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夜小说网 > 她是孤的心尖宠 > 第321章 林边寒,你让我觉得
    你不喜欢孤剜你的血救别人,你生辰的时候孤没有去你很难过,你不愿意娶林边想,你害怕孤用灵息压迫你因为你说过会很疼,在江州的时候孤把你卖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原来那些本以为与她无关的话,每一个字都宛若冰雹击打在心口上,直至千疮百孔,方才清醒过来,每一个字都是尖锐锋利的刀刃,一寸寸地剜割着她。

    顾岑抬起有些酸涩的眼眸,尽量让自己平视林边寒:“殿下,我再问你,你是因为苏泱默,才把顾岑卖了,是吗?”她张了张口,觉得说话慢慢地变得很费劲,但好像被什么驱使压迫着,让她不得不讲出来,只是说出口的声音,变得有些不平稳的飘渺不定:“所以一开始接近顾岑,只是因为顾岑是可以为你解毒放血的人血袋子……有了更好的选择,你就不要顾岑了,对吗?”

    所以,他说他想吃小鹿,只是因为他蛊毒发作,只是因为她这个人血袋子刚好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林边寒有听到,顾岑说到“不要”那两个字时,气音微微变得抖颤,他一下子扣住她的手腕,微微用着力,想了好久,缓沉地道:“孤没有碰过她的血,只碰过岑儿的。”

    顾岑难以置信地看着他:“太子殿下,你承认了这些都是真的,是吗?”

    林边寒沉默了,薄唇抿得很用力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认为,因为你只自私的想要放我的血,我就还得为此感恩戴德?”顾岑对林边寒这样的逻辑想法感到不敢置信,整个胸腔被不停地翻涌搅弄,却还得努力压制住鼻翼的剧烈抖动,声音都跟着发了抖:“太子殿下……你,把我当什么了?你真的把我当成人血袋子了是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林边寒张了张口,却感到百口莫辩。

    好像怎么解释也是不对的,因为顾岑说得没错,他的确是……自私到只想碰她的血,其他人的,碰都不想碰。

    但是,又不是纯粹把顾岑当成人血袋子的意思。

    只是听了顾岑这番话后,他才隐约明白,那样的想法好像是不对的。

    因为顾岑很生气。

    林边寒抓着她的手更加用力了,他觉得他要说点什么,不管说什么都好,至少得哄一哄顾岑,不要让她这样伤心。

    但是林边寒刚开口叫了她名字,顾岑却忽然猛地推开了他,根本克制不住自己,伏在桌边一阵干呕。

    顾岑狠狠用力挤压着心脏的位置,却还是不能忍受得住。

    两人亲密的一幕幕,变得无比讽刺,那一幕幕有多甜蜜,回想起来就有多恶寒,就好像是被狠狠打在她脸上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恶心到吐了。

    顾岑痛苦地伏在桌边呕着,整个胸腔剧烈地反复贲张收缩,恨不能把那颗心吐出来。

    最后,顾岑吐到整个脸色都惨白了,嘴唇也一点血色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林边寒的脸色也不好看,因为他怎么也没想到,顾岑的反应会这么大,大到无法面对他,大到对着他吐了……

    但尽管如此,林边寒还是得压制住心头的极度难堪,绷着脸俯下身,伸手想去拉她起来,“顾岑……”

    顾岑冷着脸把他甩开,又无力地伏倒在桌椅旁,呕了几声,缓缓地喘了一会,侧头过去,看着他笑了笑,嘴角勾起一个冰冷的弧度。

    她声音都哑了,“好恶心啊。”

    顾岑抬手,用手背狠用力地抹了一把嘴巴,凉津津地说:“林边寒,你让我觉得,好恶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