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夜小说网 > 她是孤的心尖宠 > 第164章 顾岑啊,就是太黏孤了139
    宁染画原路赶回去时,正好撞见一头野狼从逼仄草径逃窜离开,野狼肚皮上染着怵目惊心的血,宁染画看得心下一惊,大喊了一声“顾岑”,但等他回到树下时,却又怔住了——

    顾岑手里握着一把很短的匕,匕上全是血,她仰头靠在树上,满头涔涔冷汗,面色惨白,紧紧咬着嘴唇,正闭着眼睛痛苦而缓慢地喘息。

    “顾岑,你有没有受伤?”宁染画问完就后悔了,顾岑这明摆着一身的伤,他问的不就是废话吗?

    顾岑很艰难地舔了下干涩的唇,嘶哑地问:“有……没,水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,你等我一下。”宁染画起身要去给顾岑盛水,正好碰上跟过去的苏成,不由面色一沉。

    苏成把水囊递给宁染画,“是干净的水,你拿给顾大人喝吧。”

    宁染画没在这节骨眼上跟太子的人过不去,拿过了水囊打开了盖子,俯身蹲下来,将水囊喂到了顾岑嘴边。

    顾岑垂着眼,缓慢吞咽着每一口水。

    但喉咙太疼了,顾岑喝了几口就抿起淡白的嘴唇,不肯再喝了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重新包扎下伤口。”宁染画提醒她手上的伤口又裂开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顾岑用匕抵着草地缓缓支撑自己坐直了,哑声说,“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饶是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,顾岑仍旧不肯让别人触碰自己。

    她喝了点水后,觉得自己稍稍有了些许精神头,靠在树下,低头垂目看了看手上的伤,轻扯了下身上的衣摆。

    下一刻,握着匕,面无表情划破红衣,布帛出刺耳的撕裂声,她将撕下来的衣布用作包扎伤口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顾岑没喊过一声疼痛,她很冷静淡漠地包扎好伤口,将匕收回去。

    宁染画看着顾岑把自己手臂包成一团,皱了皱眉头,一言难尽地说:“你这样很难解开。”

    顾岑平平地说:“我有刀。”

    宁染画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下听明白了,顾岑是预备等着下次直接用刀包扎在伤口上的乱结砍断。还真是……简单粗暴。

    苏成站在他们身后,斟酌了好一会开口说道:“这里太潮湿了,对顾大人伤口也不好,要不……你们还是先将过去那边?”

    宁染画一言不看着顾岑。

    顾岑侧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臂,静默了一会,没跟自己的伤口过不去,用鼻腔沙哑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背你过去。”宁染画说。

    “我腿能动。”顾岑哑声说着,扶着树身吃痛地站起来。

    宁染画看不下去,到底还是忍不住上前搀扶她另一只手臂,低声道:“搀着我。”

    顾岑没力气挣开他,只得沉默地抿了嘴,由着他了。

    苏成在前面带路,把他们带到了砍伐过的那片干净的空地。

    太子殿下盯着宁染画搀扶过来的人,他看到,顾岑本就穿得单薄的那身红衣,还被撕开了好几处衣布,风一吹,白皙瘠瘦的手隐隐约约暴露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看起来伤得很重。

    太子殿下眼神渐渐冰冷下来,但那人儿没看他。

    -

    (小混蛋们六一儿童节快落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