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夜小说网 > 我的系统从恶念开始 > 第二十四章 意外的收获
    “咳咳,你说想见见爸妈,我能理解,这登6QQ骂人?是不是有点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年轻男子魏欢,白阳一脸无语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,这是我的执念,我恢复了理智,想想自己冲动的行为,真的是特别后悔,特别难受,而对造成这个结果的那个女人,我很恨,很恨,恨不得把她大切八块,方消心头之恨,不过我死了,这些做不到,我相信,你也不会帮我杀人的,这是犯法的事,所以,只能让你帮我骂她一句,吓唬吓唬也行。”魏欢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阳看着魏欢,它在说起那个女人的时候,身上的阴气浮动的很厉害,不过很奇怪。一个男人已经恨不得要杀一个女人了,居然只是气怒,而没有真的转化恶鬼?

    这货,难不成还对那个女人有爱?

    卧槽,这算是鬼版舔狗吗?一无所有了,还爱意深藏?

    “行吧,这其实也不算什么难事,就是太尬了。”白阳咧嘴笑笑,然后拿出手机,退了自己的QQ,在年轻男子的口述下,登6了它的QQ。

    嗯,估计好几年没登6了,这QQ还有什么安全模式,要验证,白阳操作了好一会儿这才登6上去。

    这一登6上,还没等白阳去寻找魏欢要骂的人呢,就有无数条信息过来,信息的声音连续不断,几乎让白阳的手机卡顿!

    白阳无语的看向魏欢。

    魏欢却是愣住,连忙要白阳给它看手机。

    这一看,魏欢沉默了,一条条的看,眼神复杂无比。

    来的信息很多,亲朋好友同学的都有,大多都是怀念,少的一两条,多的几十条,每一条的内容,都直击人心最柔软处,让魏欢的表情格外的柔和,即便是苍白无血,也能看出少许温情。

    白阳帮忙翻,也看到了那些内容,笑道:“人间自有真情在,每个人的存在,都有他的圈子,你为了一个女人自杀了,却有这么多人为你哀悼,思念,这算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吗。”

    魏欢嘴巴蠕动了一下,没说话。

    突然,魏欢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,开口道:“停!”

    白阳一顿,仔细看去,就现是一个女的来的信息。

    就一句话,三个字。

    对不起。

    而白阳现,这个女的名字很有意思。

    已经过了耳听爱情的年纪。

    这是受过多少伤后的体会啊!

    “哥,帮我回她,不接受道歉,贱人就是矫情。”

    白阳顿了顿,一字不差的回。

    这刚回,那边就来了???。

    白阳看向魏欢。

    “继续回,是不是忘记我了,还记得那天在爱情麻辣烫时说过的话吗?谁若变心,天打雷劈。”

    白阳一挑眉,笑眯眯的回了。

    这一下,对方没有及时回复了,片刻后,突然来了视频。

    白阳连忙拒绝,然后看向魏欢。

    魏欢继续道:“不用回了,删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白阳正期待呢,突然愣住,啥玩意,这不才开始吗?一对男女之间的撕逼,自己还是操盘手,咋不玩了?

    “没意思了,我还以为我可以狠心的说出很多话,但是……毕竟爱过。”魏欢苦涩一笑。

    白阳沉默了,默默的把对方删掉,这才道:“那就算完成了一个心愿,至于你的父母,我可能暂时帮不了什么,不过既然登6QQ了,那可以通过QQ把想说的话说给父母听,也算是一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魏欢点头:“我也想到了,帮我给我弟弟吧,我爸妈从来没玩过这个。”

    白阳搜到了魏欢弟弟的QQ号。

    魏欢继续道:“铭子,帮我和爸妈说声对不起,儿子不孝,愧对二老的养育之恩,如果有来世,儿子一定继续承欢膝下,一定好好学习,努力工作,孝敬父母,只可惜,这辈子我愧对了,是我的错,我在家里库房有一个珍藏的盒子,你知道的,盒子里的一块红包包裹着,有我存的两块金元宝,那是爷爷临死前给我的,说是给我娶媳妇用,我那时候用不到,就存起来了,你拿出来,卖了钱,补贴家用吧。”

    它一边说,白阳一边帮忙打字,然后了出去。

    可能魏欢弟弟不在,没有及时回复。

    不过却有一个人加QQ。

    白阳一看,正是刚被删除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要加了再聊聊吗?”白阳不好拒绝,而是看向魏欢。

    魏欢笑道:“不加了,给她回一句,我没有后悔爱过,哪怕死了。你后悔背叛我吗?”

    白阳嘴角一抽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都这逼样了,能有点出息吗?

    不过看着魏欢那寂寥的表情,白阳不好意思继续打击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,舔狗的快乐,我可能想象不到。

    白阳按照魏欢的话,了出去,然后看向魏欢道:“还有心愿吗?”

    魏欢摇头:“可能还有很多,但是这两个说了后,我现,别的心愿都是胡思乱想,都是笑话,这世界上,没有什么比家人更珍贵了,我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,对其他的,完全没有什么念想了。”

    叮咚:魏欢阴愿完成,阴德+3。

    系统的声音,如约而来。

    阴德到账了,自然,魏欢说的也是真的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虽然舔的过分了些,但是至少明白点事,还知道家人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把魏欢的QQ退了,白阳道:“兄弟,心愿完成了,就可以去投胎了,人活一世,草过一秋,这一世对你而言,算是完结了,但是你来生还有新的父母家人,该继续的还是要继续,这是天道循环。”

    魏欢苦笑道:“没了执念,的确感觉身体轻松了不少,不过我还是无法离开这水塘,那地下有种莫名的力量,牵扯着我,就好像吸铁石一样,根本挣脱不得。”

    白阳看向池塘。

    普普通通,没啥稀奇,但是能把一个水鬼控制在这里,这水下面,肯定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水深吗?”白阳问道。

    魏欢道:“不深,最中心也不过两米,不过水底淤泥却有好几米,淤泥之下,是一种很冷的石头,很坚硬,我之前试探过,想要下去看看是什么东西,但是那石头却阻挡了我,我一个鬼,居然穿透不了。”

    白阳无语。

    这特么咋整?两米的水无所谓,但是几米深的淤泥?开玩笑呢,我又不是泥鳅。

    “哦对了,哥,这很冷的石头,很长,好像对着上元那边呢,我有一次,顺着石头从地下往前到了一个水井中,听到外面的说话声,好像是什么上阳村。”魏欢突然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