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夜小说网 > 异能小娘子 > 第4章 吓死人的食量
    “别担心,”关大齐安慰着她,“再是看几天,如若还是这样,咱们带她去小大夫那里瞧下,不要看小大夫年纪小,可是这医术就连镇上的大夫都是比不过的,而且收的诊费也很低,有时药费还不收呢。”

    锦娘不断的点头,“幸好有个小大夫,不然的话,还不知道这孩子还要出什么事来,自小就不是一个好养的,大病小病不断,真是让人操心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是说了一会话,至于他们说什么了,关青真不知道,她已经睡着了,而且睡的很熟,其实也是适应了很久,她才是放心的安静睡着,一觉睡到自然醒。

    再也不用担心丧尸,没有食物,还有处处透过来的危险。

    她告诉自己,自己是安全的,很安全的,可以完全的长大,而离她长大,还有十几年的时间,所以,她可以尽情的睡,尽情的开心的睡。

    她这一觉到是睡的狠,中间好像迷迷糊糊的醒了一会儿,好像是锦娘喂了她一些东西,是米糊还是面糊的,她把味道也是忘记了,反正她每天吃的就是这些,虽然没有味道,可是,对她而言,却是人间美味。

    第二日,关大齐下完了地,回来的时候,果然的,手中提了一斤肉,就似以前的五花肉一样,古代人偏肥嫌瘦,这到是真的,瘦肉不是太值钱,做出来也跟干柴一般,没有嚼头,主要是因为古代不会太做的原因,所以他们喜欢吃肥一些的,咬在嘴里,一咬,满嘴都是油,关青想想都是挺恶心的,她还是吃她的面糊糊吧。

    “娘,娘……”外面传来了一道带着愉悦与激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锦娘一听,连忙的将碗放了下来,一手就抱起了嘴巴还是鼓着的关青,直接就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就见一个半大的小子站在了门口,一脸的笑容,模样到是长的清秀,与锦娘像了几分。

    关青眨了一下眼睛,还在想自己没有吃完的面糊呢,还有,这个就是她那个一直在外求学的大哥关杰了吧,瞧这起的什么名子,关杰,关节的,她本来还以为,大哥应该也是长的五大三粗的,就像是她爹关大齐一样,腿长脚长,长着一张四方脸,浓眉大眼,一看就知道是地道的庄家汉子,关大齐的儿子应该也是长成这样的吧。

    可是,结果今天一见,她才发现,自己彻底的想错了,关杰长的比较像是锦娘,打眼一看,就是一幅文弱书生的模样,彬彬有礼,纤纤君子,身上的青布衣格外的干净,到不像是从农家里走出去的孩子。

    难怪关大齐和锦娘再苦再累,也是要送儿子去读书,这读过书同没有读过的,果真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他们算是很聪明的父母了,还是知道那一句,没文化真可怕。

    回来了啊,锦娘走了过来,上下打量了儿子半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长高了啊?”

    “娘,你才几日未见我,怎么就发现我长高了?”关杰笑的格外开朗,他抬起脸,盯着被锦娘抱在怀中关青

    “妹妹长胖了,”他伸出手,就要去抱关青

    锦娘将关青交给了关杰,然后捏了一下关青的小脸蛋,“是啊,长胖了,村子里的人都说,这丫头最近胖了些许,小胳膊小腿的,越加的结实了。”

    关杰逗了逗怀中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来,妹妹,给哥哥笑笑。”

    关青还真对他笑了,就是皮笑肉不笑。

    笑,笑什么啊,她又不是卖笑的?

    “好了,”锦娘再是摸了一下关青的头发,“娘去给你做饭吃,你爹正好买了肉了,还在锅里呢,一会就能吃了,你帮着娘好好的看着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”关杰抱着关青就走了出来,半大的小伙了,虽然不是太高大,不过想来这身材到是随关大齐了,以后能长一个高个子的。

    关杰将妹妹抱进了屋内,将她放在了塌上,还要不时的看着她是不是摔到了,他将自己的提着的书袋放在了一边,然后从里面拿出了一样东西。

    “过来看,阿青,哥哥给你带什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他说着,也是偷看了一眼外面,在见没有人之时,才是将外面包着的油纸给打了开来,油纸刚拉开,关青就闻到了一股子很是好似很熟悉味道。

    糖糕!

    关青的眼睛一亮,是粮糕,以前她最爱吃的糖糕,那种油炸出来的,外焦里嫩,甜甜的粮糕啊。

    她伸出两只小手,还没有等关杰反应过来,两只小胖手就已经抓住了那一大块粮糕,就给自己的嘴里塞着,也不知道有没有把鼻涕给抹在上面,还将一边的关杰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阿青……”他都是傻了眼了。

    关青用力的咬着手中的粮开糕,她现在只长了四颗小乳牙,牙床都是被良糖糕的有些疼,不过就算是再疼,她还是要吃,这味道,她感动的都快要哭了,好吃,好吃,真好吃。

    还是有味道的,甜的。

    她不断的咬着,不断的咽着,关杰想要从她的手中抢过那块糖糕,她将粮糕往怀里一塞,自己爬到了炕边的小角角里面,缩起身子继续的吃着。

    一口咬下去,三口并三口的,她以着让关杰目瞪口呆的速度,将一个比她脸还要大的糖糕,用着自己才是长了几颗乳牙,将几乎大半个都是吃进了肚子里,那模样,可能真把关杰吓呆了,她就似一只饿极了的狼一般,谁敢抢她的,她就咬谁。

    “嗝……”关青满足的打了一下饱嗝,她回过头,看了一眼还是愣在那里的关杰,然后爬了过去,拽了拽关杰的袖子。

    关杰半天才是反应了过来,他低下头,抱起了还妹妹,也是任着妹妹那只满是油的小手,抹的他一袖子的油渍。

    吃完了一个糖糕,关青的肚子也是饱了,她任着关杰抱着,一会的工夫又是昏昏欲睡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阿青,醒醒。”

    锦娘轻轻拍着女儿的小脸。

    “阿青,快醒醒,吃饭饭了。”

    吃饭?关青猛然的睁开了双眼,一双眼睛都在放光的,是吃饭了吗,吃好东西了,有没有糖糕,有没有菜,有没有盐?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”锦娘好笑的捏了捏女儿的小脸,“只要一提吃的,就是这幅谗嘴的小模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