白阳撇嘴:“你算个屁的民女,你是个女鬼,再说了,是你犯错在先,我这是抓了现行,然后教育你,我有理有据,理直气壮。你别给我废话,上来,再说一句,我先弄死你,再去把你一大族全抓了。”

    顾秀秀气结。

    这混蛋,能不能换个威胁方法?

    不过,它就吃这一套,因为自己的一个想法,而害了一大家子,顾秀秀做不到,也不敢做。

    一时间,心中凄苦。

    我不就是孤单了数十年,想找个郎嘛,这下好了,郎没找到,遇到了狼。

    慢吞吞的坐在了白阳的背后。

    “抱住我。”白阳吩咐。

    “不用,吹不掉。”

    “不听话是吗?”白阳幽幽开口。

    叮咚:来自顾秀秀的恶念+2o,怨念+2o。

    白阳暗暗笑。

    对,就是这种状态,保持下去,不断的压榨,等到哥们遇到更好的鬼,你就轻松了。

    感受着两条阴冷的手臂缠上小腰,一股股冷意不断的渗透,覆盖肌肤,显然这女鬼不老实,悄悄的暗动作。

    不过即便还未筑基,但是铁布衫加龙象般若功,白阳的体魄那可不是一般的强,区区阴气,能耐我何?

    笑了笑,白阳启动,然后离开了小区,直奔锦县而去。

    等白阳到家的时候,已经很晚了,打开门,白阳就看到李飞扬趴在桌子上,居然是学习学到困倒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白阳把李飞扬抱到了他的卧室。

    对于李飞扬,白阳也能看出点什么。

    这小子就是缺爱,而且对父母有很大的成见。

    不过小孩子嘛,总有些这这那那的问题,回头制造一些机会,也就纠正过来了,毕竟,外人再好,也没有父母在孩子心中更重要。

    “你把我带到这里干什么?我告诉你,我不是随便的鬼。”顾秀秀看到白阳从卧室出来,警惕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白阳撇嘴:“得了吧你,还不随便,你不随便能主动喊我兄弟夫君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别你你了,说实话,你长得不算差,身材也还行,只是这胸……我只能说,你投错胎了兄弟。”白阳看了某个地方片刻,鄙夷说道。

    叮咚:来自顾秀秀的恶念+3o,怨念+5o。

    看着顾秀秀那要吃人的表情,白阳美滋滋。

    果然,女人的致命四杀之一,胸杀,反击力度很大。

    嗯,这一波回来,恶念增加了不少,怨念也有二百多了啊。

    恶念修行,怨念,又能给钟老爷升升级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白阳突然想起今天收的鬼王呢。

    自己把护身符带走了,也不知道这货有没有折腾。

    连忙来到卧室,白阳就看到周凯趴在床上,回看向白阳,委屈道:“哥,神像跳动的厉害,里面还有个可怕的鬼王威胁,我只能把它捂在被子里。”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,放本王出去,本王要把你抽魂炼魄,要用你点灯,放本王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是不是你回来了,你敢阴本王,本王……”

    “干得漂亮,给你奖励,晚上随便玩游戏。”白阳见状,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周凯大喜,连忙道谢,然后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乍然看到顾秀秀,周凯一愣,然后报以同情的眼神。

    又一个被坑来的鬼,还是个女的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滚。”顾秀秀可不是普通女鬼,瞪视周凯,呵斥一声。

    嘿,我同情你,你还凶我?活该你被白阎王抓来。

    心中腹诽,周凯也懒得搭理顾秀秀。

    对于现在的它而言,游戏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,白阳把钟馗神像拿了起来,四级的钟馗神像,勉强能够压制鬼王,跳动的很,不过被白阳怪力拿住,也蹦跶不起来。

    而顾秀秀看到神像,面色微变,退后了几步,随后它听到了神像中关禁闭的鬼王声音,顿时愣住,眼睛都瞪圆了。

    这里面居然镇压着一个鬼王级别的鬼!这么大的煞气,这个鬼王不好惹啊!

    而后,顾秀秀看向白阳,眼神变得更加敬畏了。

    之前它害怕白阳,还能说是敬畏道盟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白阳连鬼王都镇压,这明显也是个狠人啊。

    “老徐,你大小也算是个鬼王,能不能有点出息,都被镇压了,还在这里叫嚣?不觉得有失身份?”白阳笑道。

    “混账,若非你阴我,本王怎么可能被你封禁,小子,有本事把本王放出来,本王定让你知道本王的厉害。”徐焕怒吼。

    “还不知错,看来给你的惩罚不够呢,既然如此,那就先尝试一下我法宝的厉害。”白阳诡异一笑,然后面色肃穆的道:“有请钟老爷,镇压鬼物。”

    嘴里说着,心中却是默念:“系统,强化神像。”

    “叮咚:消耗一百六十点怨念,是否强化?是|否?”

    是!

    一瞬间,二百四十多点的怨念,少了一百六十点,与此同时,钟馗神像,直接浮动红光,莹莹而生。

    葫芦转化,如铁如玉,宝剑转变,赤红一片,煌煌正正。

    站的近的顾秀秀,一下子感受到了剧烈的难受,忍不住惊呼一声,退开了五六步,惊恐害怕的看着神像。

    而神像葫芦之中,鬼王出哀嚎,另外张奎和刘大魁更是惨叫:“快要化了,大师饶命,大师饶命。”

    咦?

    这葫芦变成法器后,真的能把鬼给融化了吗?

    很快,张奎和刘大魁的惨叫就消失了,只有鬼王还在惊慌嘶吼:“这是什么鬼东西,怎么这么热,这么难受,放我出去,小子,你放我出去。”

    不是吧,真的把鬼融化了!

    卧槽,那我损失大了啊,刘大魁和张奎虽然现在剥削的不多,那也是能挤出来一点东西啊,日积月累的也不算少了,这一下子没了,等于砍了我两条小货源呢!

    白阳心中那个肉疼啊。

    叮咚:来自徐焕的恶念+1oo。

    “大师,小鬼知错了,大师放我出来,大师饶命啊。”终于,徐焕也扛不住了,惊恐的求饶。

    白阳回神,嗤笑一声。

    恶鬼就是恶鬼,心口不一,这么大的恶念,还知错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最好,恶人还需大力摩擦,这样才能让它时时刻刻的提供恶念,为自己的所行所为付出代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