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夜小说网 > 我的系统从恶念开始 > 第十九章 潜力就像是牙膏
    白阳的修行,直到订的外卖早餐到了,这才停止,不过这短短的时间内,就消耗了八点恶念值。

    而百日筑基法的进度却不少,堪比一般初学者三天的修行量。

    按照这个度,如果有足够的恶念值,三天之内完成筑基也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只可惜,看着恶念值余额,白阳肉疼的龇牙。

    没有恶念值,短时间内想要成为掌控法术,飞天遁地的修道大佬,只能靠做梦了。

    也罢,一口吃不成胖子,有叮咚大佬的辅佐,已经是开挂了,淡定淡定,不要操之过急,会秒射的。

    简单洗漱后,白阳坐下吃早餐,吃的很美味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叮咚:来自周凯的怨念+1。

    突兀的,叮咚声响起,白阳一顿,瞥了一眼周凯,这货看起来在很努力的干活。

    怨恨吧,你不怨恨我,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。

    嗯,说起怨恨。

    白阳又看向了钟馗神像。

    琢磨了一下,白阳拿着包子,又把钟馗神像提起来,走到了窗户口,然后把钟馗神像放在窗台上,正对东方升起的骄阳。

    一边吃包子,一边玩味的看着钟馗神像。

    阳光照射在钟馗神像上,尤其正对那红色的小葫芦,闪闪光。

    “叮咚:来自刘大魁的恶念+1o。

    完美!

    果然鬼的潜力也很大,就好像牙膏一样,挤一挤总会有的。

    白阳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一大早消耗的恶念值,连本带利的回来了。

    养鬼真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啊。

    叮咚:来自刘大魁的恶念+3。

    叮咚声再次响起,不过这一次增加的少了。

    看差不多了,白阳就把钟馗神像提着,又回到了餐桌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本来应该在好好清扫卫生的周凯,已经无法保持淡定,身体在微微的颤抖。

    都说鬼可怕,比起眼前这位哥,我们鬼明明很可怜啊!

    吃饱喝足,白阳又开始修行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有了条件,就该更加努力。

    恶念值有了,目前也没有什么能够兑换的,那就全部兑换成灵气,变成身体的一部分,这才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再说了,这修行,真上瘾啊,那吸收灵气的过程,转变的过程,慢慢变强的过程,简直无法形容的玄妙。

    初哥上路,不得来七次才满足啊!

    看到白阳又回到了卧室,然后现砚台的本源又少了一部分,周凯差点暴走了,手持抹布,狠狠的擦拭墙壁。

    王八犊子,居然这么糟践我的砚台,要不是我打不过,现在我一定弄死你啊!!

    叮咚:来自周凯的怨念+5。

    盘坐床上,白阳眉头微挑,嘴角含笑,默默汲取灵气。

    这个周凯,也是潜力不小。

    时间溜走,不到俩小时的时间,积攒的三十多点恶念值消耗一空,而砚台的阴气,也少了一小半。

    白阳身体内的小老鼠,却是变大了几圈,游走的时候,所过之处,身体似乎也在受影响,有了细微的改变。

    白阳满意至极。

    这就是百日筑基法的精妙之处,它的作用就是借用天地灵气,对身体的一种改造,让身体慢慢的从凡躯转变成为一种能够修行的身体,直到身体彻底的转变后,厚积薄,诞生法力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也有个名称,叫洗髓伐骨,淬血净身。

    不过真正的百日筑基法,是需要过程的,即便再天才的人,修行这个筑基法,也只能按照程序,一步步来,愚钝者,百日而成,天资者时间折半或者更少,但总归有个过程,因为凡体血脉转化灵性并不容易,百日筑基法,已经是在缓慢之下,尽可能的做到完善的最佳基础法决了。

    而白阳,不说也罢,挂逼何曾讲过理?

    恶念值没了,修行没办法继续。

    而刘大魁刚刚被压榨了一波,估计也难得榨出油了,先让它缓缓。

    心中念动,白阳决定去做别的事。

    “周凯。”白阳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哎,来了,哥,有什么吩咐?”周凯瞬间进屋,面带巴结笑容的看着白阳。

    白阳道:“来,进去。”说着,白阳拿起砚台。

    周凯大喜:“谢谢哥,哥您真敞亮。”说着,周凯迫不急的化作一道流光,钻入了砚台中。

    入得其中,一种浓郁的阴气裹住身体,周凯舒坦的呼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真不容易,又进来了。

    正高兴呢,突然周凯感觉到一股压力覆盖下来,还没反应过来,就让它忍不住趴了下去,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仰头一看,周凯傻眼了。

    只见砚台被白阳放在了桌子上,而砚台上,压着钟馗神像。

    自己,在一座神像的屁股下面,这神像神异,让周凯明显的感觉到,这玩意碰不得,不然指定完蛋。

    “哥,哥,这是干什么?干嘛用神像压我啊!”周凯惊慌的询问。

    白阳一笑:“没事,神像嘛,缺一个坐台,不然不是对钟老爷子不敬?你别急,我这只是先用砚台凑合凑合,你就当个砚台童子吧,等我买了坐台,就不用砚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白阳起身,准备出门。

    “啊,哥别闹啊,我害怕,哥,你别走啊,哥,哥……”周凯大叫,却只能看着白阳优哉游哉的离开,顿时脸色阴沉下来,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这王八蛋,见不得我好啊。

    “行,你越是为难我,我越是不屈服,等着吧,等我吸收了阴砚的本源,老子一定报仇,弄死丫的。”

    “叮咚:来自周凯的怨念+5。”

    一边关门,白阳一边美滋滋。

    潜力啊潜力,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,一压迫,立马就冒出来一点。

    从家里离开,白阳在路边扫了一辆单车,骑行而去。

    之前的计划,需要时间来酝酿,不能急切,而这大白天的也没啥事,白阳琢磨着以后的工作,行动上对自由需求很大,不能总是寻找外援,所以,自己需要一辆车代步。

    四轮的暂时买不起,所以就考虑两轮的。

    两轮的自然是摩托车。

    这玩意白阳的父亲在他小时候买过一辆,白阳初中的时候就学会骑了,还挺溜,只是后来白阳的父亲换了四轮小车,摩托车就被卖了。

    如今考虑到以后寻鬼,免不了穿街走巷,荒野乱跑,摩托车似乎更实用。

    白阳决定去二手市场溜达溜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