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夜小说网 > 我的系统从恶念开始 > 第二十三章 水灵的遗愿
    年轻男子看起来很年轻,上身着短袖,若非是那面色苍白的过分,说他是高中生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这么年轻就死了,怪可惜的。

    正打量呢,突然白阳面色微动,眼神往旁边一瞅,就看到俩老头。

    这俩老头,一胖一瘦,都是头灰白,年过七旬之外的老人了。

    二老这会儿正坐在大树边的一块石头两边,对战下棋。

    而那个年轻男子,浮在水面观看。

    凝视片刻,白阳走了过去,在石头边停下。

    二老在下象棋,看起来已经杀的差不多了,每个人的棋子都不多,走的非常谨慎。

    二老很投入,全神贯注的,也不管白阳的到来。

    看了片刻,对象棋不太懂,白阳也没看出什么门道,不过看到两个认真的老人,白阳眼神微动,心中默念。

    “系统,兑换胖老伯的棋瘾。”

    “叮咚:消耗一点阴德,是否兑换?是|否?”

    咦?

    这个兑换,居然只要一点阴德?

    白阳有些惊诧。

    恶念怨念的消耗,都是十点起步,阴德居然一点开始?

    难道说,阴德比恶念怨念更加的难得?

    亦或者是,这棋瘾不是很重要,所以消耗的低?

    心中琢磨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白阳取消了兑换。

    “哎,别走马啊,完了完了,没救了,本裁判裁决,第三百七十五局,许伯胜,目前一百八十五比一百九十,老张,你这棋艺有所下降啊!已经连输三场了。”这时候,那水中的年轻男子突然开了口,一脸惋惜。

    可惜年轻男子的话,两个老人听不到,在走了几步后,瘦老人突然激动的要悔棋。

    而胖老人则得意的道:“举七不悔大丈夫,老张,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瘦老人一脸憋屈,然后起身道:“不下了,这几天烦心着呢,挥不好,改日再战。”说着背负双手,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胖老人也已经习惯了,笑眯眯的把象棋收起,得意的样子,就像是个小孩。

    随后,胖老人也走了,水中的年轻男子就打算离开,但是还没走呢,一道声音象棋:“兄弟,水里不凉吗?”

    年轻男子一顿,猛然转身看向大石头边的白阳。

    “别光看啊,能上岸吗?过来聊聊?”白阳笑眯眯的继续开口。

    年轻男子激动的道:“卧槽,你看得见我?”

    “别总是来这么一句,我知道这对你而言很稀罕,不过能淡定点吗?好歹也是个鬼啊!”白阳笑着在大石头上坐下来。

    “淡定个毛线啊,五年了,第一次遇到能跟我说话的人,哥,你别走,能靠近一点吗?”年轻男子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阳挑眉:“你不能上岸?”

    年轻男子摇头:“上不了,只能在水里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啊?”

    “这水底下有一个很古怪的地方,我死后魂魄一直被它吸着,也就是这两年才能摆脱,在水中活动,但是不知道为啥,我离不开水,就好像被锁在这里一样。”年轻男子憋屈的解释。

    哦?这小池塘底下,还另有玄妙?

    白阳有些惊奇。

    “哥,你别走啊,多陪我说说话,这几年我可憋坏了,要不是能经常出来看看这边散步的人,我都以为这个世界上只剩下我一个了。”年轻男子可怜巴巴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阳笑道:“没事,闲着也是闲着,嗯,来,聊聊你吧,怎么死的?我好像听说过一点你的事,但是那时候我在上学呢,也没多关注。”

    年轻男子叹息道:“说出来其实很丢人,不过我都已经死了,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了,我是为情自杀。”

    白阳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哥,你别笑话我,说实话,情字害人,没有亲身体会,你是不知道那种感觉,那种绝望。”年轻男子说完,又叹息了一声:“当初,我也在网上看到过别的人为情跳河,跳楼啥的,还鄙夷别人不懂得爱惜生命,不知道为父母着想,选择死那是最恶心的行为。可是轮到我了才知道,那一瞬间的绝望,走不出来,真的是只想到了死。”

    白阳沉默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呢,我早已经后悔,可是世间没有后悔药,也不可能死而复生,更何况我还被困在这里,连回家看看父母都做不到,那个难受劲儿,比当初为一个女人死还要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我的确没有经历过你这种刻骨铭心的爱或者绝望,做不到感同身受。不过我曾经有一个同学,很聪明,很阳光开朗,篮球打得好,还会画画,他跟我说过,他的梦想是当一个大画家,走遍天下,画出世间所有的美好。只是学习成绩不知道为什么,总是提不起来。因此,他的高考失利了,也是那时候我才知道,他父母并不支持他的画画,对他的要求就是考上好大学,去做一个社会精英。而考试的失利,让他父母的期望破灭,最终,我那个同学和父母闹翻,从此离家出走,至今都没有他的消息。我想,他那时候,也是和你一样的绝望,所以才做了极端的选择。”白阳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年轻男子点头:“是的,人是很复杂的动物,非常受情绪的影响,一旦被负面情绪占据了思维,能做出什么事,都是难以预测的。而负面情绪又是一个很古怪的东西,它在人的情绪中,是很微不足道的,在没有遇到问题的时候,几乎不出现,而一旦遇到问题,负面情绪就会十倍百倍的爆,控制人去做理智状态下不愿意做的事,或许,这就是道家所说的心魔吧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你现在后悔了,有什么想法吗?”白阳问道。

    年轻男子摇头:“有想法有用吗?人都已经死了,还无法离开这个水塘,想什么都是白搭。”

    “不,有我啊,我能看见你,自然我也能帮你,只要是不违法乱纪,不要违背我做人的底线,力所能及之下,帮助别人是一件很快乐的事。”白阳笑道。

    年轻人一愣,然后激动的道:“对呀,哥你能看到我,能听到我说话,肯定也能帮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说出你的愿望吧少年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愿望这几年想了很多,不过大多是天马行空,胡思乱想,但是我真想做的愿望,现在就两个。”

    白阳看向它。

    年轻男子道:“第一,我想看看我的爸爸妈妈,如果能说说话,那就更好了。第二,我要你登6我的QQ,帮我骂一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叮咚:触魏欢阴愿,完成任务,奖励3点阴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