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九儿,父亲一定会乖乖的。再也不去赌博了,连累你跟着父亲逃跑,对不起九儿,真的对不起。”言深欲哭无泪的坐在言小九前面,万分忏悔。

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她团抱着无精打采的靠在马车上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不信我,这一次父亲对天发誓再也不赌了,若违背此誓言,我一定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打雷劈,万箭穿心还是五雷轰顶。父亲你整天发这些毒誓就不能戒赌吗?如果父亲不赌,我们至于一年到晚都在那里逃命吗?难道父亲就不想要一个安稳的家。有时候我真的很怀疑父亲的心里到底有没有我这个女儿。你看谁不把自己的女儿放在手心里疼,可是父亲从来就知道给我找麻烦,完全不顾女儿的安全。父亲,我不是怪你,我们真的不要再赌了好不好,我们戒掉好不好。”言小九站起来蹲到言深面前,她真的怕了这种日子,真的不想再躲来躲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九儿不一样了,那家里的人对九儿很好吗?”

    以前无论逃的多么狼狈,她的眼里都闪着星星,明亮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除了那个人,姥姥姥爷都很好,诗情画意也很好,她从未被谁疼过,原来疼就是想把最好的东西都留给你,她能感觉的到姥姥姥爷对她打心眼里的疼爱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父亲了,才去了多久你就被他们收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她站起来重新窝回马车上。

    “父亲,我真的希望不要你不要再赌了,我们输不起。我们找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,九儿若遇见个男人就嫁给他,然后给你生好多的孙子孙女好不好,我让他们孝顺你,天天陪你玩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只要父亲不再赌博,就算那个男人是满目疮痍的男子她都无所谓,只要父亲快乐就好。

    “好,不赌,我听你的,父亲都听你的。”只不过,他放不下若水,放不下盘陀大雨夜晚里的剥夺,忘不了仇恨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昏鸦尽。

    落日的余晖闪闪发光的透过窗户落在窗前的那个人身上。

    远远望去好似有一些温暖,又觉得形单影只的有些凄凉。

    他的手轻轻敷在被她锤过的胸口上,有些疼。

    都一天没听到隔壁有什么动静,许是生气了吧。

    柳叶敲了好几次门也不见王爷回应,走进来将手上的点心放在书房的桌上,走到冷旭初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王爷,叶儿见你晚饭没吃多少。适才下了小厨房给你弄些亲热解暑的荷花饼,要不要试试。”从昨天发生那样的事之后,他又开始拒人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紧锁的眉头叫人不寒而栗,下人们做事小心翼翼深怕一不小心打扰到王爷。

    就连隔壁的小姐他们都不敢打扰。王爷下令不许在他面前提起小姐,不然五十大板伺候。

    只有诗情画意知道小姐一大早出门散心去。却不知道她们被乖巧的小姐骗了。

    “本王不饿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还在生小姐的气。”柳叶小心翼翼的问道,昨日王爷可是下了口令的。

    可柳叶知道王爷还是关心小姐的,无论怎么说她是王爷的妹妹,只要她对王爷的妹妹多多上心,那以后王爷会不会对自己也上心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王爷对小姐很好,小姐她年纪小还不明白王爷的良苦用心,王爷莫要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是不是做错了。”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她那么生气,而且还置气的连饭都没吃,是他错了吗?是他太冲动了吗?

    “王爷没有错,我们到底是王府,有些规矩还是该告诉小姐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那是规矩吗,不是因为自己的问题,要是他不在乎她不在乎那些东西是谁送的,他会这么做吗。

    冷旭初冷冷的吸了口气,如今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,他又不想让他们担心。

    “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柳叶才要下去就见清风带着秦王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那一抹青蓝色的长袍特别刺眼,不由得要多看俩眼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秦王明明长的就比别人好看,却偏偏要穿这么招摇的服侍。

    而自家的王爷每日不是深色就是深色,一个太过内敛一个又太招摇,真应该把他们俩的眼界融在一起,看能不能平衡正常一些。

    “阿旭,本王来找你消遣,你意下如何。”

    还在气头上的秦王原本是不打算来的,可是一想到自己答应了大力小姐,就算再气也要忍着。

    记得她也说过要请自己出去喝酒,可惜,如今弄得谁都不愉快,她定是把这件事给忘了吧。

    “作何消遣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凝香阁里的琴声不错,小酒更是舒畅下咽,你说我们俩个去那里喝喝小酒听听小曲如何。”

    冷旭初点了点头便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出门的时候朝小九到院子里看了看,莫名觉得冷清的紧。

    清风见王爷如此倒是错愣在一旁,一向洁身自好的王爷要去凝香阁,烟花柳巷之地,今日的太阳莫不是从西边出来了。

    里面最高兴的当数秦王了吧。

    只要今日把这事给办妥,她就答应做自己的王妃。

    听府上的人说,昨日她为了那些礼物跟这个冰山王大吵了一架,相比她真的很喜欢那些礼物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她很喜欢自己,那么只要把这件事给办妥了,她就是自己的了。

    果然风流的人最懂女孩子心思。

    冷旭初一路上都紧紧的盯着眼前这个男子,到底有拿一些他不知道的优点竟将小九迷的团团转。

    秦年政被他看到心里发毛,害怕的往角落里挪了挪。

    “大哥,有事直说,不要用这种吃人的眼神看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我们家小九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我们是俩情相悦的,这你也知道。”

    冷旭初听了这话恨不得把秦年政给扔出去。

    “那你可知我们家小九胆小,怕事,怕疼,怕黑,害怕别人大声跟她说话。这一切你都了解。”这一切不过是故意说的,就连冷旭初都不晓得这个骗子怕什么,他想最怕的就是没有钱吧。

    深山里的小九此刻正拿着木棍取火,眼见起了些许火星子,被自己的一个喷嚏给打没了。

    揉了揉鼻头纳闷的说着:“谁在后面说我坏话,真是无聊。”

    “哦,谢谢阿旭,你说的这些我都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她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,如今越发觉得要早些求父皇赐婚把她拉入身边。

    “她没跟你提过。”冷旭初故意问之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她可是时常跟我说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,看来她也没把你放在心里。我都知道你看你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你是哥哥,如果她不告诉你岂不是没把你这亲哥哥给放在眼里,你知道很正常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