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夜小说网 > 影视先锋 > 4代号灵药
    林耀说的是实情,塔寨外紧内也紧,并不是电影中那种输出全靠吼,两把手枪走天下的低级毒贩。

    这里月产冰糖两吨,家家户户有枪,摄像头遍地都是,信息技术之达,可不是三角金能比的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林耀出身塔寨,算是半个自己人,普通人想要卧底进去恐怕比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,塔寨中人依然防备着他,不该说的一个字都不提,根本就没有接纳他。

    “现在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李维民是老牌缉毒警,可以说是林耀这些人的祖师爷,他也清楚卧底不是其他,一定要谨慎,谨慎,再谨慎,不然就是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“目前情况还不错,我也没想到赶的这么巧,我刚进塔寨就赶上了宗族械斗,在这场械斗中我救下了三房的林胜文,他很感激我,我借着他的手,初步得到了三房房头,代号梅花a的林宗辉的接纳。

    不过林宗辉很谨慎,至今还没有接触过我,我想他在查我的底,在没有搞清楚我这十年来在做什么之前,恐怕他不会接见我的。

    至于黑桃a林耀东,还有红桃a林耀华,更不是我这种新人能见到的了。

    林耀华还好,平时会在村里出现,林耀东就不行了,只有头目级别的人才能见到他,他轻易不会在大众面前出现,出现了也是以企业家的身份,根本没有马脚让你抓。”

    林耀将这几天的见闻,简单的做了下汇报。

    总的来说是一无所获,不过这也是正常的,塔寨的存在不是一天两天,想剿灭它也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破冰,也不是一天就能结束的,对此不管是林耀还是李维民都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依然按照计划进行,你的任务就是名单与账本,在不暴露的前提下,你要尽可能的打入敌人内部,必要的时候我会在这边协助你,为你清除一些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对了,你的档案我已经帮你修改过了,伪造了你在中南大学上学,毕业后参加工作的履历,只从档案上调查你的情况,不会现你与我们有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只要你那边不露出马脚,他们就不会现你的真实身份,暴露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”

    李维民说到这里,突然又道:“林耀,你是溪广地区最出色的缉毒警之一,毕业三年就完成了两次卧底任务,人人都说你是灵药,对付毒贩的灵丹妙药。我想问问你,将你从溪广借调过来,让你反向卧底塔寨,这个充满你童年回忆的地方,你怪不怪我?”

    林耀一阵沉默,万千思绪涌上心头,前世的记忆与这一世前身的记忆,交织在他的内心深处,让他好一会才回过神来,道:“我有一个朋友,他是一个交通协警,他做梦都想当正式警察,我问他为什么,他说当警察光荣,当警察有面子,当警察过瘾。

    可他考了很多次,就是考不上警校,当不了正式干警,最后只能当个交通协警。

    我问他,如果他考上了,他想当什么警察?

    他跟我说,他相当刑警或者缉毒警。

    我问为什么,他说刺激,过瘾,他是个天生喜欢冒险的人,他享受在刀尖上起舞的感觉并乐此不彼。”

    “我打断一下...”

    李维民听了半天,也没听从林耀说的是什么意思,忍不住问道:“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吗?”

    林耀靠在医院紧急通道的走廊上,脸上露出了满是深意的微笑,因为他口中的这个朋友,就是上辈子的他自己。

    “因为...”

    林耀紧了紧手中的电话,低语道:“我也一样!”

    沉默...

    片刻的沉默之后,李维民开口道:“如果我知道你是这个想法,我不会将你借调到东山,卧底不是游戏,你没有第二条命,也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。

    你的想法太危险了,这样的想法,会让你在一些面临决定性选择的关卡面前有铤而走险的风险,这不是一个严谨的缉毒警该有的。”

    林耀没有说话,李维民是缉毒警中的老祖宗,缉毒警的教材都是他编写的,吃的盐比他吃的饭都多。

    可有些话他依然不敢苟同,没有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性格,处处求稳,卧底工作还怎么展开。

    按照李维民的说法,用时间换信任,他打入塔寨内部要多少年,三年,五年,还是十年?

    卧底不是请客吃饭,时间越久,换来的可能不是信任,而是暴露的风险。

    他没有这个时间,因为他很清楚,塔寨在今年就会因为一个李维民口中的愣头青而轰然倒塌,更好笑的是这个愣头青,还是李维民的养子。

    若不是如此,恐怕塔寨这个毒窝,还能再坚持几年才被清理。

    “老大,事情到了这一步,我肯定是不能退了,我一旦退了,立刻就会引起他们的怀疑。我们将卧底都打入塔寨内部了,塔寨的人会怎么想,一定会察觉到我们要动他们了。

    所以我们还是商量下,下步棋该怎么走吧,我觉得现在的最大问题,是塔寨内势力交错,每一房都有自己的代言人,这些头目级人物,挡住了我的上升路线,让我根本爬不上去,更别说打入核心了。

    进入不到核心层,我就拿不到证据。

    所以我需要功劳,类似荆轲刺秦王中,让荆轲从距离秦王百步,走到秦王面前十步的功劳。

    只有十步之内,荆轲才有把握刺秦,而我才有机会拿到证据。”

    思考...

    短暂的思考后,李维民点头道:“我这边会想办法为你提供机会的,但是你不要急,不管是等待机会还是创造机会都需要时间,有消息了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李维民语气微顿,又道:“未免你被监视,我不会主动给你打电话的,但是你那边如果有时间,务必要给我报平安。我可不想突然有一天,在某条河里看到你的尸,是我把你带到东山来的,我也一定要安全的把你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老大,我知道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林耀满口答应下来,随后不等李维民挂断电话,又道:“老大,我的真实身份,你没有告诉别人吧?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像傻瓜吗?”

    李维民语气幽幽,这话出口的瞬间,林耀就想到了这位缉毒警的老祖宗,坐在沙上眯着眼睛,脸上带着的:我早已看穿一切笑容。

    “您当然不是傻瓜,谁要是敢把您当猴子耍,那肯定是活得不难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!”

    李维民付之一笑,可笑容只持续片刻他就警觉了起来,疑问道:“听你的口气,你是不是在怀疑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哪有...”

    林耀在笑,李维民却没有笑,因为他从林耀的态度中,现他并不是很信任当地的缉毒队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