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夜小说网 > 影视先锋 > 23浪费
    目送着林灿远去的背影,以探望林胜文为借口留下来的林耀,沉默少许后拿出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老大,没睡呢吧?”

    “现在几点了,凌晨三点半,我能没睡吗?”

    林耀赶紧将电话从耳边拿开,让咆哮声离自己远点。

    “说吧,是不是出事了?”

    李维民很清楚,这个时间点上林耀给他打电话,不可能是闲得无聊。

    “您料事如神,还真是出事了。”林耀组织了一下语言,开口道:“今天凌晨,东山禁毒署的李飞,带人来塔寨抓走了林胜文,这件事您还不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李飞?”

    李维民的音调猛地高了一节,李飞是谁啊,是他的养子,李维民没有儿子,李飞就跟他亲儿子一样。

    “事情是这样的...”

    林耀知道李维民和李飞的关系,却假装不知道一样,将前因后果跟李维民汇报了一下。

    最后,他揣摩着李维民的态度,开口道:“老大,李飞他们拿到的证据,以当时的情况来看,根本无法拿出塔寨。我当机立断,破坏了李飞手上的证据,以此来博取林宗辉等人的信任,也避免了事态进一步扩大,希望您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你做的很好,现在还不到打草惊蛇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李维民回答了一句,又忍不住问道:“那个叫李飞的年轻人没事吧?”

    林耀脸上露出笑容,再狡猾的老狐狸,遇到自己的养子出这种事也冷静不下来。

    毕竟,李飞可是在李维民的影响下,才投入到缉毒警这个行业中的,李飞如果出事,老家伙肯定难辞其咎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年轻人,肯吃苦的越来越少了,能投入到缉毒事业中的更少,安全问题,一直是我们最关心的问题。”或许是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,李维民赶紧变换口风,领导架子摆得十足。

    如果林耀不知道他们的关系,可能就被糊弄过去了,但是他知道,只是出于面子问题,知道也得装作不知道,开口道:“老大你放心吧,在面子工程上,林耀东做的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不管为了塔寨的秘密,还是表面上的和谐,他都不会拿李飞他们怎么样,我是亲眼看着他们离开的,一根头丝都没有伤到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继续说。”李维民稳定住了情绪,不再提李飞的事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这么晚找你,是因为我在林胜文家,拿到了一份重要视频,我想你一定会感兴趣的。”

    林耀给李维民打电话,当然不是汇报工作这么简单,还为了他手上的视频。

    “视频?”

    李维民没有追问视频的事,反而凝声道:“你在哪给我打的电话,不会是塔寨里吧?”

    林耀否认道:“当然不是,塔寨内有信号接收器,我可不敢在那里联系您。您不用担心,我用林胜文作为借口出来了,他们只知道我跟林胜文兄弟情深,晚上会去局里探望他,并不知道我接下来的行踪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林耀看了看时间,又道:“如果您现在方便的话,就来伯庸路接我一下,我们大概有二十分钟的时间,到时候再做详谈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等着我,我马上过来。”

    李维民挂断电话,连衣服都没换,行色匆匆就来了。

    只用是十分钟,二人就在伯庸路碰了面,林耀上车一看,李维民居然穿着拖鞋。

    “老大,穿拖鞋可不能开车,遇到交警是要挨批评的。”

    林耀上了车,笑着拿李维民打趣道。

    李维民板着长脸,冷静的开口道:“是你催我来的,要是挨批评,这里也有你一半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对于李维民的冷幽默,林耀嘿嘿一笑,指着前面说道:“老大,去局里,我们有话在路上说。”

    汽车行驶在夜晚寂静的道路上,林耀看着树木倒映出的倒映,低语道:“我拿到了一份重要视频,里面记载着市局内部,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收受贿赂的全过程。”

    “举足轻重的人物!”

    李维民的目光中闪过一丝伤感,没来东山之前,他就怀疑东山的市局里,可能有塔寨的保护伞。

    如今一看,猜测真被证实了,还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。

    作为汉东省资格最老的缉毒警,李维民的内心是复杂的,他愿意相信每一位同志都出淤泥而不染,可实际上总有人让人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是,他理解缉毒工作的难出,也理解这份工作的艰辛。

    要怪,只怪红尘中有太多的诱惑吧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李维民平复了心情,准备面对这位警界败类了。

    “您,还是自己看吧。”

    林耀犹豫再三,还是没说出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马云波不是别人,正是李维民的弟子,从李维民还是个队长的时候,他就是他手底下的兵了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提起马云波这个人,李维民就会面带笑容,以他为骄傲。

    现在,林耀真不想将这份骄傲打碎,更不想在李维民的伤口上撒盐。

    “好,你来开车。”

    李维民将车停下,自己上了后座。

    林耀也不下车,灵敏的从副驾驶上翻过去,翻到主驾驶的同时,将自己的手机扔到了后面。

    没一会的功夫,他这边动汽车,那边就传来了播放视频的声音。

    林耀一边开车,一边顺着后视镜往后面看了眼。

    李维民面无表情,他一只手拿着手机,一只手撑着下巴,就像法兰西著名雕像思考者一样,谁也无法从他脸上看出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在内心深处,林耀知道李维民的心情,一定久久不能平静。

    脸上的古井无波,无法掩饰他内心中的峥嵘,一手带出来的得意弟子,最后却成为了黑暗势力的保护伞,李维民如何能够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将视频看完,李维民没有说话,只是疲倦的躺在了后座上。

    二人谁也没有说话,这种平静整整持续了十分钟。

    林耀不知道李维民在想什么,也不敢问,都说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者可为上将军,李维民的静气功夫一定练到了满级。

    “老大,根据我的调查,这里面还另有隐情,塔寨之所以能控制马局,是因为他们掌握了马局的弱点,马局在内心中还是跟我们站在一条线上的。”

    作为剧情的知情者,林耀犹豫再三,还是给予了一些提示。

    因为在破冰行动中,马云波的最后反水,是抓捕林耀东的重要契机,如果没有他的反水,很难说能不能顺利逮捕林耀东。

    毕竟,塔寨不是别的地方,这里是有通往外界的秘密通道的。

    马云波在最后关头迷途知返,让林耀明白这个人并没有彻底烂掉,他还有良知,知道悔改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这种人应该给个机会,一竿子打死,太浪费价值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