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夜小说网 > 启禀王爷,你家王妃又去骗钱了 > 一个男人至于吗一
    柳叶看了看王爷,点了点头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王爷今日异常疲惫,也不知遇见了什么。

    这样的王爷是她从未见过的。至少不会拒绝她在他身边陪着。

    她默默的走了出去,一个心如被什么掉着的难受。

    关了门,可惜今日被太妃支去,否则她也多少能为他分忧一些。

    她朝已经熄灯的隔壁看了看,好在小姐乖巧,不然定会给王爷造成更多的困扰。

    也不知此处是何处。

    适才见柳叶进来,她一慌便随便挑了一扇门进去。

    结果就被这烟雾缭绕之处给迷惑了。

    她嗅了嗅,空气里飘荡着淡淡的木兰香,便甩了甩长袖将迷雾给撩开好让自己看清楚一些此处到底是何处。

    才往前几步,那云绕之气便似水莲一般慢慢散开而去,随之一波碧绿如水晶般透明的湖水悉数进入自己的眼球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是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莫不会是仙境。

    她揉了揉被水雾蒙了眼的眼眸。

    忽然。

    “温泉”这温泉也太大了些,莫不是是那个人的温泉。

    这,也太霸道了。

    难道他不知道我言小九从小到大都没泡过温泉吗?

    “发什么愣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一个转身,脚底一滑。整个身体往后倾去。

    言小九如抓救命稻草一般五爪空中胡乱抓起。

    冷旭初薄唇一勾,一把将这个做戏的女子拉进自己怀中。

    那件披风随着自己的肩膀滑落下去,胸前一块块迷人的肌肉也随之暴露在言小九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她看了看自己放在他胸前的手,霎时一张脸被蹦动如雷的心跳染的绯红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的冷旭初如妖孽一般迷人,额前的湿发曲卷的挂在两鬓。将他俊冷的五官画上几分邪魅。高挺的鼻峰将眉眼衬得更加深邃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她……有些口干。

    眼前的景象太过美好,手上的感觉简直无法用言语表达。脖子以下线条分明健硕的肌肉在烛光下忽闪忽现,古铜的肤色,她居然有点se的全身发热。

    “感觉如何。”薄唇一勾好像被欣赏的人不是自己一般。

    “完美。”她看的忘我,满脑都是他的迷人的全景。

    “比凝香阁里的姑娘还美。”她捏了捏他的肌肉,这一切是老天太宠爱自己吗?居然有如此绝色的男人被她调戏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居然把他拿去跟青楼的女子比,好大的胆。

    冷旭初看着怀里犯花痴犯到迷失自己的言小九,想想就觉得可笑。

    他,居然会被他给左右了。

    一把抓起在他身上揩油的小手,霎时仿佛冰山一般,深邃漠然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放肆,本王的身子也你可看的。你就不怕本王随时要了你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“我”

    还未等她反应过来,冷旭初手一松,言小九便一步不差的落进温泉里。

    见他离去言小九

    “我……你……不就是看了一下身子而已,你一个男人至于吗!”

    小气,太小气了,啊……

    哼,没看够。

    冷旭初伸手拉起自己的披风,看着自己胸前那个余温残留的手印,眉眼舒展,嘴角微微勾起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秦书见王爷今日宴会后就回宫,有些不可思议。今天怎么不去青楼,是因为那个妹妹的缘故吗?

    “秦王,今日不去梅红院。”

    “梅红院,去那里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去……”昨天不是答应惠儿姑娘今夜会去与她共度良宵吗?这么重要的事居然忘了。

    “秦书,你说她真的是阿旭的妹妹吗?”他还是不敢相信,自己一见钟情的女子,居然会是阿旭的妹妹。

    那他是不是可以求父王给他赐婚,不不不,这么快说不定会吓到她。

    “秦书你说她喜不喜欢本王。”

    她,冷王的妹妹,那日被调戏之日他视而不见,今天却特别上心是因为知道了她的身份,所以他口里的那个人就是她了。

    俩情相悦,门当户对。

    秦书想着机会难得,便笑了笑故意不知一脸懵然的问到:“王爷,属下不知你口里的那个她是指哪位,是怡红院的花魁媚儿姑娘,还是青岚阁里的莫若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阿旭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冷王的妹妹,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秦年政见秦书故意为之,一掌辟过来盖在他头上。

    “秦书,你连你主子的喜欢都摸不清,是不是说你可以腾位了。”叫他故意不知,代价是惨重的。

    “别别别,王爷我这不是故意配合你吗?谁叫你今夜连青楼都不去了,属下我有些不适应。”

    青楼,那不过是消遣之地。

    如今一见钟情之人,成了门单户对之人。

    他能不兴奋,能不好好表现,赢得美人心,再抱得佳人归吗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该不该去跟父王提提,请他赐婚,不知道她喜不喜欢本王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若喜欢她,就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分,怎么敢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……你说本王现在就把她娶回来做本王的秦王妃会不会太快了。万一她不喜欢本王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秦书看了一眼在分月里混迹的王爷,往日里不都是见到喜欢的就拉过来,今日这么磨磨唧唧的,考虑这考虑那。何况他也不知道这种事,他一个男子怎么会知道一个女子的心思。再说他又没喜欢过一个女子所以问他还不如问自己。

    “王爷,小的,不懂。”

    秦年政思虑着自己应该从长记忆,绝对不能把小九给吓着了。

    俩情相悦才是最好的境界。

    一生一世一双人,美女好遇佳人难求,他一定要打探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你个光棍自然不懂,但是他一定懂。”

    他如今为了一方兵权也不是温水煮青蛙一般的煮着缪浅浅,如此高明的手段,可比自己厉害多了。

    秦书摸了摸自己的脑袋,对,冷王一定懂的。

    “王爷真厉害,冷王是她哥哥无论怎么都会多少了解一些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鱼儿才泛白,巍峨气派的宫门缓缓被推开来。

    秦书哈了哈俩声,眯着随时会合上的双眸迷迷糊糊的看着容光焕发的王爷。

    他用力的眯了眯眼,又哈欠了俩声,伸了伸手抖着身子立马精神抖擞。

    “驾……”

    马车飞速的奔离宫门,朝潇潇剑声的冷王府上奔去。

    “王爷,会不会太早些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,阿旭此刻定在练剑,等我们去府上时,正好赶上他的早膳,说不定还能跟小九一起用膳。”

    秦书回过头看着眼前的车道,轻呵了两声。

    真看不出来王爷认真起来连他都怕。

    也不知往后的日子可还有好觉好梦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