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夜小说网 > 她是孤的心尖宠 > 第95章 顾岑啊,就是太黏孤了
    最后,林边寒把顾岑带到了一处阁楼顶上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顾岑四顾了一下阁楼底下,看到远处还有中毒者在盲目地四寻,但却还是跌跌撞撞地往他们的方向寻来……

    顾岑灰暗的眼眸微微一沉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林边寒冷淡的声音紧跟而至:“顾岑,手给孤。”

    顾岑不置可否地抬起头看了看他,但林边寒却没那个耐心等她,他眼里有不耐一闪而过,一把抓起了顾岑的手,掰开她攥着的手指,低头含住了她破皮流血的手指,一根一根地吸`吮,舔舐干净她手指上的血。

    期间,顾岑就站在原地,怔怔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她能清清楚楚感受得到,他在吸吮的时候,牙齿裹进唇里抵着她手指的温热触感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他用她的佩剑撕下身上一小块衣布,替她包扎。

    而林边寒哪怕是在做着这样一件事情,都让人觉得他是冷漠的、没有温度的。

    顾岑看了一会,就咬紧牙关别开了头,神色极度不自然地看向别处。

    等她的两只手被包扎好了以后,远处的那些中毒者果然失去了方向,盲目乱撞。

    “明日重新搜寻一遍西城,现在跟孤回去。”林边寒放下她的手,淡淡道。

    顾岑握紧被包扎过的拳头,沉着色道:“我不回去。”

    林边寒静了一瞬,颇冷地笑:“顾岑,你知道孤没什么耐心的。”

    顾岑踩着脚下屋檐,她想要后退,但是周身毛孔在霎那簇簇惊颤立起,她仿佛一只受惊的兔子,被迫承受着他突如其来倾覆下来的灵息,眼睛一下子变得很红很红,浑身疼得跪倒下去。

    但人没来得及倒下,顾岑就落进那个让她此时此刻惊惧不已的寒冷怀抱里。

    他的衣袍极黑,拂过颊边的衣袂冰凉,他身上释放的灵息让她瞬间冷汗涔涔,哪怕努力屏住呼吸,也没有一点用处。

    无所不能的顾大人,在那一刻,就像一只被捏住后颈的兔子,无法动弹,挣扎不得,只能任凭宰割。

    林边寒把人儿抱起来,低头看她的眼神极其冰冷,就像是在训斥她的不自量力。

    顾岑浑身都变得很软很软,半点力气也使不上来。

    她像是一滩水,快要在他黑沉沉的怀抱里溺死过去,没人能救她,只她一人囹圄在林边寒这三个字间,求死不能。

    林边寒把顾岑带回了客栈,进到她房间里,拿掉她背在身上的行装,将她扔回床榻上。

    他缓缓地俯下身,幽沉地盯着身下双眼通红的顾岑,握住她柔软无力的手,扯下床边的幔绡带子,捆住了她的四肢。

    顾岑亦是死死地将他望着,却有一种背后乍起森森寒意的惊惧。

    林边寒从她行装里翻出了一把小匕首,拔出鞘,幽冷的光刃让顾岑的眼睛痛得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在他的灵息压迫下,死鱼般扑腾,做无谓的挣扎。

    顾岑觉得眼睛好疼好疼,有什么酸涩得挤压着她的眼眶,却又不得发泄。

    顾岑胸口缓缓起伏着,艰涩地半睁开双眼,墨黑的睫毛微微扑簌,像那濒死的蝶翼,却还仍不肯放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