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夜小说网 > 启禀王爷,你家王妃又去骗钱了 > 蒙的全都对二
    小九觉得越发无趣。

    “驾……”

    她回头看了一眼才回过神已在孤舟上的那个男子。

    收下他记恨的眼神。

    一脸无所谓的看着他,笑得极其灿烂。

    扯着嗓子喊到:“谢了,再也不见。”

    拉起马飞速的消失在冷旭初的眼前。

    冷旭初一脸茫然,如今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他,被骗了……

    天空那片乌云好似嘲笑冷旭初一般,慢慢的朝这边飘来。

    堂堂旭日国的王爷,名震旭日国的王爷,居然被一个黄毛丫头骗了。

    一声雷响,雨点如豆大般重重的落在湖面上,激起一连串的涟漪。

    也毫不留情的打在他的脸上,显得特别狼狈。

    冷旭初自嘲的嘴角微微勾起,曾几何时他如此狼狈过。

    “查”他的眼神如利剑出鞘,好似要把那个女子万剑穿心一般。

    “是”

    雨越下越大,又一阵响雷过后,乌云密布的天空被劈成俩半,落日的余光透过缝隙照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天晴了。”

    小九不舍得扔下铺满黄金的马车,抱起俩匹布,将身上的衣裳卖了换钱,雇了辆马车回家去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哥真是好样貌,老夫驾车几十载从未见过如此清秀的小哥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颜小九早已换下那件天丝裙,一束男装打扮。

    “别乱看了,赶紧驾马吧。”

    她有些累了,奔波了一整天,靠在马车上不敢睡,只是闭着眼睛。

    为了父亲,她不该贪心,所以她卖了那件衣裳扔下那匹黄金车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冷旭初一回府,立马下令府里的金甲队四下打探,他发誓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她找出来。

    “哈气……哈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爷”受风寒了。

    冷旭初的贴身侍女柳叶关心到。还没等冷旭初回答就命下人下去熬了姜汤。

    柳叶是陪着冷旭初长大的,从小就在他身边伺候。她陪他一起玩耍,一起欢乐。也陪他走过人生最艰难的日子。

    与其说是贴身侍女,还不如说是共患难的兄妹。

    冷家上上下下早已将她视为自己人。

    “王爷,为何会淋雨。”她早上明明见他是坐马车出去的,难道在相臣家招刁难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他就来气。

    “哈气……哈气。”

    “旭儿……”

    红容在午后听孙子一直打喷嚏,寻着声不放心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早早就失去自己的儿子跟儿媳妇,冷旭初成了心里唯一的宝。心心念念的挂念着自己唯一的孙子。

    至于老爷挂念的那个孩子,她也一直放在心上。可惜事隔十几年没见,慢慢的也就淡忘了。

    只是老爷一直还放下不下,如今老爷躺在床上,孝顺的旭儿便拦下寻找那孩子的重任,叫老爷的心里少几分愧疚。

    “姥姥。”

    看着浑身湿透的旭儿,心里莫名的心酸。

    “赶紧下去把衣裳换了,柳叶快带王爷下去换衣裳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这么大了还不会照顾自己,是该给他纳个王妃了。

    这些年旭儿为了找那个孩子,多半把心思都花在寻那个孩子身上了,以至于都到了成家的年龄还一直未娶。

    “嗨……”她深深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不能再让那个孩子误了旭儿,明日起她自己也该出去找找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言小九满载而归,兴高采烈的推开小树屋。见自己的父亲喝醉酒的趴在桌前睡了过去,悄悄的放下手里的俩匹布,将父亲扶进屋里。

    “喝酒喝酒,只要不赌博就好。”她一边替父亲拖鞋,一边满足的嘟喃着。全然不顾满屋刺鼻的酒味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,如何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看,最昂贵的布匹,也是和我最有缘的布匹,今夜我熬个夜,明日一早父亲就可以穿新衣衫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累了一天了早些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累,你看我精神抖擞斗志满满怎么会累呢。倒是父亲,今日可有人发现我们。”

    言深半眯着眼,撇向床底下那套黑色的夜行衣。

    今日他乔装出去一趟,打探到了该打探的,回来又开的喝的醉醺醺,应该没人发现他们。

    “你今日可遇见什么厉害的人。”

    厉害的……

    她转着机灵的大眼睛,左右也想不起来哪个是厉害的人……

    不过,她以为那个身份尊贵的王爷会是一个厉害的人,结果却被蒙骗的最惨还浑然不知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厉害的,父亲早些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言深打了一个响嗝,转过身便打起了呼噜。

    看着父亲睡去,她的笑容如婴儿那般满足。

    这样真好,有父亲在身边真好。

    言深紧闭着眼,心里有几分不舍。九儿你为何要这般孝顺……

    *

    宰相府里。

    浅浅哭闹的纠缠着父亲要他把自己的心意告诉冷旭初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告诉他,他一定会以为我拒绝他。父亲你赶紧去一趟冷王府,替我跟王爷解释一下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女儿啊,你是旭日国里数一数二的大美人大才女,你父亲我又是唯一的相臣,他若真心喜欢你,你还怕他不会再来吗。”

    缪和坤甩开袖子,生气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无论如何我要跟他解释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冷王固然好,可是他太过冷漠不懂阿谀奉承人情世故。你如此待他,父亲怕你将来会吃亏呐。你看那秦王就不错,虽然喜欢花天酒地,可这种人也是最专情的。最主要的是他是皇上跟淑贵妃的儿子,你觉得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,女儿日盼夜盼就等冷王看我一眼,如今他中意女儿,女儿我一定要给他有所回应,父亲你快去吧,算女儿求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缪和坤早就知道冷旭初打的什么如意算盘,如今朝中能与他抗衡的也就只有自己手里这么点的兵权。

    若连这么点兵权都归入他手中,那天下,岂不是入了他囊中。

    届时有人揭发十六年前的事,他一定会为了他的父母手杀了自己的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他就瞳孔放大,他绝不能让以前的事暴露出来,绝对不能。

    “来人,把小姐带入房中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,我不要,父亲不答应我,我就不回屋。”

    那件衣服上到底有什么,他原以为不过是一件普通的礼物,早知道,就不叫琼儿把衣服拿进来了。

    心里如火团焚烧,想起那个黑衣人,要不是那个黑衣人提醒自己,他也不会想到这一层。

    “阿琼,把小姐送进屋里好好伺候。”

    缪和坤的心被那个人一点拨越发的不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