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夜小说网 > 她是孤的心尖宠 > 第33章 顾岑啊,就是太黏孤了
    此时,顾岑终于是喝得有了几许醉意,她趴在桌上,闭了闭纤长墨黑的眼睫毛,温软的嘴唇抵着手背,慢吞吞地、一小口一小口地规矩呼吸。

    手背上慢慢沾了一层薄薄晕晕的水汽,有点儿热,是她嘴唇贴着手背带出来的吐息。

    她眼珠子黑黑的,一眨不眨看着酒液挂在杯壁微晃下来,白皙手指摸了摸酒盏花纹。

    很安静的、乖乖的样子。

    像是无家可归了,又没人来接。

    于是只好趴在这一方小角落里,动都不想动了。

    苏成不知是何时出现在门外,他让酒楼里的人把他带过来,抬手敲了敲门,但并没有人回应。

    苏成等了好一会,只得提高声音跟里边的顾岑说了一声,这才推开门进去。

    他走进去时,闻到了很香的酒味,酒桌上好几个空了的酒壶,歪歪斜斜放在桌边,而他要找的人,趴在桌上,闷头埋在手臂间,根本连抬头都不肯。

    苏成犹豫了片刻,走过去,低声道:“顾大人,殿下请您过去东宫一趟。”

    顾岑仍是动也不动一下,闭着双眼淡淡道:“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说有重要的事要找顾大人谈。”

    顾岑细白的指尖缓缓地用力地掐按着桌子的凌锐边角,很平的指甲被划出了裂痕,不怎么舒服地割划着光滑指腹上的皮肤纹理,而她的声音听起来仍然冷漠,逐字逐字地讲:“我说,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顾大人,殿下知道了会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顾岑闭紧了眼睛:“那就生气吧。”

    身边安静了很久,苏成终于动了脚步,离开了。

    顾岑很想动一动,至少,这样坐以待毙,不会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但她胸口很难受,好像在血淋淋地往外淌血,又不停往上挤压,每一下心脏跳动,都会牵扯着四肢百骸,将所有的剧痛绞蹂成一团,连排斥掉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就只能任由这样的酸涩疼痛一点点地加剧,再到终于连喘息都变得艰难。

    她保持着这样的姿势,不知过了半个时辰,还是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最终,身后传来了缓沉有力的跫音,她听到那道熟悉的声音平静冷淡地跟苏成下了道命令,让其遣退了整个酒楼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顾岑很清楚地听到这句话,本能地害怕,下意识瑟缩了一下脖子,双手更加抱紧了自己,趴在冰凉的桌上,想把自己埋起来,最好能让她藏一会。

    但是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他来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整个酒楼彻底静谧了下来,周身变得诡谲而安静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地听到他在朝自己走来,于是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一只手轻轻覆在她肩背上,那一瞬间,顾岑浑身都绷紧了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紧跟着,头顶上传来他很是缓沉平板的嗓音,不曾夹带丝毫情绪,就好像只是那么随口一问:“闹脾气了?”

    顾岑觉得喉咙灌进了火炭般灼痛难洇,又不得不发出闷沉的声,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-

    (哼。我看看你们投不投票票,不投我白天再来哼。