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非夜小说 > 这软饭吃着真香起点 > 第一百二十三章 轻描淡写
    吴子道绝望地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刚才女尸的恐怖他可是亲眼所见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时候,夏天竟然还在说徐松林会遭报应。

    “完了完了!”吴子道已经顾不得去管夏天了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就当吴子道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,却突然听到一道尖锐的叫声,扑鼻的腥臭气味蔓延开来,宛如死鱼烂虾堆积成堆一般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吴子道睁眼一看,却见本来狰狞着扑向自己的女尸此时竟然倒在了地上,身上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腐烂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,女尸的胸口还插着一把桃木剑。

    那桃木剑发出滋滋的声响,让女尸痛苦无比。

    “吴老哥,你都准备好了桃木剑却不用,太浪费了。”夏天的声音轻描淡写在耳边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吴子道扭头一看,却见夏天正把玩着一个珠子。

    那个珠子,看起来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“驻颜珠?”吴子道瞳孔一缩,眼神中闪过无尽的震惊:“夏,夏老弟,刚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很简单啊!”夏天知道吴子道想问刚才发生了什么,却是嘿嘿一笑,晃了晃手里的驻颜珠说道:“如果没有这个珠子,这具女尸早就应该腐烂了,只要把珠子拿出来,弄死女尸不跟玩一样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,我不是这个意思啊。”吴子道哪里不明白这个道理,但关键问题是,怎么把这珠子从女尸的嘴里弄出来啊。

    刚才那三个黑巫教的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做到,还死得死逃得逃。

    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而且,女尸已经变僵,哪里那么容易将桃木剑戳进身体里?

    夏天没有再解释,将驻颜珠扔进了帆布包里,拍了拍吴子道的肩膀,安慰道:“吴老哥,我说咱们死不了,咱们就死不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,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徐松林忌惮地望着夏天。

    刚才他根本没看清夏天是怎么出手的,女尸竟然就倒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之前他一直没把夏天放在心上,可现在才发现,夏天似乎比自己想象得还要恐怖啊。

    “哎,徐老,你说你也一大把年纪了,寿终正寝多少,非要搞成这副模样。”夏天有些惋惜道:“好了,既然你都不知道这女尸是谁养的,那今天我就送你一程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宛如闲庭信步般往前走了两步,来到了徐朝阳面前,在徐朝阳身上随意点了两下。

    原本不动弹的徐朝阳立刻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恢复了控制。

    他快速燃烧起一张符纸,朝着自己手腕的伤口处一撒。

    纸灰布满伤口处,竟然把伤口给堵住了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可是你的亲孙子,你为什么要这样?”徐朝阳脸色也稍微恢复了一些,眼泪止不住滚落出来,痛苦地望着徐松林。

    徐松林忌惮地盯着夏天,咬牙切齿道:“你懂什么!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。如今徐家根本就没有能够成事的后辈,如果我真死了,徐家就亡了!”

    嘴上虽然这么说着,但徐松林还是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他在徐朝阳身上中的可是僵尸毒,如果没有解药的话,根本不可能解开。

    可刚才夏天只是随手点了两下就解开了。

    这个夏天,似乎远比自己想象得还要恐怖。

    他知道,如果徐朝阳不死,自己偷取寿命的术法很快就会失效。

    所以,无论如何,徐朝阳都得死。

    但在此之前,似乎不将夏天给收拾了,自己今天很难脱身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师父究竟是谁?你怎么会懂得解开僵尸毒?”徐松林面带狰狞地望着夏天,手上已暗暗探进了自己的口袋。

    夏天摇了摇头:“我师父是谁,你没资格知道。但对你这种人,我连出手的兴趣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说着,拍了拍徐朝阳的肩膀:“这算是你们的家事吧?你自己去解决吧。”

    徐朝阳对夏天救了自己已心存感激,但听闻此言,却是连忙摇头:“夏兄弟,之前是我多有得罪,还望你见谅,可,可他毕竟是我爷爷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,这都什么时候了,还爷爷呢!”吴子道恨铁不成钢道:“赶紧动手,如果不动手,我就动手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就凭你们,还想杀我?做梦吧!”徐松林大笑一声,手里的赶尸鞭猛得一抽。

    空气被抽得发出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然后,徐松林嘴里念咒,大喝一声:“都给我起来。”

    下一秒,那几个死掉的保镖竟然宛如被什么东西控制了一般,诡异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收拾掉徐松林轻而易举的吴子道脸色顿时变了,吓得再次躲藏到了夏天的身后:“夏,夏老弟,这个老东西太邪乎了,怎,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几个保镖双眼痴呆,显然是徐松林用了赶尸秘法控制住了。

    徐朝阳也是面色一紧,现在只把夏天当成了主心骨:“夏兄弟,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亲自动手吧!”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了,再逗留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。

    夏天说着,往前走了两步。

    徐松林浑身紧绷,再次挥舞着赶尸鞭,冲着那几个保镖的尸体吼道:“给我上!”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那几个保镖的尸体嘴里发出嘶吼声,朝着夏天就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吴子道吓得根本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夏天却宛如根本没有看到他们一样,而是依旧朝着徐松林走了过去,仿佛自言自语,又仿佛说给徐松林听:“以前的时候,我倒是跟着师父见过一些赶尸人,可那些赶尸人比你厉害多了。呵呵,不过,饶是如此,他们在我手上都走不过三招,你这等微末的伎俩,还想在我面前班门弄斧吗?”

    话落,夏天并没有多余的动作,一脚踹了出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伴随着重重的撞击声,徐松林倒飞了出去,手里的赶尸鞭也应声飞起。

    夏天抬手抓起,两只手轻轻一掰。

    赶尸鞭被轻松掰断,那几个保镖的尸体也轰然倒地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里的事情解决了,至于剩下的事情,你们自己处置吧。”夏天转身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